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情感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周丽萍,1965年生于富阳,花店老板娘,“花鹿原乡村美学体验基地”创始人。

讲述 周丽萍

主笔 团团

01 我大喊“生不出来”,病房里竟空无一人

1994年,6月28日,晚上八点多,我被送进产房,羊水已经破裂。

阵痛加剧,我躺在产床上,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妇产科医生说,你个子这么高,放心生,没问题的,再加把劲儿。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我咬着牙,用力,再用力,整个身体疼得都要裂开了。

每一次疼痛都无比清晰,我数着自己的呼吸,专心发力。

渐渐的,体力不支了。

我能感觉到,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一点点,卡住了。

环顾四周,身边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生不出来,生不出来!医生呢,医生呢?”我喘不过气,扯着嗓子大喊。

家人冲进来,说办公室没人,接班的医生还没到。

听到这话,我的头嗡得一下子,一片空白。

“完了”,我想。心凉了半截。

眼泪、鼻涕、汗水,混合在脸上,淌进脖子里。

我支撑起上半身,用力推着肚子,疼痛不断折磨着我,撕裂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产房门开了,是老院长。

他一看我的样子,脸都白了,转头冲着外面大喊:“赶紧推她进手术室。”

此时,已是29日凌晨。

02 我一眼都没看到,孩子就被抱走了

顺产转剖腹产。

虽然打了麻醉,但我能感觉到冰凉的手术刀割过皮肤,一层又一层。

漫长的手术,医生们紧张焦灼的样子让我很慌张。

当医生取出孩子的时候,我松了一口气,以为熬过来了。

医生表情凝重:“婴儿呼吸不畅,马上送监护室治疗!”

他们直接把孩子抱走了。

我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时,我躺在病房的床上,还打着点滴。

窗外的光很刺眼,天已大亮了。

周围是一圈熟悉的面孔,老院长、医生、护士、朋友、亲人。

医生说,孩子检查出吸入性肺炎,有脑部损伤的症状,已经送到杭州的大医院治疗,先生也跟着去了。

姐姐安慰我说,是个男孩,七斤四两,白白胖胖的,没有缺胳膊少腿,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接下来几天,我都没有看到孩子。

先生时不时就往杭州的医院跑,他不肯告诉我孩子的详细情况,只说脑部查出了问题,需要进一步手术治疗。

有一次,我偶然听到几个医生谈话,说我生产那天晚上,产科医生吃夜宵去了,孩子因窒息而损伤,这个情况算医疗事故,好像卫生局也介入了。

住院费、医疗费都被免除,但我的心一直没落下来。

我想知道孩子究竟怎么样了。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03 有人劝我把孩子送走,不然会连累我一辈子

一个多月后,先生将孩子从杭州抱回来。

孩子的头被剃得一块一块的,还有一道醒目的红色疤痕。

他的眼睛很大,但不看人,只盯着一处发呆。我逗他,喊他,他没什么反应。

在我的追问下,先生支支吾吾地说:

“孩子出生时就因缺氧而窒息,导致脑血管破裂,大脑也造成了损伤,之后可能会影响孩子的智力和行为,医生说目前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也不知道今后能不能痊愈……”

躺在产床上无助大喊的场景,出现在我脑海里:孩子在那一刻,就已经受伤了。

怀里的孩子小小一只,我紧紧抱着他,大哭起来。

平静下来后,我去医院问专家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

医生说:“目前没有办法确定脑部的具体情况,只能随着孩子一点点长大,才能发现到底造成了哪些损伤。先观察观察吧……”

“那到底会造成哪些损伤,对孩子有什么影响?”我急急地问。

“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产生的……你要做好准备。”医生欲言又止。

面对孩子可能出现的“未知症状”,我害怕极了。

朋友说:“不如把孩子送走吧,留在身边是负担,会连累自己一辈子。”

家人说:“孩子很健康,看不出什么大问题,怎么能不要呢。”

摆在我面前的是两个选择:一个是把孩子送走,一个是自己把他养大。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想出门,不想见人。

