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

人类历史上未曾有过之大战已告终结,于此间共产军弥漫各地,其兵力等逐渐扩大,以通化为根据地,妨碍中央军之进驻,应实行反击之准备。以推翻通化之民主政府,成立中日联合政府,改编其通化日军为中央暂编东边地区部队,各地收编国民党地方武装为中央军,摧毁共产党之长白山根据地,占领南满及全东北。

以上出自吉林通化2.3暴动事件,日伪双方勾结时定下的条约。

1946年2月3日,安东省通化(今吉林通化市),上万名已经投降的日本军人,在国民党的策动下进行武装暴动。

东北民主联军事先掌握情报,进行反渗透,有效地平定了这场暴动事件,粉碎了敌人的阴谋。战斗结束,我方击毙暴乱分子4000余人,其中3000多名为日本人。

然而,在这场暴动事件中,有130名原日本关东军卫生部队的医护人员,犯下了令人发指的罪行。他们用手术刀、手术剪等医疗器械,杀害了150余名八路军伤员与医院工作人员。

那么,在这场暴动事件背后,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隐情?这群披着白大褂的恶魔,为何能轻松杀害150位战士呢?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爱读书

1945年8月,随着日本裕仁天皇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留守在中国东北境内的日本关东军随即投降。但还是有少部分的负隅顽抗者,决定拼个鱼死网破,他们纷纷潜逃至吉林南部通化市。

这些人大部分是日本关东军的下级军官与士兵,自幼接受军国主义的洗脑教育,不愿意接受日本投降的事实。

根据公开数据,截止到1945年年底,通化境内的日本居民数量多达16,000多人。其中有被我军缴械的日本关东军约6000多人,从奉天(沈阳)、哈尔滨、长春逃难而来的日本上层官吏及其家属约2000多人,包括前满铁总裁大村卓一、近卫处长大泽寅一、参议府参议高桥康顺等日军高层人物都在其中。

1945年12月初,通化市政府发布公告明确指出:“日本帝国主义虽已投降,但绝不是日本无产阶级的失败,中日人民必须永远团结,共同建设新东北。”

这则公告详细阐述了我党的立场与政策,同时告诫那些宵小之辈,千万不要抱着反动心理。

为此,通化政府在1945年底累计发放8000余斤高粱米、35,000余斤玉米面、19万元救济金,用于资助那些生活贫困的日本军民。

看上去,1945年底的吉林通化一片祥和,中日两国居民相处融洽,共同为建设新东北而作出努力。然而,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政府并不希望通化如此和平安宁。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爱读书

1946年初,国民党辽宁省党部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李光忱,给原日本关东军125师藤田实彦大佐送去一封密信。信中内容很直接:“世界大战结束后,通化日军却被八路军缴械,这乃奇耻大辱。国民党政府诚邀日军,共商大计。”

所谓共商大计,就是日伪相互勾结,企图利用暴动,或其他军事行动,颠覆通化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于是,通化市的上空笼罩了一层黑暗的面纱。

以伪满洲国民政部次长筱野破魔夫、通化支部长、伪满洲协和会参事官千叶幸雄、日本关东军125师团参谋长藤田实彦、国民党辽宁省党部李光枕联络员近藤晴雄为核心的反动组织,联合通化境内的日本法西斯残余势力准备发动暴乱。

这些人连开九次会议,制定行动纲领,本文开头第一段就是他们起草的相关行动纲领,以及事成之后日本人要从中得到哪些好处。

这些刽子手准备采取暗杀与突然袭击的手段,主要目标是中共辽东省通化省分委主席、东北民主联军、通化部队政委吴溉之、安东省通化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蒋亚泉、通化市市长樊鹏飞,通化市公安局局长李剑云、通化支队司令员刘东元等。

除了这些共产党人之外,这群罪犯还制订了一套“除奸名单”。名单上大部分是为我党工作的日本反战同盟人士,包括海智泽、内海勋、赤田山助等人。

行动之前,暴徒们也想好了退路。如果遭遇八路军顽强抵抗导致暴动失败,幸存者立刻逃往沈阳,那里有国民党辽宁省部的人接应。

倘若行动一切顺利,通化将成为日本与国民党在东北的重要据点,对我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实行一系列的军事计划。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爱读书

这场暴动前后组织安排了两个多月,通化市境内有3000余名日本人,通化国民党伪军警及地方武装200余人,包括30余名“台湾军”,700余名通化附近的土匪、流寇,遭到策反的通化支队通化县大队约300余人等。

敌人总兵力达到12000余人,还有600余名作为接应,他们决定于1946年2月3日凌晨实施暴动。

这场暴动事件虽然造成我方一定的伤亡,但八路军迅速进行还击,包括朝鲜义勇军突然参战,使得这伙暴徒自乱阵脚,最终以我方大获全胜而告终。

但通化第一医院的这场血腥事件是怎么发生的?130名原日本关东军投降的医生、护士,为何会杀死150多名八路军伤员与工作人员?

