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渡 祝宝玉 ||首届“诗渡•南屏漫杯”全国茶文化诗歌大赛(077号)

祝宝玉 ||首届“诗渡•南屏漫杯”全国茶文化诗歌大赛(077号)

01
参赛作品
诗渡·南屏漫杯

普洱谣(组诗)

普洱境

矫正脚下难行的路
蜿蜒深山云间
和困惑的千山万水来一次摊牌,宽延一首唐诗的诗眼
——空出一圃普洱茶场,供我修行
从沧浪到渔火阑珊,无人摆渡的横舟
已然进入欢喜的禅境

以普洱茶养月光
养窗外的竹风,养一抹暗影逃离屏风
在宋人的水墨里余出淡岚的留白,许给黄昏和故人
所有的诗句微苦甘甜
吟哦出内心的暗疾,忧愁和慈悲
用光阴的文火煮沸普洱茶,斟入白色的瓷盏
是良药,医治久病的丹心
形而上的银针不曾试探出尘世之毒
从旧梦中抽出,又反复验证

验方普洱

向退路作揖,向东水作揖,向苍山作揖
承蒙不弃,愿结为兄弟
共同抵抗尘世无尽的阴谋,共守这片清净无争的桃源
老仙人懂得撒豆成兵,但唯恐浪费民生口粮
只遗我一兵一卒,在关隘上日夜巡逻
草木疲惫,吞食失眠的月光,强打精神
把身体向前倾,拉成一张圆弓
千年后,江山归于宁静
肇事者与主谋已经逃匿而再无讯息。我温习淡泊的验方
再次深入远山,拜谒清晨之露
取回烟霭的花名册,一一相认,再一一删除

皎月。晶盐。松风
萧瑟的人间,渐次凉寒。登山,入寺,打坐,参禅
喝普洱茶,悟透人间
我伫望山后萧萧的落木,满山,空谷,笛声残
岁月浅深,你我自知
一壶普洱茶,丰盈内心的杯盏
下山之路已封,十年,百年,千年。永恒太长
瞬间太短

普洱年代

看江水波涛,眼眸斑斓,彩色镜像
斯人已经登岸
岸上之柳,收拢散长的时间
让渡一阵春风,吹去苍茫之物。唤来喝茶的旧客
拂去身上尘埃,搬去心头块垒
大喝一声,咄去藏匿胸间的那阵隐痛
茶香由浓变淡
中间是一个人苍老的漫长年代

拾级而上,不若走幽径。此地无银
只藏有一罐好茶
普洱。从山间清澈的水脉里汲取一桶,养在禅室
寒露落定在青瓦之上
亦如昨日的我,试图登高远望,天地苍茫,不辨南北
“饮下它,也饮下了
它的岁月。或者也包括我的。”
身前身后由此变得杳然寂静,一粒微光从烛灯里飞出
星辰灿漫,体内小溪缓慢流淌

02
自选代表作欣赏
诗渡·南屏漫杯

踢落叶

我的脚是无意识的,踢落叶
它们飞得不高,但转移了原先的位置
它们又落下

行道树的夕影拉得很长
我的脑袋是空的
忘记了上一秒思考的事情,现在我在想妻子做的晚餐

树枝不停地落叶
我的脚踢开了一片,又接着踢另一片
我刚从一场谢幕的滑稽剧表演敞篷里走出

一个年轻的画家正在作画
路过的人们向他侧目
一枚落叶落在了他的画作上,风又把它轻轻吹开

踢着落叶,突然间我有了些恍惚
海关大楼的钟声敲响
我轻声地应和着,当——当——当——

炒米饭

把葱段切成花
把蛋液煎成皮
把条状的火腿肠轧成丁状
米块拆分成了米粒
在铁质的刀和铲的作用,它们顺役地改变着
米变成饭

孩子们已经围坐在桌前
我为大儿子和二儿子准备了筷子
为小侄女准备了勺子
他们始终没有终止喧哗,喊着饿死了,饿死了

在锅里不断翻炒的米饭已经变得金黄
葱花、蛋皮、火腿丁和米粒和睦地融汇在一起
但还是能分出谁是谁
它们满怀热忱
我知道那是真爱,是要把自己交给肠胃消化

在我们进食的时候
洗碗机已经预备工作
碗与碗撞击的声音,虚拟着日常生活的动人心魄

03
作者简介
ABOUT THE AUTHOR

祝宝玉,男,80后,文学爱好者,2013年开始创作,有作品发表在《诗刊》《诗选刊》《扬子江》《延河》《星星》《安徽文学》《散文诗》等杂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500350.html

程胜凤 ||首届“诗渡•南屏漫杯”全国茶文化诗歌大赛(076号)

孙慧龙 || 首届“诗渡•南屏漫杯”全国茶文化诗歌大赛(079号)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