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大观园中秋联诗再读,诗魂是谁,是站在过去和未来间的曹雪芹

大观园中秋联诗再读,诗魂是谁,是站在过去和未来间的曹雪芹

大观园中秋联诗再读,诗魂是谁,是站在过去和未来间的曹雪芹

红楼梦中,有一首诗,《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非常好,但许多人只记得片段,比如,何处狂飞盞,冷月葬诗魂或者冷月葬花魂。由大观园三位最有才情的女子写的中秋诗,在徐徐展开的情境联诗里,很多人会随着湘云和黛玉的游走闲话,顺着她们的思路和步伐领略诗美。

那每一步的摇曳,每一步的惊奇,是被她们自己解说,很多人认为这是为湘云和黛玉量身定做的诗歌。

尤其是那句“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其凄清凄冷,意境孤凉幽邃,被认为是林黛玉的合身,而且很多人意犹未尽,因为据说有不同版本作“花魂”,在这句诗到底是花魂还是诗魂上,许多人争论不休。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从林黛玉这个人物本身来讲,她多次葬花,又样子生的如二月春花,如果是花魂,更惹人同情,因为女性的意味更浓,悲剧性也更强。

从林黛玉在红楼梦中的才情来讲,女中一流,诗词风流别致,诗魂也是当之无愧,她教香菱作诗,自己总有好诗,且这次大观园中秋夜和湘云一起,评价诗作和典故也是精彩万分。所以叫作诗魂,也符合林黛玉的灵魂。

而且红楼梦,曾经出现过冷月葬诗魂和冷月葬花魂两个版本,那么曹雪芹到底写的是花魂还是诗魂呢?

实际上这首诗,读者往往沉醉在由黛玉湘云妙玉所营造的场景里,而很少将这首诗完整通读。如果你完整通读,你会发现,这是一个人的诗。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这首诗分四节。

“ 三五中秋夕,清游拟上元。撒天箕斗灿,匝地管弦繁。几处狂飞盏,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良夜景暄暄。争饼嘲黄发,分瓜笑绿嫒。香新荣玉桂,色健茂金萱。”曹雪芹《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从”三五中秋夕“到”色健茂金萱“,是写的中秋节普天同庆的大热闹。是大处写良辰美景。

这一段落中的美诗是“几处狂飞盞,谁家不启轩,轻寒风剪剪,良夜景暄暄。”这是气韵流畅不假外人的自然大气手笔。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蜡烛辉琼宴,觥筹乱绮园。分曹尊一令,射覆听三宣。骰彩红成点,传花鼓滥喧。晴光摇院宇,素彩接乾坤。赏罚无宾主,吟诗序仲昆。构思时倚槛,拟景或依门。酒尽情犹在,更残乐已谖。”曹雪芹《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从“蜡烛辉琼宴”到“更残乐已谖”

是写的中秋节豪门夜宴,行令喝酒,击鼓传花,吟诗对赋的热闹。

其中”分曹尊一令,射覆听三宣。骰彩红成点,传花鼓滥喧。”是非常生动明晰的节日高潮,这不是女性手笔,恰恰是完整的男人在欢快氛围中的意气风发,不关黛玉和湘云什么事情。因为作为中秋节,这样的主场是男性的,而且也确实是男性的,联诗作对在家族大型场合,没她们什么事,自然很难掌握那种内在的节奏感。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渐闻语笑寂,空剩雪霜痕。阶露团 朝菌,庭烟敛夕棔。秋湍泻石髓,风叶聚云根。宝婺情孤洁,银蟾气吐吞。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犯斗邀牛女,乘槎待帝孙。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壶漏声将涸,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曹雪芹《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渐闻语笑寂”到“冷月葬诗魂”是一个人在宴会之后的独自赏月,当然这也是中秋月最美的时候,在中天并且慢慢西移,在经历了热闹喧嚣之后,只有天上一轮孤独皎洁的圆月,想象了夜晚飞到月宫和嫦娥同在,去看牵牛织女之后,忽然有种盛极而衰的不安稳感。

“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这是这里的警句,这么美的月亮,然而盈亏并非能够由它本身决定,只是月缺月圆之外,还有一个永恒的灵魂,或者是月亮的,或者是我的。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

这个时候,一只孤鹤从水面飞过,而已经渐渐向西的月亮,开始变得寒冷起来,在这样的光里沐浴着,时间和月色凝固成化石,也将赏月的人凝固成化石,仿佛是一座永恒月光的坟墓。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如果从诗的内在气息来讲,这里肯定是诗魂,因为从头到这里,是一种精神的感受,从万家喧嚣,到欢宴散去,到一个人的月光,从头到尾,是没有”花“什么事的。

所以从红楼梦故事情节来讲,很多人偏爱黛玉,喜欢她的娇美无辜,用冷月葬花魂更符合她。

但是你将一首诗通读,发现这是一个人连贯的内在的灵魂的气息,只能是诗魂。

而这个诗魂,表面看是林黛玉的,实际是曹雪芹自己的,站在盛宴消散的荒凉的冷月里,在过去未来间,前面是已经忽然崩塌的家族的繁华,后面是茫然不知道深浅的未来生存时光,他的灵魂往往徘徊在这个时段,也就是他写下《红楼梦》的重要内在原因。

所以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而且这个葬很多人只是字面上理解,仿佛埋在土里。实际这个葬,是精神心理的,他的精神心理停留在这一阶段,几近永恒,从精神层面很唯美,甚至有凄凉的安定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是负累沉湎过去太多,和现实格格不入的,或者写《红楼梦》是一种救赎。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箫增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空帐悬文凤,闲屏掩彩鸳。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曹雪芹《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香篆销金鼎“到“烹茶更细论。”实际是现实救赎的一部分。

人活在世上,无论精神还是心理如何苦闷,都必须向前走,向着第二天的太阳。曹雪芹有朋友,有自己的生活,他没有办法恢复家族荣光,没有办法去拯救离散和苦难中的亲人,但是陶渊明一样的生活,实际是贯穿了他最后生命的十年。

是的,如同妙玉在文本里说,冷月葬诗魂太过冷峭,人生还在,必须有所希望有所为,虽然对于曹雪芹来讲,今生种种努力都会无法比齐他的先祖。他们曾经使家族繁荣,庇护了几代子孙。曹雪芹不是放弃生活的人,他不过是屡次被命运抛弃吧。

脂砚斋说,曹雪芹写红楼梦,有一个重要的目的是传诗。

大观园中秋诗,曹雪芹一定写的是冷月葬诗魂,而不是冷月葬花魂

因为写诗的人相信,这世上只要有人,总会有一瞬间,有人在诗中读懂真正的他。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608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