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读书 《桃花扇》: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

《桃花扇》: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

题记:一世人悲欢离合。一双人生离死别

《桃花扇》: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爱读书

1699年,侯方域和李香君相逢于纸上

一个叫孔尚任的人感于兴亡,博采遗闻,撰了一出戏。南明凋零的桃花,盛开在清时素白的扇面。

明明是前朝的风景,却那样引人驻足。对于前生人们总是充满好奇,难以忘怀。

一世人悲欢离合。一双人生离死别。一个朝代如梦方终。废墟上,一个朝代如梦初醒。

斜阳流水悠悠,顷刻兴亡过手。

红尘如此妖娆,情意如此繁茂,如此潦草。

秦淮河水冷眼旁观,笙歌歇,画舫游。迎来送往,人情繁盛,凋零,破败都不与它相干。

直到某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它看见,侯方域遇见了李香君。

她那时正随苏昆生学《牡丹亭》,院内的香君歌声轻荡,绾住墙外的游人:“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春香啊,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成对儿莺燕啊。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歌溜的圆。”

这声色撩动了他。他驻足,注目。旧院新人。她含苞待放,将将又是花间魁首。

千里姻缘,自有人相牵。

《桃花扇》:溅血点作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爱读书

有人劳心,有人帮衬,连鸨母都贤惠体贴……事情顺利地让人发指。洞房花烛,月映花影烛映人,哪有半点倾颓的气象,两个人的喜气,将这国运将尽的死气也顺道掩饰了。锣鼓喧阗中,众人欢聚调笑,乐而忘忧,继而忘国。

秦淮河上的生活,那些香艳的,他和她的故事,一再生动地展示,再动乱的年代,生活节奏都是井然有序的,人其实很渺小,渺小到不容易被惊扰。

不必把一切想像地过于壮烈,内心的悲壮激荡可能会改变一个人人生的某个决定,却实难波及到人们正常生活。社会像一个巨大的海绵,吸纳着人心的不安。

明末的才子佳人们,该眠花宿柳的眠花宿柳,该洞房花烛的洞房花烛,该访亲探友的访亲探友,该追名逐利的追名逐利,他们的生活不仅正常,动荡的时局更使得原本琐碎的小事也变得风情万种,耐人寻味。

一夜恩爱欢娱不必细表。第二天一大早,他们的大媒杨友龙前来探望这对新人,他既是鸨母李贞丽的老相好,又是侯方域的朋友,所以乐见其成,一力促成这桩姻缘。

侯方域梳拢李香君的缠头之资,还是他拿出来的。帮人帮到这地步,侯方域和李香君自然是要深谢的。

面对杨的殷勤,她虽不拒绝却也暗自留心:“俺看杨老爷,虽是马督抚至亲,却也拮据作客,为何轻掷金钱,来填烟花之窟?在奴家受之有愧,在老爷施之无名;今日问个明白,以便图报。”

李香君虽是女人,却不因利遮眼,没有因为受到馈赠就眉开眼笑忘乎所以。她的这种秉性是她超凡脱俗的内因。

读《桃花扇》最让我竦然心惊的,不是候李二人的分别,而是人私心的危害之大。从阮大铖对复社文人的报复,到马士英拥立福王,掌控朝政,再到他们一盘散沙弃城而逃,哪一个不是满腹私欲的小人?

侯方域之所以和李香君劳燕分飞,史可法孤城无援,南明之所以一年就覆亡。不是因为国无良才,而是他们不能同心一力。

泛滥的私欲,迅速彻底地覆灭了一个国家,威力远比满清的军队火炮要大得多。如果说个人的私心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孔,当这个小孔泛滥成灾,溃烂成深不见底的大洞,一切病入膏肓,药石无灵。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83300.html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