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刘涛:孔圆先生的钱 | 短篇小说

刘涛:孔圆先生的钱 | 短篇小说

刘涛:孔圆先生的钱 | 短篇小说-爱读书
  1

  谁也没想到,孔圆先生在花甲之年的寿宴上,会提到钱的问题。那天,是孔圆先生60岁生日,也是他正式退休的第一天。女儿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张罗了一桌席,妻子、女儿女婿、孔圆先生的兄弟姊妹都到了。一家人团聚在一起,频频举杯,欢歌笑语,吉话连篇。

孔圆先生是从政府机关处长的位置退下来的,妻子则是某中学的高级教师。老两口退休工资比较可观,不差钱。孔圆先生半年前患过一次脑梗阻,病愈后 腿脚就不太灵便了。自从腿脚不灵便,孔圆先生就在家休病假,直到正式退休。孔圆先生腿脚不灵便,妻子便去“小嫂子家政”雇了个钟点保姆,这女人是农村 的,50岁左右,早九晚五,到家里上班。

孔圆先生自打结婚后就没掌过财权,发了工资一把交给妻子,妻子给多少零花钱就接多少。妻子是教数学的,掌起财权账目清楚,滴水不漏。早年两人工 资低,妻子每月只给孔圆先生50元零花钱,孔圆先生不够花,有时候也抗议,妻子就说,女儿还小,将来用钱的地方很多,将就将就吧。于是,孔圆先生就将就下 去了。孔圆先生当处长时,工资发到手是5000多元,妻子每月也只给他300元零花钱。孔圆先生又抗议:“我都拿5000多了,哪怕给我十分之一也好。我 一个大男人,又是处长,钱包里怎么着也得体面点儿吧。”妻子又说:“就是因为你当了处长我才要提防呢。男人当了官容易变坏,钱是绝对不能多给你的。不够 花,再问我要,但要说明花钱的理由。”孔圆先生无话可说了。就这样,从结婚到退休,孔圆先生兜里的钱从未超过300元。

  2

时光是个大筛箩,哐当哐当不停地晃,人生在世那几十年,晃来晃去就没了。就这么晃了几晃,孔圆先生正式退休了。

寿宴上,钱的话题是女儿先提出的,女儿说,现在这社会变得只认钱,什么都不认了。她说她每天晚上看当地电视台一档相亲节目,发现从年轻姑娘到大 姨大妈,要求“另一半”的条件尽管不同,但无一例外,头两条都是一样的。第一,要求对方月收入5000元以上;第二,要市内有房,筒子楼不行,得是套房。 女儿说,照这两条,今后只有中产阶级娶得起媳妇,普通工薪阶层都得打光棍。女婿很有同感,说现在社会不光只认钱,还无情。过去讲究两口子一起打拼,同享胜 利成果,现在哪个女人愿意和你打拼?一嫁过来,就要享受,不仅享受,还得掌管家里的财权。女婿摇摇头:“没什么别没钱,这年头,没有钱寸步难行。”妻子感 叹:“世道真是变了,当年我和你爸在一起,哪有什么钱?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不到300块。还不就是一起努力打拼,熬了一年又一年,才苦尽甘来的。”说罢, 还深情地瞥了丈夫一眼。

孔圆先生默默听着他们的话,不时地端起酒杯抿一小口女儿带来的法国红葡萄酒。女儿问爸爸怎么不说话,让爸爸说两句,孔圆先生看看女儿,又看看女婿,最后看着妻子,提出,他想要钱。

妻子一愣,问:“你要钱干什么?”

孔圆先生说:“我兜里不能没有钱。”

“你想买什么东西吗?”

“不想。”

妻子又说:“你这腿脚,平时连门也出不去。你想买什么告诉我,我给你去买。”

“不,”孔圆先生摇摇头,“你得给我钱,我出不去门兜里也得有钱。”

“爸,我妈的钱就等于你的钱,你不花钱要钱干什么?”女儿说。

“爸,想买什么让妈给你买,也等于你花钱了。”女婿说。

孔圆先生又摇摇头:“我什么也不买,就是想要钱。”

妻子笑了,问:“要多少?”

孔圆先生伸出中指和食指。

“两块?”

