爱读书 历史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许金山

2015年5月20日,许金山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脱下实验服,抱着两个瑜伽球走出实验室,随手将瑜伽球,放在自己那辆mini cooper的后备箱里。回到家后,他把车停在车库,进屋发现妻子和孩子们已经在等他吃饭了。

“对了,过两天去法国的机票你订好了吗?”妻子黄秀芬漫不经心地问道,许金山低头夹着碗里的菜,“订好了,转西班牙的机票也订好了。”说完,许金山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Mini车内突然死亡,一氧化碳从何而来

22日的中午,“我一会儿要回趟学校,听学生作汇报,你去单位请假的话就开那辆mini吧。”说完许金山将mini的钥匙放在了桌子上,黄秀芬在收拾着明天旅游的行李,应了许金山一句后,便听到一阵关门声传来。

将一家六口的衣服装进行李箱后,黄秀芬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不早了,自己该去单位请假了,正准备出门时,次女许俪玲叫住了妈妈:“妈妈,你是要出门吗?”“我要去单位请个假。”“我跟你一起,正好我要回学校取个东西。”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说完两人一起来到车库,车库里另外一辆车已经被许金山开走了,留下了孤零零的黄色mini,黄秀芬开着那辆mini带着女儿出去了。

香港的五月份天气已经是燥热闷人,许俪玲额头上已经开始出汗了,母女俩关上窗户,打开了车内空调,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许俪玲不一会便睡着了……

刚刚下班的护士汤玉玲,看到一辆奇怪的黄色mini停在了公交巴士的位置上。更诡异的是,明明天上没有下雨,雨刮器却还在开着。汤玉玲便走过去提醒一下司机,车内两位女性都闭着眼睛。

汤玉玲以为司机睡着了,便使劲拍着玻璃,结果车里的两个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时侯汤玉玲才意识到不对劲。主驾驶的那个女人嘴巴微微张着,头仰着,手臂下垂,副驾那位年轻女孩头侧靠在车窗上,一动不动,车上的两人正是黄秀芬和女儿许俪玲。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汤玉玲立马掏出手机报警:“警察局吗?在新界西沙路西澳村公交站台这里有一辆mini车,车里两个人好像都中毒了。”

接到报警的警察立马赶赴现场,再次尝试唤醒无果后,警察拿出了破窗锤,将两人立即送往最近的威尔斯亲王医院,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医生还是没能挽留这对母女的生命。

原本出门前还是无恙的母女,怎么就突然在车内悄然离世了呢?警察将黄秀芬母女的尸体拉回了警局,进行全面的尸检,同时正在学校听汇报的许金山手机响了,许金山示意学生稍等一下,然后出去接电话。

“您好,是许金山先生吗?这里是警察局,您的妻子和女儿刚刚去世,请您来一下警局协助警方调查。”许金山愣住了,没有回教室通知学生,而是开车疾驶向警局。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来到警局的许金山被带到妻女的停尸房,这位男人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扑在次女的身上,可是台子上躺着的已经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许先生,您妻女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是死于一氧化碳中毒。”旁边的警员告诉了他妻女的死因。

另一队警员已经开始对黄秀芬母女死亡的现场进行勘察,在车内死于一氧化碳中毒,那么这辆车就成了重点排查对象。技术科对车内零件进行了排查,这辆黄色mini车最近刚刚做过保养,所以警员没有发现车内零件损坏,而导致一氧化碳泄露的情况出现。

车里前排和后座上均没有发现可疑物品,而且车内并没有发现打斗和第三方出现的痕迹。警察打开后备箱,里面放着一个网球拍和运动服,运动鞋等,还有两个没有充气的瑜伽球,看来死者很喜欢运动。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瑜伽球或成“凶手”,父亲栽赃已逝女儿

找不到一氧化碳的来源,案件陷入了僵局。此时的香港媒体,已经开始对这起案件进行了大肆报道。一名警察看着报纸上编辑提到的一个问题,香港一氧化碳管控严格,怎么会轻易出现在车里?警察灵光乍现,可以从一氧化碳的来源查起。

为了能破案,警方已经顾不上排查来源的工作量有多么大了,调查组将全香港能够采购到一氧化碳的公司,全部列在了纸上。然后调集警力前往名单上的公司,调查最近几个月全香港采购一氧化碳的人员。

众多采购单中,一个Khaw的名字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在警局的档案中,这正是许金山的英文名字,此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了警察的心中,难道是许金山亲手毒死自己的妻女?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顺着这份采购单,警方查到了这批一氧化碳最后到达的是威尔斯亲王医院,这里正是许金山客座就职的地方。据医院负责人表示,许金山采购实验用品都是由实验助手周昊翘来办的。

