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特刊|山东潍坊群展:邵纯生、孙方杰、黄浩、徐晓、高文

诗特刊|山东潍坊群展:邵纯生、孙方杰、黄浩、徐晓、高文

诗特刊|山东潍坊群展:邵纯生、孙方杰、黄浩、徐晓、高文-爱读书

本辑诗人:邵纯生 孙方杰 黄浩 徐晓 管清志 韩宗夫 阿龙 高文 苏生 娄军

北风吹

邵纯生

我喜爱着的事物在风中受伤

瘦削的黑树枝,仓惶的喜鹊

一缕从迷雾中冒出来的晨光

这些日常不可或缺的好景致

如今都换成另一种面目出现

恰恰是伴我一路走来的草木

小鸟和光热,时常被我忽略

像一个健康者几乎感觉不到

自己的呼吸和器官的存在

风声让我体察到时光的寒意

是秃顶的树和一只下坠的鸟

让我觉尝到生命节气的轮回

那些逝去的已经永远地逝去

那些尚存的爱和被爱,或许

终究要在这个冬天突然消失

我站在空旷的北风中低下头

任大雪扑打着一个人的孤单

作者简介:邵纯生,山东高密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红高粱诗歌奖总策划。组诗散见于《诗刊》《星星》《诗歌月刊》《诗探索》《草堂》《扬子江》《中国诗歌》《诗潮》《诗江南》《人民文学》《山东文学》等多家文学刊物,多次收入诗歌年度选本,出版诗集《秋天的说词》等三部。

在栈桥上

孙方杰

刮在栈桥上的风,纯爽而馥郁

这些来自海上的风,像一杯甜酒

我没有看到它们的形成

它们走了很远的路,来去匆匆,从不停留

那么多的人,在栈桥上穿梭,照相

我没有看到他们的来处

也不知道他们的归程。他们带上了景色

也带上了风,像喝了一杯甜酒

仿佛就是这些风,来无影,去无踪

在栈桥上,我爱上了这些风

它们携着一些清凉,让我终得片刻安宁

让我的焦躁化为了灰烬,我的哀伤逐渐停息

像在干渴中,喝下了一杯甜酒

人过中年,我的身体里

埋下了太多的抱怨,愠怒,和痴狂

正需要有一些微凉,吹进偾张的血脉

我喝呀,喝呀,直到藏在内心深处的风暴

——静止不动

作者简介:孙方杰,1968年9月出生,山东寿光人。著有诗集《我热爱我的诗歌》《逐渐临近的别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半生罪半生爱》《路过这十年》等多部,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入围第五、六、七届华文青年诗人奖,参加诗刊社第23届青春诗会,获山东省泰山文艺奖(文学创作奖)等多种奖项。山东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夜雪中行人几种的形态

黄浩

更多的林冲挑着夜雪蹒跚而行

风吹掉了他们的帽子

街头拐角处有兴冲冲访戴的王子猷

他脚踏风火轮,醉酒当歌

车上有被雪堵在路上的李塑

他在一场雪中渴望解放蔡州城

至于贾宝玉他在雪中的长袍已飘满雪

仿佛他是雪夜一个奔丧的人

作者简介:黄浩,山东诸城东乡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诗集《时光错》《夜行人》等八部,长篇小说《诸城往事》,有作品散见于《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中国诗歌》《诗探索》《北京文学》《北方文学》《中国校园文学》《山东文学》《时代文学》《青岛文学》等国内报刊杂志,入选诗歌年度多种选本。

