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诗经说,九月授衣,农历九月为什么叫授衣月,有何演变?

诗经说,九月授衣,农历九月为什么叫授衣月,有何演变?

诗经说,九月授衣,农历九月为什么叫授衣月,有何演变?

“授衣时节,犹未定寒燠。长空雨收云霁,湛碧秋容沐。还是鲈肥蟹美,橡栗村村熟。不堪追逐。龙山梦远,惆怅田园自黄菊。

醉中还念倦旅,触景伤心目。羞破帽、把茱萸,更忆尊前玉。愁立梧桐影下,月转回廓曲。归期将卜,西风吹雁,懒寄斜封但相嘱。”宋朝陈允平《六么令·授衣时节》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这是一首最适合慢读的诗,因为沉浑而忧伤,一个中年人的农历九月。他徘徊在九月的田园,感受他乡的晚秋清美,却倦怠没有归期的旅途,明丽与伤感俱存,是季节的秋天,也是心情的秋天。沉浑典丽,如同一杯此时经年的菊花酒。

授衣时节,犹未定寒燠。

这句话,放在当下极其应景,因为今年气候反常,该是凉爽的晚秋,依旧气温高飚,宛如盛夏,但是景色却已经是秋天的了,比如天空高远,枫树明艳。

而宋朝的陈允平居然在几百年前,也同样经历这样寒暖不分明的晚秋。

那么农历九月,为什么叫授衣时节呢?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诗经说“九月授衣”。在先秦时代,人们已经能够熟练地洞察四季寒暖变化的规律,根据季节变化提前安排生产生活。九月是气温变凉的开始,这个时段,除了要收获田野的粮食,而要准备秋冬的衣裳,是女性最为忙碌的季节。

那么这个授衣,在先秦时代,并不是专门指送给你已经做好的衣裳,而是指这个月,要靠手工完成制作衣裳的全部,包括纺织,裁剪,成衣。衣裳是人类重要的保暖御寒用具,关系到生存,也关系到生存质量。

这个月,家家纺织,户户裁衣,在乡村,那是田园收获并行的热闹忙碌,所以沿袭下来九月叫作“授衣月”。而且有些纺织品不单是自己用,还要作为商品交换,作为“衣”本身就涉及到种植纺织,布匹,交换等各个重大的环节,男性在其中也起到重要的作用,比如体力运输,贸易交换。衣食住行的衣,在这个月,就分外有着重要性。

社会发展之后,授衣,就是指的准备秋冬的衣裳和纺织品。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在唐朝,专门会在农历九月初,给进入官僚系统的官员和工作人员放假

比如韦应物有首诗写了唐朝授衣节。

“公门悬甲令,浣濯遂其私。晨起怀怆恨,野田寒露时。

气收天地广,风凄草木衰。山明始重叠,川浅更逶迤。

烟火生闾里,禾黍积东菑。终然可乐业,时节一来斯。”韦应物《授衣还田里》

可以知道唐朝是官方给官员和工作人员假期,让他们回家或者回乡准备秋冬的衣裳用具,再回来上班。实际上也是变相让这些乡村出来的读书子弟,回家帮助庆祝秋收,调整好换季的状态,再带着秋冬的衣裳用具回来上班。非常人性化。

那么这里可以看到,唐朝的成衣和纺织品商业化还不够发达,普通人出门可能没有那么洒脱,什么都可以用钱廉价买到,出门去外地时,会背上从家乡带出秋冬衣裳和被子。

唐朝李白写边关的士兵过冬天时,主要仍旧是由他们的家属制作冬衣,再由驿站转到边关,分发给他们个人。

当然韦应物没有谈授衣节他家里制作衣裳的状态,有这样一个假,他更多是描写沿途的田园景色,一片盛唐的安定富庶,山明水浅,炊烟袅袅,收获的稻谷堆在仓库里。

他休息几天,家人肯定为他准备了秋冬的衣裳,那是官服之外的日常必须。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那么到了宋朝,九月依然叫作授衣月,不过实际上的更具有仪式化的上层“授衣”,延迟到了十月,皇帝会在十月有专门的仪式,给大臣和边关将领御赐冬衣,当然这只有一部分人可以获得,此时的授衣,是成品。十月又是立冬,天气真正寒冷,所以十月一日,就演变为“寒衣节”。民俗中有到祖坟烧寒衣的传统,而立冬之后的衣裳,就称之为“寒衣”。

这是九月授衣,在历史长河中的演变。

但是在民间,九月和十月,依旧是和衣裳相关的重要时段,如果你能用一个词,将天气和人间相联系,九月授衣肯定是最洗练简洁的说法,因为这里面含着冷暖,温柔,艰辛,家园,回忆。人间的九月,不止是高秋秋色,更是和人冷暖相关,是慈母手中线,是妻子裁冬衣。

那么知道九月授衣的含义,再来慢慢看宋朝陈允平的《六么令·授衣时节》,就别有滋味。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虽然已经是裁剪衣裳或者准备寒衣的九月,已经来临,但是天气依旧还温暖甚至热,季节之感,没有那么的分明,仿佛还处在一个寒暖未定的时段,如同我淹留的心情。

一场雨后,云开雾散,湛蓝深碧的天空,一派明澈秋容啊。

此时正是他乡此地,鲈鱼螃蟹肥美的季节,登高远眺,村村橡树板栗成熟,正是他乡的丰收。

我在疲倦的客途,一人滞留在此,逢此高秋,不去做重阳节和知己朋友相聚一起的美梦,我只是惆怅,我家里的菊花,现在也正是开放的时候,它们摇曳在风里,等不回我这个他乡游子啊。

我自己在这里,伤感着疲惫的客途,这里他乡的安定秋美,只会勾起我的伤心。

在重阳节的时候,寒酸的帽子上,带着菊花,手里拿着茱萸,在醉眼朦胧时,更回忆家里的妻子。

她现在想必站在梧桐树影下,彻夜失眠,看见月亮升起又落下。

我决定早点回家,我决定像雁子一样早点回家。

我看见天空飞过的大雁,我没有书信寄给家里,也懒得寄,但是还是要对雁子说声,我要回去了。你告诉我的她吧。

这是唐朝王维九日登高的宋朝版本,每逢佳节倍思亲。王维是回忆少年兄弟,但人到中年的陈允平更深厚,他是倦怠了漂泊的游子,本来还在他乡坚持着,但是再也忍受不了对故园和爱人的思念。客途秋恨之后,混得不好,也要如雁还乡。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这首词,适合慢读,因为他的心其实非常的静,静到可以感受高天深碧,他乡的成熟秋美,静到可以一次次思索自己的人生。

陈允平南宋末年,元朝早期人,光这个年代,就可以知道他的一生绝对不可能一帆风顺。在乱世里怎么会有安稳的未来?在南宋,他进士屡考不中,像李商隐一样沉沦在幕僚这个阶层,到处谋求未来,没有起色,这也是他词里,有着和李商隐类似的那种含蓄感伤,而进入元朝之后,他又被当作有心恢复旧朝的人,下狱。这人生的疲惫沧桑感,化作对故乡和爱人的深厚的眷恋。

他的人生确实不够幸福,但是他有最大的幸福,就是在九月授衣的时节,他愿意放弃一切,像孤独的雁子一样,向着家的温暖,疲惫而坚毅地飞回。

赏读陈允平的九月授衣:授衣时节,惆怅田园自黄菊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788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