孔圆先生左右晃晃手指头。

“20?”

孔圆先生又左右晃晃手指头。

“200?”

孔圆先生再次左右晃晃手指头。

“你想要2000?”

孔圆先生点点头,表情一丝不苟。

妻子像被火烫着一样,瞪大眼睛惊呼:“哎呀,说胡话吧?我一辈子也没给你这么多钱,不行不行!”

孔圆先生说:“我60岁了,还能再活个60岁?我就要2000,少一分也不行!”

妻子一脸困惑:“老孔,你……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吧?”

“我哪里都舒服,就是想要2000块钱。”

女儿一个劲儿朝母亲使眼色,说:“妈,我爸今天过生日,别惹他不愉快,你就给爸2000块钱,没事的,爸这样子,还能花了?”

女婿说:“爸,要是我妈没钱,我就给你。”说着便站起身,要取挂在衣架上的外衣。

妻子抬手指着女婿说:“坐下坐下,用不着你们。我怎么会没有钱?我和你爸每月工资加起来一万多,你们又不用我们负担,我怎么会没有钱?只是现在没有,回家我就给你爸。”

3

从饭店回到家,孔圆先生又开口向妻子要钱。妻子从大衣橱里摸呀摸,摸出一摞钱,点出2000,给了孔圆先生。又问:“我就不明白了,你不出家 门,要钱干什么?”孔圆先生把钱装好,反问妻子:“难道我不挣钱?难道我就没有权利要点钱?”“有权利,有权利,”妻子说,“这不是给你2000了,千万 拿好,别丢了!”

这之后,女儿似乎回家比过去勤了,一回家,就劝孔圆先生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孔圆先生问去医院检查什么?女儿说检查身体呀,毕竟60岁的人了, 勤去医院检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孔圆先生说自己的身体自己有数,除了腿脚不灵便,没什么其他毛病。女儿女婿每次回家,都劝孔圆先生去医院检查身体,孔圆先 生顶不住了,有一天,就随着女儿去了医院。挂了号,女儿领他直接去了神经内科。孔圆先生心中纳闷,去神经内科检查什么?女儿说老年人容易患神经方面的病, 检查一下也好。在神经内科,医生给孔圆先生做了详细的检查,而后,女儿把医生叫出门外,两人低声交谈,不知说些什么,医生还回头看了孔圆先生几眼。出了医 院,女儿说:“爸,医生说你没有阿尔兹海默症。”

“什么?什么症?”

“阿尔兹海默症。”

“这个阿尔……什么症是哪种病?”

“就是老年痴呆症。”

孔圆先生很诧异,问:“谁说我有老年痴呆症?”

女儿笑了:“你和我妈要钱,而且一要就是2000,挺像老年痴呆症的。”

“胡说!原来你催我来医院,是检查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症啊,是你妈的主意?”

“不是不是,是我的主意。这不是害怕嘛,你又表现得这么异常。”

孔圆先生说:“我怎么异常了?和你妈要钱就异常了?”

“你年轻时从没和我妈要这么多钱,怎么退休了突然想起要2000块钱?你要真能出门花钱也能理解,腿脚不灵便,又出不了门,要钱干什么?”

孔圆先生虎着脸说:“要钱怎么了?我每月工资7000多,都在你妈那里,我要点不应该?”

女儿笑了,说:“爸,别生气别生气,说着玩呢,我妈不是给你钱了嘛。够不够?不够我再给你点?”

孔圆先生不作声,身子后仰,靠在女儿车子的座椅后背上,闭上了眼睛。

4

孔圆先生现在兜里有了2000元钱了,清一色的粉红大票。白天,他把钱装在衣兜里,晚上睡觉就压在枕头底下。每天数钱两次,一次是早晨起床,从 枕头底下取出钱,数一下,一次是晚上上床,临睡前数一下。孔圆先生从工作到退休,兜里从没揣过这么多的钱。这就像天上掉下了大馅饼,孔圆先生觉得自己时来 运转了。

妻子看他数钱,大多时不作声。有时候也问:“没少?”孔圆先生抬头看妻子一眼,回答说:“没少。”

孔圆先生腿脚不灵便,自己出不了门,便在家中客厅里蹒跚着来回踱步。客厅从东到西约5米长,孔圆先生走10个来回。走完,额头上便沁出细汗。孔圆先生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的时候,保姆已经叠好床被,在厨房里择菜准备午饭了,妻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边看边评论。

孔圆先生插嘴:“人不能貌相,穷人家的闺女也有天仙,大学教授也不都是白面书生。”

妻子看看他,说:“讲得好,人可真不能貌相。就说你吧,年轻时多听话,我给你多少钱就接多少,从不计较,怎么老了变成这样?”

