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爱读书

秀发上的红绸带

文 | 邹鹏辉

秋天渐渐远去的时候,我收到一封来自西北巴丹吉林大漠深处的信。

信里装着一片大漠里生长的骆驼刺,和两行熟悉而又清秀的字迹,署名:“云”。我的眼睛顿时模糊起来,以后无数个日日夜夜,云的影子时常出现在我的视野里:辽阔深邃的大漠上,她盘腿端坐于骆驼旁,长长的秀发上系着一根红绸带,隐隐约约地飘来飘去……

云是我穿上绿军装后在大西北认识的一位女孩,我们有缘相识完全巧合。一次,我在部队执行任务押送重要军事物资车时,火车突然在大西北火车站货站停下来了,我押车的车厢是闷罐车。当时火车停靠在货站还没有停稳时,就见三个彪形大汉冲进闷罐车抢军用物资,于是我本能地和三个歹徒展开了殊死搏斗,后来身负重伤,住进了兰州军区总医院。我的病友是位六十多岁的老人,云便是她的女儿。云来照看父亲时,老人把我因公受伤的事告诉了她,听后她竟悄悄地流泪。

当时,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脸上被歹徒用半截的酒瓶划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缝,右耳被割开了三分之二多,只剩下耳垂,脸上与耳朵对流飙血,生命危在旦夕。但万幸的是,当时我被歹徒用匕首和酒瓶刺伤后鲜血不止时,我便爬下闷罐车,正好碰上了一位押送军用物资的战友,立即把我的伤情告诉兰州火车军代处,连忙把我送到兰州军区医院紧急抢救,此事惊动了总部首长,拉开了千里救援大行动。在我昏迷的日子里,每天都要输血或插氧气,头上的伤口疼痛无法用语言表达,常常在病床上抱头直打滚,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云已把我带血迹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她告诉我说她是个护士,当时我并不在意,只是觉得她很特别。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爱读书

由于我因大脑失血过多,头上的筋常常条条凸起,就像孙悟空被唐僧念紧箍咒似的,一阵阵钻心地疼,逼出一身身冷汗。每次她看到后都会过来给我擦汗,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且不停地安慰我,然后又把我汗湿的衣服拿去洗干净。我因打针过多皮肤浮肿,她就一遍遍给我热敷,直至浮肿消退。在我疼痛平静下来的时候,她又拿来报纸,并跑到书店买了几本书给我读。记忆犹新的是她送我的《读者文摘》杂志,后改名叫《读者》,这本杂志伴随我住院的日日夜夜,每每头疼痛的时候,我就会翻阅细读,特别是杂志中的卷首语,总会让我悟到一种神奇的力量,给了我一束强大的光,在那一刻,疼痛慢慢会消失。回想起来,真心地感谢云带给我的这段刻骨铭心的读书经历。还有一次,她知道我吃不下饭,心里很是着急,便从家里带来煮好的鸡连夜赶来医院,由于路上骑车不小心,被一辆车刮倒,手和腿都划破了,流了不少血,她忍着痛来到医院匆匆包扎了一下,又连夜赶回家里,第二天清早,又提着熬好的鸡汤来到我的床边。这次她没有骑车,是带着伤痛从家里走来的。我知道,从她家步行到医院要整整1个小时。这事是她父亲和我交谈中说出来的,说她女儿懂事了,我听后满眼泪水盈盈。

后来我才明白,其实她不是医院的护士,只是一个照看她父亲的“护士”。云告诉我,她父亲曾是一名军人,在大西北某基地一干就是40多年,现在父亲年老体弱,又满身是病。她说她热爱军人,不仅仅因为父亲是个军人,她知道军人付出了很多……在医院住院的日子里,她那秀发上的红绸带,时时伴我左右,向我散射着柔和、温暖的红光,一直渗入了我灵魂的暗房,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生命灵气!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爱读书

半年后,我奇迹般地恢复了,伤口愈合了,头只是时好时坏。医生说,只需回部队吃药治疗康复。记得那天要出院时,云邀请我照张像作个留念,我欣然答应。天公不作美,细雨绵绵,她递我一把伞,而她却在雨中伴我而行,我把伞推给她,她说,要保护好伤口,千万不要发炎,并叮嘱我一定要定时吃药,定期到医院检查,还要加强锻炼……看着雨水打湿了她的长长的秀发,看着她那秀发上的红绸带在雨中飘来飘去,我的眼睛湿润了。不知在雨中走了多久,她带我来到黄河岸边,眼前矗立着一尊母亲怀抱孩子的塑像,下面镌刻着“黄河母亲”字样。她看着我,娓娓道来,黄河母亲雕塑已成为兰州的一个标志性雕塑,这是1986年由甘肃著名雕塑家何鄂女士创作,雕塑上由“母亲”和孩子两部分组成,母亲的相貌代表中国传统女性的特有形象,表达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和母爱的伟大。并笑着说:“咱们就在这塑像前照一张合影吧!”摄影师按下快门,给我们留下了雨中这永恒的瞬间。此时此景,注视着黄河母亲的秀发在雨中飘拂,圆圆的脸庞尽显富态、质感,温暖慈祥的神态,充满着爱意的眼神。

回来的路上,细雨还是绵绵不断。我们默默地走着,不知不觉地到了医院门口,她转过头望着我,并从自己包里取出一套医疗用品,也是用一根红绸带系好,便把这个特殊“礼物”送给我。这时,我看见她红红的眼睛挂满了泪水和雨水,她只对我说了一句:“多照顾好身体,以后我也去当兵。”说完那秀发上的红绸带消失在蒙蒙的细雨中……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爱读书

半年以后,她真的走进了军营,而且是在她父亲曾经当兵的大漠里成为了一名军人。不过,她来信告诉我,她的长长秀发已被剪成了短发,秀发上的红绸带也已不复存在了。

我真想哭。但我想她一定更增添了一份威武英姿,她的那份真诚和美好会如红绸带一样永远鲜艳……

散文 | 邹鹏辉:秀发上的红绸带-爱读书

邹鹏辉,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诸于《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读者》《神剑》《报刊文摘》《青年博览》等报刊。先后15次参加各类卫星、“神舟号”国家重大科研试验任务,荣获过中国晚报新闻特稿奖、全国第八届、九届优秀电视军事节目新闻奖、中国报纸好新闻奖,4次荣立三等功。出版有报告文学《漠海纪事》,散文《心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248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