有那么一刻,一个念头闪过:我宁愿从来没看到过这个孩子。

但既然看到了,我就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了,我没办法丢下他。

他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才迎来的一条小生命。

“孩子,只要你还活着,我就不会放弃。”我对自己说。

04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

我辞去幼儿园老师的工作,自己开了一家小花店,方便照顾孩子。

第一次做妈妈,我时常不知所措。

而我的儿子,康康,是一个在出生时就意外受伤的小孩。他很需要我。

康康出生后一个月都在医院里,不是打针就是输液,没有母乳,只能喝奶粉。从医院抱回来的时候,他又瘦又小。

出月子后,我的身体和情绪都很不好,整个人都浮肿了一圈,已经完全回奶,没办法哺乳。

康康不会用奶瓶,一喝就吐。

最后没办法,我们只能把泡好的奶粉装进吊瓶里,再用输液管一点点喂进他嘴里。

他躺在床上,嘴巴张着,有时会忘记要闭上,就一直张着。

奶喂进嘴里又全部流出来,再喂进去,好不容易才咽下去一点点。

喝一次奶要折腾几个小时,饿了会哭,吐奶也会哭。

看着康康瘦弱的身体,我只能一边哭一边喂他,能多吃一口,就多吃一口。

康康从小体弱,我常常一个人抱着他,坐三个小时大巴车,从富阳到杭州儿保看病。

他的头软趴趴地歪倒着,靠在我的肩上,很难直立住。

医院里挤满了焦急的家长和哭闹的孩子,我抱着康康从一个科室跑去另一个科室,一整天顾不上喝水吃饭,累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医院配了很多药,瓶瓶罐罐,费用很贵,有促进脑部发育的,有治疗脑部损伤的。

医生说,这些药不能保证有好的治疗效果,只能在成长过程中持续观察。

也有医生说,你们孩子这种情况,就应该留在家里照顾,请保姆和家教老师,或者去特殊教育机构做训练……

我不觉得康康“不正常”,他只是出生时受伤了。

一定能找到办法,让康康好起来的。

有一次,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位很有名的老中医。我好不容易挂到他的号,一个人抱着康康坐车去上海。

见到老中医,他仔细询问了康康的情况,又做了一些检查,最后摆摆手说:“治不好的,你要不再生一个吧。”

我愣了几秒,然后腾地站起来,抱着康康就冲了出去。

一直跑到医院大门口,我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屁股坐在台阶上,泪止不住地流。

所有的希望,就在一句话间,被捏得粉碎。我想,不如死了算了。

但低头看到康康就在怀里蜷缩着,他也跟着我一起哭。

“我有你就够了,妈妈一定会让你和其他人一样,能正常地生活。”搂紧怀里的康康,我的心更坚定了。

33岁时,我做手术拿掉了自己的子宫。他们都说我疯了。

康康是我“意外”怀上的孩子,他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

我曾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很长一段时间,见到亲朋好友提起孩子就哭,像祥林嫂一样诉说自己的委屈和苦痛。

我是不接受自己的,也是不接受孩子的。不甘心和怨怼的情绪,反复折磨着我。

于是我一次次去医院,一次次想寻找“治疗”孩子的药方,但得到的是失望。

我和儿保的医生成了好朋友,有一天,她对我说了一句话:“你的孩子能不能真正好起来,就看你的了,也许,你才是他最好的医生。”

是啊,我突然清醒了。打针、吃药、治疗,都不如父母好好的对待和正确的养育。

我们无法保护他一辈子,终有一天他要独自活在这世上,只有自立,他才能获得幸福。

而我要做的,是陪伴他,帮助他。

05 康康会拍球了,我蹲在墙角哇哇大哭

教康康说话,我花了很多时间,一个字一个词地反复教。

有时,康康上午刚学会的音,下午就忘了,得从头再来。

更多时候,他会用哭来代替说话,或者盯着某一处,一言不发。

我努力尝试着,从他许多“咿咿啊啊”的发音里,分辨他的需要。

康康第一次叫“妈妈”时,我忍不住流泪了。

三岁,他走路很难保持直线,经常摔倒,有时候也会同手同脚,或身体歪斜着。

我经常牵着他,走绿化带旁边窄窄的那一条水泥阶,他总是走几步就掉下来,走几步就腿软了。

蹲在绿化带旁,我用双手支撑在他腋下,小声喊着“迈左脚,对,再迈右脚……”他一小步一小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

