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赏析‖李子良‖无枪将军

诗赏析‖李子良‖无枪将军

「诗在线」诗赏析‖李子良‖无枪将军

本期诗人: 李 子 良

本期评论:无枪的将军

在微尘中找回自己(组诗)

作者 李子良

瓷器

摸一摸黄土,有我们的肉身

我们曾以歌谣的形式,见风就长

从器皿,到星空

骨质里飘出青花

灵魂是精美的瓷器,但

那是肉身的火,烧制而成

 深信

深信柳树的人,把垂下的柳枝当作钟摆

她命里的时间,除了左右摇摆

还有几分婀娜

山林静寂。落日的余晖一些落在我的身上

另一些,被灰喜鹊驮到了哥特式的教堂

我把白鹤、麋鹿、猎豹、塔松都想了一遍

把爱和恨想了一遍

我只信一只花栗鼠眼里的纯洁

它让我只向爱俯首称臣

把仇恨逼退三千里

 隐士

竹林的一块巨石下,阳光照不到的地方

我发现了几只苔藓

它们的根深扎在这块巨石,已经多年。

经考证,它们是从高处落下的几个雨滴

逃亡到这里。

再考证,它们是几位隐士,隐居在这里

它们隐居的时间是魏正始年间。

 真实性

似乎只有蓝色的湖水,才是天空的一部分

胸腔里才有山峦的倒影

才有鹭鸟,一朵朵白色的闪电,被生命剪裁得

那样完美

才有我们穿过尘土,去追逐的梦境

它比镜子真实,检阅着万物和尘世

面对着它,我们在微尘中找回了自己

 独立性

一只腿缩进羽毛的乌鸫是美的

它有超越文本意义的独立性

雪是所有事物的迷宫

那么,见到白雪覆盖的河流,请保持安静

一只冻僵的青虫,仍在忙碌

你知道,它体外有呼啸的北风

体内有温柔的春风

这时候,许多事不会有结尾

比如你见到的门环,结满了霜和灰尘

那里一定有被忘记很久的主人

 关于上游的东西

我没看见野鸭

有两片叶子游过来

波浪吞吐着它们

波浪是一条大鱼

它们那么平静

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好像它们不是从树上落下来的

好像没有秋天

作者简介:李子良,男,教授,现供职于吉林省教育学院,兼职东北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长春市作家协会理事、吉林省美学学会副秘书长。诗歌作品及诗论见于《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诗探索》《中国诗歌》《中国文学》《山东文学》《飞天》《青年文学》等。诗作曾在中国首届“太白杯”“艾青杯”等大赛多次获奖。著有诗集《黑眼睛的阳光》、《李子良短诗选》(中英对照)。

论李子良『因果关系式创作』的形成

——解析《在微尘中找回自己》组诗中的境界

作者 无枪的将军

对于现代诗歌的表现形式,我一直是秉承着开放与包容的态度,既不去批判,也不去讴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诗歌本身只是一种情感的附属品及多元化的衍生物;它们有自己的思想,不刻意、不受拘束,甚至没有任何的框架限制,但是,它的每一个触点下,又都会潜藏着令人无限遐想的共鸣元素;而这种共鸣元素,又是会随着不同的个体产生出不一样的思维导向力。 之所以,我会用诗歌表现形式的释义来作为本篇开头,这是因为李子良的诗歌,就是一种超乎常规的表现形式,当然他的这种表现形式,同时也是其对诗歌创作的独到认知和理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子良的诗歌是一种个性化的创作,而他这种个性化的创作方式,我暂且就叫它“因果关系式创作”,所谓的“因果关系”原本是指:“原因和结果是揭示客观世界中普遍联系着的事物具有先后相继、彼此制约的一对范畴。原因是指引起一定现象的现象,结果是指由于原因的作用,缘之串联而引起的现象。”而我所说的“因果关系式创作”却是在因果关系的基础上增加的一种以转折、委婉、隐晦和留白元素融合后所形成的结尾处理。 《在微尘中找回自己》这组诗歌,虽然整体上显得比较精炼,但是,其意境却在比喻、借喻等修饰的辅助下又表现出了极具唯美的状态,而,他的这种唯美也并不是呈单一元素的渲染,反而是掺杂着多元化的西方美学理念在微调。

纵观其整组诗的构造肌理,它实际上就是一种美与思想、因与果的碰撞;正因为出现了这种碰撞式的裂变,所以李子良的诗歌才会在众多的诗歌流派中,形成了其独具风格的“因果关系式创作”!

当然,对于李子良诗歌中这种所谓的“因果关系式创作”学说,我并不是在空穴来风的堆砌语言营造,因为在其诗歌文本的构造与意象的锻造中,这种“因果关系式创作”的影子,一切也都是有迹可循的!

为此,我也特地在李子良组诗《在微尘中找回自己》中提取了几条关于这种“因果关系式创作”存在痕迹的例证:“灵魂是精美的瓷器,但/那是肉身的火,烧制而成/”——《瓷器》

“经考证,它们是从高处落下的几个雨滴/逃亡到这里/再考证,它们是几位隐士,隐居在这里/它们隐居的时间是魏正始年间/”——《隐士》

“它们那么平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好像它们不是从树上落下来的/好像没有秋天”——《关于上游的东西》 从以上的节选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因果关系式创作”不仅对诗人所构想的事件起到了很好的释义效果,而且还把这种效果递增到了情感的共性层次,同时,这种共性又是在多维元素下且又以个性为基准的一种自我衍生导向!

结语:李子良是一位有着高度境界的诗人,他的诗有着独特的构建方式;《在微尘中找回自己》既是诗人对宇宙人生及万物的一种理解,又是诗人对现实生活的含蓄、隐晦表达,甚至也可以说是诗人在委婉的控诉着一切。当然,《在微尘中找回自己》这六首诗,表面看是一些毫无关联的叙述组合,但实际上组诗中的每一首诗,其内在思想又都是存在着互通性,而这种互通,其实既是诗人情感尺度的延伸,更是意象与现实衔接的重要纽带! ——撰于重庆 2021.10.4日

作者简介:无枪的将军,本名:何天軍,重庆万州人, 诗人、诗评人;以诗养性,以评修身,一个爱诗的80后汉子,虽写诗多年,却始终无法写尽世间的柔情与沧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855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