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长篇小说 灵希:《芙蓉锦》

灵希:《芙蓉锦》

%title插图%num

 

第1章 花骨冷香露滴鸳鸯瓦 相思记取拂面芙蓉锦(1)

夜很静。

那看上去极美好的月色好似给这夜色浮上了一层糖霜,带着一点点甜味,从翠绿的花萝上斜斜地长出来一枝凌霄花,婀娜的影子映在窗上,随着带着蔷薇香的夜风缓缓摇曳,仿佛是突兀伸出来的鬼爪子。

她躺在床上,想到这里就扑嗤一笑,白天上课的时候,国文老师本就沉浸在她前面那一片华丽的描绘词藻中,待她诗情画意地说出“鬼爪子”,国文老师那眉毛不禁地一掀,愣了半天,最后略有点尴尬地说:“好,贺兰同学形容的很是形象独特。”

下课的时候凤妮笑她:“亏你想得出。”

她扬眉,倒还不依不饶起来,满口道:“你说像不像鬼爪子?像不像鬼爪子?”

她读教会办的学校,没有选择地信奉了天主教,每天早课的时候都是读圣经,读了几年之后,她却只清晰地记住那一句,“耶和华将会有新作为,将令女子护卫男子。”要么读史,读《世宗本纪》,又记住一句:“刚强不可夺其志。”

姨妈常被她气得半死,怒起来就骂她,声音尖锐的犹如洒下来的玻璃碴子,“天生的牛心古怪,脑袋后面长反骨,没章法的野马性子,好起来腻得像块牛皮糖,甩都甩不掉,坏起来疯天黑地,恨得人牙根痒痒,真想一棒子打死拉倒。”

晚上只顾着望着月亮发呆,早上的时候她到底起晚了。

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姨妈坐在餐桌旁吃早餐,贺兰的姨妈三十七岁,姓梅,没嫁过人,周围人都顺口叫她梅太太,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哪一门子的太太,她穿着件软缎花袍子,胡乱地将乌黑的头发挽在脑后,下巴显得更加尖俏,嘴唇是那种柔软的桃花弧形,贺兰想梅姨妈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个大美人。

梅姨妈喝了一口牛奶,放下杯子,回头瞅见了正忙乎着往手袋里装东西的贺兰,不失时机地补上一句,“上那个学有什么用?你要是能给我找个洋男人回来,我也服你。”

贺兰头都不回,她可没时间吃早餐了,但也不忘顶嘴,“你想让我这辈子都像你一样靠着男人活着么?我可没你那么大的本事。”

梅姨妈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烟雾缭绕的香烟,添了些许鱼尾纹的眼睛照旧是蕴着旖旎的绵绵之情,她面不改色地吸了口香烟,吐了几个极漂亮的烟圈,方才淡淡道:“小没良心的,我白养你这么大。”

贺兰一路喊着丫鬟巧珍,扬着声道:“巧珍,巧珍,我昨天拿回来的电影杂志呢?”巧珍从楼上丁丁当当地跑下来,把收到桌子抽屉里的电影杂志交给贺兰,看贺兰还往手袋里塞电影票,笑着道:“小姐,你今天要去看这个电影吗?回来给我讲讲,这画片上的人儿真好看。”

贺兰道:“这是电影明星阮浓浓,她今天下午的船,就到咱们清平了。”她和凤妮约好了下午去码头看阮浓浓,下午只有两节课,时间充足的很,贺兰临走的时候又往镜子里看了一眼,她穿的是教会中学的校服,自然是上身白衣,七分宽袖,露出一截白玉般的手臂,下穿藏青色的裙子,洁白的棉纱袜子,圆头小黑皮鞋,很是妥贴,学校还发了一个藏青色荷叶边的云肩,当然是要等到天冷的时候才会用。

她急急忙忙往外走,梅姨妈照例没往贺兰这边看一眼,却道:“早饭也不吃,午餐的钱也不拿,什么记性,中午在学校没饭吃你怎么办,瞅着别人的黄油面包咽口水?看饿不死你。”

贺兰这才记起自己忘了拿午餐费,赶紧到桌子上去拿,梅姨妈照旧略扬着头吐烟圈,目光淡淡的,她的手指甲涂着厚厚的一层红指甲油,几缕发丝垂在她的面颊一侧,平添了那么一股风情,像是《聊斋》里专迷书生的女鬼,但也是妖媚的尤物。