练习了几个月,我第一次放开手,让他自己尝试。

但没走几步,他就脚一歪要倒下来,我赶紧扶住他。再从头开始数步子练习……

在幼儿园里,康康个子不高,小小一只,像个小皮球。

和同龄孩子相比,他的四肢不太协调,智力发育也比较迟缓。

幼儿园老师说,康康不太跟小朋友们一起玩耍,他总是一个人站在角落发呆。

有时想主动融入,但无法完整表达,其他小朋友就跑开了。

吃饭、走路、做游戏,康康的速度都很慢,会被其他孩子落下,经常一个人走在最后。

上课时,他也无法专心听讲,时不时会觉得累,头疼,支撑不住趴在桌子上。

八岁的一个午后。我带着康康去篮球场玩。

他一直学不会拍球,球丢下去,就忘记要伸手去拍,于是球就自己弹几下,滚到一边。

我把球捡回来,再递到他手里,手把手地演示怎么拍,他试了几次,注意力又分散了,看着远处发呆。

一次,一次,又一次。捡球,拍球,再捡球,我累得直不起腰。

这时,我看见康康抱着球,丢到地上,球弹起来了,他迟疑了一下,伸手去拍,球又弹起来了,他上前一步,又拍了一下。

看他自己追着球玩的样子,我突然绷不住,一个人蹲在墙角下哇哇大哭起来。

一切付出,一切煎熬,都又值得了。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06 我跪在地上求她,给孩子一个机会

康康到了上小学的年纪,许多人劝我送他去上特殊学校,我坚决不同意。

最后,我们让他读了家附近的小学,但康康不太适应。

老师们知道他的情况,都特别“照顾”。

默认他可以不上课,不考试,康康经常一个人坐在老师办公室里吃零食。

有一次,我在花店里忙,抽不开身,邻居阿婆接孙子回来,带着康康一起。

阿婆一见我,就生气地说,学校里的小孩欺负康康,把他的红领巾挂在树枝上,让他去够。

康康就站在树下,直直看着红领巾,伸手却够不到,很无助。身边的小朋友都笑他傻,说他是“痴呆”。

我知道,康康不知道怎么“目测距离”,他不知道该跳多高,也许根本没想过可以这样做。

被欺负,被嘲笑,被捉弄,这样的事,在学校里还有很多很多,但每次问康康,他都低头不说话,没一会儿就自己干别的去了。

三年级时,我决定让康康转学,换一个新环境。

我找了很多朋友,托了各种关系,希望能让他进周边一所新建的小学。

这天,我和闺蜜一起带着康康去学校“面试”,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女副校长。

我们进一门,她就显得很冷漠,上下打量了几眼康康,听完我们的情况,她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孩子这种情况,我们学校不能收。”

很绝望,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哭着扑通跪倒在地上求她:“求求你,给我的孩子一个机会吧。”

闺蜜也是当老师的,见证康康一路成长,看见我的样子,她跟副校长说:“康康不像你看到的这样,他是有学习能力的,而且进步很多,只要……”

副校长打断了她,斜眼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那你们就考试吧,成绩怎么样一试就知道了。”

她冰冷的眼神,像一把刀,扎在我的心上。我猛地站起来,拉起康康头也不回地走了。

07 康康扑在我怀里大哭,说不想去学校了

在诸暨,我找到一所民办小学,他们答应接收康康,但这是一所寄宿学校。

家里人都劝阻我,说孩子这么小,自己住在学校肯定不行,怎么能放心。

我想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让康康去读,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只有走这条路了。

在群体中生活,他能得到更多的锻炼。我相信康康。

爸爸和姐姐送康康走的时候,都掉眼泪了。

爸爸说,他在家门口的学校都受欺负,去这么远的地方读书,还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呢。

