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

民国初期,土匪的头号死敌其实不是剿匪军队,而是各地的民团。所以,“土匪斗民团”的事情时有发生,今天就拿河南新郑地区举例子,看看土匪有多猖狂。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爱读书

民国河南旧照

民国6年以前,土匪还不抢老百姓,只抢地主大户。很多地主被抢急了,就搬到县城里去了,土匪没办法,又开始针对稍微富裕一些小户人家,抢劫绑票。那时候土匪有这么几句顺口溜:“五钢洋,六轮子,打着舅子要银子,舅子没有咱不要,拉住舅子叫快炮。”所谓“叫快炮”,就是撕票的意思,土匪绑票,就是要钱要枪,谁敢不给?

再往后,土匪开始抢“花票”。花票又称快票,指的是大闺女、小媳妇。家里人为了保全“清白”,往往会用最快的速度把人赎出来,所以称为“快票”。如果家人没钱来赎人,那自然就成了“压寨夫人”。

谁家能没个大闺女小媳妇?老百姓害怕了,家里有年轻女子的,晚上都不敢在家,扶老携幼牵着牲口,要么躲进附近的大寨子,要么就在野地里躲着。后来土匪也急了,白天开始出来绑票……

只要土匪不打县城,官府一般也不管。但是后来闹得太凶了,老百姓倾家荡产,交不上粮税了。新郑县的官员没办法,花大价钱成立了县民团,团长名叫刘治中。民团就是专门对付土匪的,新郑地区的那些匪徒,这才稍微收敛一些。


当时,旁边的洧川县东柴村有个大土匪,人称马老大。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爱读书

地方民团

这个马老大可不简单,公开为匪,手下有200多人,长短枪100多支,方圆几十里都是他的地盘,十分嚣张。有一年,马老大娶老婆,仗着没人敢管他,就大肆操办,请了两台大戏,十里八乡士绅地主都邀请了。

按理说,新郑民团不想管洧川的事情,只要他们不来找麻烦,谁也不想动刀动枪。但是,这个马老大被喜事冲昏了头脑,非要给民团团长刘治中发请帖,还专门写上:“来了是君子,不来是小人!”

这不明摆着是羞辱民团吗?你要是不去,说明怕了这帮土匪。你要是去了,那就是给土匪面子,是“通匪”。刘治中手底下也是有人有枪,这种羞辱忍不了,他当即决定,灭了这个土匪头子。

婚礼当天,刘治中派文书马仲祥和其他几个人,带着200块现大洋,先去随礼;之后,安排一部分人换上便装,腰里藏着短枪,扮成老百姓潜入东柴村,混进人群假装看戏;又安排了一部分人,假扮成土匪,扛着枪慢慢悠悠地过去,假装是过去庆贺的;刘治中本人,则带领剩下的人,埋伏在要道上,准备伏击土匪。

一切准备妥当,马仲祥先去随了礼,然后乐呵呵地站在人群中看热闹。等到拜天地的时候,鞭炮噼里啪啦响了起来,马仲祥忽然在旁边掏出“六轮子”,朝天上连打三枪。外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但院子里一片大乱,看热闹的人四处逃窜。

与此同时,混在人群中的两个便衣民团,第一时间上去架起了马老大,拉着就往门外走。马老大手下的土匪惊慌失措,一时间还没搞明白是咋回事,便衣民团的人就大喊:“我们是部队来办案的,闲杂人等走开!”

土匪怕驻军啊,听到这话赶紧逃跑,有土匪小头目登上高处,一看没有穿军装的,对方也就是四五十人,知道中计了。此时,民团已经架着马老大出了村子,正沿路狂奔。一大群土匪拿着枪追了上来,眼看就要追上了,刘治中埋伏的民团忽然杀出,一阵反击把土匪暂时压制住了。

但这毕竟还是土匪的地盘,刘治中果断带着手下钻进了附近的一个寨子,关紧了寨门。土匪把寨子围了起来,让刘治中立刻放人。结果话刚落音,民团就从寨墙上扔下一个东西,土匪上前一看,完了,是马老大的脑袋。

老大都死了,还围着有啥用?民团一突围,土匪就都撤了。


民国11年以后,土匪更多了,各村各寨都开始组织民团。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爱读书

红枪会

那时候的地方民团组织,有很多称呼,比如红枪会、联庄会、保安队,各村之间还有“联防公约”,一村有难八方支援。民团的成员大多数都是村里的青壮年,他们平时干自己的农活,农闲时分就修寨子、练武术。

土匪猖獗的时候,民团都集体住宿,方便随时行动。到了晚上,他们会轮班守夜,防止土匪偷袭。村里的富户则会送来粮食、粉条、豆腐、蔬菜等等,做饭给民团吃。一开始民团的武器还不太行,主要是土制大炮和长矛,所以要靠大家联合起来才行。

