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情感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夏夏,1991年出生,山西晋城人。

上篇

讲述 夏夏

主笔 牛牛

01

2016年,我25岁,嫁到河南驻马店。

婚后不久,先生陪我回娘家山西晋城省亲。

父母知道我们要回来,早早就在村口等候。

晋城的夏天,烈日炎炎,照得人睁不开眼。但屋内却极其凉快,村里没有一户装空调,午睡都要盖着薄被子。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晋城老家

吃完午饭,一家人坐在客厅里聊家常。父亲突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纸条,递给我。

父亲说:“你长大了,也成家了,有些事应该告诉你了。其实啊,你是我们抱养的,这张纸条就是他们(生父母)留下的。”

这个话题有点突然。我愣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从父亲手里接过纸条。

纸条已经泛黄了,折痕处有些破损,一边还有不规则的撕痕,明显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某一页。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纸上用红色圆珠笔,写着两个地址:

第一个地址:阳城县演礼乡献义村

演礼乡我当然知道,就在晋城阳城县,我家在泽州县川底乡,开车过去大概四五十分钟的路程。

第二个地址:浙江省苍南县五凤乡利阳村

这个我就比较陌生了。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去过浙江,更不知道苍南县在哪里。

父亲说:“苍南县的地址,就是他们(生父母)的。当年他们在山西晋城打工,住在我们村里。

“你是在奶奶家隔壁的房子里出生的。因为他们想要个儿子,在你40天大的时候,就把你抱到了我们家。”

父亲继续说:“后来啊,他们又生了个女儿,就是你亲妹妹,也被抱养了。纸条上这个阳城县的地址,就是抱养你妹妹的家庭。”

我不知该说什么,把纸条重新折好,放进口袋。

02

我不是父母亲生的这件事,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了。

小时候,我和其他孩子闹矛盾了,他们都骂我“草灰”。“草灰”在晋城方言里,是专门用来骂外地人的。我知道自己可能是外来的。

记忆里,我还见过生父母两次。

第一次,是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开着一辆拉煤炭的卡车,带我和母亲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周围都是田地,只有零星的几座房子。

我们进了其中一间,我见到了他们(生父母),但长什么样我已经记不清了。

屋子里,还有一个比我大一点的女孩,名字叫“英书”,是我姐姐。我和她打招呼,想和她说话,但她怎么都不搭理我。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这件玫红色的毛线背心,是生母给我织的

第二次见生父,是我五六岁的时候,在我家。生父一个人来的,他个子很高,拎着一袋子罐头进来,和我父母聊天,还和我说话。

我态度很不好,骂他:“草灰!”

我从小被人叫“草灰”,我觉得这都是因为他,所以我把这句话送给他。

父亲还批评我了,说我不能这样和他(生父)说话。

没过多久,生父就回去了。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生母也没再出现过。父母觉得,也许是那一次,我把话说的太重了。

03

我们村有好多抱养的孩子,光家门口这条街上就有十个,都是女孩。

我有个小学同学,是我们村的。她一直知道自己是抱养的。

小学一年级,她趁养父母不注意,一个人跑了出去,去找她的生父母。

她沿着公路一直走,一直走,从天亮走到天黑,都快走到乡里了。巡逻的警察看到大半夜一个孩子在路上走,就把她拦下,又送了回来。

后来,她的养父母找来生父母商量,还是让生父母把她接走了。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一个院里的女孩们,我在前排左一