我也很不舍得,但这些状况,都是他早晚要面对的。

康康去上学的第一天,我担心地睡不着,半夜一个人躲起来哭。

一个星期过去,康康从学校回来。

他见到我就跑过来,扑到我怀里哇哇大哭,说不想去学校了。

我赶紧打电话给老师询问,老师说康康在学校找不到教室,找不到寝室,经常走错路,上课迟到,还反穿衣服……

从这之后,每周康康从学校回来,我都会利用周末时间,培养他的生活能力。

我带着他去菜场,一样一样教他认识各种菜,去超市里,教他认生活用品。

刚开始,他记不住,我就一遍一遍教,不厌其烦的,重复,再重复,直到记住为止。

走在马路上,我也会指着街边的各种物体问他,康康这是什么,康康那是什么。

买水果,买菜,买零食,我都让他自己挑选,自己拿着钱去付账。一开始,他不会算钱,也害怕和人交流,想躲在我身后。

我就示范给他看一遍,然后让他学着我的样子做一次,如果错了,就再示范一次,他跟着再做一次。

有时候,别人会投来异样的目光,也有人会关心孩子的情况,会同情地说:“你真不容易。”

我尽量让自己不去想那些声音,不去看那些眼神,只专注在康康身上。

四年级,我在家里教康康做饭,从洗菜、择菜、切菜开始,每一步都手把手教。

先让他看,再让他自己尝试。失败多少次都没关系,我都鼓励他,夸他做的好,从没有说过一句打击他的话。

他对做饭似乎很有兴趣,学得也比别的事情快,经过日常的锻炼,康康的动手能力越来越强了。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带康康去看展览会

08 康康说:“妈妈,我今天好开心”

有一天,康康从学校回来,情绪很低落。

我追问他好几次,他才边哭边伸手说:“妈妈,题目做不出,老师用竹片打,有血。”

我摸着他红肿的小手,强挤出笑来说:“你这还算好的,妈妈上学的时候,老师都用铁片打的,有一次我手肿得老高,饭都吃不来。”

康康看我比划,哭着哭着就笑了,他抱着我说:“你们老师怎么比我们的还厉害,老师都这么凶的吗?”

没一会儿,他就忘了烦恼,一个人去玩玩具了。

我躲进卧室里,关上门,一直憋着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哗地流。

孩子受欺负,最心疼的是妈妈啊,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坚强,能有所成长。

我去学校找到他们老师,拜托他们说:“他成绩不好没关系,考试考得差也没关系,请一定要多多鼓励他,不要让他失去自信。”

到了五年级,康康的成绩从10分,到20分,30分,一直在上升。

他说自己知道什么是考试了,有些题目也会做了。但一动脑,他就会觉得特别特别累,集中不了注意力。

我安慰他说,成绩多少都没关系,我们慢慢把习惯养成就好了,你没问题的,妈妈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假期里,我带着他出去旅行,去吃各地美食,去博物馆、公园、展览馆,也去爬山、去远足。

我想让他更多地体验这个世界。

学游泳,是我坚持让康康去的,他花了几个暑假学习。

每周末,我都陪他去上课,看他呛水,被教练训,我经常心疼地一个人在角落里流眼泪。不敢让他知道。

休息时间,他走过来的时候,我都笑着夸他,游得真好,进步真大。

渐渐的,他从见水就怕,不知道怎么划水,到能游出漂亮的蛙泳泳姿了。看着他一点点改变,我好开心。

康康十二岁的夏天,我带他去临安的大峡谷玩。

景区里有一个大水潭,水不深,里面有许多小朋友在游泳。

我跟康康说:“你下去跟他们一起玩吧。”

他低着头躲在我身后说:“妈妈,我不去,难为情。”

我说:“你看这是大自然的水,很舒服的,可能一辈子只来这里一次,不去体验一下太可惜了,而且你的泳姿好漂亮的,不用怕,尽管展示出来。”

