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女侠周翡:桃源少女如何成长为一代宗师

女侠周翡:桃源少女如何成长为一代宗师

《有匪》中的主角,当之无愧是女侠周翡,不过她的出场,却和一般女侠,甚至是一般侠客不太一样——因为当堂顶撞教书先生,被母亲训斥责打还顶嘴,像是一个有点顽劣的小女孩,毫无从小苦大仇深又懂事明理的大侠风范,反而更接近于一个娇生惯养出来的普通人。而她最终成为新的”南刀”,不仅是功夫的成长,更多的是心性的成长。

1、 离开群山环抱的旧桃源

作为大当家李瑾容和甘棠先生周以棠的独生爱女周翡,四十八寨在外人眼中是土匪窝也好,江湖上有名的帮派也罢,于她而言,那就是生她养她的桃花源。大当家自然是最厉害的高山,而其他长辈也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号。外界于她而言,最多是父亲所说的”当今天下,豺狼当道,非苍鹰猛虎之辈,必受尽矬磨,生死不由己”这样看似凛然却苍白的认识。而她本就是武人出身,手中有刀剑,便敢莽而走天下。所以这样的周翡,看似叛逆实则听话,会有对家中长辈本能的依赖,就像从地牢出逃,遇到晨飞师兄,她便只想两眼望天了。

家意味着温柔,却也意味着限制。成长的第一步,就是离家。其实李晟负气出走背后渴望成长的心态,周翡也有,然而洗墨江中的牵机和父亲的临别赠言,把周翡牢牢定在门内。当时她年幼的心里,只有父亲的”取舍本是强者之道”。所以她初习武只为变强,反而能心无杂念,在开着牵机的洗墨江中,一泡三年。反观同样差点被洗墨江要了小命的胆怯的李晟,周翡性格中遇强则强,迎难而上的底色逐渐凸显。但是,此时没有经历过任何江湖险恶的周翡,纵然通过考核拿到弟子铭牌,身体已经跨过洗墨江,走出层层蜀山,可是她的心,有没有也一起走出去呢?

华容城之变,是周翡下山后经历的第一道坎,敢对吴楚楚说出”就算只剩我一个人,也能把你安全送到四十八寨,你相信我”这样的大话,除了安慰和壮胆,更多的是年少意气和对家庭的信赖。华容城的周翡,还是逞少年意气,一腔孤勇的小女孩。遇事临敌更多靠随机应变,再加上一点小运气。但她缺乏实力,也缺乏面临大事的心性。她在最无助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依靠,”要是逃出来的是晨飞师兄,或者随便哪个师兄,怎么会这么没用?”四十八寨和李瑾容于此时的她而言,既像是一个想要靠近的目标,更像是一个永恒的安全屋,她并没有意识到,要达到她所追求的成长,必须彻底走出四十八寨。只是命运给她开了个玩笑:她归家之日,却正是离家之时。

疲惫的周翡回去就遇上了鸣风和伪朝联手的夹攻,家园遇难,来不及让她喘口气就得再提刀上阵了。面前是敌军,脚下是家园,身后是深渊,此时的周翡,再无任何退路。那一瞬间,旧桃源的滤镜终于破碎,她不再是桃源里的小女孩,而是越过桃源成为了它的守护者。

女侠周翡:桃源少女如何成长为一代宗师-爱读书

二、见证沧海桑田的新”南刀”

要想成长,破除了对家庭的依赖远远不够。这第二步,便是破除对强者和前辈的盲目崇拜。所谓前辈,未必都是强者,不过是多走几步路积累了一点经验;而对强者和力量的崇拜,则容易使自己的道路走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周翡是幸运的,当年尚在懵懂的她,被父亲的”强者之道”点醒,又在踏足江湖前,被母亲灌输了”鬼神在六合之外,人世间行走的都是凡人,你为何不敢相信自己手中这把刀能无坚不摧”的信念,本就是不服输的心性,倒是变得更加热血。而破雪刀的凌厉和她性格中的坚韧莫名契合,则更是一种巩固,让她绝不会越走越偏。