我从没想过离家出走,去找我的生父母。因为在我心目中,他们(养父母)就是我唯一的父母,他们给了我家的温暖。

我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他们是父母亲生的。

妹妹是1993年出生的,小我2岁。我们个头差不多,从小到大,母亲都给我买新衣服,让妹妹捡我剩下的穿。

2010年,我19岁,中专毕业。父亲拿出10万块钱,说他已经托了关系,安排我进当地最好的单位去工作。

10万块钱,对我们家不是个小数目。我很感谢父亲,但我还是想给家里留点钱。我和父亲说,现在工作机会很多,肯定能找到工作的。

2016年,我和先生结婚,先生是河南驻马店的。结婚那天我哭了,我觉得对不起父母,远嫁他乡,不能在身边照顾他们。

04

婚后回到娘家,父亲把纸条交给我,我才知道自己还个妹妹。

小时候,我姨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脸盘子和你差不多圆的,就知道她是你妹妹了。

我当时不知道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决定先去找妹妹。

纸条上的信息显示,抱养妹妹的是阳城县演礼乡献义村,姓王的家庭。

刚好,我有同学是阳城县的,我在QQ上把地址发给他们,请他们帮忙打听。

只隔了一天,就有个男同学给我回消息了。

他说,已经打听到了,地址和姓名都对上了。而且连我妹的联系方式都要来了,他发过来一个电话号码,让我自己联系。

我没有直接打电话给妹妹。通过手机号码,我加了她的微信,第一次还没加上,她问我是不是推销产品的?我说我是你姐。

加上好友后,我开门见山和她说了纸条上的事情。

妹妹说,她一直怀疑自己不是父母亲生的,她和其他兄弟姐妹的血型都不一样。当我同学给她打电话时,她当场就哭了。

我们约好在阳城县见一面。

那是夏天,帮我找到妹妹的男同学陪我一起,去了妹妹住的地方。妹妹在阳城县租了房子,在阳城县工作。

在小区门口,我第一次见到妹妹。她穿一件白色碎花的短袖,短发,个子和我差不多高,眼睛比我要大一点。

我们在附近找了个餐厅,一起吃了饭,聊了会天。

妹妹眼睛也近视,戴着隐形眼镜。和我一样,我也是戴隐形眼镜。母亲曾和我说过,生父的眼睛不好,看东西经常眯着眼睛。

妹妹说:“从小到大,我一直幻想自己有个姐姐,现在梦想成真了。”

我也很激动。我们两个相同血缘的姐妹,分开了二十多年,终于团聚了。

和妹妹相认以后,每次回老家,我就多了一件事,去看看妹妹。有时候,妹妹知道我回晋城了,也会来我家找我玩。

我和妹妹相认,还带来一段奇妙的缘分:帮我找妹妹的那位男同学,后来和我妹妹谈恋爱了,成了我妹夫。

05

妹妹找到了,纸条上还剩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地址——浙江省苍南县五凤乡利阳村。

这是生父母的老家,如果我和妹妹没有被送人,我们也会在那里长大。

我问过妹妹说,生父母在浙江,要不要去找找看?

妹妹说,她有我就够了,不想去找他们。

我曾经挺恨他们的,也没想过去找。

后来,我做了母亲,有了两个孩子。长大了,很多事情也慢慢释怀了。如果他们没有生下我,把我送给现在的父母,我也不会遇到这么爱我的父母,不会有现在的人生了。

今年我30岁了。

夜深人静时,我时常会想:我的生父母长什么样?有没有生出他们想要的儿子?生父为什么不来看我了?还有我的姐姐英书,现在怎么样了?生父留下那两个地址,是希望我长大后去找妹妹,然后一起去浙江找他们吗?

我想找到他们,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好歹,他们也给了我生命,值得我感恩。

如果不找到生父母,会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

这样的情绪总是缠绕着我,我却又不知该从何找起。

朋友告诉我,有个公众号叫“丑故事”,上面可以找人。一天深夜,我打开微信,在“丑故事”后台留言……

我的寻亲故事,也在丑故事的帮助下开启了。

那个红色圆珠笔写下的地址很清晰,我以为寻找到生父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没想到,当我在丑故事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一点一点走近我的生父母,却发现,我将要面对的是,这么不可思议的“真相”……

下篇

文 牛牛

(以下内容由本文作者 牛牛 讲述)

01

2021年6月22日,上午9点,我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登录“丑故事”公众号后台开始工作。

后台显示,有1条新消息。我打开一看,前一天晚上11点,有一位叫“陌尘”的网友留言:在吗?

我后台回复:在的,有什么事情?

过了1个小时,陌尘留言:是朋友介绍我来丑故事的,朋友说,这里可以找人。我想借助丑故事平台,寻找生父母。

我们确实写过一些关于寻找的故事。

我问陌尘是哪里人?