下午,贺兰特意叫了家里的汽车到学校里来,等一放了学便和凤妮一起坐车去码头,沿途就见一些墙上贴着五颜六色的传单,一些倒背着枪的下等兵正在骂骂咧咧地往下撕,贺兰趴在车窗上看,道:“凤妮,你听说了么?咱们学校里的李主任昨天被宪兵队的人抓走了。”

凤妮道:“我听说了。”

贺兰便转过头来,目光剔透明亮,“他们说李老师是革命党,你说他真是吗?李老师平时对人那样好。”凤妮赶紧捂贺兰的嘴,提心吊胆地道:“贺兰,你胆子真大,现在满城都在抓捕革命党,还有谁敢提革命党的啊,都怕沾染上落祸呢。”

贺兰推开她的手,忍不住笑道:“说一说又不会怎么样,再说革命党也不是坏人,你想想李老师平时的为人就知道了。”凤妮道:“贺兰,这种话你在我面前说一说就好了,到别处可不要乱说了。”

贺兰笑道:“好吧,我知道了。”

汽车没一会儿就开到了清平码头外,贺兰让汽车夫在汽车里等着,自己与凤妮拉着手去瞧热闹,码头上自然是人山人海,都是来一睹电影明星阮浓浓的风采,贺兰和凤妮挤都挤不进去,站在人群外面干着急,凤妮跺着脚,急道:“这回可好了,估计咱们连阮浓浓的人都看不见,白来了。”

贺兰也着急,四处望了望,眼前忽地一亮,拉着凤妮道:“你跟我来,我有办法。”

她拉着凤妮跑到码头后面的一个人力车旁,花钱要了一辆人力车,自己先扶着凤妮的手,踩着脚踏站到车座上去,果然是站得高看得远,凤妮是一个顶老实的人,只在一旁仰头看着她,等了半天也不见贺兰说话,便急切地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贺兰笑逐颜开地道,“我看到阮浓浓了,她下船了,被一大群人围着,真风光。”她的脸上带着一抹光彩夺目的笑容,恍若阳光中的彩蝶,颈项间围着一件轻透的芙蓉锦纱,被阳光照着,依稀透着点淡粉的颜色,千丝万缕的薄纱随着风飘起来,连带着白衣宽袖也随着风轻晃着,真是亭亭玉立,凌空飞仙一般。

凤妮也想看看那边的盛况,拉了好几下贺兰的手,道:“快给我看看。”贺兰还没看够,便低头央求道:“我再看一会儿就换给你还不行么?”凤妮道:“那你要快一点。”贺兰刚一点头,却不料那车座竟仿佛是被什么猛地撞到,车轱辘向前晃了一下,贺兰站不住,“啊”的一声,竟从上面倒仰着栽了下来,她这一摔实在是太意外,那车座极高,她仰面栽下来,定是后脑先着地,惊险万分,凤妮吓得大叫起来,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忽地有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揽住她的腰,她下坠之势很猛,那人朝后退了一步,手向上,揽到她的肋下,稍微用力,竟就将她抱住了。

贺兰双脚落地,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惊魂甫定,忽地察觉到不对劲来,低头一看那人的手臂正是揽在了自己的胸上,刹那间满脸绯红,心若擂鼓,急得都结巴起来了,“你……你……快放手。”

那人也察觉到了,赶紧放了手,贺兰回过头来,就见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眉宇轩昂磊落,一双眼眸闪烁灿亮,如海面上的碎金子般,贺兰的脸都涨红了,他望着她,先是一怔,接着低声道:“对不起,我冒失了。”

贺兰窘在那里,面颊上滚烫滚烫的,一个“谢”字竟没法子吐出口来,还是凤妮跑过来,慌张地道:“贺兰,你刚才吓死我了,多亏了这位先生。”贺兰抬起头来,他也正好看她,两人的目光一接,贺兰索性从容道:“谢谢你帮忙。”

他道:“不客气。”却抬起头来朝着远处看一看,便皱起眉宇,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气,将头上的黑礼帽压一压,转身就往一旁的货箱后面闪,很快就不见人影了,凤妮“咦”了一声,道:“这个人真是奇怪,怎么走得这样匆忙?”贺兰转过头,果然就看到十几个持枪的士兵正朝这边过来,她顿时明白了,待那群士兵咋咋呼呼地到了自己跟前,便挺身拦了上去,出声道:“站住。”