通化市第一医院即为红十字医院,是我党东北民主联军后方医院。1945年8月,原日本关东军130人的卫生部队,向我八路军投降。

八路军完整保留了这支卫生部队的建制,将他们派往吉林红十字医院继续承担救死扶伤的任务。

1946年2月3日夜,卫生部队的最高领导柴田中尉,组织130余名日本医生跟护士,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向医院内我方工作人员、伤员,少部分朝鲜义勇军发起突袭。

打斗过程中,八路军通讯员王洪魁被残忍杀害。150余名失去战斗能力的伤病员,被这伙暴徒用手术刀、手术剪直接刺死。甚至还有的日本医生将手无缚鸡之力的麻醉伤员,活活掐死,现场十分惨烈。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爱读书

杀害完150余名伤病员后,暴徒向医院工作人员宿舍发起攻击。千钧一发之际,朝鲜义勇军南满支队大队长郑炯锡,与八路军通化支队通讯员王振福两位同志,死死抵住房门,奋力反击,打死打伤三名敌人,掩护我方工作人员冲出包围圈。

在打斗过程中,朝鲜义勇军高应锡连长带人及时赶到医院支援,经过约半个小时的激战,现场击毙了大部分的女护士,只有少数人逃离。柴田中尉则带领30余人,趁着夜色逃离现场。

2月4日凌晨4点,天还没亮,落荒而逃的柴田中尉一伙人在通化附近的山上,被搜捕队发现。他们分为5个小组,向着奉天、安东、朝鲜等地逃亡。在逃亡过程中,有20余人被八路军搜捕队活捉,剩余几人下落不明。

随着通化暴动事件被镇压,当地中国居民义愤填膺,他们请求八路军,希望能严惩在通化境内的所有日本人。

但八路军没有答应群众的要求,本着公开、公平的原则,详细审理每一个与这场暴动事件有关联的日本人,做到不漏一人,不错一人。

事后统计,在这场暴动事件中,我军参战干部与战士共500余名,工人自卫队、民兵自发组织1000余名。除医院被杀害伤病员,加上牺牲的26名干部战士之外,我方大约伤亡200~300余人。

敌人叛乱总人数达到12,300余人(据中日双方的记载,数字有出入,最保守估计也有1800余人),被我八路军击毙1000多人。事件过后,首批处决20余名罪犯,又陆续处决内应分子以及100多名战犯。

那位一手策划医院血案的柴田中尉,不久后被处决。原日本关东军125师团参谋长藤田实彦大佐,则是在全城大搜捕的时候被发现。八路军在枪决所有日本主谋者的时候,唯独留下了藤田实彦。

后来将他五花大绑,放在展览会上向所有参观者和游人反反复复地承认罪行。每次见到日本人来参观,藤田实彦都会鞠躬谢罪:“真对不起了,真对不起了。”

最后,藤田实彦羞愤成疾,病死在通化民众医院。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爱读书

然而,在这场通化暴动事件结束后,八路军也在思考三个问题。

首先,敌人策划这场事件前后约两个多月之久,为何我方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或者做好准备?导致损失200多名干部战士?

其次,也是同学们最为关心的一点。那支原日本关东军130名的卫生部队,为何能轻松杀害150多名八路军战士与工作人员?

最后一点,当时东北民主联军为何没有及时参战,反而要依靠朝鲜义勇军与通化支队联合才平定这场叛乱?

根据我的看法,这场暴动事件之所以会发生,与国民党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且整个事件当中既有我方渗透特务,还有敌人反水的投降告密者。

共产党、国民党、投降日军几方势力斗智斗勇,八路军事先通过蛛丝马迹预料到这伙人可能会有暴动行为,只是不清楚具体时间。加上当时正处春节,思想稍微有些懈怠属人之常情。

那群日本医生护士为何会轻松杀害100多名八路军伤员与工作人员?答案也很简单,伤员没有什么战斗能力,大部分人刚刚被注射完麻醉药,连眼皮都抬不起来,更谈不上会拿起武器进行反击。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这100多名八路军战士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手术刀、手术剪极其锋利,这群日本医生、护士精通人体组织器官,他们能用医疗器械救人,也能用它们杀人。

这场医院惨案没有任何猫腻,就是日军卫生部队以怨报德,犯下令人发指的残酷罪行。

其次,当时东北野战军(当时还是东北民主联军)为何没有及时参战?

1946年3月,东北民主联军在吉林四平打响一场战争,即为四平解放战。1946年初,毛泽东主席曾经电令林彪,让他全力攻下吉林四平。当时东北民主联军正在积极筹备四平解放战役,日军就是趁这个机会偷袭,打了一个时间差,所以东北民主联军没有及时参战。

东北民主联军内部有不少朝鲜族同胞组成的部队,这群朝鲜部队是当时暴动事件中唯一一个没有内应的部队。

因为朝鲜义勇军部队对日本人无比憎恨,也是对日本人大开杀戒最彻底的。他们反应及时,迅速参战,联合我通化支队平定了祸乱。

1946年日本投降的130名卫生员,深夜杀害我军150位战士,结果如何-爱读书

这场暴动事件反映出抗日战争结束初期,我党处理多民族混居的问题上有些马虎大意,情报收集方面还略显稚嫩,容易遭到敌人反渗透。

可是已经投降的日本军人,包括医生、护士和其他在通化当地生活多年的日本普通居民,受到军国主义挑拨,与国民党政府给出的所谓承诺,试图以暴力手段彻底控制通化,实属痴心妄想。

最后借用蒲松龄《聊斋志异·狼三则》的一段话,作为本文结束语:“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4655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