陌尘说,她是山西的。

丑故事曾发过一篇《湖北宜昌的杨远富,你在哪里?有人在找你》,帮助山西老人孔繁森,找到了失联35年的老朋友杨远富。也许是这篇文章带来的缘分吧。

我给陌尘留了微信。下午3点07分,我们互加了好友。

陌尘的第一句话是:“哇,你是温州的呀!”

她可能看到我朋友圈了。上星期,我陪太太回老家,发了几条朋友圈,定位在温州市。我和陌尘说,我太太老家是温州的。

陌尘说,太巧了,她要找的人就在温州。

陌尘又说,她这会儿在上班,晚些时候和我说详细情况。

我说,好的。

第二天,上午11点,我手机亮了,是陌尘的消息。

她发来一大段内容:

“我生父母是温州苍南的,1991年,他们在山西晋城打工时,生下了我。我上面还有个亲姐姐。因为父母想要男孩,就在我40天大的时候,把我送养到了现在的家庭……

“我恨过,怨过,后来慢慢释怀了。我今年30岁了,也做了母亲,我很想去看看,生父母长什么样,过得如何,有没有生下他们想要的儿子?”

陌尘告诉我,寻人这件事,她不想让(养)父母知道,怕他们会伤心,甚至不想用“养父母”三个字形容他们,因为在她心里,他们就是父母。

我被陌尘的经历触动了,决定帮助她寻找。

02

陌尘告诉我,她叫夏夏,从小在山西晋城长大,2016年结婚后,去了河南驻马店生活,(养)父母还在山西晋城老家。

我问夏夏,除了她刚刚发我的,还有没有其他的线索?

夏夏说,她有一张纸条,是生父母留下的,她拍照发给我。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纸条分为上下两个部分:

上部分,写的是一个山西阳城县的地址:“阳城县 演礼乡 献义村 王某某 二队”。

下面还有一行字:“阳城县至演礼乡下车后,从医院坡上经清池村到献义村”。

夏夏说,这是妹妹地址,妹妹被送到献义村,离她家40公里。夏夏已经托同学找到了妹妹,两姐妹已经相认。

纸条下部分,写的是:“浙江省苍南县五凤乡利阳村”。

下面也有一行字:“苍南县—>分水关—>福丁县 下车到站 交界处”。

夏夏说,这个地址就是生父母的地址了。

我注意到上部分阳城县的“阳”字,和下部分利阳村的“阳”,在书写习惯上有很大的差别,明显不是一个人的笔迹。

夏夏说,下面这个苍南的地址,应该是她(养)父亲的笔迹,可能在抱养的时候,他(养)父亲边听边记下来的。

夏夏说,她还知道生父姓潘,姐姐叫“英书”,但不确定这两个字怎么写。

我和夏夏说,我有很多朋友是温州的,苍南的也有几位,我先帮你打听一下,有空的话,我也可以跑一趟温州,帮你去找找看。

夏夏说,谢谢,麻烦你了。

03

7月5日,我联系了我的大学辅导员,陈老师。

陈老师很漂亮,我们读大学的时候,经常有其他学院的人,来找我们要她的电话号码。

她是温州苍南人。

我问陈老师,知不知道五凤乡利阳村?

陈老师说,她知道五凤,但她只去过一次,也不知道利阳村在哪儿。

我试着在网上搜索“苍南利阳”,没找到这个地名。

只搜到一个“利垟村”。“利垟”在苍南东南部,靠近海边,不是五凤乡的,不符合纸条上的线索。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我又联系了我大学室友健健,他也是温州苍南人。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挂着一根手指头粗的银项链。

健健告诉我,五凤乡在苍南的西南部,再过去一点,就到福建的福鼎了,交界处就是“分水关”,他建议我去分水关附近找找。

我在网上输入“分水关”,查找附近的地名。

果然,在分水关向南2公里的地方,我发现一个叫“黎垟村”的地方。“黎垟村”属于五凤乡,刚好在苍南与福鼎交界处上,似乎符合我们要找的地点。

但是,纸条上写的是“利阳”,并不是“黎垟”。根据夏夏的说法,下面这个地址是她(养)父亲写的,难道当时他写的时候,把这两个字写错了?

