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散文随笔 水秀玲珑:向晚的风吹过街道

水秀玲珑:向晚的风吹过街道

水秀玲珑:向晚的风吹过街道

入夏以来,位于高速路口的这条街道热闹起来,附近郊区的村民在店铺门前摆起了地摊。平时,因守着入城口,这条大街算是通往城市的名片,路两旁高楼耸立,店铺整齐。自从去年国家号召搞活地摊经济以来,这条街道更加繁荣而有序。傍晚时分,巷子里行人络绎不绝,简易的招牌吸引着人们,各式小吃安抚忙碌一天的肠胃,人们喜欢坐下来小酌几杯。商家早早就把餐桌搬到了路边,摆上杯盘,坐下来喝几扎冰过的啤酒,和朋友侃侃大山,成了夏夜街头的一道风景。听说最近沈阳的铁板鸡架还上了热搜,成了沈阳标志性小吃。以后外地人来沈阳请不要说“翠花,上酸菜”,那已经过时了,也许该说句“翠花,上鸡架”啦!每遇此景,总是让人联想到老电影中的镜头,一帧帧徐徐拉开。弥漫于市井巷陌的烟火气,还原了生活的底色。西天的晚霞透射出橘红的光线,缓缓地投映到靠近两幢青灰色楼宇之间的巷子里。巷口的店铺门前有一处景观灌木丛,花坛旁边有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女人,正蹲在地上剥豌豆,只见她苍老的手背上青筋凸起,手指尖灵活地划开豆荚,拇指和食指一拈,蹦出几粒青豌豆,滴溜溜地滚落到白瓷盆里,又随手将瘪豆荚抛在筐子里面。在她旁边放着一杆老式盘秤,秤杆上坠着秤砣的绳子磨得乌黑油亮。地上还摆放几样蔬菜,小白菜柄上带着泥巴,西红柿光亮诱人,色泽是红绿掺杂的,大小不一。据旁边挑拣西红柿的那位阿姨说这种品相是绿色天然的,吃着才放心。女人左手边放着竹篓子,圆乎乎的白皮鹅蛋躺在里面,像睡着了的乖宝宝。另一个草筐里装了紫幽幽的葡萄,葡萄上覆盖了几片碧绿的叶子,叶片上沁着晶莹的水珠,是喷了水的缘故,大概是怕阳光晒蔫了葡萄吧。这些时令菜品比超市里的便宜,又是现摘的,卖相虽差些,好在出身朴实接地气,使人一见就仿佛迎面扑来一股乡土的气息。

