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人物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濒于崩溃》这部作品,是梦露在人生快结束时,溅起的最后一朵水花。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1960年4月,《LOOK》杂志24岁的摄影记者劳伦斯·席勒在《让我们相爱吧》片场,终于见到了他梦寐以求的拍摄对象玛丽莲·梦露;

1962年5月,作为《巴黎竞赛画报》的特约摄影师,席勒在《濒于崩溃》片场,再次见到了她。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对于进入事业瓶颈期的梦露来说,两年里发生的事,绝不仅仅是连续见过某个前途光明的摄影记者那么简单。

在此期间,她勉强拍完约翰·休斯顿导演的《乱点鸳鸯谱》,正是这部电影,让片中另一位主演克拉克·盖博尝到了“等死”是什么滋味。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也是在此期间,渐渐失控的情绪问题让梦露备受困扰,导演约翰·休斯顿甚至无法让她那涣散的眼神聚焦。

不仅如此,她还遭受着慢性胃病和严重失眠症的折磨,并动过一次胆结石手术。

所以等福克斯的新片《濒于崩溃》找上门,她便立即减掉20磅体重,指望着能打个翻身仗。

她也许没想到,这会是自己的遗作,并且永远也无法看到它完成的那一天。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为梦露拍照前,劳伦斯·席勒已经拿到《濒于崩溃》的剧本,并被片中的一场“裸戏”深深吸引——

戏中,为了“勾引”正在阳台上观望的迪恩·马丁,梦露跳进了游泳池。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更难得的是,这场戏在5月份会连续拍摄数天。借与梦露讨论拍照计划的机会,席勒得以进入梦露当时位于洛杉矶海伦娜第五大道的新家。

那天早晨,化了淡妆的梦露穿着紧身格子长裤和宽松的白色上衣,看起来极其平常,她脚下的瓷砖散落在客厅地板上。由于两年前与左眼几乎失明的席勒打过交道,所以她半开玩笑地说道——

“拉里,我正在装修厨房,你觉得这些瓷砖怎么样?什么颜色更好一些?用你那只好眼仔细瞧一瞧。”

一旁的经纪人帕特·纽科姆女士显然让这番话弄糊涂了,她一脸疑惑。

席勒却被梦露逗乐了。他说道——

“我喜欢蓝色。”

“瞎说,”梦露脱口而出,“那是游泳池的颜色。”

接下来,谈话开始进入正题。“我认为这次的宣传照拍摄,”梦露用她那招牌式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说道,“没必要用太多摄影师,像上次那部叫《乱点鸳鸯谱》的电影一样。”

经纪人纽科姆女士随即用她那惯常的代理语气说道——

“我倒觉得,你们《巴黎竞赛画报》杂志可以给其它外国杂志提供照片。”

“我看过艾略特·厄威特为你拍的照片。”席勒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艾略特宝贝儿。”梦露回道。

“我还看过英格·莫拉斯在《乱点鸳鸯谱》片场为你拍的照片,她是个相当棒的摄影师。”席勒继续说着话。不过从梦露的表情变化来看,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犯错了。

“噢,”屏气凝神的梦露停了一下,然后说道,“就在几个月前,她刚嫁给我的前夫。”很明显,她指的是阿瑟·米勒。

不过她马上转移了话题:“我希望你能多拍些我和沃利在一起的照片,他这人非常有意思。”

沃利·考克斯在《濒于崩溃》中饰演一个皮鞋推销员。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我真正想拍的是——”席勒还没说完。

“等一下,让我猜猜,”她打断席勒的话,“水中嬉戏。”

“对。这组游泳池照片,将会出现在所有报纸杂志上,”席勒充满自信,“就像当年萨姆·肖在《七年之痒》片场为你拍的那张照片。”他指那张梦露穿着象牙白连衣裙站在纽约地铁风栅上,裙摆翻飞的照片。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梦露沉思了一会儿,说道:“我一直在想游泳池那场戏。当我跳进游泳池的时候,我穿着泳衣。我在想,等我出来时,也许可以什么也不穿。”

一旁的经纪人再也沉不住气了,她问梦露:“你是开玩笑的,对吧?”

