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满城风雨近重阳,一句著名的断句,引出五首各有千秋的好诗词

满城风雨近重阳,一句著名的断句,引出五首各有千秋的好诗词

满城风雨近重阳,一句著名的断句,引出五首各有千秋的好诗词

“满城风雨近重阳。”——北宋潘大临断句

这句诗,许多人都看见过,但是很多人在这一句后,记忆的多半是不同的句子。比如“满城风雨近重阳,城脚谁家菊自黄。”又比如“满城风雨近重阳,一舸烟波入醉乡。”

但是这“满城风雨近重阳”实在是叫人深刻,因为就这一句,就将重阳节前,那种骤然飘洒的秋风雨,写得分外传神,特别多感。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重阳节,是农历九月的佳节,实际也是传统的深秋。深秋最大的特征是天气转寒凉,昼短夜长,无风雨的白天天气干爽明净,晚上偏冷,会有露水凝结,甚至晚秋末期,会有霜降产生,让人感到寒意。那么重阳节在九月初,此时天气会经历一段大规模的降温期,北方的冷空气夹带雨水,在此期间盘桓一阵子,然后进入稳定的高秋阶段。

重阳节前的雨,在现代气象学上是夏天向秋冬转换的降水,风雨吹落树叶,温度骤降,自然带给人萧条的寒意。古代诗歌中的悲秋,也往往集中在这一阶段,因为是骤然的降温和冷。

古代为了对付即将到来的漫长的秋冬,农历九月普通人是非常忙碌的,农民抢收稻谷和棉花,又要种下秋冬节令的蔬菜,妇女赶紧给家人添置衣裳,整天忙个不停。士农工商,都是忙碌的时候,如果天气不好,可能会阻碍事情的进程,让人多有焦虑和忧患。所以秋天又有“多事之秋”的说法。

满城风雨近重阳,不仅写出了此阶段会遇到骤然降温的秋雨,而且很能和人们的心理相照应,因为事情多,越担心日子过得不够流畅,往往就出现不流畅和阻滞的现象。当代有个词,叫作“墨菲定律”,是说心理上的,怕什么来什么。

重阳节前,就怕风雨多,结果往往会满城风雨,有可能还下到重阳节后。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那么这句诗是谁写的呢?以满城风雨近重阳为句首或者诗联的诗不计其数,到底谁是首创首发呢?

诗人倒是有一个,但没有完整的诗,就这一句。

在宋朝僧人编录的《冷斋夜话》里,说了这样一个故事,黄州的潘大临诗写得好,他的朋友寄信过来,问他可否有新作品?潘大临倒也真诚,写了一封信“秋天的景物,件件都可以作成诗,就怕被俗事搞坏了心情。昨天闲卧,听见窗外风雨搅动树林,我快乐地爬起来,在墙壁上写了一句诗,满城风雨近重阳,结果兴头上被房东敲门收房租,顿觉沮丧。我只有这句,寄给你。”

我看着看着,忽然笑起来,因为能够想象他在墙壁上那种寒窗淋漓准备笔走龙蛇的那种快意,我甚至感觉他是要抒发一下,天地自然天籁在心中引起的那种激荡共鸣,一定是颇快意的。

但我也看着看着,就悲凉起来,因为他一定是在房租问题上和房东颇有一番口舌,是对方涨租金还是勒令他清缴欠款,还是逼他走呢?这种经济上的不快,显然是动摇了他的生存,所以第二天回朋友信时,仍旧非常低落。

那么转头单看这句断句,其实什么都说了,重阳节哪里只是天气的风雨,还有现实的风雨。

这句断句,就成了名句。

这句断句的美在于,它既可以是一种自然气候的表达,也可以是一种心情的开始,但同时,也是一种涵盖面很深厚的既定心情。它不是断臂的维纳斯,它是只有一只手的维纳斯,既勾起人们的想象,跃跃欲试,又仿佛写什么,都无法尽述一种完整。但是它仍旧激发着许多人不断的续诗,表达不同的心境和感想,而且许多续诗词也非常美,各有千秋。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满城风雨近重阳,城脚谁家菊自黄。

又是江南离别处,寒烟吹雁不成行。”宋朝方回《九日道中凄然忆潘邠老之句》

潘大临,字邠老,是苏轼黄庭坚时代的人,和他们交好,所以他的这句诗很快流传。风雨重阳之时,也是人生多感之季,宋末元初的方回,在重阳节的客途中,分外有感,心境凄然。

满城风雨近重阳,又是一年秋风雨,在城墙边的菊花是谁家的,在风雨中摇曳着黄色的花朵。

而我却要踏往他乡。

又是一年风雨别的秋天,那寒风吹动着天上,大雁都飞不动,何况我这样一个恋乡的人?

