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纳兰性德重阳情词三首:人言此日重阳,黄昏无限思量

纳兰性德重阳情词三首:人言此日重阳,黄昏无限思量

纳兰性德重阳情词三首:人言此日重阳,黄昏无限思量

“将愁不去,秋色行难住。

六曲屏山深院宇。日日风风雨雨。

雨晴篱菊初香,人言此日重阳。

回首凉云暮叶,黄昏无限思量。”清朝·纳兰容若《清平乐·将愁不去》

纳兰性德重阳词三首再读,六曲屏山和梦遥,人间孤雁剩孤独

纳兰性德在妻子死后三年,就再娶。是年26岁。

自妻子三年前忽然死于产后疾病,纳兰悲痛万分,恨不能随她而去。但是身为明珠府的长子,他无权也无力去这么做,更何况妻子还留下一个孩子,而他虽然心如死灰,但是作为贵族子弟,他也不可拒绝的担任了重要的职务,皇家侍卫。

他和新婚的第二任妻子有过短暂甜蜜的恩爱期,这位和纳兰家族门当户对的瓜尔佳氏贵族小姐,年龄不会太大,她身上自有一种青春气。对于前任妻子的愧疚和思念,多少转移到这位新娘身上。但是在日常的相处中,渐渐有了不大和谐的一面。相安无事,却也相敬如冰。、

他的心有一处是空的,哪怕身在这富丽庭院,六曲屏山的绮丽楼阁。

纳兰性德重阳词三首再读,六曲屏山和梦遥,人间孤雁剩孤独

六曲屏山,是女子闺阁中的山水屏风。如此锦绣温暖的院落,为什么纳兰性德会觉得秋深之冷呢?因为这里曾经是前妻子住过的地方。他尽量保留着这些,是难以割舍的依恋和怀旧。

而且妻子去世那年的重阳节前三天,曾经托梦给纳兰性德,说自己要像秋天的月亮一样,永远守护他。这件事情在纳兰性德的心中落下了深刻的印记。哪怕是再婚之后,他也会将七夕节,中秋节和重阳节这三个重大的日子,留给亡妻一席之地。

他在公务之余,回到这里。

有很多惆怅挥之不去,而秋色深浓,渐渐连秋天也要走了。北国的秋天,若有好日子,就在重阳节左右,天高气爽,明净清爽,但是如果有风雨,就是另外回事,冷气逼人,让人有冬天的感觉。

纳兰性德践行着和妻子的约定,重阳节前,就在这里小住,为的是梦到她。只是这几日风雨重阳,楼台清冷,魂梦也难留吧。

黄昏里,雨倒是停了,院落里菊花带雨开放。纳兰性德明明知道今日就是重阳,为什么还要用一句,”人言此日重阳“呢?实际这个日子对于他相当的重要,反而正是因为重要,他反而生出了一点迷离,她会晚上归来吗?

重阳是个内涵广泛的日子,又带着天长地久的感情含义。骤失爱侣的纳兰性德曾经癫狂到,凡是和长久,灵魂相会的传说都愿意相信。我说的是愿意相信。

但是现实和灵魂究竟是隔着大海一样宽广的距离,何况是生死之间。

他回头看看晴光乍现的天边的黄昏,在凄凉的等待和绝望的相信中徘徊。

他怀念她,但永远不能确定,她是否来,什么时候来。

纳兰性德重阳词三首再读,六曲屏山和梦遥,人间孤雁剩孤独

”深秋绝塞谁相忆,木叶萧萧。

乡路迢迢。六曲屏山和梦遥。

佳时倍惜风光别,不为登高。

只觉魂销。南雁归时更寂寥。“《采桑子·九日》清朝·纳兰容若

28岁的纳兰性德,接受了康熙给的军事任务,在秋冬出使边塞梭龙。重阳节是在塞外风寒劳顿里度过。这种任务带着绝密性,除了少数人知道,或者连他的妻子也不知道。

不说的原因,也许是有制度,也许是在日常相处中,两个人无法沟通。对于满洲贵族女子,如果她们没有足够的文化和爱,对于夫婿,爱情和沟通不会上达精神层面。她或者更关心纳兰性德的前途官运给家庭带来的荣耀和安稳,而并不是纳兰性德本人。

在这点上,是没有人能够和纳兰性德的前妻相比的。

至少,我相信如果纳兰性德的前妻还活着,纳兰性德更愿意和她分享一些秘密,互相真心的牵挂。

是的,这个最爱他的女人走了,重阳节虽然是朋友聚会的好日子,但真正冷暖牵心的是爱人和亲人。纳兰性德行走塞外,那个最牵挂他的人,已经不在世上。

由于北方晚秋如冬,人的生存更加艰苦。任务完不成,家乡回不去,那玲珑小院像梦一样遥远。

纳兰性德重阳词三首再读,六曲屏山和梦遥,人间孤雁剩孤独

六曲屏风虽然是指的家眷内室所住的地方,但是对于纳兰来讲,这并非是实指现任妻子的,而是带着前任妻子家园的味道。

站在塞外深秋的山冈上,他面对木叶萧萧的北方美景,虽然冷,却不愿意离开。

有人以为他是按照惯例重阳节登高辟邪,以迎佳节,实际不是。

他在这里辽阔肃穆的秋气里,感受到了孤独的自己。斜阳落木,人生孤旅,一种真实的存在感。

他看见天上的雁子向南飞去,隐没在暮色里。

他有回不去的家乡,但是家乡里除了前妻那座生前的住所,让他感到微茫的记忆中的温暖,如果真实的他回到真实的家中,只怕那人群中的热闹,更让他觉得孤独吧。

那是华丽场,不是他的,他是人生孤雁,只剩下孤独。他和孤独和解并沉浸。

纳兰性德重阳词三首再读,六曲屏山和梦遥,人间孤雁剩孤独

”古木向人秋,惊蓬掠鬓稠。

是重阳、何处堪愁。

记得当年惆怅事,

正风雨,下南楼。

断梦几能留,香魂一哭休。

怪凉蝉、空满衾裯。

霜落乌啼浑不睡,

偏想出,旧风流。“《南楼令·塞外重九》清朝·纳兰容若

来看看纳兰性德塞外真实的重阳,那成片的森林,一片萧条秋色,而北风卷起巨大的茅草呼啸掠过鬓边。这里荒凉,连闲愁闲恨的心思都没有,只觉得冷,疏阔。

在这种极冷的环境下,能够过滤的东西都过滤掉了,只剩下最重要的向往或者回忆。他没有回忆现任的妻子和家园,而是内心情感自然把他引向了和前妻的记忆。

也是一年重阳节,有风有雨,他因为事情滞留,回来晚了,妻子哭着从楼上跑下来迎接他,说担心他在外面出事,一晚上都没有睡好。那个时候,他自己不觉得。

可是现在在这北方的寒夜里,他却分明记得她曾经的牵挂,那个真正爱惜他的人,永远走了。

他苦笑了一声,这种情景,我还记得这些旧日的温柔恋情。

这不是旧风流,这是真正的情深,刻在了灵魂里。

纳兰性德应该现在也算妻妾成群,但是不再有人进入他的内心。

他是人间失去伴侣的孤雁,只剩下孤独,虽然他是如此生哀死荣。

纳兰性德重阳词三首再读,六曲屏山和梦遥,人间孤雁剩孤独

两年后,纳兰性德病故,年仅30岁。也许在遥远之处,真的有一座六曲屏山深院宇,他妻子正微笑着,等着他归来。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6053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