“我变成什么样了?我很正常。女儿都成家立业了,用不着咱们的钱了,我也老了,有钱也变不坏了,给我点钱不应该吗?”

妻子说:“你说你连门都出不了,要2000块钱干什么?”

“正是因为我出不了门,我才要,要是能出门,2000块钱早花了。”

妻子问:“钱呢?你放哪儿了?”

孔圆先生拍拍衣兜:“在这儿呢,20张,一张也不少。”

妻子便盯着他的衣兜看,孔圆先生觉得妻子的目光像刀子,剜得他胸痛,便说:“看什么看?再看也是我的,不是你的。”

妻子说:“谁稀看!你就自己装个十年二十年!”

一天早晨,孔圆先生起床忘了从枕头下面把钱取出来了,保姆叠被时发现枕头底下有钱,便直起腰身,后退几步,对孔圆先生说:“大叔,这枕头下面有钱。”

孔圆先生这才想起来早晨起床忘数钱了,连忙挪步走到床边。“噢,是我的钱。”他拿起钱,一五一十数着,数到最后,少了一张,便自言自语,“怎么19张,那一张呢?”

保姆窘得满面通红,说:“我可没动,刚才一掀枕头,看到有钱我就闪开了。”

妻子过来了,对丈夫说:“你再数数。”

孔圆先生就再数钱,数到最后,还是少一张。他看看保姆,又看看妻子。

妻子说:“我在那个屋睡觉,从不到你屋里去。”

保姆眼里已经含泪了,说:“大叔,我真没动你的钱。”

孔圆先生说:“我没怀疑你们,我只是在想,怎么会少了一张。”

妻子把保姆刚叠好的被子扯开,没有。又跪在地下往床底下看,看到一张红票子静静地躺在床头那里。“找到了找到了,在床底下。”

保姆赶紧拿了把扫帚过来,也跪在地下,伸进扫帚把钱够了出来。

孔圆先生拾起钱,说:“可能夜里睡觉头不老实,枕头移动了,这一张就掉下去了。”

妻子说:“你晚上非要把钱压枕头底下?装衣兜里谁还会去偷?”

孔圆先生没吭声。

5

孔圆先生一早一晚每天两次数钞票,两眼炯炯有神。有时候,数出一张值得怀疑的票子,他还单独抽出来,对着灯光仔细查看,拿不准时,也给妻子看, 还问:“不会是假钱吧?”妻子说:“你什么意思?我会给你假钱?”孔圆先生摇摇头:“不是说你,现在假钱太多了,听说刚从银行里提出来的钱也有假的。”妻 子说:“全是假的才好呢!你又不花,要真钱有什么用!”孔圆先生一把从妻子手里夺回钱,又一五一十数点起来。

有一天,是保姆发工资的日子。家里现金不够了,妻子去银行提钱。临出门时,妻子嘱咐孔圆先生:“我不在家,你老老实实坐着,别走了,一旦摔倒,这么大的体格,保姆可拽不动你。”又嘱咐保姆,“冰箱里有芸豆,中午做个芸豆鸡蛋卤子,下面条吃。”

妻子出门不久,保姆的手机响了。保姆进厨房接听电话,声音很小,孔圆先生听不清。不一会儿,保姆出来,对孔圆先生说:“大叔,我哥来电话,说我 嫂子有病住院了,钱没带够,向我借点儿。您看能不能先把我工资发了?”孔圆先生说:“你阿姨去银行提钱,就是给你发工资的,等一会儿就回来了。”保姆说: “我哥已经到楼下了,医院急着要钱。”孔圆先生说:“那怎么办?”保姆说:“大叔,您那里不是有钱吗?先提前发给我工资好不好?”

