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是中日两国文学史上的两座丰碑。同时,它们也都是东方文化的产物,所以书中的人物在性格和行为上表现出了一些相似之处。然而,基于两国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和文化观念,书中的人物又形成了各异的个性,呈现出了许多差异性。而这两部书中的男主人公”贾宝玉和光源氏”,在性格、行为上的同与异,就是对中日文化观念异同的体现。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都以写”情”为主

在中国和日本文学史上,都曾出现过以写”情”为主的不朽之作。中国的代表作品为《红楼梦》,日本的代表作品为《源氏物语》。其中,《红楼梦》以贾宝玉与林黛玉、薛宝钗的爱情婚姻悲剧为主线,展示了中国古代社会的世态百相——”大旨谈情,实录其事”,它更被誉为中国古典小说的巅峰;而《源氏物语》以光源氏的生活经历和爱情故事为主线,展示了日本平安时代的社会文化——以”真实”体现”物哀”思想,开启了”物哀”的时代,被誉为是日本小说创作的最巅峰。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并且,这两部作品虽然问世的时间不一样,相隔七百多年,但在共同的东方文化背景下,个中人物具有许多相似之处与不同之处。所以,将《红楼梦》的男主人公贾宝玉,和《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光源氏放在一起比较,通过分析他们的行为、性格间的同与异,可以看出中日文化观念的异同。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男主人公的相同点

1,《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名字,都和作品线索有关

首先,《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男主人公的名字,都和作品的线索有关。其一,《红楼梦》中的男主人公为贾宝玉,他名字中的”玉”字,暗示了他的命运。一方面,”玉”字暗示他的前身是女娲补天的顽石,”玉”字音与”欲”相同,指代欲望。而贾宝玉之所以到人间,是因为他通灵之后想要到人间走一遭,亲自经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这是他”欲望”的开始。值得注意的是,贾宝玉在人间的诞生地,更是被誉为”温柔富贵乡”,然而最后仍然难逃凄凉的结局,这代表着他在人间”欲望”的终结。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另一方面,”玉”字引出与贾宝玉渊源颇深的两个女子。一来,贾宝玉所心爱的女子林黛玉和他组成了”木石前盟”,指出了林黛玉和贾宝玉前身的缘分,一个是绛珠仙草,一个是通灵宝玉;二来,贾宝玉最后娶的女子和他组成了”金玉良缘”,是癞僧、跛道专门为贾宝玉量身定制的姻缘,对之后贾宝玉的出家有推动之功。足见,贾宝玉名中的”玉”字与《红楼梦》中的线索息息相关。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其二,《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为光源氏,他的名字中有个”源”字,暗示了整个故事的核心。一方面,”源”字有”根源”之意,暗示全书以”光源氏”为故事核心,讲述的是主角光源氏与多位女性之间的情愫;另一方面,”源”字表示”起源”的意思,表示整个故事的起源就是因为光源氏的好色之心,而”好色”更是贯穿于整个小说的线索。可见,光源氏名字中的”源”字和《源氏物语》的线索紧密相连。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2,《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都有英俊的外貌和高贵的出身

其次,《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都有英俊的外貌、聪明的头脑和高贵的出身。其一,在《红楼梦》里关于贾宝玉的容貌曾有这样的描写:”面如敷粉,唇若施脂。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可见,贾宝玉的相貌是非常出色的;而《源氏物语》中关于光源氏的外貌描写有这样的话:”容貌非凡,举世无双”、”容貌出众”、”竟不似尘世间人”、”风流潇洒,恍若下凡的神仙”等等。可见,光源氏的容貌是非常英俊的。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其二,在《红楼梦》里关于贾宝玉的聪明曾有这样的描写:在”大观园题咏”时,他的”怡红快绿”等三首五言律诗可谓语惊四座;后来所作的《芙蓉女儿诔》和《桅姻将军词》,甚至得到了贾政的赞许。可见,贾宝玉本人的头脑是很聪明的。而在《源氏物语》中关于光源氏的才能以有相关描写:”资聪慧,各种学问均能触类旁通,其多才多艺之能,叫人难以置信。”可见,光源氏的头脑也是很聪明的。其三,《红楼梦》中贾宝玉出身于”白玉为堂金作马”的”钟鸣鼎食之家”,家中几代人都身居官位,可见出身显赫;而《源氏物语》中光源氏的身份则是皇子,虽然他的母亲身份低微,但是仍不能忽视他皇子的高贵出身。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3,《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虽是情种,却都”泛爱”