我给夏夏发信息,说了这个地名。

夏夏说,应该就是这里,她曾经在QQ上加过几位苍南的网友,问他们知不知道,哪里姓潘的多?其中一位网友告诉她的,就是这个地名——黎垟村。

我决定先找黎垟村的人了解一下。

04

7月6日下午,我在百度上搜“黎垟村”,找到一条关于防汛的新闻,是2016年CCTV2频道的经济半小时节目,到这个村里采访拍摄的。

视频中,黎垟村村长向记者讲述了当地水库修建情况。而这位村长,姓潘,叫潘孝福,和夏夏之前打听到的“黎垟村有很多姓潘的”这条信息吻合。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但怎么才能联系到黎垟村的人呢?

我想起抖音上有视频定位的功能,我在抖音上输入“黎垟”,查看所有在“黎垟”发过视频的人。

还真让我找到了,一共有六位网友,用过这个定位信息。

7月7日晚上,我给这六位网友都发了私信:

你好,看到你在黎垟发过视频,想问下你是不是黎垟人,或者离那里比较近。我在帮朋友寻找她的父母,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

7月8日,早上7点55分,其中一位“厚待载物”网友回复我说,他只是在那附近装货,不认识黎垟村的人。

另外五位都没有回复。

此时,距离夏夏联系我,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这件事一直在我心头萦绕,好像在看一部悬念迭起的电影,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7月12日吃完中饭,我突发奇想,打开浏览器,进入苍南县人民政府网站。

虽然没找到黎垟村的电话,但我找到了一条“桥墩镇五凤片区工作站”的信息,有工作站的联系电话:1586770XXXX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苍南县人民政府网站

下午1点11分,我按这个号码,拨了过去。

响了两声就接通了,我听到了一个清爽的男中音:“你好。”

我问:“请问是五凤片区工作站吗,你们有黎垟村的电话吗?”

对方似乎有点防备,问我:“你是哪个单位的,有什么事?”

我说:“我是来寻人的,我在帮朋友寻找她的生父母,他们在山西晋城打工时生下了她,在当地把她送养了。生父母是五凤乡黎垟的,姓潘。”

对方态度一下子缓和了下来,他说:“原来是这样啊,你先等一等吧,我先去联系一下,过一会儿给你答复。”

挂了电话5分钟后,我收到一条短信:黎垟村潘书记 1373630XXXX

我马上打电话给潘书记,电话接通后,我又把情况说了一遍。

潘书记的声音很年轻,他说,情况刚刚五凤的工作人员已经和他介绍过了,但黎垟村有800多人,其中姓潘的就有700多个,而且去过山西打工的也很多。

潘书记说,让我加他微信,把信息发给他,他帮我去了解一下。

下午1点37分,我加潘书记的微信,他微信名叫“任重道远”。我把已知的信息整理成一段话发过去:

女孩1991年出生,40天被送养,在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川底乡天户村。父母留下纸条,说是苍南五凤利阳人,姓潘。家中还有一个姐姐,谐音“英书”。5岁时,生父来看过一次,后失联。还有个94年的亲妹妹,被送到晋城市阳城县演礼乡献义村。

“任重道远”秒回:信息已收到,有你朋友的照片吗,也发我一下。

我马上联系了夏夏,要了一张她小时候的照片,和一张现在的照片,转发给了“任重道远”。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夏夏近照

05

7月13日上午9点,我给潘书记留言,询问事情的进展。

晚上6点20分,潘书记回复我一条15秒的语音:你好。我正在了解中,村里有很多类似的情况,正在一条条核实,如果有情况比较接近的,再和你联系。

15分钟后,潘书记又打来电话。

他说,村里有许多去过山西晋城打工的。

而且,生了两个女儿后,把两个孩子都留在山西的,这样的情况也很多。

潘书记让我问问夏夏,有没有更多的信息。

挂了电话,我非常震惊。

我本以为,知道“有女儿送到山西”这个信息,在一个村里找人应该不难。没想到,那个年代,这样的情况会这么普遍,甚至把两个女儿都送人的,也那么多。

当时,浙江农村的政策是这样的:第一胎如果是女儿,隔若干年可以生第二胎,第二胎不管男女,都不能再生第三胎。如果第一胎是男孩,则一概不能生第二胎。也有些村民,为了生第二胎或第三胎,外出逃生。