“我的钱?”孔圆先生不由自主地抬手捂住装钱的衣兜,“可这是我的钱,我不负责给你发工资的。”保姆笑着说:“大叔,您也太认真了,您把您的钱 先给我发工资,等阿姨回来再把钱还给您不就得了?”孔圆先生看着保姆,不知怎么回答了。保姆说:“大叔,真的是我嫂子住院了,现在我哥就在楼下等着,不骗 您。要不就叫我哥上来亲口和您说?”

“不用不用……你……你工资……多少钱?”

“1500。”

孔圆先生长叹一声,慢慢腾腾从衣兜里掏出钱,数出15张递给保姆,说:“先给你吧,看病要紧。”保姆双手接过钱,弓一下腰表示感谢,说:“大叔 的心真善良。”孔圆先生说:“先别急着夸我,写个收条吧。”保姆说:“过去阿姨都不让我写收条的。”孔圆先生说:“这次你要写,凭你的收条,我向你阿姨要 钱。”保姆一笑,便取纸笔写了收条。孔圆先生仔细将收条叠好,夹在剩下的5张票子里,揣进衣兜。

那晚保姆走后,孔圆先生就向妻子说了他垫付工资的事,亮出收条。妻子正在厨房里忙,说吃了晚饭就给他钱。吃晚饭时,打开了电视,新闻联播播出尼 泊尔发生8.2级大地震。那个场面,残垣断壁,一片狼藉。这让孔圆先生和妻子想起了2008年汶川大地震。两人边吃饭边看电视边回想着汶川大地震时的情 景。吃着看着说着,不知不觉就收拾了碗筷,不知不觉就到了上床睡觉的时辰,孔圆先生和妻子都忘了钱的事。

妻子也不知睡到什么时候,突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睁眼一看,一条黑影正向床边挪动。妻子毛骨悚然,大喊:“谁?!”

“是我。”孔圆先生回答。

“哎哟,你吓死我了!干什么?”

“你还没给我钱。”

妻子开了床头灯,看看表,已是凌晨3点。心里那个气啊。她带着哭腔喊叫:“老孔你是不是真有病?什么时候了还要钱?明天早晨不行吗?”孔圆先生说:“我睡不着,以为你也没睡着,就过来了。对不起。”

“给你钱给你钱!”妻子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手提包,掏出一摞票子,数了15张,一把拍在孔圆先生的手里,转身上床,拉被蒙上了头。

孔圆先生默不作声,悄悄关了床头灯,拖着碎步,窸窸窣窣离开妻子的房间。

第二天,妻子打电话把女儿叫回来,让女儿开车送孔圆先生去医院看病。妻子说:“这次好好检查一下,你爸爸可能脑子真有病了。”

“我脑子没病。”孔圆先生说。

妻子没理他,继续和女儿说:“CT,脑普勒什么的,能做的仪器都做一遍。”

“我脑子没病。”孔圆先生又申辩。

女儿说:“爸,你脑子肯定有问题了,不然怎么能半夜三更和我妈要钱?”

“我脑子真没问题,当时我睡不着,以为你妈也没睡,又想起她没给我钱,就过去了。”

“不行不行,你今天必须跟女儿去医院,要这么闹腾下去,这日子还怎么过?”

孔圆先生一脸委屈,说:“下不为例好不好?我脑子真没病,我求求你们了!”

女儿一会儿看看爸,一会儿看看妈,脸上挤出一丝笑,说:“妈,我看这样,忽略我爸这一次,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怎么样,一次反常的行为,说明不了 什么。”孔圆先生赶紧附和女儿:“对对,一次反常行为,说明不了什么。”妻子妥协了,嘟哝着:“钱钱钱!除了钱,你还知道什么!”

从此,孔圆先生有所收敛,只是在晚上睡觉前数一遍钱,早晨不数了。早晨不数钱,是怕妻子看见,引发不良回忆,再怀疑他脑子有病。晚上睡前数钱,他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关严了门,谁也看不见。他不想让妻子女儿担心,总把他往坏处想。

6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多月,妻子再没见着丈夫数钱,也再没听到丈夫说钱,竟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了。这一个多月里,丈夫确实行为正常,只要不提钱不摸 钱,孔圆先生还是一个很通情达理、和蔼可亲的老头儿。可是妻子沉不住气了,丈夫的钱呢?他为什么不提钱也不数钱了?莫不是钱没了?丈夫不出门,钱能到哪里 去呢?难道我有时候外出买菜,他和……啊!真要那样可就麻烦了!现如今,保姆骗男性老年雇主钱财的故事,不能说天天发生吧,也还是有的……不不,不可能, 她了解丈夫,他不是那种人……可是……可是……

那一天,保姆下班走了,妻子问丈夫:“老孔,你的钱呢?”