再则,《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虽是情种,却都”泛爱”。一方面,《红楼梦》中贾宝玉生活的大观园,本就是一个姐姐妹妹扎堆的地方,而他更是常常见了这个忘了那个。比如,他心中喜欢的是林黛玉,最后娶得是贾宝玉;他有了袭人,却在梦中和秦可卿”初试云雨”;他为了让晴雯高兴,愿意让他撕着扇子玩儿,但是却很快和金钏儿调情。可见,贾宝玉虽然是个情种,但是却很”泛爱”。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另一方面,《源氏物语》中的光源氏,一生喜欢过的女子也很多。比如,他在娶了葵姬为妻后,竟然和自己继母藤壶发生了关系;之后,很快向空蝉求欢,失败后马上向六条妃子求爱;在与这些女子纠缠不清的同时,光源氏还一直与花散里、末摘花保持着暧昧的关系;并且,还和夕颜、紫姬、胧月夜、明石姬等多位女子发生过关系。可见,光源氏是个泛爱的人。根据上文可知,贾宝玉和光源氏则两个人物形象,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4,《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男主人公的形象,和作品诞生的时代、作者经历有关

《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的封建社会由盛而衰的时代。当时虽然表面上一幅歌舞升平的场面,可是在这些表面之后已呈现出走向落败的前兆。贾宝玉个人的命运由盛而衰的走向,所体现的是整个封建社会的命运走向。更是曹雪芹本人的相关经历的表现,曹雪芹的祖上,曾是清代显赫一时的家族,最后家族走向了没落,所以体现在了作品中贾史王薛最后都走向了衰亡。而贾宝玉对待感情的态度,则是曹雪芹本人创作观点的体现。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值得注意的是,《源氏物语》写于日本的平安时代。当时日本天皇已经丧失了实权,真正手握重权的人是大贵族藤原道长,如此一来整个日本皇族陷入不思进取的现状,朝廷也是一派奢靡的腐败乱象。而《源氏物语》中光源氏奢靡、低俗的生活就是对这一现状的反映。也是紫式部在宫中的生活的表现,她将自己对当时宫中女性的同情融入到了作品中。同时,光源氏对待感情的态度,也是作者紫式部对待感情的体现。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男主人公的行为,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意义不同

只是,如果将《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男主人公的行为,放在中日这样不同的文化背景下,有着不同的含义,也对人物形象的塑造有不同的意义。

1,《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的男主人公,对待女性的看法和态度不同

其一,《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男主人公,对待女性的看法和态度不同。上文已经提到,贾宝玉和光源氏都是泛爱的人,但是他们两人在对待女性时,有不同的态度和看法。第一,贾宝玉有著名的”女儿论”,说:”女儿是水做的骨头,我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这是贾宝玉对待女性态度上的尊重。与此同时,他虽然泛爱多情,但是对于爱情却是专一的,在确定心意后,心中所想只有林黛玉一人,他曾对林黛玉说:”你若死了,我做和尚去。”并且,贾宝玉在林黛玉亡故后,也的确出家为僧。可见,他对待爱情是有忠贞的意识的。这和中国自古以来提倡的忠贞爱情有关,早在《诗经》时期就有:”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的诗句。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光源氏则不同,他对于女性只给与物质的满足,从不关注她们的内心世界。和贾宝玉对待心爱之人的真挚不同,他对待自己的妻子葵姬都是毫不关心的;光源氏和继母乱伦,也只是因为继母和自己的生母很像;他迎娶紫姬,也是因为对她的容貌满意;他一心想要和空蝉交欢,却自动忽视她已婚的尴尬。可见,光源氏对待女性的感情只是单纯的身体占有,并没有什么心灵上的真正爱意。这和当时日本盛行的”婿人婚”婚姻制度有关,当时男女结婚女性仍然住在自己的家中,婚后男女关系相当松散,很多男子在有妻子的情况下,仍然可以与若干女子往来,女子也有私通现象。所以,《源氏物语》中的男女关系也十分混乱。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2,《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的男主人公,对待功名利禄的态度不同