半推半就的,他走向水潭,先是伸出一只脚,小心试探,再蹲下来,用手划水,最后才鼓起勇气慢慢走进水中。

我一直站在岸边为他鼓掌,大喊着,康康加油。

他在水里适应了一会儿,就自在地游起来。旁边的大人和小孩都惊讶于他的泳姿,熟练、优美,纷纷鼓掌叫好。

从水里上来的时候,他满脸笑容,这一整天,他的心情都很雀跃。

晚上,康康悄悄跟我说:“妈妈,我今天好开心,下次我还想游泳。”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09 不要怕,妈妈永远是你的后盾

康康在诸暨从小学顺利升到初中,成绩也从一开始的二三十分,能考及格了。

老师们都说,他真是个奇迹。

但有一次回来,我发现他身上有伤痕,手臂上,脖子上,脸上,都有淤青和抓伤。

我一再追问,他才说,宿舍有三个男同学,一直欺负他,他很害怕。

这天,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带了很多好吃的去康康学校。

到宿舍里,我就喊那三个男孩子的名字,让他们过来。

我笑着跟他们说,我是康康妈妈,康康一直说你们在学校很照顾他,经常帮他的,阿姨想谢谢你们。

那三个孩子互相看了几眼,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时候,旁边几个同学哈哈大笑说,阿姨,他们一直欺负康康的,我们都看到了。

我拍了拍个子最高那个男生的肩膀说,你又高又壮的,怎么会欺负同学呢,你应该保护康康啊,阿姨相信你的。

他悻悻地低下头,一直不说话。

我把带来的零食分给宿舍的孩子们,跟他们聊了很多康康的事,大家都很融洽。

过了一周,康康回到家,我问他那三个同学有没有欺负他,他说没有。

我松了口气说:“康康,如果以后有人欺负你,很坏地对你,你可以还手,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不要怕,妈妈永远是你的后盾。”

回学校前,我在他书包里塞了两份零食,嘱咐他一份一定要分给班里的同学,一份可以自己慢慢吃。平时有什么小摩擦,不急着告老师,先试着多沟通。

康康乖巧地点点头,说:“妈妈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我看着他背着书包走进校园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孩子,真的长大了许多。

直到初中毕业,康康都过得还算顺利,和班里同学关系也不错,尤其是那三个男生,竟成了他的好兄弟。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旅行合照,康康在正中间

10 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刻,冰冷的眼神,仍历历在目

毕业后,康康又面临新的选择,他的成绩一般,只能回富阳读职高。

我想让他去更好的学校试试看,于是拜托了好几个朋友,给我介绍了一所杭州的学校。

带着康康去学校面试时,我心里很紧张,似乎又回到了他三年级时转学的场景。副校长冰冷的眼神,仍历历在目,我的腿有点软了。

在校长办公室,我和校长聊了很久,但康康进来后,一直不说话,我看得出来,他很紧张。

校长见状,就问了康康几个问题,但他不是一言不发,就是只说几个字。

眼看都准备交学费了,我赶紧和校长解释,说康康今天第一次来,有点紧张,慢慢就好了。

他平时在家很能干的,什么都能做,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再多交点钱……

校长摇摇头低声说,不是钱的事,你先带他回去吧。

出了校门,康康又恢复了原状,兴奋地说:“妈妈,这个学校好漂亮,我想来。”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强忍着眼泪说:“妈妈仔细了解了这里,其实校风也不太好,人员很杂的,我怕你学坏了,不如我们还是……”

康康急忙解释:“不会的,不会的,妈妈,你相信我。”

有什么东西在我喉咙里梗住了,我挽着康康的手臂,轻声问:“妈妈决定自己带你,这样你每天都能跟我在一起了,好不好?”

