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浙江台州诗人方石英,这重逢的暗号 让我突然想哭

诗歌选读|浙江台州诗人方石英,这重逢的暗号 让我突然想哭

诗歌选读|浙江台州诗人方石英,这重逢的暗号 让我突然想哭

方石英,1980年出生于浙江台州路桥十里长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诗集《独自摇滚》《石头诗》《运河里的月亮》等。参加《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届高研班,曾获“华文青年诗人奖”等奖项。现居杭州。

口琴

保俶路上的月光再次为我清洗伤口

酒精消毒却无法消除记忆

曾经你是我唯一的口琴

我的唇和你紧紧贴在一起

世界在那一刻仿佛是完整的

有时候

有时候,想死的心都有

一次次深陷无用功

体会无可奈何的煎熬

有时候,我又想活在世上

并且下定决心

一定要比坏人活得更久

旷野上

坟茔稀稀落落

橡皮暂时无法擦去

一列绿皮火车停在晚霞里

突然闯入底片的鸟

和我一样渺小

运河里的月亮

多少次我是一张洁白的宣纸

在暮色中,依靠微弱的霞光

静静飘落水面

我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倾听

流水,一场尚未命名的恋爱

等着月亮升起来

我宣布,我终于失败了

在充满鱼腥味的空气中

有从树木年轮里渗出的忧伤

哦,回忆需要一个起点,而终点

是运河里的月亮,长着一张多变的脸

一张让我痛哭之后依然想哭的脸

我宣布,我终于失败了

即使烂醉如泥

也无法挽回,各个朝代的瓷片

在水底一起尖叫

而我的月亮,运河里的月亮

是一场梦,开始流向我儿子

倾诉

黑暗中是谁在吹奏苍凉的埙

这重逢的暗号让我突然想哭

尽管我的祝福在混沌的春天被一次次误解

但是师父,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请不要告诉我现在是几时几刻

更不要让我醒悟

我已痛失海边的故乡

没有一根稻草可以再救我的命

父亲的大兴安岭

三十多年前,二十出头的父亲

乘列车北上,故乡的海越来越远

远到还是少女的母亲

禁不住泪流满面

经过五天五夜,这个消瘦的南方知青

知道了什么是远方,也知道了

大兴安岭,命中注定的第二故乡

青春在手风琴上一次次回荡

东北再往北,一个叫塔河的地方

父亲怀抱斧头走向雪地

想起南方,想起度日如年的我的母亲

他劈下的每一斧都是如此深刻并且多情

十年哦,父亲在北方的土炕上

做了多少有关南方的梦

于是写信,源源不断地写

直到北方的雪全都成了南方的雨

他们都唤我石头

他们都唤我石头

其实我就是石头,拙笨的石头

当黄酒浸染整个夜空

那些星辰就开始在我的头顶旋转

旋转,直到天书陨石般降临

让我的额头长出第三只眼

用来注视故乡一望无际的海

那咸涩的涌动正是我无可救药绝望的心

他们都唤我石头

哑巴般沉默的石头,彻夜不眠

手指在黑暗中逐渐透明

我不敢相信,我居然还活着

也许真的该泪流满面

我离真理越来越远,在我的祖国

多少纸张被荒废或者错字连篇

我的心啊,捧在胸前没有人看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911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