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

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这一类的人们,就是现在也何尝少呢?他们有确信,不自欺;他们在前仆后继的战斗……

这是鲁迅先生在民族危难之际写的一段话,盛赞脊梁式的人物,呼吁中华儿女提升自信心。我们知道,鲁迅先生本人便是这样一个脊梁式的人物。他“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他“肩住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光明的地方去”,他的文字像“匕首和投枪一样刺向敌人”……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鲁迅

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鲁迅先生的夫人许广平同样也是一个脊梁人物,同样有着非常硬的骨头。在鲁迅先生逝世之后,许广平继承了先生的遗志,全身心地投入发扬鲁迅精神、抗日救亡的伟业之中。被抓进日本宪兵队之后,许广平受尽凌辱,但始终坚贞不屈。下文为大家讲述鲁迅夫人许广平的故事。

1936年10月19日,鲁迅溘然长逝。临终前,鲁迅曾对夫人许广平说:忘了我,过自己的生活。但是,许广平怎能忘记鲁迅?尤其是在看到鲁迅葬礼引发的浩大“民众祭”之后,许广平更加深刻地明白了“民族魂”鲁迅的价值。从那时起,许广平便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余生只做好两件事,一是抚养周海婴长大成人;二是好好保护鲁迅的文化遗产,发扬鲁迅精神。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鲁迅、许广平、周海婴

鲁迅的丧事刚办完,许广平便强忍着悲痛整理鲁迅的作品,把《鲁迅全集》的草目初步拟定出来了。现在我们能看到16卷、700万字的《鲁迅全集》,许广平是有很大功劳的。因为在那个年代,如果不及时整理出版,很多未公开发表的作品非常容易遗失。事实上,几年后许广平就遭了难,家中被搜了一遍又一遍,遗失了不少原稿。

许广平辛苦整理好了作品,但马上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过不了审。审核部门表示:《南腔北调集》、《二心集》、《毁灭》出版当时就被查禁,现在自然也不能出版。几个月之后,许广平又收到消息:《伪自由书》内容多属不妥,应全部禁止,不宜出版。等许广平忙活大半年之后,抗战又全面爆发了,出版的事务也就搁置一旁了。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许广平

直到1938年3月,许广平看到了由进步文化团体“复社”出版的《西行漫记》(《红星闪耀中国》),赶紧找到胡愈之商量出版《鲁迅全集》的事宜。在许广平、胡愈之、张宗麟、茅盾、宋庆龄、蔡元培等人的共同努力下,《鲁迅全集》最终得以成功出版。为了庆祝这一事件,陶行知写诗称赞道:点起火把六百万,照人创造到天明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陶行知

在出版《鲁迅全集》的过程中,许广平得到了许多进步文人、进步团体的帮助,在与他们建立战斗友谊的同时,也更加坚定了继承鲁迅遗志,从事抗日救亡工作的决心。许广平加入了“复社”“救国会”等组织,为抗日救亡奉献自己的力量,同时还拿起笔写抗日文字,在进步刊物上发表文章。

淞沪会战之后,有不少朋友劝许广平离开上海。但许广平却不愿意离开,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因为周海婴体弱多病,经不起颠簸;二是因为如果离开上海,鲁迅的遗物必然会大量遗失。许广平心知,鲁迅的遗物并不仅仅是她个人的纪念品,更是整个民族的文化遗产。好在,抗战初期的几年中,租界是较为太平的地方。在那个时候,上海的进步组织大多隐藏在租界中,许广平亦是。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鲁迅一家

1941年12月7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在第二天就占领了上海租界。当时,日军放出“此次是向英美作战,优待中国人”的消息。但许广平并未轻信,第一时间转移、销毁了与进步组织人员有关的信息,其中包括地址、姓名、来往信件等,以免自己发生不幸时牵连到他人。