警方立马对周昊翘进行了盘问,周昊翘回忆起这批采购单,告诉警方,自己只是按照许金山给他的单子进行购买,但是用途许金山从来不会对他说。许金山曾经向医院提出了做一氧化碳的实验,可能便是用于此。

但警察的直觉认为许金山肯定有问题,警方选择继续在医院走访调查,终于在一名助理教授的口中得到了有用信息。在案发前两天,他看见了许金山带了两只充满一氧化碳的瑜伽球离开了实验室,当时他还问了一句许金山带这么危险的东西干什么,许金山说是要做实验。

“瑜伽球”,突然一名警察回想起来了,当时在mini后备箱里发现了两只泄了气的瑜伽球,当时他们只是以为是刚买回来没来得及充气,现在想来如果瑜伽球里装的是一氧化碳,那么一旦打开的话,将会以极快的速度布满车内。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然后警方立即赶到许金山的办公室进行搜查,果然如那名助理教授所言,在他的办公室发现了一个贴着“有毒”标志的气瓶,还有两枚一氧化碳探测器,警方又在许金山的家里搜出了被拿掉的瑜伽球塞。

人证物证俱在,警方直接逮捕了许金山,被戴上手铐坐在审讯椅上的许金山一脸疑问地看着审讯员,愤怒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那两个瑜伽球我是要做实验的,而且我保证我把塞子塞得很紧,没有将他放在车上。”

还没等审讯员插话,许金山又大叫起来,“我知道了,肯定是我女儿许俪玲!我带回家的时候告诉过她,这个气球里面装的是毒气,并告诫她不要触碰,肯定是她最后放到车上,并且拔掉塞子的。”

“那她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妈妈,甚至连自己的也不放过。”审讯员自然不会相信许金山的这番言辞,“我女儿患有精神方面的问题,而且前不久她因为学习还和她妈妈发生了争执,肯定是她心里压力太大,所以一时走了极端。”许金山若有所思地这么说道。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针对许金山这番话,究竟是事实真是如此?还是为自己开脱而编造的谎言呢?警方要经过走访许俪玲身边的人后才能知晓。最先找到的,则是许俪玲的姐姐和弟弟。

但是姐姐描述许俪玲却与许金山口中的女儿天壤之别,姐姐告诉警察,自己的妹妹是很乐观的一类人,而且从来不存在父亲口中的精神疾病。

“就是就是,在出国旅行前几天,姐姐还很高兴,和妈妈讨论要去哪些景点。”一旁的弟弟Didi哭着告诉警察,不可能是姐姐放的毒气,警察安慰了眼前两名可怜的姐弟后,又找到了许俪玲的同学。

牛永芳和许俪玲的关系很好,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当警察问到,有没有可能是许俪玲走了极端时,朱永芳立马使劲地摇了摇头,她告诉警察,在那天下午,她还收到了许俪玲发给她的信息,说她要来学校取东西,让她把东西准备好。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许俪玲

警察综合许俪玲周围人对她的评价后,判断许金山是在说假话,这名教授已经到了走投无路,连自己死去的女儿也要栽赃的时候了。

真相水落石出,教授出轨学生

随后警察又去了趟许金山所任教的中文大学,想查一查许金山购买这批一氧化碳究竟是为了做什么实验,在学校档案里表明许金山在案发大约半年前,开始研究一氧化碳如何挽救呼吸系统受损的实验,并且还让香港中文大学的秦岭教授给了他一批实验动物。

但是之后,在许金山提交的报告中,却说带出这批一氧化碳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灭鼠,当时没有人能猜到,许金山想要用一氧化碳杀人的祸心,便批准了他外带出去。而现在许金山是杀人凶手的真相已经可以确定了,那么他的杀人动机究竟是什么呢?

那天在停尸房告知许金山尸检报告的警察突然想起来,许金山进到停尸房后,确实是哭了。但是他却只扑在了自己女儿那边,而对于妻子他只是匆匆看了几眼,当时这位警员并没有多想,现在看来确实可疑。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调查组的人又找到许金山的大女儿,询问父母之间的感情如何。许美玲支支吾吾地说,父母之间的感情以前还是不错的。只是突然有段时间之后,两人便冷淡了许多,母亲也跟换了个人似的,她多次发现母亲偷偷躲在卫生间哭。这次出国旅行,其实就是陪母亲去散心的。

那么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让夫妻两人的感情一落千丈呢?警方经过调查后,发现这其中牵扯到了第三个人,李咏怡。

