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寒露节气寒露诗五首:菊芳寒露洗,杯翠夕阳曛

寒露节气寒露诗五首:菊芳寒露洗,杯翠夕阳曛

寒露节气寒露诗五首:菊芳寒露洗,杯翠夕阳曛

寒露节气又至,今年的寒露,恰恰是农历的九月初三,忽然想起白居易的名句,可怜九月初三夜,露似真珠月似弓,忽然莞尔。唐朝的气候和如今近似,在漫长的历史当中,都略微偏暖,所以晚秋九月,如此明丽清新,宛如春三月。白居易未必写的是寒露交节的那天,但是寒露节气并非一个日子,而是一个时段,中间有十五天,往往在农历九月的上旬,涵盖了重阳佳节。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寒露节气是太阳行经黄经195度,传统中国对于这一时段的固定节气名词,用当代的气象地理知识,更直观,那是太阳已经越过了赤道后的十五天,北半球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美好的秋天,此时北方的冷空气南下驱散了盘踞多月的暖湿气流,气温下降,天气高爽,昼夜温差变大,夜晚渐渐拉长,白天舒适,晚上微寒。而这微寒的气温,更多的是凝结地表和空气的水分,凝结成晶莹的露水,滋养秋天的草木。

寒露节气整体而言,是长夏之后温度和湿度双降的时段,是最宜人的明丽的秋天。

虽然大的落叶树木呈现大面积的干燥和凋落状态,进入休养期,但是寒露时节的清新在于,那些低矮的草本,因为大树的凋零和温度的适宜,享受了温和的光照和雨露,呈现出类似春天的繁荣。

我们可以看到,有些秋草更绿,有些秋花更明丽,占据着舒爽的秋光,给人带来清新明丽的动人之美。比如菊花和葛藤,木芙蓉,红蓼花。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女萝覆石壁,溪水幽濛胧。

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朝饮花上露,夜卧松下风。

云英化为水,光采与我同。

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宇空。”唐朝王昌龄《斋心》

王昌龄早年寒苦,耕读为生,所以我喜欢他诗词里,那种真正根植于土地的那种真正的健康的情怀,在这基础上产生的大气,比修仙慕道更真实。王昌龄是唐朝不多的真正的边塞诗人。

寒露时节是草本的春天。

你看那绿萝的藤蔓,覆盖了整个山中的石壁,西风绿萝,自在飘摇。

而溪水幽深,泛着粼粼的细浪。

葛藤迅速生长,和野菊花交缠在一起,那葛花萌茸清新的紫和菊花俏丽明净的黄,都摇曳在早上的寒露里呀。

当代的人已经很少知道葛为何物,但是在唐朝,葛依然是重要的纺织品的原料,上山采葛藤,是农家的必须,因为除了葛根可以提供淀粉,葛藤是可以锤炼出纤维的,

王昌龄正是对这些植物有着充分现实的认识,所以才对它们的花朵,有着朴素的亲近感。不认识的人,往往以为这是野草闲花。而他乐于看到,摇曳的紫葛和菊花,那是丰足的象征。

如果说王昌龄是朝饮花上露,夜卧松下风,我是相信的,因为他早年就是一个有知识的农民。

而正是这内心的豪情,他的魂魄更加雄壮。在日月的高空,精神翱翔。

我欣赏他,因为他不是隐士,他曾怀着报国的理想,远去塞外,去感受真正的“日月荡精魄,寥寥天宇空。”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新亭俯朱槛,嘉木开芙蓉。

清香晨风远,溽彩寒露浓。

潇洒出人世,低昂多异容。

尝闻色空喻,造物谁为工?

留连秋月晏,迢递来山钟。”唐朝柳宗元《木芙蓉》

总有些花木向秋而开,比如菊花,比如木芙蓉。柳宗元在贬谪到湖南时,落魄的他被秋天湘江边的木芙蓉所震动。那是屈原的花吗?站在寒露秋水边,明艳而开。

世上多荣辱,而活着,必会有所不同。

柳宗元也是狂放,挖了一棵,带回僧院种植。唐朝很有意思,外放的官员如果不是在地方做官久,政绩卓然经济活跃,可以置办官署,基本就是在靠近驿站的寺庙里,找个地方办公,当然这也是唐朝一种福利。唐朝的寺庙和道观,很多都是官方指定的接待场所,安置官员。

柳宗元刚刚仕途受了沉重的打击,种植木芙蓉以做安慰。

这湘江特有的木芙蓉花,也没有辜负它。

在寒露时节的风中,木芙蓉摇曳开放,那新鲜硕大的花蕊里,还含着朝露,清香雅远,富丽清新。

在唐朝,北方可能只有少部分地方有木芙蓉,但是柳宗元是在木芙蓉的老家看到的芙蓉花美,让他心情一振。湖南在唐朝也属于尚未过多开发的荒蛮之地,远离长安的繁华,所以这摇曳婆娑大气绚丽的木芙蓉,让刘禹锡想到两个字“潇洒”,那是屈原之花,是他柳宗元之花,潇潇洒洒远离京城和人烟,自有一番别样的美。

佛教说,色就是空,空就是色,可这么美丽的木芙蓉,既有色美,又有禅意,这造物主究竟造出木芙蓉来,是为了谁呢?