康康没有察觉我的情绪,他在情感上是木讷的,无法分辨复杂的情绪,只能判断最直接的话语。

他很不开心,同学们都去读书了,只有他,没书读了。这一年康康15岁。

11 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争取

我在富阳市里,开了一家75平米的小花店,康康平时就在店里帮忙送花。

每天开门关门,都由康康负责,他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的。

送花是个辛苦活,需要体力,这对瘦小的他来说,是个挑战。

每天都骑着车出去,大汗淋漓地回来,一趟接一趟,人都晒黑了。

康康在我身边的日子,我开始专心发展事业,我希望打造一个平台,为自己也为康康,创造一个好环境。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我专门做“女客人”的生意,全富阳“最难搞”的女老板们都是我的客户。

她们眼光高,要求严,想法多,但我能做到她们满意,没话说。于是她们都成了我的回头客,也成了我的好朋友。

三年时间,花店从75平,开到300平,又开到500平,600平。

花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康康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

但我注意到,康康不喜欢“花艺”,他总说自己很累,不想做了。我说以后把店给他开,他也显得毫无兴趣。

有一天,一个朋友告诉我一个故事:“国外有一对母女,女儿患有自闭症,她妈妈让她去学烘焙。不久后,她带着女儿搬迁到一个小村庄里,开了一家蛋糕店。

这是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妈妈挨家挨户去敲村民的门,告诉他们自己女儿的蛋糕店即将开业了,希望他们去品尝,并对女儿说一句赞美的话,蛋糕钱她来出。

第二天,蛋糕店开业,全村的人都来了,在店外排着长队买蛋糕,每个人都夸奖女儿。女儿收获了很多赞美,有了自信心,也体会到成就感。

后来,女儿做蛋糕的手艺越来越好,性格也逐渐开朗了。”

这个故事启发了我,我想到自己忙工作的时候,饭菜都是康康做的,他似乎很享受做饭的过程。

每次吃饭,我都会夸他烧得好,他总是很开心的样子。

于是我带着康康去厨艺学校学习西点,西点严格讲究步骤、刻度,有明确的配方,是一门可以通过反复训练掌握的技术。

康康第一次做面包就成功了,味道和卖相都很好,他也有信心继续学。食物可以带给人愉悦的感觉,它们也在一点点治愈康康。

不久后,我开了一家烘焙培训学校,请专业的老师来教学,康康可以一边学习,一边和学员们做烘焙体验活动。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烘培课,康康带着大家做蛋糕

有一天,老师有事没来,康康自己跑来找我说:“妈妈,我可以上台教吗?我都会的。”

我吓了一跳,他从来没有主动要求过什么,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推着他往前走,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争取。我欣然答应了,但内心很忐忑。

台下满满当当站着四五十名学员,而且都是成年人,不是孩子。

他们是交了钱来学习专业技术的,基本都是有一定基础的西点师。

康康走上台,很自然地就开始上课,按照步骤演示,制作了一款精美的裱花蛋糕。

下面的学员都跟着他做,所有人都觉得康康就是专业讲师。

一节课,很顺利地完成。

学生走后,我急忙走上去问他:“你感觉怎么样,紧张吗?”

康康笑着说:“没什么好怕的,照着讲就行。”

我发现,康康已经从一个胆小怯懦的孩子,长成一名勇敢的男子汉了。

他开始有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不再什么都需要我来安排,他可以自己往前走了。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12 康康,勇敢去走自己的路

2018年母亲节,康康22岁。我决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

康康一直不知道自己出生时发生的事,我也从没有跟他说过,他为什么会受伤,为什么要不停地去看病。

我总是告诉他,你和其他人是一样的,没什么不同。

但现在康康大了,他的思维和情感也越来越复杂,他也有了自己的心事。我觉得是时候告诉他一切。

但我又害怕伤害他,不敢自己说,只能拜托大姐告诉他。

得知自己小时候的经历,康康流泪了,但很快他就平静下来,和大姐说:“没关系的,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过去是无法改变的,2011年,因为情感不和,我和康康的父亲分开了。

到现在,我一直是一个人,只有康康陪着我。

似乎随着他的成长,曾经那个脆弱的,不甘的,一心想要保护孩子的母亲,变得更从容,更坚强,更勇敢了。

是康康,改变了我,我应该感谢他。

我注册了一个品牌叫“呆·不腻”,还未正式用过,它是留给康康的。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或许是一家烘培坊,或许是一家咖啡店,谁知道呢,这由康康自己来选择。