“什么钱?”孔圆先生一时没反应过来。

妻子心里一揪,说:“我给你那2000块钱呢?”

“噢,在这儿。”

“在哪儿?”

孔圆先生拍拍衣兜:“在我这儿呢,怎么了?”

“拿出来看看。”

“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想让你拿出来看看。”

孔圆先生说:“凭什么给你看?”

妻子笑了,说:“我是你老婆嘛,再说钱是我给你的,拿出来给老婆看看不行?”

“那是我的钱。”

“知道是你的钱,我不要,就是想看看。”

“我要是不给你看呢?”孔圆先生歪头看妻子,脸上有了嘲弄的表情。

妻子骂道:“死老头子!小心眼儿!吝啬鬼!”

孔圆先生哼了一声,又在客厅里蹒跚踱步了。

当天晚上临睡前,孔圆先生掏出衣兜里的钱数了数,20张,一张没少。他把钱压在枕头底下,上了床,脱衣熄灯睡觉。可是,孔圆先生失眠了,他躺在 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听到房门的门把手轻微响了一下,接着又听到两下拖鞋磨擦地板的声音。共同生活了几十年,他不看也知道是 妻子进来了。他屏住呼吸一动不动,想探明妻子深更半夜到他屋里干什么?妻子蹑手蹑脚进了屋,在黑暗中摸索着墙上的挂衣架,那里挂着孔圆先生的外衣。妻子摸 到孔圆先生的外衣了,双手开始搜索衣兜。孔圆先生心里发笑,知道妻子是在找他的钱。下午妻子要他把钱拿出来她看看,他不拿,这成了妻子的心病,竟半夜三更 进他的屋当“小偷”了。

“钱没在衣服里,在枕头底下呢。”孔圆先生平静地说。

“啊!”妻子突然惊叫,身子僵住了,接着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孔圆先生听到不寻常的响声,蒙了几秒钟,马上意识到不好,他翻滚下床,几乎是爬到妻子身边。他连着几声呼喊妻子的名字,妻子却一动不动。孔圆先 生又爬回床边,打开台灯,在橘黄色灯光下,他看到妻子侧卧在地,双眼紧闭,脸色苍白。孔圆先生又惊又慌又怕,哆哆嗦嗦拨打了女儿的电话。

第二天早晨,在医院急诊室,妻子早已醒来,无大碍,正躺在床上输液。妻子似乎很幽怨,眼里蓄着泪,看都不看坐在床边的丈夫。医生说她是受到惊吓,突发心梗,多亏送医及时,不然就可能有生命危险。

女婿进进出出,忙着办理住院手续,女儿买来鸡汤馄饨。孔圆先生说:“我来喂你妈吧。”

女儿说:“不用,我喂。”又问,“爸,我妈过去心脏有毛病吗?”

“没有。”孔圆先生说。

女儿冷下脸,重重叹了口气。孔圆先生心里一揪,感到万分羞愧。女儿说:“一会儿让你女婿开车送你回家吧,医院里有我。”

“我不回去,我要陪你妈。”

“你回家休息吧,我妈已经病了,你再累出毛病怎么办?”

孔圆先生没作声。他的确感到累了,妻子是半夜12点左右晕倒的,打那以后,他就再没合眼。现在,他感到脑袋里嗡嗡作响,两条腿更是软弱无力,还有点轻微的恶心。他看看妻子,妻子似乎好些了,脸上现出些许红晕。她正闭着眼,一口一口地吃女儿喂进嘴里的馄饨。

孔圆先生悄悄掏出那2000元钱,趁女儿不注意,掖进妻子搭在床头的外衣口袋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70593.html

曹永:萝卜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 乔叶:原阳秋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