刘禹锡将很多宴会都安排在这寺庙的官衙里,在芙蓉花下处理红尘事物,更加超脱淡定吧。

实际我也有和柳宗元一样的疑问,秋天的花多半是黄色的,且是草本,何以木芙蓉如此高大,如此富丽?又如此要盛开在寒露秋风的季节呢?

仿佛躲开了春天的牡丹,如此雍容清美的站在水边,她等待谁,为了谁?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寒露洁秋空,遥山纷在瞩。

孤顶乍修耸,微云复相续。

人兹赏地偏,鸟亦爱林旭。

休闲倘有素,岂负南山曲。”唐朝张九龄《晨坐斋中偶而成咏》节录

这首诗的清新在于,如果你在一座山上,气定神闲,去领略那照眼入心的景色,你会和张九龄产生一样的感受。

那寒露时节的露水,已经降下,正是因为露水落下,天空如洗,更加高远干净。

那远处连绵的山峦,如同列队一样,都在视线当中。

张九龄不愧是唐朝名相,不用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因为江山历历,仿佛为了等他的检阅,早已经恭候多时,他写得是这样的随心和淡雅。

看见一座孤峰拔地而起,他也是看了看,笑着那山顶有微云断续缭绕。

对于张九龄来讲,他是百忙之中,因为某种原因偶尔在此。大约是重阳节,好容易有了自己的休息,特地选在了这偏僻的地方度假。可以看到他所住的环境不错,因为一早上推窗,就可以看到山景如画。

他写得也很老成,我特地来此,仰头敬谢苍天,自己的脚也老了,是好容易才上来的。最大的问题,还是我没有多少空闲,如果有一贯的休闲,我怎么会辜负重阳节采菊南山下的那种乐趣呢?

这次的寒露节气上山,是他一生中难得的休闲时光,对于胸有万事的他,这群山壮丽的美景,是洗去尘世疲劳的清新之美,美在那种推窗见山的悠远存在。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上客南台至,重阳此会文。

菊芳寒露洗,杯翠夕阳曛。

务简人同醉,溪闲鸟自群。

府中官最小,唯有孟参军。“唐朝严维九日陪崔郎中北山宴》

重阳节,往往在十五天的寒露节气里,所以几乎所有的重阳诗词,都是寒露诗词。

几个朋友在北山登高作诗,其乐融融。

中间最美的一句景色,是菊花被寒露洗过之后,分外明丽鲜艳,而大家的绿色酒杯,在夕阳里熠熠生辉。点出了这个时段,有寒露菊花的清美,又有高秋夕阳的明丽。

此次聚会,大概是官署安排的同僚或者同事的秋游,大家在公务之外登高聚会,加深感情,算是一种福利吧。这种福利在现在的很多公司和单位也很常见。

不过最后一句很有意思,他自己拿东晋孟嘉自比,有次孟嘉重阳节登高,被风吹落了帽子,在有长官的聚会中,这是比较失礼的事情,但孟嘉浑然不觉,事后还写了一篇文章,大概是说风景太美,无意之失,反而成为美谈。

这里是严维是低调强调了自己官职不大,但是也巧妙写出了这次旅游聚会的美好和融洽。

语句清新别致。想必他的朋友因为这首诗,和我一样记住了那天带露的菊花和那在夕阳里碧绿的酒杯。记忆总是因为细节美,格外深刻。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风入蒹葭秋色动,雨馀杨柳暮烟凝。

野花似泣红妆泪,寒露满枝枝不胜。”唐朝刘沧《秋日望西阳》节录

喜欢这首,是因为这里写了寒露时节,最美的蓼花。

晚秋时节,如果有风,那风吹动连片的芦苇,给人蒹葭苍苍的感觉。

实际诗经《蒹葭》中白露为霜,写的就是晚秋寒露与霜降,那种气温降低,露水变成秋霜的渐变之美。一场秋雨之后,杨柳还有枝叶,但都笼罩在一片暮烟里。

如果寒露是浮在草丛上,你可能没有那种清美泫然的感觉。

但是如果雨露是凝结在蓼花上头呢?

蓼花很有意思,紫红的花穗,无风自弯,本身就有无限的婀娜摇曳之美。

当雨露凝结在花头和茎秆上时,更仿佛不胜其重。

仿佛少女眼中的泪水,将落不落,别有一种楚楚动人。

寒露满枝枝不胜,恰恰写出了露水蓼花的清新之美,虽然这种美很容易代入人的情感,比如曹雪芹“菱叶蓼花不胜愁,重露繁霜压纤梗。”

但是蓼花却是江南水域最美的秋花之一,它们在露水中开花摇曳,那种清新,你看到的是欢喜,就是欢喜,看到忧愁就是忧愁。

寒露节气清新美诗五首:紫葛蔓黄花,娟娟寒露中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793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