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评论 诗家争鸣 | 伊甸:我们生活在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

诗家争鸣 | 伊甸:我们生活在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

小编按:这是一位大学教师的肺腑之言,这是一次诗人的天真发声,“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是一个浮躁的时代,几乎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内心的安宁,每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活着的全部目的就是追逐金钱和权力。这样一个时代,能够让我们的心灵安宁下来的就是诗歌。”对,我们需要诗歌,这个时代需要读诗的心境。

诗家争鸣 | 伊甸:我们生活在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爱读书

伊甸,1953年出生。祖父姓朱,父亲姓曹,女儿姓伊。祖父出生在浙江黄岩,父亲出生在杭州,伊甸出生在海宁,却在桐乡农村长大。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在教书,曾被学生评选为“心目中的好老师”。2015年从嘉兴学院退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出版诗集《石头·剪子·布》《黑暗中的河流》《颤栗和祈祷》,散文集《疼痛和仰望》《别挡住我的太阳光》《明亮的事物》,小说集《铁罐》。

做天真的诗人

伊甸

葡萄牙诗人拉莫斯·罗萨在他的好几首诗里赞美过天真,为此我写了一首题为《天真》的诗献给拉莫斯·罗萨:

天真躲在哪里,拉莫斯·罗萨?

大街拐角处,听得见它的脚步踢路作响吗?

一百多层的摩天大厦,它躲在哪一扇窗户后面向外探望?

它会在乡间的小河里缓缓流淌吗?

它会不会骑在一只蝴蝶背上莽撞地闯进花丛,倏忽不见了影儿?

我只能在你的诗里寻找天真

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一棵树

还是一只飞鸟。但你的树你的飞鸟都是明亮的

你的水你的青草你的蚂蚁都在轻轻呼喊你

借它们的声音说出尊严也就是说出了天真,说出了我们活着的奥秘……

所谓天真,就是保持灵魂的纯粹、明亮、洁净,不趋炎附势,不急功近利,不浮躁,不庸俗,不狡猾。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是一个急功近利的时代,是一个浮躁的时代,几乎所有的人都失去了内心的安宁,每个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活着的全部目的就是追逐金钱和权力。这样一个时代,能够让我们的心灵安宁下来的就是诗歌。

诗歌是把我们从卑下、污秽、丑恶以及烦恼、阴暗中拯救出来的天使。

布罗茨基说过:“一个阅读诗歌的人比不阅读诗歌的人更难被战胜。”

我想他的意思是指一个阅读诗歌的人,由于诗歌给他带来的心灵的纯粹和丰富,因而他比一般人更具有精神上的力量。

但事实上,由于整个社会的急功近利,热爱诗歌的人是越来越少了,热爱文学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在我就职的大学,被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的学生,百分之八十以上没报汉语言文学专业这个志愿,而是因为高考分数比较低,进不了他们所报的财务管理、会计学、经济学等热门专业,被调剂进来的。有的学生一直到毕业,拿了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毕业文凭,也始终没有培养起对语言和文学的兴趣,更不要说热爱了。比中文专业更冷落的,还有大学的哲学专业和历史专业。而大学人文领域各专业的衰落,从一个国家的长远利益来看,是极其有害的。法国先贤祠供奉的法国最伟大的70位名人中,50位以上是文学家和思想家。一个民族如果缺少伟大的的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诗人,这个民族在文化上和精神上站不起来,那这个国家不可能伟大,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强国。

我们凭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改变现实,但可以改变我们自己。我们——一群热爱诗歌的人,可以不被这个势利的喧哗的时代同化,可以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我们保持内心的纯粹、明亮、洁净,即像拉莫斯·罗萨那样,保持一份诗人的天真。我写过一首题为《角落》的诗:“世界在疯狂地旋转/你要抓住诗歌这个扶手/在角落里站稳”。