这边梦露的语气却越发坚定。她看着席勒:“福克斯必须重视我了,就像他们重视伊丽莎白·泰勒那样。”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几乎就在同一时期,正在拍摄的《埃及艳后》让泰勒拿到了上百万片酬,相比之下,梦露的酬劳只有10万美金。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众所周知,拍《埃及艳后》时泰勒与伯顿那段沸沸扬扬的恋情,让福克斯公司赚足了眼球。梦露的意思是,只要大胆一些,她也可以赢得相同的关注。

“拉里,”她直视席勒,严肃地说道,“如果我从泳池里出来时什么也不穿,我要你保证,凡是封面有我的那期杂志,伊丽莎白·泰勒不会出现在任何一页。”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你真的要这么做?”纽科姆女士问。

“我现在还不确定。”梦露说。

“噢,玛丽莲,”席勒兴奋得坐不住了,“你已经如此有名了。现在你是给我出名的机会呀。”

“别太得意了,”她立即换了另一副面孔,说道,“又不是只有你一个摄影师。”

顿时,席勒脸上的笑容也一扫而空。

其实,在拍摄《濒于崩溃》过程中的大多数时间,导演乔治·顾柯对这位女明星也很不耐烦。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一如既往地,在《濒于崩溃》片场,梦露仍旧迟到,有那么几天,她压根儿就不出现。

然而在1962年5月17日星期四这天,她却罕见地没有迟到,不仅如此,当天的戏份也在中午之前顺利拍完。这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长舒一口气。

他们有所不知,就在那天,演员彼得·劳福德乘坐的直升飞机已经降落在福克斯公司,他这次是来接梦露去机场。

两人此行的目的地是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那里有一场民主党募捐活动,历史将见证,梦露会用她那特有的潮湿嗓音献唱一首“生日快乐,总统先生”。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虽然此前梦露已经向福克斯公司请示过此事,并表示自己是受邀前往,但是福克斯以拍摄已经延期为由,拒绝放人。双方为此闹得相当不快。

于是就在梦露去纽约的飞机上,她的律师已经收到东家寄来的违约函。这让她非常恼火。

她于周日飞回洛杉矶,并在第二天到达《濒于崩溃》片场,准备投入工作。那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导演乔治·顾柯对她非常冷淡,毫无疑问,他已经知道了福克斯的下一步行动。

不过很快,席勒便接到了梦露经纪人打来的电话,那场游泳池的戏已经确定开拍。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福克斯公司将游泳池场景搭建在一个巨大的摄影棚中。每个人都对这场戏充满期待,像往常一样,梦露再次迟到,奇怪的是,这反而陡增了人们的期待——除了导演顾柯,他在片场走来走去,同时发着脾气。

等梦露终于从她的化妆间走出时,人们看到,这女人穿着蓝色毛巾布的浴袍,里面是肉色的两件套泳衣。看到这些,席勒后来回忆说:“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了。”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梦露跳进游泳池,她先是在水里狗刨式游了一会儿,又仰面躺着漂浮了一会儿,由于水温在32摄氏度左右,人在里面感觉像是洗着温水浴。这场戏一句对白也没有,只有人的笑声在回荡。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后来,她向泳池边缘游去,脑袋和肩膀露出水面,眼睛不时瞥向池岸。等她终于笑完了,便抬起右腿,压在游泳池边缘,身体的其余部分仍然看不见——在梦露重新游向池中央之前,摄影师席勒迅速地连按几下相机快门按钮。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突然,等梦露第二次游向泳池边时,她的胸罩不见了,剩下的女短内裤也被她卷起来,看起来更像个丁字裤。她坐在池岸上,离摄影师20英尺开外的距离,任由他们将相机对准自己。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有时,她会看着摄影师,然后眼睛迅速移开。席勒的脖子上挂着彩色和黑白两部尼康相机,像只饿狼一样,他拼尽全力,只为捕捉到足够多的画面。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劳伦斯·席勒后来回忆说——

“穿上衣服的玛丽莲·梦露,依然是所有摄影师的理想拍摄对象;

如果不穿衣服,那再好不过。

她湿滑的皮肤闪闪发光。她的双眸明亮动人。她的笑容带着挑衅。

眼前的这个女人丝毫不会让人想起,她的一生其实有大部分时间是在痛苦中度过。

我将镜头对准她,同时确信,我拍的那些照片将会无比美好并令人终生难忘。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没人说话,所有的眼睛仿佛受过训练似的,全在她身上。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每隔几秒钟,化妆师就会过来为梦露补妆。自始至终,心醉神迷的席勒完全忘了自己是在某个片场,至于导演乔治·顾柯的摄影师及剧照师,他早已看不见。

期间梦露进化妆室短暂休息过一次,然后又跳入池中,过了几分钟,让在场所有人停止呼吸的一刻终于出现——

她出来了,这次,她什么也没穿。

玛丽莲·梦露的最后一部电影,那天在片场,她什么也没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977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