像卡西莫多一样活着

徐晓

一场无法选择的降生,我自打从娘胎里

就把未曾谋面的美,给了你

把正常的面容,基本的思想,完整的肉身

全部给了你

把父母给了你,成了孤儿

把自由给了你,成了傀儡

此刻,我活着,气喘吁吁

准备一点一点、一厘一厘地

把所剩无几的光阴、良善和爱,也给你

为配合教堂顶楼的大钟按时响起

我把听力和声音给你

留下一个什么也说不出的干渴喉咙

为呼应大军攻城城欲摧的狂风暴雨

我把蹒跚的脚步、佝偻的驼背也给你

把人群眼中没有的光亮

心脏缺失的跳动、血液里流走的血红

都给你

给你给你给你--

最后只留下一点力气,足够我爬得动

几米的路程

当我抱紧爱斯梅拉达,抱紧雷霆

我这把丑陋的老骨头,也一并给你——

作者简介:徐晓,1992年生,山东高密人。中国作协会员,山东省作协签约作家,高密作协副主席,首师大在读博士。著有诗集《幽居志》等。参加诗刊社第35届青春诗会。曾获第二届人民文学诗歌奖、第十六届华文青年诗人奖等。

诗特刊|山东潍坊群展:邵纯生、孙方杰、黄浩、徐晓、高文-爱读书

峨嵋村的黎明

管清志

峨嵋村的黎明和仁厚村

是不一样的,和岳阳村、寨里村

也是不一样的

雾气之中,村子带着一身睡意

守夜的人,哈欠尚在酝酿

看家狗只是懒得抬头,尽管它

听见一个陌生人的脚步声

米水河依旧缓慢地蠕动

柳叶鱼逆流而上,芦苇的落叶

夏日疯长的浮萍和菖蒲

都被它带走了,一起带走的

当然还有蛙鸣和一些陈旧的时光

鱼肚白是一个少年发现的

黎明到来之前,身体里的撞击声

让他决定放弃睡眠,朝拜般一步一步

登上峨嵋村后山顶

除了鱼肚一样白的颜色,他还发现

此时的天地其实就是一只巨鱼

太阳,是降临人间的第一声啼哭

作者简介:管清志,山东诸城人,山东省作协会员。中学时期开始写作,踏入社会后务过农、经过商、做过印染厂生产流水线上的工人。作品散见于《诗探索》《山东文学》《时代文学》《百家评论》《北方文学》等文学刊物,曾入选多种年度选本。出版诗集《宋词里的秋雨》(合著)。

雨后的胶东

韩宗夫

初夏日,一场雷雨急遽落下,雨声密集

敲击器皿和瓦片的声音

像一位练习架子鼓少年在奋力击打

乡人们称这场雨为及时雨,我也同样认为

雨后半岛细水长流,小孩赤脚踩着满地的流水

脚踩软泥的感觉一定很舒服

光与影四处迸溅,洗绿了小孩和蜻蜓的眼睛

在欢乐的旋律里,我手握牧歌一样轻柔的鞭子

把蓄满水的云朵赶往高处的山坡

希望雨水像羊群一样迅速汇集

然后再一次从山顶俯冲而下

那些被雨水浸透的乡野俚曲,亦包含着

一个胶东人的赤胆忠心

那些刺绣的经典,喜庆的剪纸,雄起的渔火……

动情地闪耀,一如既往

旋耕机轰鸣着,翻阅着厚厚的黄土

低头啃草的黄牛,把我带进青铜时代以前的农业

古老的渔村,让我迷失了回家的方向

从心到心的历程,是一段彩虹的距离

辉煌而曲折,温馨而愉悦,一种甜蜜和幸福的颤栗

来自你布满果树和河汊的身体

群鸟在瓦蓝的天空中游泳,我在华丽的绸缎中挣扎

我的头发,早已被你的密林染绿

我的信仰,被你的雨水冲洗得莹洁如大米

待阳光普照,我已踏遍你的万水千山

并把一个北方傻子的爱情频频向你注入

作者简介:韩宗夫,山东诸城人,六十年代生。有作品见《诗刊》《星星》《北京文学》《散文》《草原》等,曾获山东文学2006-2010年度诗歌奖,首届中国(乐至)田园诗歌奖。著有诗集《稻草人的村庄》《走丢的镜子》。

