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短篇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爱读书

黑云压山,狂风抽打着密林,如泣如诉,阿阮站在茅草屋前,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她看着大人们慌慌张张地忙着藏粮食、藏家中稍微能用的东西。

半个时辰之前,村里的探子来报信说,土匪下山了,正在邻村。乡里的民团被打得溃不成军,没有任何人保护村子了。整个村子开始忙碌起来,一边咒骂,一边藏起东西,带上些衣物和吃食准备往密林的山洞里去躲避。

村子里每个月都要上缴给土匪粮食,由村里选出精壮的男子去送,给的都是白米白面,家里的孩子们却只能吃粗粗的玉米面,大人们更是吃糠咽菜,苦不堪言。

可是这些土匪们还是不满足,时不时地还要来扫荡一圈。听说个个凶残,杀人不眨眼。每每得到消息,全村的人都往山上跑,无论真假。就怕跑漏了。

“阿阮,傻站着干什么,赶紧收拾,抹了锅底灰走啊。”

阿阮回过神来,走进厨房,伸手往锅底抹了一大把,均匀地抹在自己的脸上,再带上头巾,跟着家人们往树林里走去。

一路上电闪雷鸣,仿佛就在头顶上炸开,年幼的孩子们吓得哇哇大哭,母亲们赶紧安抚。颤抖着身子不敢发出声响。除了人还有牛羊鸡鸭等牲畜,这些算得上是家里的一大半财产,自然是不能落到土匪手里的。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爱读书

牲畜们走进林子深处就不走了,扯着缰绳往后退。大家说这林子里恐怕是有大猫猫。阿阮紧紧手中的包袱,一双眼睛恐慌、警觉地看着四周,害怕突然窜出个什么大东西来。

一道闪电直直地劈下来,前方不远处一棵两米多高的树立马成了两半,在一旁冒着青烟。大家吓坏了,有些人家想要往后退,说非得死在这林子里。可想想土匪手中闪着冷光的大刀、一下能将人劈成两半的斧头,以及和闪电一样快的子弹。没有一个人敢折返回去。人群中弥漫着绝望的情绪。

阿阮想或许这次是逃不掉了,不被土匪抓了去,也得死在这林子里。正想着豆大的雨滴就砸下来,伴着疾风,湿哒哒地抽打在身上。阿阮的泪眼刷刷地流下来了。

这时,人群里牲畜疯了似的四处逃窜,人群惊叫起来,阿阮听见低吼声,随之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从林子中窜了出来。人群开始四散逃跑。

阿阮喊着阿爹阿妈,没头没脑地奋力奔跑。不知跑了多久,雨水还在紧紧地追着,她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前方是悬崖,她绝望地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雨水混着泪水,黑乎乎地从头上脸上流下来,她觉得立于这天地间,是这般的渺小和无助。

阿阮哭累了,方才感觉身上一阵阵的痛,撩开湿漉漉的衣物一看,衣物被树枝挂得支离破碎,身体上一条条被石块树枝刺坏的伤口渗出滴滴细密的鲜血,被雨水一淋,疼痛加倍。

阿阮镇定下来,她举目四望。听不见人的声音,只有暴风暴雨的声响,还有不远处的山洪轰隆隆地咆哮着。她不晓得身处何处,决定往高处走,到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找到大家。

阿阮忍着痛,一直往上走。走了了大约一个小时,大雨小了些,她的视线不再那么模糊。走着走着,她看见一大块石板,周围只有低矮的几棵小树和密密匝匝的野草。她艰难地手脚并用的往上攀爬。

站在一堆乱石边时,她看近后面有一个小洞,她心想是个避雨的好地方。毫不犹豫地往里面走。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爱读书

可才到洞口,还来不及看清洞里有些什么,阿阮就看见两双眼睛正在直直地盯着她看。她吓了一大跳,差点连滚带爬地滚了下去。靠近他的一个人伸手拉了她一把,她勉强站住,一屁股跌坐在石块上,楞得生疼。

