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陕西诗人定军山人,我是我的岸 我临水而立

陕西诗人定军山人,我是我的岸 我临水而立

头条诗人109期|陕西诗人定军山人,我是我的岸 我临水而立

定军山人,2010年开始写诗,陕西省作协会员,2014-2016《安徽文学》全国十佳诗人入围奖得主。

磨刀石

每磨一次,刀就锋利一些,

石头,就消瘦一点。

其实,刀与磨刀石一直合伙,

磨着磨刀人。

口琴

拾阶而上的叹息,抓不住,

落叶的衣襟。小径在某个音符里,

四面楚歌。

只有风,依然坐在一扇扇,

洞开的窗前,静静地,

把一截黄铜的心事,吹冷。

无名野花

该开时,按时开,

与风无关,与雨无关,

与美,无关。

该谢时,按时谢,

与风无关,与雨无关,

与哀伤,无关。

我有三千丈白发,放逐的流水。

看艄公,一次次渡着属于对岸的身影。

我是我的岸。我临水而立。

问船家,如何渡我?

三月

三月,是桃花的。

也是梨花的。

风一吹,

半山粉红,半山雪。

木匠

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

给自己做起棺材的。他那么年轻。

多年来,敲打木头的声音,

成了村子里独特的音乐。夜半,

木质的邦邦声,让人想到尽职的更夫。

有人说,如果哪天木匠死了,

村庄,会不会从此失眠?

要飞,就飞它个穿云破雾,

蔑视群山。

驮着天空,背着闪电。

累了,就栖息悬崖,

用惊雷擦拭骨骼,大雨疗伤。

死后,把羽毛还给天空。

不立碑,无悼词,不诵经。

一声长鸣一副铁爪一双看穿世界的眼睛,

就是最好的墓志铭。

麻雀

不受管束,喜欢飞来飞去。

它们是我画里,出逃的一群淡墨。

从宣纸到雪地,从花圃,

到瓦屋,从水边到寺院,

从窗台到电线。

静下来,就集体,

找个光秃秃的树枝蹲着。

冒充树叶。

雨声

雨本无声。

雨打在叶子上,声音是叶子给的。

打着石板,声音是石板给的。

世上有万物,雨就有一万种声音。

天下无一物,雨就无声。

落叶

天没亮,那个扫地僧,

就开始扫地。

但,每次风一来,

依然满地落叶。

傍晚,落叶越积越多。

他依然一下下扫着。

好像要在天黑前,

把所有落叶,扫回树上。

理发

理发推子在头上走,

我看见,窗外的太阳圆圆的,

像刚刚被剃度。

也看见门外,一个老人推着剪草机,

走过草坪。

走出理发店,一阵风吹过头顶,

也吹过山坡上的草,瓦屋上的青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7386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