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何子友

1941年,对于军中鼎鼎大名的女教头“何铁拳”何子友来说,是痛彻心扉的一年。

这一年,何子友的丈夫周子昆,在皖南事变中被叛将刘厚总杀害,而此时的何子友腹中,还孕育着即将出世的孩子。

周子昆牺牲后,这位有“红军总教头”之称的女侠军一生未改嫁,为周子昆守节75年。

新四军旧址陈列馆开馆仪式上,古稀之年的她徒步登上周子昆牺牲的蜂蜜洞,在峭壁之上大呼“子昆——”,向苍山大地诉说着对亡夫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思念,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周子昆

侠肝义胆,参军报国,“何铁拳”威名远扬

《武技卷》有载:“民国12年,有何氏女,名子友,苍溪回龙场人,初入景武拳房,以杂役用,有天赋,后师从李德源习武,12年足不出户,习得‘排五毒殛手’诸功,既成,一日外出,未归……”这其中所说的何子友,正是后来的“红军总教头”。

1927年,秋收起义爆发,苍溪县师从武当传人李德源的女弟子何子友在师父的支持下,拜别师父,走下武当山,加入了少年先锋队。

从1927年到1932年,何子友一直在少年先锋队,为工农红军进行外围协助活动。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有一次进城执行任务时,何子友和同伴们照例接受盘问,但不知这一次哪里出了差错,例行盘问进行了很久,敌人还是不放行。

问到最后,才露出真面目,要何子友一行人交巨额钱财再进城,何子友便明白这是遇到敲诈了,天生侠气的她怒火中烧,心想这些官兵连我一个姑娘都要敲诈勒索。

可想对其他老百姓是什么样了,她拒交“进城费”,还不等敌人说什么,便一把将其中的头目提抓到跟前。

另一手将上前阻拦的敌人击退,抄着头目就跑出数十步,将那头目吓得枪都忘了掏,连连呵斥手下们不要轻举妄动……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1933年,时任苍溪苏维埃主席的父亲被反动派杀害牺牲,何子友悲愤不已,撂下一句“老子一定要报仇!”,便随400多名少年先锋队队员加入红四方面军,编入妇女独立团。

多年的武功底子让她很快适应了行军生活,她好玩枪,将枪摸索熟悉了以后,很快练就了两手同时用枪的本事,准确度很高,人称“双枪合一”。

妇女独立团规模近千人,武艺方面仍以一个何子友为最,因此,何子友义不容辞担任起妇女独立团武艺总教官之职。

加入红军不久,迫于形势,红军开始了西征。一路向西,要经过数不清的崇山峻岭,天下不太平,山上常有土匪盘踞。

红军要警惕敌机发现他们,更要与时间赛跑,和这些山匪能不交战就最好不交战,通常都以江湖规矩解决,而这江湖规矩,最常见的就是擂台比武。

红军中以喝酒和武艺著称的许世友,就遇到过彝族擂主拦道,许世友上台比武,还差点当了彝族女婿。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妇女独立团行军到达一座山头,遇到一路土匪,为首的叫“黑七”,黑七见妇女独立团一众女子,不禁起了玩戏之心,拦住山道,要红军女战士派人和他比武。

比武要是赢了,立马无条件放行,比武要是输了,不仅要交出“买路钱”,还要红军女战士留下当他的压寨夫人。

何子友见黑七看红军女战士们不起,心中不爽,颇为生气,便自请和黑七比试。

黑七见上前来的是一虎背熊腰,却眉目清秀的女战士,观她双目,是神采迸发,再观她下盘,十分稳健,看她走路轻飘飘之感,虽为女子,气势上却比他身后的“当家的”们更强。

黑七便不敢轻敌,竟要何子友一人同挑两三人,女战士们虽然知道何子友武艺高强,但一人打三个壮汉,她们还是不禁为何子友捏了把汗。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只见何子友一人面对三个壮汉,丝毫不慌,没有想象中的缠斗肉搏,几个回合之下,何子友已然击败了土匪们。

黑七被何子友震慑,如约放行。同样习武出身的许世友听闻这件事,对“双枪何”很是感兴趣,特地前来妇女独立团,要和何子友比武。

许世友是少林寺习武出身,人称“和尚将军”,武艺超群,连毛主席都称赞过。何子友也早就听说过许世友的武名,很想和他切磋,听闻此消息,爽快应战。

切磋当日,何子友和许世友站上擂台,很快便打得热火朝天,好几次两人都险些被对方切中要害,却都堪堪躲过,几个回合下来,竟然进入胶着状态。

后来两人略有不支,便都同时停手拜拳,许世友直说何子友的神化五毒雷电殛手,堪称一双铁拳。

何子友却连连摇头,说是许世友将军让了自己,真要好好打,自己是打不过许世友将军的。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虽然没分出个胜负,何子友和许世友将军却成了至交好友,许世友将军好喝酒,是出了名的“酒王”,不仅喜欢与人切磋武艺,也喜欢和别人拼酒。