我告诉康康,当时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两个字很像两个拉着手的小人,并肩往前走。

今年我56岁,康康27岁,他已经是个大小伙子了。

“妈妈希望你,不用想太多,就傻傻地坚持自己的热爱,享受当下就好。

只要你需要,妈妈会一直陪伴你。如果有一天,你说想去远方,我也会放手。

接下来,妈妈会过好自己的人生,追逐梦想,并为之努力。康康,勇敢去走自己的路吧。”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我和儿子康康

后记 · 团团说

5月25日,一个晴朗的午后,我来到位于富阳的花鹿原乡村美学体验基地。

车开进大门,几幢尖顶老厂房映入眼帘,旁边有几位戴着安全帽的工人正在搬运木条。

我推开其中一扇五米高的厚重木门,里面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精致的园艺造景,处处都点缀着花,家具和饰品都似是主人精心挑选搭配而成。复古典雅中,不失自然韵味。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穿过工具间,走出厂旁后门,眼前一亮。这老厂房的后面,竟是一座“花园”。

绿色,目及之处皆是层层叠叠的绿。草坪、树木、花丛,还有一条用圆形石板铺成的小径。小径两边,栽种着纷繁的花朵,五彩斑斓,相映成趣。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我沿着石板路,走向右后方的一座白色独栋小屋,院外是一排整齐的竹篱,院内的绣球花开得正盛。粉色、蓝色、紫色,每一朵都伸展着,绽开着。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院子里还有一根三四米长的老树干,里面种满绿多肉植物,品种多得数不清。我心想,这个庄园的主人,一定是个很有生活意趣的人吧。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周丽萍,“花鹿原”的创始人,正坐在白色小屋里,面对电脑忙碌着。

我进门和她打招呼,她摘下眼镜,热情地走上前和我说话。她一边忙着泡茶,燃香,一边和我说起了“花鹿原”的前世今生。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这里曾是一片废墟,一个即将被政府拆迁的废弃厂区。而她一眼便看中了这块地域的无限可能性,她想将这里改造成一座富春江畔的美丽花园。

历经周折,在众多亲友的反对声中,她执意租下了这六千亩地。从零开始打造她内心深处一直盼望着的,憧憬着的“花鹿原”。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用卡车运走了几千吨垃圾,重新翻地,修补厂房,造顶,做门,种花,铺草。每一个步骤,她都亲身参与其中,和工人们一起扛木头,刷油漆,种花浇地。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一年半的时间,“花鹿原”才有了如今的样子,古朴美丽,生趣盎然。一切都不是刻意为之,她遵循着自然之道,将热爱注入这里的角角落落,一草一木。

原本一切将要完满落成,但2020年7月的一场洪水,摧毁了她之前的所有努力。草木被连根拔起卷走,花朵被泥水浸泡蹂躏,连院落都被冲得七零八落。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她哭了好几天,又收拾心情,从头再来。从铺一方草坪开始,从种下一株花开始。

丽萍姐说,这里是她的梦想之地,是她的“桃花源”。而她奋力坚守着,做这一切,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她的孩子。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她想给自己的孩子做个好榜样,她想通过自己的行动告诉孩子,你也一样可以。

我们聊起她的过往,她的童年,她的婚姻,以及她有了孩子之后的挫折与困境。

丽萍姐,几度落泪,二十七年的辛苦又怎么说得清,怎么说得完。

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用自己的爱,呵护着孩子,一步步成长到今天。将不可能变为了可能,她造就了一个“奇迹”,而这个奇迹,就是她的孩子。

医生说,治不了,你再生一个吧…我抱着儿子坐在医院门口大哭-爱读书

晚餐时,她的儿子康康,为我们亲手做了一道鱼汤,滋味鲜美,手艺真的好。

康康,话不多,人很安静。

丽萍姐送我回去时,我看见了坐在厨房门口的康康,他望着我们的方向,微微笑着。而丽萍姐看向他的眼神,满是爱意。

一对母子,已携手走过无数坎坷荆棘,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未来,定是幸福。

EN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6343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