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江西赣州诗人黄禄辉去世 | 雨从黑夜出发,贯穿了一个人苍白的一生

江西赣州诗人黄禄辉去世 | 雨从黑夜出发,贯穿了一个人苍白的一生

小编按:2021年6月22日下午3时许,南康诗人黄禄辉突发疾病,送医后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众友惊闻,皆扼腕痛惜不已。他是一位诗歌的赤子,数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南康诗歌的繁荣发展,从最初的在新浪博客上编《南康诗歌网刊》到现今的《芙蓉江诗刊》公众号,凭借他的才华,他的良善、低调、谦和的精神魅力,凝聚着南康诗群,使得南康诗群形成并崛起,在江西诗歌地理版图占有一席之地。

江西赣州诗人黄禄辉去世 | 雨从黑夜出发,贯穿了一个人苍白的一生-爱读书

黄禄辉,笔名过山风。1973年8月出生。江西南康人。毕业于南昌大学中文系,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星火南康驿核心驿友、白白诗社成员。诗作散见于《诗刊》《诗潮》《诗选刊》《散文诗》《诗潮》《星火》《创作评谭》等刊,并入选《中国诗库2007卷》《2016江西诗歌年选》等多种选本。2014年出版诗集《路过一望无际的岁月》。

黑白之歌

一只白鸟在水中飞翔

一只黑鸟在火中舞蹈

这远远不是我看到的一切

更多的白在黑中

更多的黑在白中

我的眼睛黑白分明

我看见一场雨从黑夜出发

贯穿了整个白天

贯穿了一个人苍白的一生

中年纪事

面部的皱纹在加深,掌纹在磨损

进入中年之后,他一再梦见自己在爬山

总是在半山腰气喘吁吁,止步不前

然后转身,俯视居住多年的小城

有时会想起那些半途而废的盛事

有时会想起那些半生不熟的果实

半梦半醒之间,他曾经拿起一本

半开半合的枕边书,在上面潦草地写下

祝酣睡的人拥有世俗的幸福

愿失眠的人获得内心的安宁

夏天已经过去

风平浪静的大海意味着什么

搁浅的船意味着什么?没有人

告诉我,没有人能告诉我

当我抵达这里,夏天已经过去

夏天已经过去,热情已经消逝

就是这样。对熟悉的事物

我将避而不谈:比如等待

比如灯光,比如抒情歌曲

长久地眺望之后,我也许

会驾船远航。但这个秋天

我只想默默地看别人捕鱼

或者在山洞里:深深怀念

那只兔子,冬天出现的兔子

仅仅是这样,因为夏天已经过去

在阳台上看一看远方

他年纪并不大,却觉得自己老了

被闪电唤醒的都是陈年旧事

有空的时候,他喜欢在阳台上

看一看远方:年轻时的朋友

曾经爱过的人都在那里,相忘多年

还有那些逝去的人也在远方

被青葱的草木包围。也许有鸟群

飞过远方,最熟悉的是麻雀

它们卑微的一生有谁怜悯

远方太远,有那么一瞬

他的心也在远方。他握着爱人的手

静静地站在阳台上,看着远方

雪落在梦里

曾经那样盼望雪花飞舞

曾经那样喜爱雪中漫步

而今,他对雪的期盼不再热烈

因为他不再年轻。无雪的日子

他偶尔会抬头看看阴郁的天空

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眼神

意外的是:在昨夜的梦里

大雪君临,把他的归途遮盖

他站在雪地中央,泪流满面

雪花和着泪水的味道让他久久回味

雷声在深夜响起

雷声又一次在深夜响起

吵醒做梦的人。他睁开眼睛

看见闪电的光芒穿过窗帘

照亮一个美梦的残影

照亮幼年时期的恐惧记忆

那时,深夜的雷声震耳欲聋

他害怕,但是他有依靠

“轰隆,轰隆,轰隆……”

他听见雷声总是在深夜响起

就像先人们总是在深夜回来

惆怅总是不请自来

他突然迫切地想展翅高飞

飞越熟透的小城生活

靠近白云的势力范围

结果可想而知:他飞不起来

再次被惆怅的情绪笼罩

他曾经站在故乡的山上

眺望一条河流的远去

惆怅忽然在心间弥漫

某天夜里,他仰望星空

想起一些遥远的人和事

被惆怅困扰了一个夜晚

惆怅好像总是不请自来

五月的清晨,他打开门

迎面而来的是一阵令人惆怅的风

他走上一条似曾相识的道路

惆怅的感觉更加强烈

他知道路的尽头在哪里

却不知道惆怅的源头在何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1511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