香椿篱笆和不存在的影子

阿龙

突然没有可谈的事物了

包括眼前的羊肠小道,左一下右一下

钟摆似的牛尾巴。香椿篱笆稀疏

远方的风尘,跌落白杨树梢

近前,麦苗抽高扬花的穗子

我把藏了多年的话咽回去

埋头走过村庄的街巷

脚下的鸡爪草轻微地颤栗

现在,多年的无水之河

隔断草垛旁大黄牛的目光

绕开陡坡和刺棘,这个中午和夏天

准备释放乡间的泥土味道

甲虫复原了折断的腿

蝴蝶返乡,与一朵花交流寒冬和不幸

即使星星不再为四季守夜

它们也会沿香椿树叶找到生活的滋味

这段时间我注目篱笆良久

直至该模糊的模糊

香椿用树茎的清晰和幼芽的嫩小

迎接盛夏。我藏身其间

吃掉一片再掐一片

诱惑人的气息,像影子

我总是对影子着迷,仿佛事物

已获取表达热烈的词

作者简介:阿龙,高密人,生于1965年。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高密市作协副主席。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散文专著《老家三部曲》:包括短篇散文集《发现高密》、中短篇散文集《夷地良人》和长篇散文《五龙河》。单篇(组)散文、诗歌散见于全国各大报刊。获第四届风筝都文化奖,第二届齐鲁散文奖。

寻找

高文

整整一夜。在那间很旧的屋子里

娟子陪着我在翻找什么

桌子上,地上,纸页散发着霉味

翻出来的那些时间也是霉湿的

我们还找到了一大串钥匙

去开那扇内间的门:

那里做过接待室,餐厅,歌舞厅

临时查案室,直到我离开厂子那天

一直做着旧布品仓库

那把钥匙是铝制的,两道熟悉的弧齿

让我从一堆铜里认出了它

啪——锁打开的声音依旧清脆

里面废墟一片,进不去了

站在梦里,我怀疑手里捏着的是把刀子

那些银质的光,内敛,温润

割开尘埃、霉锈、时间和梦境

二十年前,我把它从裤腰间取下来

连同一段青春褴褛,交了出去

作者简介:高文,山东昌乐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散文、评论、报告文学等作品见于《诗刊》《星星》《诗选刊》《扬子江》《飞天》《诗歌月刊》《山东文学》《时代文学》等,入选多种诗歌年选。出版诗集《诗经里的房子》等四部,主编山东第五届青年作家高研班诗选《海边》。获第三届、第四届风筝都文化奖。

诗特刊|山东潍坊群展:邵纯生、孙方杰、黄浩、徐晓、高文-爱读书

初霁帖

苏生

整个八月都在下雨。西太平洋上空弃绝避世

的热带气旋,复得朋友圈内点赞智慧的召唤。

数场威力强劲的灵魂升腾仪式让人构陷成

檐椽上的痛哭声,多年后不断散落的失望

将我们相牵的手劈开。在走像飞的路线,

大雨如注,不断地叩问荒径茂盛的唏嘘。

那散如小星、工于草木的分行,一旦靠近

就进入抒情者索命的范畴,潮湿的村庄

像无人申诉的行刑场,老父母一定要赴死吗?

转而初霁,那些无足轻重的人在油画中越过驳船

严峻的吃水线,同燕雀一起捡拾夕阳遗落的金子——

词语犁过田垄年轻的脊背,古老河床蓄满暮色

和雾霭凉薄而波动的心,水草丛中一只鸥鸟

于惊飞的苍茫中,认出散失多年的自己。

作者简介:苏生,本名刘瑞明,1985年生于山东高密,入选2015山东省新实力诗人,多次获地市级诗歌类奖项。作品见《诗探索》《山东文学》《风筝都》等各级文学刊物几十种。

写在清明

娄军

焚烧过后的纸钱,被风吹走

灰烟俱净

那么多虚无的名字

刻在石头上

那么多虚无的人

埋在泥土中

我看见我的名字

刻在一块虚无的墓碑上

作为一个未亡人

我心惊胆颤地,走在活着的路上

历经无数次的掩埋

又无数次,把自己从黄土堆里,扒拉出来

作者简介:娄军,女,70后。曾用笔名梨花飞。有诗歌刊发在《延河》《山东文学》《时代文学》《诗探索》2015《齐鲁文学诗歌年展》等。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2497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