其实很多前辈都说过周翡不适合练家传的破雪刀,就连她母亲都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草草传功,所以她练得很是吃力。然而她破除了心中对前辈和力量的盲目崇拜,守住了自己的道,终成新一代”南刀”。不同于那些追求强大而走捷径的人,如早年追求狠厉的木小乔、为了成名热血上头闯祸的纪云沉、甚至为了报仇不顾一切追求力量的殷沛。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有的人幸运地找到了,如周翡;有的人始终没有找到,如殷沛。但无论如何,不可失去心中的正气和信念,所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只有抛却心中对强者的依赖、仰慕和胆怯,才能真正看清那些所谓的规则和真相,走好自己的道路,从而逐渐达到”从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如境界。

三、从惺惺相惜到红尘眷侣

破除对家庭的依赖,让周翡成为家族的守护者;破除对强者的崇拜,让周翡成为一代”南刀”传人;而让周翡真正的独立在于,她还破除了对于爱人的幻想。武林中人,看重的无非是江湖事与儿女情,不过情到浓时易目盲,前有为情所困走火入魔的段九娘,后有追爱不成愤然黑化的寇丹,对于女侠来说,”情”字一关,似乎更加难过。就连周翡自己,也曾自嘲”为了谢三,干尽天下傻事”。然而谢允之于周翡,先是可以性命相托的战友和惺惺相惜的知己,最后才是恋人。

女侠周翡:桃源少女如何成长为一代宗师-爱读书

两人最初的几次相见,总是夹杂在刀光剑影之中,周翡救过谢允,谢允亦救过周翡,尤其在四十八寨叛乱的时候,谢允对她的成长起过非常重要的提点与帮助作用,最后还不惜毒发,动用推云掌帮她挡下了敌人的致命一击。面对这样的情谊与付出,没有女孩不会动心。周翡也动心了,但是她并没有因为谢允是端亲王,更没有因为对方救她一命,便就此生出做端王妃的幻想,也没有借着报恩之机,从此依偎在谢允身边,依赖他的宠爱与地位。夜船中与同明大师的对话,便是她心性最好的表达。

老和尚看了她一眼,见她眼珠终于会转了,便同她说道:”咱们已经出了永州城了,再往前走,便彻底离开这方地界啦,你想好自己要去何处了吗?”……老和尚背对着她,说道:”想不出来也不要紧,你记得自己为何而来便是了。”

周翡把玩着铁壶,低着头说道:”我为一个人而来。”可是那个人已经没了。

老和尚道:”不对。你说你为一人而来,可你所说的那人,也不过是途中一段起落聚散皆无常的缘分,既然是偶遇,怎能说是为他而来呢?

周翡轻声道:”大师,你又不认识我,你知道什么?”老和尚将佛珠绕到四根并拢的手指上,问道:”你认得那人之前,整天都在做些什么呢?”……”以前就是在山里随便练练功。”……”阿弥陀佛,你练功是为了什么呢?”

练功是为了什么呢?最开始,只是为了孩童的好胜心,……渐渐的,她想要磨出一把真正的破雪刀的意愿一天强似一天。……周翡愣怔良久,喃喃道:”为了……为了我先祖的刀吧。”

双刀一剑枯荣手的故事都过去了,“周翡说道,”我们这些不肖子孙拿着先人留下来的刀剑,连苟且尚且艰难,也太窝囊了。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老和尚点头道:”名门之后。”

周翡摇摇头——至今别人问她是谁,她都态度很差地搪塞过去,不敢说她姓周名翡,出身四十八寨,是李家破雪刀的传人,一方面是出于谨慎,不想给家里找事,一方面也是隐约觉得自己配不上”南刀传人”这假名号,报出来未免太羞耻了。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觉得心中痛苦并未少一分,魂魄却苏醒过来,便伸手一揉眉心,心想:是了,家里眼下还不知怎么样了,霍连涛闹得这事也不知对战局有什么影响,何况如今霍连涛一死,往后丁魁之流不是更加肆无忌惮?她得回去,将来龙去脉和李瑾容说清楚,如有必要,说不定还得继续追查这个搅得中原武林天翻地覆的海天一色。而四十八寨中人才凋敝,虽有大当家坐镇,万一有事,必然还是捉襟见肘,她无论如何也该接过一些责任了。