许广平的小心谨慎是极为必要的,因为她是大文豪鲁迅的夫人,又跟许多进步文人和组织有联系。日军早就盯上了她,希望从她手中获得名单。在日军占领租界一周后,一个叫佐佐木德正的日本宪兵小队长便带着10多个人敲开了许广平寓所的门。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日本宪兵老照片

那是1941年12月15日凌晨五点,外面的天还很黑,许广平和周海婴还在睡梦中。忽然,寓所的门被人用力地敲得砰砰响。许广平急忙穿好衣服去开门,只见十多个身着便装的人站在门口,来势汹汹。那些人问过许广平的名字后,便在屋子里乱搜一通,搜出了不少书籍、刊物,一部《鲁迅三十年集》以及一大包鲁迅亲笔写的日记。

许广平看到那包日记被搜走,含着泪哀求道:那包是鲁迅先生的日记,请留下给小孩子纪念他的爸爸。但是,日本宪兵却不为所动。搜了一个多小时后,日本宪兵们这才打住,叫许广平穿好大衣跟他们走。许广平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着什么,心想鲁迅先生已经去世5年了,自己大不了也就是一死。

此时的许广平,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周海婴。周海婴生于1929年,当时才12岁,而且还正生着病。在被日本宪兵带走之前,许广平拿着一瓶医气喘的要走到海婴床前,叮嘱他不舒服的时候记得吃饭,等人一走就去某某朋友家,千万不要回家。虽然此时敌人没有带走周海婴的意思,但许广平担心敌人从自己口中问不出什么,会恼羞成怒地对孩子下手。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许广平与周海婴

许广平含泪望着周海婴,不知这会不会是母子此生见的最后一面。但是,敌人却丝毫不顾母子天性,很快就残忍地将许广平拉走了。随后,许广平被押上了停放在霞飞路旁的一辆空货车,被带到了令人胆寒的“日本宪兵总队”。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许广平将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磨难与屈辱。

经过初次审问之后,许广平被关在了5号囚室。后来许广平本人曾回忆当时的情景:门一打开,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恶臭难堪的气味,就拿猪窝来说吧,恐怕那气味还不及十分之一。更加令人难受的是,一个不大的囚室里要挤下四十多个人。被囚禁的人就像沙丁鱼一样排在木板上,每当有人稍微转动一下,就会碰到身边的人。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日军监狱

在5号囚室,许广平遇到了一位经验丰富、意志坚定的难友。他是一个大约20岁的热心小伙子,死过去六次又活转过来,什么苦都受过了。他告诉许广平:最要紧的是前后口供一致,实在应付不了的时候,就是哭哭啼啼或夸大些痛苦也不要紧,像你们女人最好应付。不久后,当许广平遭受非人的折磨之时,她始终谨记着这位无名英雄的话。

在入狱的前四天里,敌人主要对许广平采用了四种方法,分别是欺、吓、哄、诱。所谓欺,就是欺骗说别人已经供出来了,让犯人别扛着了。所谓吓,就是让犯人看别人受苦,使犯人产生恐惧心理。所谓哄,就是哄骗只要招供就能马上得到释放之类的。所谓诱,就是针对犯人的需求,使出手段进行诱骗。敌人换着法子想要许广平交出进步人士的名单,但许广平始终不为所动,一个字也不说。

到了第五天,恼羞成怒的敌人露出了凶恶的真面目,先是对许广平拳打脚踢,把她面部各个部位轮流打了一遍,又用坚硬的马靴狠狠地踢许广平的下半身。之后,敌人又拿起鞭子,狠狠地抽到了许广平身上。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监狱刑房

这是许广平此生第一次遭受这样的虐待,但她没有屈服。她想到了那些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就是一个字都不说的勇士,她努力以四句话激励自己:牺牲自己,保全别人;牺牲个人,保全团体

敌人看到许广平始终不说,便想到了一招更为恶毒的办法——把许广平的衣服脱下来。脱得只剩下小衫裤之时,就让她重新把衣服穿回去。许广平经受如此屈辱之后,仍旧一言不发。敌人又再次脱衣服,便将鞭子甩在许广平的身上。此时的许广平,心中已不觉得屈辱,只觉得痛恨。她恨不得咒骂道:你们羞辱我就是羞辱所有的女人,包括你们的母亲和姐妹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许广平