自从认识了何子友,许世友在拼酒方面就不再“雄霸一方”,很多时候,他竟喝不过何子友。

建国后,一次许世友的妻子田普过生日许世友请了三两好友来家里小庆一下,席间,许世友喝酒觉得不过瘾,眉头直皱,何子友便了然一笑,知道许世友又想拼酒了。

便请田普端了两个盆过来,往盆里倒满白酒,又要了两个馒头,将馒头泡进盆里,二人便开始以馒头蘸酒,拼起酒来。

馒头下肚,两人便直接用盆灌酒,一盆下肚,两人都毫无醉意。

田普怕他们两个喝醉,连忙收走了两个人的盆子,说:“我看你们俩今天也分不出高低了,酒逢对手,都是高手,下次再比吧!”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许世友大笑,对夫人说:“要真喝,我恐怕还喝不过何子友!”

田普闻言也笑了,无奈地摇摇头,便去为两人准备解酒汤了。

和许世友比武后,何子友“何铁拳”的名声逐渐走出妇女独立团,在红四方面军中传扬开来,然后真正让她威名远扬的,是和匪军马步芳部下的一次较量。

红军进入甘南地带后,就一直提防着马步芳的军队。一日,妇女独立团十名女战士,包括何子友在内,在殿后时遭遇一小股马家军骑兵。

对方有20多人,比他们多出一倍不止,女战士们心道大不妙,赶紧背对背成团,准备迎战,匪兵见女战士人数少,起了轻敌之心,没有径直来开战,反而打马围成一个大圈。

将女战士们团团围住,马蹄踏起黄土高原上无尽的沙尘,女战士们在尘土飞扬中几乎看不清匪军的动向,只能靠听觉来分辨匪军的动向。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何子友心道,被围得越久,情况越危险,不能坐以待毙,多年习武,她的听觉比旁人灵敏一些。

听到有三四个骑兵靠近的声音,何子友立马紧绷精神,待那几个骑兵靠得最近时,快速蓄力,一拳击中马腹,那马一声痛鸣,瞬间失去控制跪倒在地。

何子友抓紧时机,将马上的匪兵扯下击毙,自己翻身上马,和另外几个匪兵打了起来,竟打得他们连连后退,最后不得不驱马溃逃。

头目一看阵型被打乱,便吹哨召集其余匪兵撤退而走,大家总算有惊无险。

马家军中,其骑兵战力惊人,名声在外,竟然败在何子友一位女子手中,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红四方面军,“何铁拳”一时在军中威名远扬,男儿们都十分佩服。

更令何子友巾帼不让须眉的是,何子友在张国焘命左路军滞留原地,不积极与中央会合时,义愤填膺,当即带领小队几人离开部队,准备自己北上寻找中央部队,她气愤地说道:“他不是好东西,老子不跟他走了!”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何子友

但是敌人围追截堵,离开部队很是危险,出去几天就遭遇了很多危险,何子友考虑队员们安危,不得已生着闷气回到了部队,所幸中央及时解决了张国焘滞留之事,左路军如期北上,何子友这才喜笑颜开。

这位豪爽的女侠军,其思想之正确,格局之开阔,令人不得不赞叹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

路遇良人,目成心许,何子友喜嫁周子昆

红军大会师后,何子友遇见了周子昆。周子昆其人俊朗坚毅,曾是孙中山铁甲车队的班长,后来进入叶挺独立团任营长,军事能力不俗,毛主席对周子昆都很是欣赏。

过湘江时,周子昆部队损失惨重,李德要杀了周子昆,是毛主席出面,保下了周子昆,周子昆一直是毛主席颇为器重的部下。

周子昆和何子友性格相投,很快坠入爱河,1937年,两人决定在延安结婚。婚礼简单而温馨,毛主席亲自主持婚礼,周总理等多个中央领导人还特地前来参加,为两人送上祝福。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红四方面军还调侃周子昆说:“你们红一方面的还是胆子大!”

周子昆问何出此言,同志们哈哈大笑:“我们红四的哪里敢娶何子友啊!”

周子昆闻言摇头,正是周子昆身上这股侠女风范让他万分倾慕。

婚后两人可谓十分幸福,周子昆常常教何子友认字,何子友热爱学习,周子昆教她的字她一定要牢牢记住才肯睡觉。

一次周子昆教了生僻的字,在武艺上天赋异禀的何子友却怎么也记不住这几个字,周子昆实在瞌睡得都睁不开眼睛了,就对何子友说她读得对,何子友才心满意足地睡觉。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第二天,何子友听闻自己认错了字,追着周子昆就要“切磋切磋”,活脱脱一对欢喜冤家,可让同志们又好笑又羡慕。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周子昆受任新四军副参谋长,前往皖南,次年5月,何子友受组织安排追随周子昆来到皖南,在新四军教导总队女子任排长。

不久,两人诞下长女周民,一家三口在战火纷飞中相互扶持,相互进步,为革命奉献年华。只是,战争似乎总是容不下“幸福”。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1941年,皖南事变震惊中外,刘厚总叛变,项英和周子昆率部突围失败,在泾县苦苦支撑数日,最后还是于蜂蜜洞被残忍杀害。

得到噩耗时,何子友还怀着孩子。何子友悲愤交加,痛彻心扉,平时身强体壮的一个人,竟当场昏厥。

醒来后,一向言语爽利的何子友一句话都不说,同志们纷纷安慰,很久以后何子友才说了第一句话:“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怎么样的,我还有孩子要养呢!”