这时候她才看清了洞里的两个男人,一个络腮胡子,衣服敞开着,一副凶相;另一个穿着一身制服,她认得是乡里民团的人。两个人似乎在对峙着,两人各自拿了把枪,分别指着对方,民团男子的腿受了伤,伤口还流着鲜血,像跟干木棍一样随意丢在地上。

阿阮看得触目惊心,完全呆住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

民团男子问道。
“土匪来了,我们来林子里躲避,遇到大猫猫,我跑丢了。”

阿阮说着本能地向他身后靠过去。

她看见络腮胡子轻蔑地看着她,眼神在她胸前游离,露出奸邪的笑容。阿阮低头一看,自己一身衣服破烂不堪,被雨水淋了后紧紧地贴着肉,身体轮廓清晰可视。

她羞红了脸,想起手里的包袱,慌忙打开找衣服。哪还有干的衣服,全部能拧出水来。民团男子看到了她的窘迫。

他艰难地用一只手去解自己衣服的扣子,另一手拿着枪对着另一端的络腮胡子,折腾了好久,也没能全部解开。

“你过来,帮我把外套脱下来。”

阿阮犹豫了一下,走到他跟前,红着脸去脱他的衣服。她感受到男子轻微稍显急促的气息和起伏着胸脯。她连忙快速地脱了下来。

男子微微欠身说道“进去里边换掉。”

阿阮顺从地进去更深一些的地方把衣服换了下来。

“进去里边找些干草和干柴过来。”男子又吩咐道。

阿阮抱来些柴草,男子从裤兜里掏出火柴来。

阿阮升起火来,把湿掉的衣物穿在树枝上烤着。

“何指挥官很懂怜香惜玉嘛,就是在这般境地也要这般爱护美人儿。”络腮胡子戏谑着说道。

何指挥官,他就是乡里名团的统领何千鹤吗?这些年来,他带领民团抗击土匪,虽则没有能力庇护全乡,但也没让土匪在村子里烧杀淫掠、肆无忌惮地的掠夺。他也因此让土匪记恨在心,时时想着活捉他。

阿阮心头微微一怔,没想到如此响当当的人物竟还如此年轻。

“你少废话!”何千鹤说道。

等烤干了衣服,阿阮撕着布条儿,说要给何千鹤包扎。

说着就查看他那截如干柴般的腿。何千鹤动了动,疼痛立马袭击了他的全身。他强忍着,除了皱紧的眉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我们俩这么对峙着,谁也别想从这里出去。要么饿死,要么被野兽吃掉,如果想出去,就想办法去找吃的,再找路出去。”何千鹤对络腮胡子说道。

络腮胡子看着何千鹤受伤的腿说道“你可是只肥羊,把你带回去领了赏金,我就可以回家孝敬父母去了。无论如何你都得跟我走出去。”

“这样吧,我们把武器都给这个姑娘。今天是出不去了,等明天再找出路走出林子。”

何千鹤盯着络腮胡子看了好一会,率先把枪收回来拿给阿阮。络腮胡子见状也将大刀递给姑娘。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爱读书

等处理完伤口,何千鹤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拖着受伤的脚走了几步,脸上露出几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阿阮也高兴起来,何千鹤的受伤程度并没有她想象的那般严重。

天色渐渐暗下来。原本黑压压的天空却晴开了。阿阮想起自己有带了干粮,随即从包袱里找了出来,在火上烤了起来。粗糙黑黄的玉米饼子此刻散发着股股焦香,成了无上美味。

烤好后,她先拿出一块给何千鹤,犹豫了一下又给了络腮胡子。

从他们的交谈中,她知道络腮胡子无疑就是土匪,此次土匪倾巢出动,民团措手不及。在众土匪喊着活捉何千鹤的时候,他慌不择路地往林子里面跑,不小心从山上滚了下来,锋利的石头刺伤了他的脚,被这个土匪给追上了,说是要活捉她回去领赏,两个人就这般对峙着。

