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微小说:错爱

微小说:错爱

四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身下新编的草帘子窸窣作响。

明天,他喜欢的姑娘清水就要嫁人了,他那一点丁儿渺茫的机会就将一并消失了。

他大睁着眼瞪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胸闷得有些上不来气,一把掀开被子,猛地坐了起来。穿鞋、拿灯,一气呵成。

微小说:错爱-爱读书

作者|米扬

直至走到大门口,家里养的大黄狗喊叫起来,他才醒悟过来,我这是要上哪儿去。

“死狗,连我也不认识了吗?”

他恨恨地骂了一句。

“谁啊”

爹娘听到动静屋子里亮起了煤油灯,问询声也随之传出来。

“是我啊,起来解手。”

“年纪轻轻地屎尿多,才刚睡下就起来,刚刚闭上眼又给吵醒。”

伴随着母亲没完没了地嘟囔声,他毫不犹豫地走出了家门。朝着以前那条走着心里发毛的小路走去,穿过二婶家的菜园子,走过三大爷家的玉米地,再横过一块野草繁茂的荒地就来到了村边的小河边。

他坐在河边的大石块上,随手抄起一捧水,用力地泼在自家脸上。夏天的水依旧透着几丝冰凉,一个激灵,他觉得耳畔的蛐蛐声和蛙鸣声听得更真切了一些。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发什么神经,跑来这里。

曾经,在那个男人出现之前,或许清水是爱过他的吧。

他苦笑着,随手捡起石块往水里边狠狠地丢着。

两个人一起长大,若是清水也像他一般爱慕她,那么两个人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小时候,他们一起约着来到河边来打猪草、找被洪水泡过的柴火、找野果子吃,一起去偷摘玉米、偷挖土豆到河边烤了吃。还毫不避嫌地一起脱光了在河里洗澡……

微小说:错爱-爱读书

四喜回想着,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

他有幸读完了初中,读了两年初三也没考上高中,只能回家来,清水小学没上完就回家帮衬父母了。因为村子里有清水,他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好像也轻了些。

在16岁的夏夜,他带清水到河边来看月亮。柔柔的月光洒在河面上,随着水波一圈一圈地破碎又聚拢。

“长大了我们也在一起好吗?”

“好啊!”

“再过几年嫁给我好吗?”

四喜转过身去,深情款款地凝视着清水。

清水低下头去,忽而又笑笑地抬起头来。

“四喜哥,你怎么了?我怎么能嫁给你呢,你是我一起长大的玩伴,而且我们都姓杨啊。”

“我家祖上是从外地搬过来的啊,不存在近亲的。或是,你不喜欢我。”

“我不知道,四喜哥,我只知道我们一直很要好的朋友,别的我不知道。”

清水或许是那晚被他吓到了,自此后很少跟他单独在一块儿。

后来,清水父母就给她水媒,找上门女婿,很快她选定了 ,随后定亲,明天,她就要嫁给他了。

而他,父母一提要去某个姑娘家提亲,他就一口拒绝,让家里十分不满。他的借口是自己还小,不想成家。

四喜抓起一把石子朝着河道下游狠狠地扔下去。

“哎呀!”

一个女声叫了起来。

四喜吓了一大跳,这黑漆漆的夜里居然还能遇到人。

他拿起手电筒往下照,只见一个湿答答光溜溜地身影从河水中钻了出来,急急地往河岸跑去。

是清水。

“是我啊,四喜,你别怕。”

“你把手电筒收起来啊。”

四喜慌忙关了手电筒,等了一小会,估摸她快穿好衣服了往下走。

夏夜,会有很多人图方便到河里来洗澡。

是啊,明天她要当新娘子了,理所应当是要干干净净地成家的。

他苦涩地笑着。

“没人陪你来吗?胆子长肥了,敢一个人来。”

四喜见到清水像个没事人一样地说道。

“来这洗澡啊,这里多舒服啊,黑夜罩着,什么都不用掩饰。倒是你不正常啊,跑来这里干嘛?”

“我睡不着,出来走走。”

四喜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两个人陷入长久的沉默当中。

“走吧,回去了,不然你爹娘以为你临阵逃跑了呢。”

四喜故作快活地说着。

两个人继续沉默着走过野草地、玉米地和菜园子。

“我也跟你一样睡不着,想到河边走走。”

到村口,清水转身对四喜说道。说完快步朝家走去。

微小说:错爱-爱读书

四喜愣愣地看着她的背影。

“女人心海底针,何苦在这种时刻来可伶我,何苦又要搅动我静静沉寂的心。”

过了几天,清水办完婚礼后,他就外出打工去了。

过年时回家,他听闻清水过得不好,那个上门女婿觉得抬不起头来,在家里处处为难清水的家人。

“日上三竿不起床,天天喝酒,音乐振得山响,喝醉了还会打人。”

清水家没兄弟,她是长女,只能招上门女婿。

四喜故意在河边等清水来担水去浇菜。他看见清水的右眼乌青。

“是他打的吗?”

“端午节的时候打的,说了他几句。眼睛成了这样,消不掉了。”

清水说完就忙手里的活了。

四喜看她消瘦了好多,心里气急了。

“你为什么不离婚?”

“我爹妈说我一个二婚的今后不会有人来做上门女婿了。”

“所以你要忍着?”

清水低着头再也不说话了。

春节时,因为芝麻粒的小事,清水的丈夫甚至对清水的母亲动了手。

春节一完,两家人就坐到一起商讨两个人还要不要继续过下去。 最终商定女婿戒酒,不给他管家中的财物,否则就离婚。

清水的丈夫从未想过要离婚,毕竟这里好吃好喝的,满口答应,悔过连连,任谁看了也都觉得他变好了。

四喜今年不打算出去了,听父母的话谋划着讨老婆。他不再关心清水的事,只关心自己的生活。

可是在一个村子里总会相见,一个多月后,他看见清水卷起的右腿有淤青,周围肿了一大块。

“你的脚怎么了。”

“他打的,晚上悄悄打的,因为不给他喝酒。”

四喜的心抽抽的疼,这种人脾性难改,跟他一辈子,清水或许要受一辈子的苦。他的心翻腾着,总有解决办法的。

微小说:错爱-爱读书

每天,他都能看到清水的丈夫懒洋洋地躺在村口的大树下乘凉。一次,四喜看到清水陪他从村医那里回来。

清水的丈夫跟在后面咒骂着,说打的药水老贵,一点作用都没有。按照以往的经验自己喝几口酒慢慢地就会好了的,何须打针吃药。清水不给他买酒也不给他钱。

清水见到四喜一言不发地快速走过来。四喜摸出口袋里的零钱,悄悄地扔在地上。

他远远地看到清水的丈夫捡起了零钱。

晚上,清水家里叫嚷起来,说丈夫的感冒病突然严重起来,严重到晕过去了。村民们帮着运送去县城的医院去抢救,村路不通,山高路远,颠簸了四五个小时才到,医生说送来得太晚了,无力回天。

医生说死因极有可能是打了头孢后又喝了酒,清水一家极力反对,说他绝没喝过酒,他没钱,家里也没酒。所有人都艰难地承认了这是一个因为重感冒病死的人。也有人说,这个人本身就带病,人精瘦,在家里啥事都干不了。

清水恢复了单身。四喜不想在家里了,他动员清水跟他一起外出打工了。

两年后,俩人抱着孩子回村了。四喜家人唉声叹气却也无可奈何。

往事已矣,无人再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24385.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