不久,何子友诞下周子昆烈士的遗腹子,取名周林。此时,何子友只有28岁,她与周子昆烈士的夫妻情缘只延续了4年,但她知道,往后余生,她恐怕都要怀着对周子昆永不消散的思念生活了。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这位女战士,不仅在生活和为人上颇具江湖侠气,在爱情上,也坚定地信奉着一生一世一双人。战争还未结束,何子友将孩子交给新四军保育院,继续投入革命战争。

为爱而痴,为武而醉,何子友终身不改嫁,百岁仍少年

不久,抗日战争胜利,何子友受命前往东北负责后勤后备管理,1949年全国解放后,何子友又奉命南下,在上海担任军官和厂长。

此时时局还是稍有动荡,有很多特务潜伏在解放区中,做着损害国家利益之事。何子友管理的厂里,潜伏着几个特务,这几个特务悄悄观察着,终于在一天夜里等到破坏的机会。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4个特务联系了上海本地的一些黑恶势力,趁夜到厂里寻衅滋事,夜里厂里人手不多,这些混混在特务的挑拨下十分放肆,扬言要打砸设备。

厂里值班人员情急之下通知了何子友,何子友立马从床上翻身而起,火速赶到厂里,正和小混混们打了个照面。

何子友二话不说,一把将其中一个混混提过来,摔倒在地,对着地上的他怒目而视,那混混吓得站都站不起来,何子友又赤手空拳,将其余人全部制服,协助工作人员将他们扭送到了保卫科,及时保护了厂里的人员和设备。

厂里剩下的一个特务听闻消息,吓得连夜潜逃出厂。岁月没有磨平何子友半分英侠之气,何铁拳之威风不减当年。

在何子友的尽心抚养下,周子昆烈士的一儿一女长得体魄健康,思想正派,十分懂事。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周子昆女儿周民

女儿周民从医,儿子周林从军,何子友没有为他们提供任何帮助,而是要求他们自己去奋斗,自己去进步。

两个孩子对母亲的教诲谨记在心,为人谦虚好学而又少年意气风发,同志们见了都要说一句“教得好啊”。

眼见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便有人劝何子友,说,周子昆烈士已经牺牲多年,何子友是否考虑一下改嫁的事,老来也有个伴,没想到何子友一口回绝。

她平时为人爽快,虽然英气非常,但是对待女同志们非常温柔,凡事喜欢有商有量,只有在这件事上,她毫不犹豫地回绝了劝说的同志,并表示此事她不同意,也不容置疑。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她说了一句话:“子昆不会忘记我,我也不会忘记他,子昆的孩子,只能姓周!”

为了让后人纪念曾经浴血奋战的烈士们,也为了怀念周子昆——她此生唯一的丈夫,何子友在工作之余,总是十分积极地为新四军研究会提供史料。

对于她来说,每回忆一次在新四军的情景,就要感受丈夫牺牲的痛苦,但是她却认为这种痛苦中夹杂着别样的幸福。

1985年,新四军旧址陈列馆开馆仪式在泾县举行,何子友来到泾县参会,参加会议后,她要求去蜂蜜洞——当年何子友牺牲的地方去看一看。

工作人员劝说她山路陡峭,行走不易,去了更是触景伤情,但何子友坚持想去看看。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于是,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年已古稀的何子友徒步踏过陡峭的山路,来到蜂蜜洞,她久久凝望着蜂蜜洞,似乎在努力想象周子昆牺牲时的情景。

好一会儿,她转头望着青山,悲痛难忍,用力大呼:“子昆——子昆——”在场的工作人员见此情景,无不以手拭目。

何子友即使建国以后,何子友也没有放下过自己的武艺,她每天都要在家中练武,追索进步。

何子友100岁时,少林高手胡振国前来看望,胡振国是南派少林甘凤池第六代传人,曾一招击败罗马尼亚前来挑战的著名拳师。

女红军何子友:师从武当山,曾单挑许世友,生下遗腹子守节75年-爱读书

何子友

已经100高龄的何子友听闻胡振国武艺高强,竟像70多年前初出茅庐的小女侠一样,摩拳擦掌,要和胡振国比试一番,胡振国为了让老太太高兴,也就答应了。

甫一交手,胡振国便感觉老太太掌力不凡,一番比试后,何子友虽未赢了胡振国,但也未输,胡振国感叹何子友百岁高龄还有如此身手,颇为敬佩。

2016年,103岁的何子友于南京逝世,仙去时,她已为周子昆烈士守节75年。这位中华侠女,武当传人,一生忠诚于华夏,也忠诚于唯一的爱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09059.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
/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