她这一声连身边的凤妮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贺兰有这样大的胆子,提心吊胆地攥住了贺兰的手,贺兰却面无惧色地朝着一个刚走过来的全副武装军人道:“汤敬业,你的手下人欺负人,你管是不管?”她的口气很是不善,一个卫兵当下斥道:“哪来的丫头片子?敢这么跟我们汤队长说话,趁早滚……”他这满口脏话还没等说出来,脸上就挨了狠狠地一巴掌,被打了一个趔趄,看到打自己的人,慌地道:“汤队长。”

汤敬业面色严厉地骂道:“没眼色的混帐东西,滚!”那卫戍才刚入伍,茫然不知所措,却也赶紧捂着脸闪到后面去,汤敬业忙上前一步,略略低头,极是恭敬地对贺兰笑道:“贺小姐好,真是好久不见,我们参谋长……”贺兰一听那三个字,脸色就是一变,当下把眉头都给蹙起来了,不客气地回答道:“你们参谋长怎样关我什么事?!难道没有他,我就要不回我自己的东西了?”

汤敬业一看贺兰是真生气了,忙陪着笑脸道:“贺小姐说哪里的话,说真的,我们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与贺小姐……怎么?是我的手下得罪了贺小姐?这群混帐行子!”说着便极威严地扫了一圈周围的兵卒,冷声道:“你们谁拿了贺小姐什么东西?!”

那些兵卒都面面相觑,目光茫然,一律摇头说没有,贺兰便把手往地上一指,秀气的眉宇间满是不悦的神色,“问他们干什么?你不会自己看!”

汤敬业一低头,就看到一名卫戍脚下踩着一条纱巾,刚下过一场雨,码头的地面又脏又泞,那条纱巾绉在泥水里,已然不成模样了,汤敬业心想不过是一条纱巾,怎么就这样小题大做,但又不好得罪了贺兰,免得回去不好交待,便朝着那个卫兵怒斥道:“蠢货,没看见踩到了贺小姐的纱巾,作死么?!”

那卫兵已经看出贺兰的地位不一般,连平日里最是凶神恶煞的汤敬业都这般小心供着,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连连赔礼,汤敬业便转过头来陪笑道:“贺小姐,这条纱巾看来是不能要了,赶明我给你买上十条八条崭新的,亲自送到府上去。”

贺兰不高兴地道:“谁稀罕啊,难道我家里买不起纱巾么?我只是讨厌你们这样的做派罢了,明明踩脏了我的东西,还要拽的二五八万的,神气什么。”汤敬业连连点头,不停地说着“是是是。”贺兰觉得自己胡缠的时间够多了,那人早该跑远了,她见好就收,便一扯凤妮的手,道:“凤妮,我们走。”

汤敬业赶紧笑道:“贺小姐再见。”贺兰见他那样如释重负的样子,她到底还是有点孩子心性,作威作福了半天,待转过身来就忍不住噗哧一笑,却又赶紧捂住了嘴,生怕被发现了,拉着凤妮一个劲儿地朝前走,凤妮也不敢回头,跟在贺兰的身旁,用力地捏一捏她的手,小声地道:“贺兰,你刚才怎么那样大的胆子,敢去拦那些当兵的?吓死我了。”

贺兰道:“我才不怕他们呢,就是给汤敬业一千个胆子,他也不敢动我。”

凤妮道:“你为什么那么肯定?”贺兰咯咯笑道:“他要是惹我不高兴了,等哪天薛督军到我家来,我就去告一个状呗,包管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那天色渐渐地暗了,码头上人流不断,贺兰拉着凤妮的手去找自家的汽车,才走出码头,汽车夫正等在车外抽烟,看贺兰和凤妮两个女孩子牵着手走过来,便把烟扔到脚底下踩灭了,走上前来,“贺兰小姐,要回去了么?”

贺兰道:“我们还要到起士林去吃点心呢,你送我们到华格路去。”汽车夫应声,匡凤妮先上了车,贺兰正准备上车,忽听得身后传来一声“哎,你等一下。”贺兰回过头,就见刚才那个男子,从拥堵的人群中费力地挤出来,奔到她的面前来,黑礼帽下的一双黑瞳里满是深深的笑意,望着她道:“多谢你仗义帮忙。”

贺兰倒没想到他这样胆大,居然还敢这样光明正大的跑出来,却听得那男子又爽朗地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她也摸不清这个人的底细,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他,便扬唇一笑,眸子里闪过一丝亮意,清脆地答道:“我叫赵钱孙李。”