水秀玲珑:向晚的风吹过街道

女人说:“这些豌豆才三块钱一斤,都是自家菜园种的,”她一边说话也不抬头,双手麻利得很,见有人来询问价钱,她又说,“我不会弄手机,你要买还是拿现金吧!”我素喜吃青豌豆,便从包里取出三枚硬币,让她称一斤豌豆给我。她将剥去外皮的豌豆粒舀起一些倒进秤盘上,哗啦一声,秤杆一挑,不偏不倚,刚好一斤多一点儿。我便从包里取出三枚硬币递到她手里。她接过零钱,抬头冲我微微一笑,说道:“谢谢你喽!”她的目光里竟然有一丝感激,眼角的皱纹如水波一般漾开。我不禁心头一暖,这是陌生人之间以眼神传递的一份善意。我知道现代人图方便,出门。带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很多事情,但是有的老年人并不会使用智能手机。时代的飞速运转,总会让一些人感到茫然。对他们来说,做点小买卖赚些零花钱,可能是为了给小孙子买个玩具,或者仅仅是习惯了倚靠双手去创造生活。网上流行一句话“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那碎银几两,偏偏那碎银几两,能解世间万般惆怅。”每天,在地铁站来来往往的人不都是这样吗?如同奔波的蚁群,也许有的人刚刚踏入社会士气满满,有的人在商海沉浮饱经风霜,有的人所求如愿春风得意,有的人流落异乡碌碌终生,无论富豪或草芥,目的都是朝向生活。向晚的天边,扯出一抹红绸带般的晚霞,翩翩游弋。巷口的街道上人潮熙攘,一道道明丽的光线,穿过攒动的人影,在大地上投下闪烁的光斑。每天下班,我会穿过这条街道,在街尾拐角处的车站上,总会遇到一位等车的女人。她好像偏爱绿色系,早春的时候穿着一件葱绿的半旧夹袄,到了初夏,又换了件豆绿色衬衫。她身材细挑,脸颊清瘦而憔悴,雨后的晚风裹挟一丝微凉,撩动起翩然的衣袂,显得寂寥而孤单。见车站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站着,她走近几步,冲我呐呐地说: “你知道附近哪有卖收音机的吗?”我迟疑了一下,忙指着马路左侧一家五金商店对她说:“你看那个店里有没有!”她腼腆一笑,说道:“我辨不清方向。”说完,她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睑,看着地面。我于是带她到那家店铺门前,可她挪动着脚步又不肯进去,她说怕店里的人听不懂她的方言。她嗫嚅着说她是从老家来城里带孙子孙女的,两个孩子早上上学之前想看看天气预报,可她还不会给电视机调台,总是查询不到当地的气温情况,也不知道孙子孙女该穿多少衣服,要是买个收音机就方便了。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便说:“我替你进去问一下吧!”她脸上略带惭愧,不停说着感激的话。须臾,我回身从店铺的大玻璃向外面望去,她安静地站在街上等我,好像和我是故人,而非陌生人。待我告诉她店里有新式的随身听的时候,她原本晦暗的脸上瞬间被某种希冀点亮了似的,溢出柔亮的光采。经过这条街道,再遇见她,她主动迎上来和我打招呼,告诉我今天学会使用天然气烧菜了,会用全自动洗衣机洗衣服了,还学会了用微波炉烤鸡翅。忽而,她又望着我沉吟一秒,补充道:“你是很好的,那天我犹豫很久才敢和你说话。”她变得笑容明朗,眸光里透着一抹小确幸。走出路口,我翩然回眸望向那个街道,见她迎着夕阳,笑容可掬地站在那里冲我摆手,一身绿衣朴素若春华,使人想起旧电影里的一个柔光镜头。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也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那一刻,有一首诗,越过光阴的门楣,在脑海里翩然掠过,极其应景。生活中总有一些路过的人,似晨星,如清露,他们简朴而干净,被岁月温柔以待,同时亦以温柔回报,即使擦肩而过,那道光华也能成为一道风景,这种美跟外表和年龄无关。原来潜藏于内心的一束光有时候也不只是伟大的人物带来的,它可能来自于一次平凡的遇见。晚饭后出去散步,常去一对夫妻开的水果店,夫妻俩大概五十多岁,那男人耳背,跟他说话要大声吵嚷才听见。他们的孩子在西安读大学,假期的时候会来店里帮忙。那个女人用深蓝色发带捆着头发,鬓边垂下一绺斑白的发丝,遮盖了眼角的几丝皱纹。她说话的时候嘴角上扬,语速舒缓而有节奏,眼睛也眯成一条线,样子极温和有教养的样子。因常去她的店铺,也爱和她聊几句。虽不算太熟络,她对我也不设防。她说她从小没念过书,那时候家里太穷了,哥哥娶媳妇要花钱,大人又说女孩子家早晚要嫁人读什么书。一想到这一辈子睁眼的瞎子似的,真是不知道路在哪里了。她碎碎念叨:“好在这半辈子坎坎坷坷总算是过来了,我们的儿子考上了大学,弥补了我的遗憾……”话音一落,我见她眼里有两颗灿亮的星光闪啊闪,我知道她对过往的生活并没有悲伤和抱怨,也并非是屈从于命运的麻木,她那双眼睛里有一种朴实而坚定的热爱。我颇为惊讶,原来热爱生活的人心底有梦眼里有光,岁月不败美人。世间所有高洁的情怀都是在平凡中历练的,如同一颗圆润而富有光泽的珍珠,她原来只是一粒砂,风把她吹进命运的深海,在坎坷中经受磨砺,生命才越来越充盈饱满,直至成为晶莹的珍珠。身为凡夫草芥,并不抱怨命运,她们内心里有对生活的感恩,看向人间万物的眼眸里有着雨后天空一般的澄净。岁月之河的沉淀,撷来芳华成至真,内心有爱,以一颗欢喜心眺望远方。告别小店,走出长长的巷子,暮色低垂,喧哗声渐行渐远。高楼的窗子里亮着一盏盏橙色的灯火,夜幕下交织的光线五彩斑斓。回眸望去,一缕温存融入夜色的街,向晚的风淡淡地吹拂。(2021年5月26日)

作者简介

水秀玲珑,原名韦艳微,现居辽宁沈阳。一个生在夏天的北方女子,守着光阴赏花品茗,倚着诗词垒字筑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945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