同时,我们要通过我们的作品—我们充满良知、爱、理性、正义感的作品,去尽可能地影响我们的同胞,不至于让我们的国民性堕落到无可救药的地步。

我在不久前写的一篇题为《何谓诗人》的文章中说:“诗人不是上帝,但他应该有上帝般的悲悯情怀;诗人不是菩萨,但他应该有菩萨般的慈悲心肠。做人也好,写诗也好,诗人都必须有一颗向善和向美之心,否则他就不能被称为诗人。诗人可以胆怯,但他不能麻木不仁;诗人可以虚荣,但他不能虚伪;诗人可以与世无争,但他不能丧失对不幸者的同情;诗人可以吝啬,但他决不可冷酷无情;诗人可以有一点点自私,但他决不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但愿我们每一位诗人都是天真的诗人。

天真绝不等同于思想简单,在一个诗人身上,人格的天真和思想的深刻是可以并且应该并行不悖的。我一直认为,最理想的生命境界就是一个人同时具有婴儿的单纯和哲人的智慧。

我最敬重的诗人昌耀在十九年前给我的一封信中写道:“我于生活的态度尤在守真而已。我于文学创作仅在明心见性而已。我极看重儿童在墙头坡野精心涂鸦时所持有的那种境界……”昌耀对生活和写作的态度,始终坚持着一份纯粹,一份天真。也许,做人要做一个天真的人,做诗人要做一个天真的诗人,我的这个念头最初就是受到了昌耀这封信的启发。

纯粹,清洁,安静,诚实,悲悯,天真……这是我们这一群真正热爱诗歌的人,我们的生命和作品中的关键词。中国当代著名学者、《大学人文读本》主编夏中义先生在一篇论述大学的文章中说:“人类之所以需要大学,并非重在指望它来增值国计民生,而是企盼它能创造别处无可炮制的精神资源——这便是与人的终极关怀连在一起的价值情思,对真理的敏感,想像力,人生境界……这是人类文化为抵御世风卑琐而高擎起的一面醒世之旗。”

如果把其中的“大学”一词置换为“诗歌”我认为这段话也说出了诗歌的真谛。

我想不厌其烦地重复一遍:人类之所以需要诗歌,并非重在指望它来增值国计民生,而是企盼它能创造别处无可炮制的精神资源——这便是与人的终极关怀连在一起的价值情思,对真理的敏感,想像力,人生境界……这是人类文化为抵御世风卑琐而高擎起的一面醒世之旗。

延伸阅读:伊甸的诗

所有人都遗忘的枪声

所有人都遗忘的枪声

仍然是枪声。遗忘使子弹无限延长

飞驶的过程,总有一天它会击中

遗忘者的胸膛

所有人都遗忘的鲜血

仍然是鲜血。遗忘使伤口不再愈合

它在大面积溃烂。总有一天那些鲜血

会从遗忘者身上迸溅出来

所有人都遗忘的时间

仍然是时间。遗忘使时间一点点生锈

一点点生锈。总有一天

锈崩的铁栅会把我们砸得遍体鳞伤

让暴风吹我

让它疯狂地吹

——让我为自己的生命而舞

让夜遮蔽我

让它把我送进深不可测的孤独

——让我学会在黑暗中看透黑暗

让闪电恐吓我

让它恐吓之后挥舞雷雨的鞭子

——让我用沉默说出尊严

让冰雹砸我

让它把我砸出深深的伤口

——让我有理由说出:我历尽沧桑!

让冬天像命运一样冷酷无情

让它剥光我全身的衣服

——让我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一片皂荚树叶动了一下

无风的下午

一片皂荚树上的叶子突然动了一下

就这么一下

它再也不动了

它周围的伙伴一动也没动过

没有风

它们不敢动

甚至不敢起动一下的念头

但它动了一下

它动了一下

风却不敢动了

某一个瞬间

整个世界似乎都不敢动了

在伊甸园

在那里,你爱上一条蛇

它教你懂得

上帝不让你摘的苹果

你必须摘下来

只有这样,你才有一个

自己的世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0927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