方回是出生在宋末乱世中的,童年少年的颠沛寒苦,给了他终生难忘的印象。

秋冬的凄风苦雨,倍加让他觉得一种欺心的冷,这是真实的忧患。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满城风雨近重阳,独上吴山看大江。

老眼昏花忘远近,壮心轩豁任行藏。

从来野色供吟兴,是处秋光合断肠。

今古骚人乃如许,暮潮声卷入苍茫。”宋朝韩㴲《风雨中诵潘邠老诗 》

宋朝韩㴲的这首却分外慷慨豪迈,老当益壮。

满城风雨近重阳,我却登上吴山去看苍茫的长江。

我虽然老眼昏花,看不清楚远近,但是我有光明的内心和壮志,在江边任意行走。

从来美丽自然的景色,都是提供人的诗兴和快意的。

我觉得这里的烟雨秋色,美到了断肠。

从古到今,从屈原到我,都是时光的过客,如同这烟雨中长江的波涛,人生滚滚向前,去往那苍茫之处啊!

韩㴲诵读着潘大临的句子,像屈原一样行吟在秋雨的大江边,有豪迈有苍凉,但整体是一种坚韧向上的襟怀和气质。我个人觉得非常大气。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满城风雨近重阳,一舸烟波入醉乡。

心事已同鸥岛白,眼界空有云山苍。

酒安能管兴亡事,菊亦颇复时世妆。

何似长歌明月里,月明天阔地更长。”宋朝许月卿 《满城风雨近重阳》

南宋许月卿这首诗,是遗民的无奈。他有才,从一幕僚被皇帝赐予准进士出身,性格刚毅清朗。但是看不惯贾似道,辞官归隐。问题是南宋灭亡了。他三年不开口说话,穿着破旧的衣裳,这是为国服丧。三年之后开口,他疯疯癫癫,所言不详。

实际他心里明镜一样,他是宋朝的子民。谢枋得是他引为心灵知己的官员,谢枋得被元朝带往大都,他不从,绝食而死。他说“要看今日谢枋得,便是当年许月卿。”这句话看似不同,因为谢枋得死了而他还活着。但是这是他的心声。

那么他的满城风雨近重阳,看似闲适,不问世事的样子,实际那种悲凉感和没有归宿的苍茫感,是在诗里行间的。

在船上睡着,心思空然,这一山一水都不再是宋朝。

酒不管人间兴亡,喝醉了又如何?菊花颇可爱,还是那么清新俏皮。

我只想化身在明月里啊,在明月的天空,天阔才觉得地长。

这已经是死亡或者精神死亡的前奏了。

这里不是他的国,这里也不再是他的地。别人读着神神叨叨,我读着分外悲凉。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满城风雨近重阳。小院更凄凉。

遥想东篱山色,今年花为谁黄。

何妨载酒,登高落帽,物外徜徉。

都把渊明诗思,消磨(缺四个字)。“宋.姚述尧《朝中措·满城风雨近重阳》

这是一首让人恨得牙痒的诗词。怎么看都和谐,都有宋词之美。

偏偏最后一句,缺了四个字。

满城风雨近重阳,那小院落,更显得凄凉。

我在想家乡山边篱笆,今年的菊花寂寞开放,我不归去,它为谁开,谁谁香,为谁黄?

花为谁黄,何其清丽惆怅。

如果在家乡,肯定要带酒登高,在山上大醉一场,让灵魂飘荡在菊花空气的山间,神游物外。

而现在,却把陶渊明一样的情怀,消磨在。

我晕,你倒是写完啊你,半截子话,没了。

实际这种缺失不是作者造成的,是战争,是亡国,焚烧了文明,许多书籍诗稿,再也找不全了。

还有多少好诗淹没在历史的长河,焚烧在战争的灰烬里?

我们要全力保护我们的国家和文明啊。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满城风雨近重阳。夹衫清润生香。

好辞赓尽楚天长。唤得花黄。

客胜不知门陋,酒新如趁春狂。

故人相见难(等)相忘。一语千觞。“宋朝赵彦端画堂春·满城风雨近重阳》

太平富庶时代的重阳节,就算是有风雨,那也是风来秋色,雨润花香。

更何况故友登门,情谊深长,想不开心都难。

满城风雨是近重阳,可是秋天的衣裳清润舒适,带着这个季节特有的香气啊。

那美好的句子都写完了,秋天却依然在,又灿烂起菊花的颜色和芬芳。

客人盛情,并不嫌弃我这里简陋,那菊花酒喝得人如同青春狂放。

好朋友忽然来到相见,高兴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好先猛灌酒,一语千杯啊。

这是太平时段的宋朝的重阳节,满城风雨故人来,连风雨也好,开了黄花,留了客人。

满城风雨近重阳五首:满城风雨近重阳,今年花为谁黄?

当然满城风雨近重阳的诗词,绝对不只我录下的这几首,宋朝和宋朝之后的诗人,多有吟咏,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包罗万象的题目和诗章。

你还知道哪些古诗里用了这句话?

你是否可以以”满城风雨近重阳“,写出自己的诗和心情呢?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870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