她恨透了这些人,可是在这个时刻她还是心软了,觉得那也只是个人而已,外加害怕不给他会生出什么事情来,土匪就跟猛兽一般,无人性可言。

络腮胡子有些诧异地接了过去。

夜幕完全降临时,月亮也亮起来了,周围静谧得可怕,不时有动物的嚎叫,阿阮吓得心惊胆战,一直紧挨着何千鹤坐着。三个人一晚上几乎大睁着眼,谁也不敢睡过去,堤防着对方和野外不可知的动物袭击。

第二天,天空刚露出鱼肚白,他们就起来寻找走出密林的方向。

阿阮想起每当下暴雨发大水时都可以看见那条裹挟着山石的大河,她想找到那条大河,顺着往下走,一定可以回到村子里去。

三个人就这样上路了,络腮胡子走在前方探路,阿阮拿着两人的枪,何千鹤拖着腿拄着一根木棍跟在后面,小心翼翼地行走着。

刚被大雨浇透的密林挂满了水珠,脚下的泥土松松软软的,一不小心就塌陷下去。走了没多时,三个人就湿漉漉的,还裹了一身泥。

阿阮的身上又多了好几处伤口,何千鹤也跌到了好几次,她看看何千鹤没听到他发出一声呻吟。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爱读书

走了很久很久,太阳灼热起来,阿阮判断应该是到了正午时分了。这时候他们看近前方有骡子和牛羊的残体零散地堆在林子里。周围还四处丢满了零散物件,衣服、吃食。阿阮知道,他们到了昨天遇到猛兽的地方。立马害怕起来。

“把枪给我。”何千鹤说道。

阿阮立马取下背在背上的盒子枪给了他。络腮胡子看下她,也把枪给了他。

三个人屏息凝神地通过这片林子,好在什么也没出现。

阿阮知道过了这里,再有一两个小时就可以回到村子里了。她焦灼地看着这两个人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她同时担心让这个土匪知道了他们的躲藏地,之后再也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了。

三个人心事重重地行进着,突然,阿阮听到一阵响动,只见走在前面的络腮胡子正随着一堆泥石朝河底滚去。

阿阮大吃一惊,慌忙退了几步。

等泥土不再松动,阿阮看见络腮胡子脸朝下埋在泥土堆里。她看了看何千鹤,只见他在用树枝试探着泥土。随即招呼阿阮去找些树皮来。

两个人用树皮做了长长的绳子,何千鹤拖着脚往泥土堆侧方绕。阿阮叫住了她,说她去。不然他们两人都陷了进去,她可就没办了。

何千鹤没有坚持,又折了些树枝丢在泥土堆里。阿阮踩着树枝,一步步的朝络腮胡子挪过去,然后站定,将树皮绳索拴在他腋下,让他双手拉紧,随后又慢慢退回去。与何千鹤一同拉他上去。

折腾了一两个小时,几个人弄得精疲力竭。络腮胡子终于重回硬地。

他低垂着头,走到河里清洗一身泥土。阿阮看见他背上的累累刀疤,触目惊心,土匪凶狠的形象又在脑子里立体起来。她突然有些后悔救他了。

再次上路时,三个人一言不发。快走出密林时,络腮胡子忽然走到何千鹤跟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问能不能收了他,让他成为民团的一员。

短篇小说:密林深处-爱读书

何千鹤目光冷峻地看着他。络腮胡子一再发誓说保证今后不再作恶,誓死效忠民团。而且他多少熟悉土匪帮的结构,会全力帮助民团的。

何千鹤答应了他。

到了村口,阿阮看见村子里有了人声,她知道已经没事了。

何千鹤与她道别,说了日后再见。

再见,还会再见吗。阿阮看着何千鹤高大的身影消失在道路尽头。她陷入了沉思,善与恶的界限似乎也没有那般的清晰。

一个月后,何千鹤带着那个剃干净了胡子的人来村子里招新人。阿阮远远地看着他朝她走来,他的目光紧紧地围绕着她,阿阮仿佛又感受到了了他那起伏的胸脯和轻轻的气息。

“阿阮,你等我,等我来娶你,可好。”

临走前,何千鹤下马来去,轻声对她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13200.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