晚上7点,我接到一个189开头的陌生电话,显示是“浙江温州”。

电话接通了。

对面的声音很浑厚。他说,他也姓潘。我叫他潘大哥。知道我在寻人,他想和我核对一下信息。

我们加了微信好友。怕我不相信他,潘大哥发来一张本人的身份证照片。他1981年出生,身份证地址是:浙江省苍南县桥墩镇利阳村XX号。

我很奇怪,上面的地址居然是“利阳村”。之前我怎么都搜不到这个地方,还以为是夏夏的(养)父亲写错了,没想到,这个地名是存在的。

我问潘大哥:我地图上搜不到利阳,只找到了黎垟,这两个地方是什么关系?

潘大哥说,黎垟就是利阳,是同一个地方,“黎垟”是后来改的。

原来如此。

潘大哥又发来一张截图,是一个微信群,群名是“利阳故乡心”。潘大哥说,他已经把寻人的消息,发到他们的家乡群里了,他会一直关注此事。

我说,谢谢潘大哥。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30分钟后,潘大哥发语音给我,说他婶婶家情况有点类似:

婶婶去过山西晋城打工,在那里生了两个女儿,也送养给当地人了。她写了两张纸条,一份留在送养的家庭,一份婶婶自己保管着。孩子八九个月的时候,她还去看过一次。

我和夏夏说了这个情况。

夏夏回复说,八个月大的事,她肯定没有印象了,也没听母亲说起过。

我想,如果有纸条的话,拿出来对一对,如果信息一致,那就是最直接的证据了。我问潘大哥,纸条还在吗?

潘大哥说,纸条在老房子里的一个木盒子里,他们小时候玩耍,经常看到这张纸。但他现在不在老家,他托堂弟明早去找一下这张纸。

我拉了个微信群,取名“利阳寻亲”,把潘大哥和夏夏拉了进来,把已知的信息又在群里发了一遍。

潘大哥说,他婶婶想和夏夏通个电话,核对一下信息。

夏夏说,可以的。

潘大哥把婶婶拉进微信群。

婶婶的第一句话是:“你们好,如果真的是我女儿,这将是我一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可惜我女儿是20天送人的,八个月见过一面。”

夏夏和婶婶通了微信电话。

通话结束,夏夏私聊我说,有些信息对上了,有些对不上,毕竟事情过去近三十年了,很多事情婶婶也记不清楚了,纸条也不一定在。

夏夏说,和婶婶通完电话后,她感觉心里又释怀一些。特别是婶婶对她说,当年他们在山西打工,条件不好,孩子跟着也是受苦。夏夏说,或许她生父母也有什么苦衷呢。

我发给她一个“拥抱”的表情。

第二天(7月14日),潘大哥发来纸条的图片,是一张粉色的纸条,上面的地址和夏夏提供给我的不一样。看来不是了。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潘大哥说,这种情况在他们那挺多的,好多女孩都送到山西了,送两个女儿的情况也不少,要找还真没那么容易。

潘大哥说,他知道有一个长辈,90年代在山西当包工头,很多村里人去山西打工,都会在他那里落脚,他应该比较了解这些情况。

潘大哥让我们别着急,他会帮忙联系。

06

7月20日,河南发大水,河南好多地方都被淹了。想到夏夏说她在河南,我在“利阳寻亲”里发信息,关心夏夏的情况。

夏夏说,河南北部比较严重,他们那里没事。

7月23日,台风“烟花”逼近浙江。夏夏在“利阳寻亲”里说:台风来了,你们在浙江要注意安全,少出门。

潘大哥说:台风我们见多了,已经习惯了,哈哈。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8月3日中午12点。之前我在抖音上发私信的,一位网名叫“初心”的网友回复我,她说自己是利阳的。

我们加了微信详聊。

我把寻人信息发给“初心”。她很快回复我说,村里人都知道这件事了,也大致知道是哪一家人。她很奇怪我怎么还在找。

我也很奇怪,马上问她,那家人叫什么名字?