审讯员推开门,将一个女人的照片甩在许金山的面前,许金山的眼神中明显闪过了一丝惊慌,正是这一丝惊慌让警方认定了心中的猜想,李咏怡是他的情人。

“许金山,现在警方已经找到了你犯罪的证据,你之前向警方说的那些实验,女儿患有精神病等被查实,都是你骗人的谎言,你现在能做的就是配合警方的调查。”审讯员开始向许金山施加压力。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终于,这名伪装了一年多的男人,终于向警察坦白了自己与李咏怡的故事。许金山是一个事业有成的人,从英国念完博士后,不仅被香港医学科学院聘请成为院士,还担任中文大学的教授,在威尔斯亲王医院也是一位医术出名的主治医生。

妻子黄秀芬是在伦敦医学院读书的时候认识了许金山,两人很快便坠入爱河,在英国结完婚后,黄秀芬毅然决然决定跟随丈夫来到香港定居。

两人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所以这些年打拼下来的财富十分可观,两人又生下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外人眼中,是一段十分美满的婚姻,可是直到许金山在中文大学任教时遇到的女学生李咏怡。

2004年,这个时候的许金山已经将近四十岁了,22岁的李咏怡考上了中文大学的博士,而她的老师正是许金山。面试时,看着年轻漂亮的李咏怡,许金山感觉又回到了青春时恋爱的岁月。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虽然自己已经有了家庭,但是鬼迷心窍的许金山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没过多久便向比自己小16岁的李咏怡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李咏怡并没有便是拒绝,于是许金山便开始展开了疯狂的追求。

有过经历的许金山,很能把握住小女生的心思。每次邀请李咏怡逛街时,只要是李咏怡看上的东西,不管贵贱与否,许金山都会豪气买下送给她,久而久之两人便确立了关系。

据学校的职工说,经常能看见他们两成双成对。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许金山金屋藏娇,与妻子黄秀芬的感情也越来越淡。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

后来,许金山又掏钱购买了一处房产送给李咏怡,没事情的时候,许金山就会打电话告诉妻子自己要出差,挂断电话便来到自己的“金屋”,与李咏怡开始了同居生活。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而这时的黄秀芬,虽然感觉到了丈夫对自己日渐冷淡,但她只是以为许金山沉迷于工作,所以忽略了自己。直到自己家里来了一位中文老师的时候,黄秀芬才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由于许金山和黄秀芬都不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那么孩子的中文就需要额外教学,而许金山安排的这位中文老师正是自己的情人李咏怡,刚开始黄秀芬看着年轻漂亮的李咏怡并没有怀疑,而且自己孩子的中文也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

但是只要黄秀芬不在家里时,李咏怡便彷佛成为了这个家中真正的女主人,开始与许金山眉来眼去,更大胆点就是肢体上的接触,2013年许金山在香港新界买了一户新房子,一家人便搬了过去。

而李咏怡也跟了过去,这天黄秀芬刚刚下班,手里便传来了一张朋友发过来的照片,照片中丈夫许金山和一名女子举止亲昵,这名女子正是李咏怡,两人正在亲密无间地逛街,这一幕正好被黄秀芬的朋友拍了下来。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看到这张照片,黄秀芬感觉天昏地暗,许金山回到家里的时候,看见妻子一个人坐在客厅,眼眶红肿地看着自己,许金山意识到黄秀芬可能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出轨,但是令许金山没有想到的是,黄秀芬并没有哭闹或者吵架,而是哽咽地抛来了一句离婚吧。

许金山并没有同意,原因在黄秀芬发现丈夫出轨的日记中提到过,是因为许金山不想离婚后,将财产分一半给黄秀芬。

就这样离婚也搁置了下来,两人已经形同陌路。除了吃饭的时候两人能够坐在一起,其他时间就连睡觉都分居了。许金山也不再掩饰什么,将陪在妻子儿女身边的时间拿了出来,去陪自己的情人。

黄秀芬的精神也被压抑地痛苦不堪,在2015年黄秀芬再一次提出了离婚,而且格外的坚决,许金山却狠下心来,说自己只肯分出一小部分的财产,并且黄秀芬还要承担起一名女儿的抚养,黄秀芬冷冷地告诉许金山,那自己只能通过法律的方式提起诉讼了。

为财产不愿离婚,“伪”教授毒杀妻女,妻女开车“意外身亡”-爱读书

这下许金山慌了,如果按照法律的形式,自己肯定要损失一大笔财产。又想保住钱,又想名正言顺地和李咏怡在一起,这位学识渊博的教授,心里冒出了一个邪恶的想法。

于是便有了之前一氧化碳毒死妻女的案件,原本许金山只想毒死黄秀芬,结果次女也坐上了车,所以当许金山得知自己的女儿也被毒死了的时候,才会哭得撕心裂肺。

人证、物证都有了,香港警方向许金山提起了公诉,这位道貌岸然的教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在拍手叫好真相大白之余,又不得不惋惜黄秀芬的悲惨遭遇。人无论在何时,都要守住内心的道德底线,于己于人都是一件有益之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2859.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