如此折磨了大半天之后,敌人实在问不出什么,便把许广平押回了5号囚室。之后,许广平得以休息了几天,以恢复体力、愈合伤口。当时的许广平心中非常清楚,接下来很可能有更为可怕的折磨正等着自己。

果然,到了第八天的时候,敌人对许广平施用了惨无人道的电刑。对此,许广平本人在回忆录《遭难前后》中进行了非常详细的描写,但她实在无法形容那种痛苦,最后只好这样写道:实在是形容不出的难受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许广平

许广平以超人的意志承受了非人的折磨,一言不发坚贞不屈,敌人只要再次把她押回了囚室。这次折磨使许广平变得惨不忍睹,满脸被打肿,双眼青紫,大腿上遍布着硬块淤血,身上更是一条条鞭痕。更难忍受的则是电击过后的反应,头晕胀痛,胃里翻江倒海。而这次折磨,更是使许广平的身体被摧残,留下了不少病根。

敌人将种种酷刑用了一遍后,见许广平始终一语不发,就先暂时将许广平扔在了一边。但是,许广平的意志并未松懈下来。她被转移到新的地方后,每天利用放风的时间舒展筋骨、锻炼身体,随时迎接新的挑战。许广平当时是这样想的:

只要有一口气在,绝不害怕,也绝不松懈斗志。要排除一切困难活下来,争取看到敌人穷途末路的那一天!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许广平

许广平在狱中与敌人周旋之时,我党的地下工作人员收到消息后,对许广平展开了营救工作。袁殊利用《关于苏州地区清乡工作之日华协定》中的相关条款,向上海特工总部头子李士群进言:鲁迅曾留学东瀛,在彼邦颇有名望。鲁迅本人已去世几年,折磨其夫人妇道人家,影响不好,且有损邦交。

李士群等了一段时间,看到日本宪兵审问了那么久都没什么结果,便将许广平从宪兵队引渡至76号。人被关在宪兵队是几乎没有办法保释的,但在76号就要容易很多。袁殊迅速将信息透露给鲁迅的生前好友内山完造,请他出面将许广平保释回家了。内山完造收到消息后,马上便前去保释许广平。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右为内山完造

1942年2月28日下午,在狱中被关押75天的许广平首次见到了外面的熟人——前来保释她的内山完造。受尽凌辱的许广平,再也忍不住压抑已久的泪水,顿时泪如雨下。内山完造深受感染,亦当场落泪。保释手续很快就办好了,但许广平并未当场得到释放,据说是要等上面的人回来做最后的决断。

第二天下午,许广平终于离开了阴暗的监狱,得以重见天日。那一天,正好是元宵佳节。两个多月未见,此时周海婴已经明显长高了一些。他一见到妈妈,就开心地笑起来。直到好几天后,他的嘴角还总是挂着微笑。他对许广平说:妈妈,我不晓得为什么总想笑。当时的周海婴并不知道,他差点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妈妈了。

鲁迅逝世5年后,夫人许广平被抓进日本宪兵队关了76天,受尽凌辱-爱读书

许广平与周海婴

对于许广平的这段经历,著名文学家郑振铎曾这样称赞道:她以超人的力量,伟大的牺牲精神,拼着一己的生命,来护卫着无数的朋友。这是中华儿女们最圣洁的精神实型……这些组织的分子,人数很多,全靠了她的勇气和牺牲,得以保全着

出狱之后,许广平仍继续着前进的步伐。她一边为繁荣中国的文化事业而努力,一边将周海婴抚养长大培养成才。周海婴考入了北京大学物理系,成为了一名无线电专家。1968年3月3日,许广平与世长辞。她的遗体按照遗嘱被火化,骨灰撒在祖国的大地上。在她的墓碑上写着:许广平同志永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45957.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