这么一想,方才还空空如也的心里顿时被满满当当的事塞了个焦头烂额,周翡叹了口气,对老和尚道:”那便……劳烦大师送我回永州城外吧,我这个……这个船实在……”

谢允生死未卜,周翡躺在一条陌生的小船上,一醒来没有哭天抢地,也没有浑浑噩噩。想到的既有自己身为”南刀”之后的传承,又有家族要承担的责任。她不是不想着谢允,是不会满脑子都想着他。我承认自己爱你,但人活一世,尤其江湖人刀头舔血,不知哪天就尘归尘土归土,伤春悲秋后,我还是得做我四十八寨的小女匪,继续风里来雨里去,担起我该担的责任。一如当年在她身受重伤之际,谢允不止一次产生想要带她走的冲动,最后甚至说了出来,然而周翡的反应是:”一个人,是不能在自己的战场上临阵逃脱的。这就是周翡的爱情,带着江湖人的潇洒、飘逸、利落与深沉。

周翡与谢允,一个张扬刚烈,一个乐观洒脱,他们的定情来得很迟,因为两株从未放弃独立生长的树,要想靠近对方,是要努力再向云端生出许多枝蔓的。“我不愿做攀援的凌霄花,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但庆幸的是,他们二人都足够坚定和耐心,让这经历过几番生死的感情无比坚固,只有谢允能唤起周翡心中的活泼与纯真,也只有周翡能让谢允源源不断释放他的赤诚与温柔。

四、 从窥看天光到登堂入室

在成为”南刀”的过程中,周翡抛却家庭依赖、盲目崇拜和爱情幻想,终于一个人踏入这艰辛的旅程,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名师给她口传心授,没有秘籍助她一日千里,所有的功夫,都是在面对比她强大百倍千倍的对手,实战中一拳一脚拼出来的,而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对武道的领悟,她的境界,她属于自我的”道”,都逐渐明确。这种”明悟”的过程,在周翡对战寇丹那一节中,写得尤其精彩和透彻:

寇丹不是她遇到的最厉害的敌人,却是第一个她明知道两人之间的差距,却还得硬着头皮上,而且身后毫无退路的敌人。

而周翡的破雪刀,却学得堪称仓促。李瑾容抱着”姑且教给你试试,实在学不会就拉倒”的态度传了这一套刀法给她。而后,她被无数前辈高人摇头,又在一次次被赶鸭子上架的时候剑走偏锋,将破雪刀当成一枝可以随便嫁接的花——枯荣真气、牵机剑意、断水缠丝……甚至坑蒙拐骗,逮哪儿插哪儿,逐渐磨炼出了她自己的刀。

那是”无常”。

她的刀突然间仿佛冷铁生魂,而她像个踩着无数碎尸瓦砾、踮脚往墙外张望的孩子,在一圈险恶要命的”烟雨浓”里,她终于扒上了墙头的花窗,得以张望到墙外的天高地迥、漫漫无边。

女侠周翡:桃源少女如何成长为一代宗师-爱读书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任何人要想成为某一领域的宗师,必要先经历一番雕琢,来以此冲破心中层层限制与障碍,才可窥看到一线天光。这无法一蹴而就,窥看天光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与自己身上的种种弱点:自我、依赖、脆弱、胆怯、偏狭,进行对抗。从周以棠离开家的那天起,周翡就在不停与之对抗,”在这个过程中,所有扶着你的手都会慢慢离开,需要自己走过无数坎坷”,不仅仅是那些手在不断地离开她,周以棠、王老夫人、纪云沉、甚至谢允,其实是她在慢慢地,主动地离开他们,真正的自我,则会逐渐在此过程中建立,而之后才能最终”凛然立天地”,登堂入室,进入《逍遥游》中所说的”无待”境地,即”在冷铁卷刃之前,得以窥见天光”而当这个过程最终完成,桃源少女便成长为了一代宗师,而自身也会达到”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己”的”达于道之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1605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