他一怔,继而半带自嘲地笑道:“那我只能叫周吴郑王了。”贺兰略压低了声音,很郑重其事地道:“你是革命党吧?还不赶紧走,现在清平都在抓你们呢。”他便恍然大悟,继而轻松地微笑道:“你误会了,我不是。”

贺兰见他这样说,只以为他还在辩解隐瞒,便笑道:“你是不是革命党都随便你,反正你救我一次,我帮你一回,咱们两不相欠,后会无期。”她那调皮一笑间,当真是眸光如水,明媚如花,隐约就有一股馥郁的香气,如兰似麝,恍若热烈盛放的千叶石榴花一般,漫到他的鼻息里,他心中一动,直直地望着她,半晌无言。

她却一转身就上了汽车,“嘭”地关上了车门,朝着汽车夫道:“吴师傅,开车吧。”他方才如梦初醒,急忙低下头来拍了拍车玻璃,贺兰便隔着车窗朝他摆摆手,笑道:“再见。”汽车一路开出去,因为码头上人多,所以开得慢了一些,开车的汽车夫忽地道:“贺兰小姐,那人在追车,好像有话没说完。”

贺兰便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来对汽车夫道:“开快点,我跟他没话说。”汽车也正好开出了码头,面前就是一条平坦的大道,那汽车夫就点点头,加快了速度,汽车便一路风驰电掣而去了。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就过了半个月,贺兰也早就忘了那天在码头遇上的不愉快,这天晚上,贺兰和凤妮放了学先一起去听音乐会,又到西餐厅吃西餐,两个女孩子在一起吃东西定是咭咭呱呱有说不尽的话,到底还是回来晚了,微明的星光照在这座位于半山腰上欧式风格别墅上,山路上竖着一排排的路灯,照得地上雪亮,坐在人力车上,又可闻到循着风吹来的蔷薇花香。

贺兰推开厅门的时候就听到满厅的人声喧哗,烟气缭绕,无线电乐曲空荡荡地浮在大厅的上空,当然没人去认真听它,几个男人坐在壁炉旁打麻将,梅姨妈斜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擎着一根香烟,一个脸上的皮肉下垂到近似于一只沙皮狗的老男人殷勤地帮她点烟,几个颇有姿色的丫头来来回回地招待。

贺兰厌恶地皱皱眉头,还在玻璃门处换鞋子,就闻得一股酒气扑面而来,年届四十的蔡老板笑眯眯地向她迎上来,意欲帮着她拿手里的书包,口中道:“这晚上山风大,没冻着兰小姐吧?我看看。”

他笑嘻嘻地伸手来摸贺兰的胳膊,贺兰一闪就躲开了,正赶上巧珍从厨房端了刚烤的蛋糕出来,贺兰扬声道:“巧珍,是不是没给噜噜洗澡?”噜噜是贺兰很喜欢的一只白色狮子狗,巧珍慌道:“我给忘了。”

贺兰一皱眉,牙尖嘴利地道:“我说呢,怪不得跳蚤满屋子乱飞,让人犯恶心。”

正在调无线电的大丫环香琼听到她这句话,忍不住便笑了起来,香琼是姨妈身边的大丫鬟,能说会道人又靓,她自小被梅太太买来调教,对梅太太很是忠心,也是最得姨妈器重的,平日里尖酸刻薄,俨然梅公馆里的三主子,只是不敢惹贺兰罢了。贺兰把蔡老板扔在那里,自己换了木屐子,踢踢踏踏的就要上楼,忽听得姨妈在小客厅里招手道:“贺兰,你进来,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

贺兰不得已,就走到小客厅,果然就看到沙发上坐着几个人,正是以清平薛督军为首的一干俞军官员,姨妈笑容满面地上前来拉了贺兰的手,道:“这是你薛叔叔今天新带来的一位公子,我是不知道如何招待,想来想去,还是你们年轻人能说得上话。”贺兰早就看见在薛督军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男人,料想正是梅姨妈才说的这位“公子”。

贺兰的视线才一投过去,就见那名陌生男子已经站了起来,身穿着一件黑色长礼服,面容清俊,宛然一个翩翩倜傥公子,他向着贺兰略一点头,礼貌地道:“贺兰小姐好。”语气很是温和无争,更是彬彬有礼的模样。

梅姨妈在一旁笑道:“这是咱们川清巡阅使秦大帅的大公子,今天刚到清平。”

Page 1 of 45
Firs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9296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