其二,《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的男主人公,对待功名利禄的态度不同。第一,贾宝玉出身于官宦世家,但是他本人却带着具有反对儒教伦理的叛逆性格。比如他认为”文死谏”、”武死战”之臣都是”沽名钓誉 “之人;比如他不为孝悌之义而读儒书。在此基础上,贾宝玉很不认同儒家的”入仕”,比如,史湘云曾是奉劝贾宝玉科举入仕,贾宝玉回道:”姑娘请别的姊妹屋里坐坐,我这里仔细污了你知经济学问。”甚至,贾宝玉在中进士后,果断选择出家,表现了他对官场的厌恶。可见,他对于功名利禄的看淡。这和在中国影响至深的道教所提倡的”隐逸”有关,提倡的是出世,而贾宝玉不重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最终走向出家的道路就是对”隐逸””出世”的体现。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光源氏对于荣华富贵,是有无限眷恋的。因为,光源氏的母亲出身低微,所以光源氏贵为皇子,却仍不能继承皇位,为了保全自己的富贵,他和左大臣女儿葵姬完婚;在光源氏被流放后,他曾多次写诗怀念以前的富贵生活,比如:”何日我如南归雁,飞向京都聚旧友”。后来,光源氏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与三公主结合、讨朱雀帝欢心、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以维护自己的地位为出发点的。可见,光源氏对于仕途、权势的眷恋。这和日本社会当时的”享受现世幸福”神道宗教文化有关,光源氏将功名利禄看得如此之重,正是对于此世俗的体现。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3,《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的男主人公,在各自社会中受到的评价与内心的矛盾不同

其三,《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的男主人公,在各自社会中受到的评价与内心的矛盾不同。第一,贾宝玉的行为在中国古代是不被提倡的。他与袭人的婚前交欢,不符合中国文化的礼教原则,属于无媒苟合;贾宝玉对于秦可卿的不轨之心,在中国文化中更是违背了人之大伦;贾宝玉痴恋林黛玉,不顾与薛宝钗的婚姻,想要追求婚姻和恋爱自由,在中国古代也是不被提倡的,中国古代社会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是违反中国”存天理,灭人欲”的传统礼教。再加上,上文提到的贾宝玉整日与女子厮混,不思科考,这在”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中国古代,是格格不入的。可见,贾宝玉受到了巨大的社会压力,而他内心的矛盾在于个人的价值观不容于社会。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光源氏的行为在古代日本是被认可的。上文讲到平安时代日本盛行”婿人婚”的婚姻制度,女子婚后仍住在自己家中,除了天皇和皇太子外,男子在晚上需要到妻子家中过夜。如此一来,夫妻分居导致男女关系十分混乱,有妇之夫、有夫之妇在外私通的事情屡见不鲜。所以,《源氏物语》中光源氏在有妻子的情况下,仍和有夫之妇私通,在当时并不会遭受到太多的否定。但是,在光源氏眼看之曾与自己相好的女子一个个进入空门后,他陷入了矛盾的反思。这也是日本社会由杂婚制向一夫一妻制过渡中的普遍心理现象。光源氏和贾宝玉一样堕入了空门,但是日本的空门和世俗紧紧相连,在日本”出家”的和尚与尼姑往往还保有相当的世俗生活,所以光源氏最后也并未完全抛开自己的奢靡生活。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总结

综上所述,《源氏物语》和《红楼梦》作为中、日两国的杰出文学作品,有许多同与不同。其中,《红楼梦》和《源氏物语》,都以写”情”为主;《红楼梦》与《源氏物语》的男主人公,名字都和作品线索有关,都有英俊的外貌和高贵的出身,虽是情种,却都”泛爱”,而这些相似点和这两部作品所诞生的时代、作者经历息息相关。

《红楼梦》和《源氏物语》:从宝玉和源氏之较,看中日文化的异同

但是,《红楼梦》与《源氏物语》中男主人公的行为,在不同文化背景下意义不同:贾宝玉追求爱情、不恋栈权位在中国古代的社会中,是不符合中国古代官本位的传统价值观的;而光源氏在婚后,仍然与许多女性保持不正当的关系,在当时的日本社会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与日本”婿人婚”下男女关系混乱的社会常态符合。所以,由于中日两国民族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同,以及作者创作目的的不同,两部作品的不同之处也显而易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5418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