民国14年,县民团带领几个村的红枪会,到稍微偏远点的村庄剿匪。那一年大股土匪不多,所以听说民团来剿匪,三五成群的小土匪都跑了。

民团一看土匪跑了,就把土匪家的房子都烧了。三三两两的土匪回到家,一看啥都烧没了,气得哇哇乱叫。后来有人说,来烧房子的都是君赵村的人,土匪就聚集在了一起,数百人浩浩荡荡地朝着君赵村来了。

腊月二十二的半夜,人一出门就冻得直打哆嗦。虽然冷,但君赵村的民团还是有人站岗放哨,正好发现了大群土匪涌过来。放哨的赶紧敲锣叫醒村民,另外向其他村寨传消息。这次土匪人多,围了寨子之后,先把东寨门用火点着了。

民团赶紧拉出了一门土炮,正冲着寨门摆好,土匪一看也不敢随便进来了。到了早上,忽然下起了小雪,土匪趁着土炮打不响,冲破了东南门。村子里的年轻人一看,纷纷拿着大刀、红缨枪、小匕首冲了过来,和土匪打成一团。

土匪见村民都拼了命,所以暂时退了出去。君赵村有一个年轻人,名叫刘宗元,他胆子大,趁土匪不注意悄悄从一个小门溜出去,拎着小匕首就冲进了匪群,一阵乱捅。土匪多人受伤,才发现刘宗元只有一个人,所以围了上来。

刘宗元转身就跑,又从小门回来了。几个跟在后面的土匪,一撞门也进来了。没想到刘宗元就在门后等着他们呢,上去就是一顿乱捅,弄死了这几个土匪。后来又进来了一个,刘宗元又是一刀把他捅翻在地。此时,刘宗元想要去捡这个土匪身边的枪,结果对方还没死,一枪把刘宗元打死了。

就在这时候,土匪故意喊话说他们是郑州宪兵队的,谁敢反抗就是死!寨子里的很多人一听,信以为真,纷纷逃走。就这么,土匪打了进来,杀死了十几名青年,也烧了不少房子才离开的。


民国15年,一股一千多人的土匪盘踞在洧川,成了民团的心腹大患。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爱读书

地方武装组织

刘治中虽然联合各村的民团,成了联防总指挥,但依然没有把握消灭这帮土匪,所以非常头疼。也是巧了,有一股土匪趁乱劫了奉军的粮草辎重,奉军高层十分生气,派了一个团过来,让新郑、洧川、长葛等地的民团配合,一定要灭了这帮土匪。

这次成了大规模的剿匪行动,以往嚣张跋扈的土匪,只能四处逃窜。但是,因为此次奉军下定决心灭了土匪,所以堵住了土匪所有的去路。跑来跑去,土匪最终被包围在了洧川县的几个村庄里。

眼看着一场大战不可避免,土匪头目忽然派人出来交涉,说愿意投降,接受改编。在那个年代,土匪队伍一旦有了实力,军阀就会主动前来联络,将他们收编进自己的队伍。所以,这帮土匪觉得还不至于鱼死网破。

奉军答应了土匪请求,让所有土匪交出武器,然后编伍造册,剃光头,准备收编事宜。土匪高高兴兴地照办了,还等着奉军发给他们新军装呢!谁知道,刘治中从城里拉来了几大车的麻绳,把所有土匪都绑了起来。

大当家直接被铡了,其他的土匪全部押到韩佐镇南门外,用机枪打死了,据事后统计,当场打死的土匪有848人。


在这次剿匪中,新郑民团还抓了十几个“疑似土匪”。

民国“土匪斗民团”:大当家娶老婆,收200大洋随礼,竟丢了脑袋-爱读书

民团使用的枪械

有些土匪,看到情况不妙,换身衣服暂时隐藏在老百姓之中了。民团抓了十几个人,审问的时候都说自己不是土匪。后来民团就想了个办法,晚上把这些人关进城隍庙里,让他们烧香磕头,祷告说如果是土匪就在脸上做坏记号,不是土匪的人,就在脸上做好记号。

这时候也不点灯,就让他们都把上衣脱了,端一盆水洗洗手,锁在了大殿里。第二天开门一看,有些人好好的,有些人脸上乌黑,后背都是白石灰印。啥情况呢?原来民团早就安排好了,提前给城隍庙大殿刷了白灰,让这些人洗手的水也是黑水。

这些人都在城隍神这里发了誓,土匪做贼心虚,自然害怕城隍爷在他们身上脸上做记号。于是,他们半夜背靠着墙,使劲用手捂脸搓脸,折腾了一晚上,暴露了身份。

民团把这些人拉过来再一审问,都招了。于是,这几个人全拉出去砍了脑袋。

当然,民团也不是次次都能占便宜,再说了,那个年代太乱,土匪是剿灭一茬又来一茬,大股土匪甚至能攻打县城。再往后就更乱了,有时候土匪斗民团,有时候土匪又和民团勾结起来欺负老百姓。

民国时期就是这样,一言难尽的“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1296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