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古典之美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公元1127年,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定都南京应天府,国号沿袭宋,史称南宋,11年后,迁都杭州,开始了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南宋统治,那时杭州名字还是临安。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两宋是中国古代史里对文人来说最好的朝代,欧阳修、晏殊、苏轼、王安石等文化名人,各个身居高位,然而,文人与政治家之间的关系,犹如俗语所言:秀才遇上兵,总是隔着感性与理性之间的距离。从北宋初年,宋太祖赵匡胤杯酒释兵权,秀才当道,军事软弱,为两宋的统治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靖康之耻这可种子爆炸,上演了两千年历史最耻辱的一幕。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作为时代精神的演绎,文学一直是历史的一面镜子,盛衰荣辱,悲欢离合在镜中一览无余。宋词在经历了花间、婉约,妩媚了一百多年后,终于旧事随流水,而由苏轼开创的豪放词派,经历了上时间的酝酿,最终派上了用场,小溪变大河,成了北宋末年乃至南宋一朝的主旋律,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宋词荡气回肠的阳刚之美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一、贺铸《六州歌头》

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推翘勇。矜豪纵。轻盖拥。联飞鞚。斗城东。轰饮酒垆,春色浮寒瓮。吸海垂虹。闲呼鹰嗾犬,白羽摘雕弓。狡穴俄空。乐匆匆。

似黄粱梦。辞丹凤。明月共。漾孤篷。官冗從。怀倥偬。落尘笼。簿书丛。鹖弁如云众。供粗用。忽奇功。笳鼓动。渔阳弄。思悲翁。不请长缨,系取天骄种。剑吼西风。恨登山临水,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北宋前期,范仲淹“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王安石“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为豪放词派奠定了基础,这个时候,词风的阳刚只是相对于婉约派不用而已,体裁从闺中女儿思春怀远跳出来,开始将边塞、怀古等诗中之事纳入词中。在豪放词发展中,贺铸是一个重要的过渡人物,这首词侠气英武、霸气侧漏。整首词都是短促的句子,气势铿锵,尤其是“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几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此词的写作背景已经不同于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时的安宁了,西夏犯边,国事衰弱,词中开始渐渐融入了悲愤与民族情怀了。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二、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与苏轼并称“苏辛”的辛弃疾,可是南宋豪放词的第一把交椅,所谓“苏旷辛豪”,辛词的豪气,直冲云霄,这首词是豪放词经典中的经典,读词不同于“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缠绵柔肠,而是要一口气读完,方才觉得劲爽。词以“千古江山”起势,豪情万丈,之后如滔滔江水,层浪迭起,直到词末“凭谁问”,悲愤之情郁结于心,摧心裂肺,在风雨飘摇的南宋,读之当老泪纵横。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三、张元干《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

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聚万落、千村狐兔。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如许。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耿斜河、疏星淡月,断云微度。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举大白,听金缕。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公元1138年,胡铨上书反对宋金和议,请求斩杀秦桧,胡铨被谪,张元干作词送行,并受连累下狱。清代纪晓岚评价说:慷慨悲凉,数百年后,尚想其抑塞磊落之气。“连营画角,故宫离黍”怎不悲凉,即使写景,“疏星淡月,断云微度”都让悲凉多了一层,“疏”与“断”,两字让人心寒。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四、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不见南师久,谩说北群空。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曾向藁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於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苟且偷安的南宋,与金国以叔侄关系相称,每当重要节日,双方互派使节祝贺,然而,金使来送,敬若上宾,而宋使去金却受歧视。这首词为去金出使的章德茂送行而做。

这首词与之前的悲愤之作略有不同,是以正能量来鼓励劝勉,“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只可惜,以当前的形势,只能安慰而已。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五、陆游《诉衷情》

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陆游是辛派词人的重要成员,事实上,陆游的文学成就主要在诗,他的《示儿》一诗非常感人,“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陆游最知名的词是那首爱情悲剧的《钗头凤》,这首词也是杰作,一般写这种悲愤的词多是慢词,抒情言志有发挥空间,陆游用这首小令也写的非常到位,尤其结尾“心在天山,身老沧洲”与辛弃疾“可怜白发生”有异曲同工之妙。

原来宋词可以这么帅!宋词中的阳刚之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639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