“初心”说,她要问一下爸爸,爸爸现在出门了,等回来后帮我问。

我又问“初心”,怎么知道我们在寻人的。

“初心”说,村里已经发过消息了,她爸爸就是“村书记”。

后来我知道,“初心”的爸爸就是我之前在CCTV2“经济半小时”上看到的那位村长“潘孝福”,他真名叫潘孝富,节目上名字写错了。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而五凤工作站帮我联系的“潘书记”,是现任的村书记,也姓潘。

8月4日晚上,“初心”回复我说:名字问来了,叫“潘孝良”,除此之外,其他信息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又问潘大哥,认不认识“潘孝良”。

8月9日,上午10点31分,潘大哥在“利阳寻亲”里回复:不好意思,这几天没看手机,你说的“潘孝良”我去问一下,再答复你。

夏夏说:“我感觉这个名字很熟悉。”

11点59分,潘大哥回复:确实有这样一个人,他有一个女儿叫什么书,确实有女儿是送到山西的,但还有一些信息不确定。

我说:“那让潘孝良看一下纸条,不就可以确认了吗?”

潘大哥说:“这件事,我还是直接给夏夏打电话吧。”

13点40分,夏夏私聊我说:“牛牛,基本确定了,潘孝良就是我生父。”

我很高兴,觉得终于尘埃落定,寻亲故事马上就要有个团圆的结局了。

我马上打电话给夏夏。

夏夏说:“我中午和(养)父母通过电话了,问他们知不知道潘孝良这个名字。母亲告诉我,这就是你的干达(晋城方言:干爹)。”

夏夏说:“潘大哥告诉我,潘孝良已经去世多年了。我5岁那年,他最后一次来看我,不久后,他就在山西发生了意外。我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再没来看过我了……”

夏夏说:“这些年来,我一直希望他平安,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

我问夏夏:“那你生母和姐姐呢?”

夏夏说:“生父出事后,生母便带着姐姐改嫁了,不在老家生活。潘大哥说,她们比较排斥(寻亲)这个事情,只是说对不起我。”

挂了电话,我在座位上坐了很久。

心里五味杂陈。好像一个追寻许久的答案,突然揭晓了。结局却完全是意料之外。

我一下子很难接受,感觉胸口被什么堵住了。感觉离终点一步之遥的时候,突然掉进了一个深坑。

我给夏夏发消息,说了我的感受。夏夏回复说,她也是这种心情。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傍晚,潘大哥把生母和姐姐的微信推给夏夏。

夏夏加上姐姐的微信。在姐姐的朋友圈里,夏夏看到一张五六十岁女人的照片,和夏夏长得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夏夏把照片拿给(养)母亲看,母亲看过后说,她就是你生母。

夏夏给姐姐发消息:“你好……”

姐姐说:“大家都说你在寻亲,也都说你是我妹妹……我妈年龄大了,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夏夏说:“我知道了,不打扰了。”

我问夏夏,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夏夏说,30年来,这件事一直是她的“意难平”,现在她知道,生父后来没去看她是因为身故,这些已经够了。

夏夏说,她还是有些遗憾,没见生父最后一面,或者说见了,在她5岁那年,生父来看她,25年后的今天,她才知道,那是永别。她不该骂他“草灰”。

最后,夏夏在“利阳寻亲”里说:“感谢牛牛和潘大哥,这辈子我一定要来浙江,见你们一次,有机会的话,我也想去温州苍南看看。”

我回复:“好的,随时欢迎你来。”

发完消息,我起身离开座位,来到窗边。合欢花已经开满了枝头,轻白柔粉,随风摇曳。

寻找温州生父母:把我和妹妹送人后,生出你们想要的儿子了吗?-爱读书

EN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6341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