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诗特刊|马嘶,李阿龙,武兆强,大解,王家新,石英杰等

诗特刊|马嘶,李阿龙,武兆强,大解,王家新,石英杰等

江南安静的小镇并不多,名镇蚕丝文化发源地,只为一场最质朴相遇

在冶勒湖

马嘶

暮色中有黛、有黧、有缟

有彤……湖水漫向群山

近乎天堂

彝人兄弟埋头宰羊,寡言

旷野幽暗,人们矮于火苗。羊倒挂

四蹄剑指星空

剖开的胸膛冒出缕缕白烟

但它一直努力保持着羊形

我们形骸放浪

不成人样

手中浊酒,洒向湖面

那一夜,醉后大词用尽

清晨离开,羊骨成堆

像座小小的土庙

我深鞠一躬,不敢人语

如 初

李阿龙

仿佛是刚刚发生的:

初中的教室,书本的清香,老师拿着半截

粉笔,给我们讲一首诗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一束柔和的光透过窗子

刚好落在黑板、老师的袖口上

一颤一颤的

那时,我还不懂得,什么是分别

总喜欢,看你

云霞染红的长发、脸颊

最初的东西,现在还是那样清晰,纯净

古松,古柏

武兆强

颐和园后山

那些被称为老先生的古松古柏

在掉完最后一枚牙齿之后,开始掉

三百年针叶,四百年松果,五百年柏球

开始掉斑驳树荫,灰白鸟屎

掉春雨,掉冬雪

掉蝉群的低吼,日月的流光

掉树冠上摔下来的风,掉灰喜鹊和野鸽子的争吵

掉越来越薄的记忆,掉枝杈相互爱抚时的只言片语

当一切可以脱落的都已离开

最后只剩下松脂柏油

剩下它们紧紧粘在一起的理由

黄昏时偶然发现

一只叫不上名的小飞虫

正以琥珀的金黄姿态拼命想进入里边

画手表

大解

在女儿的小手腕上,我曾经

画出一块手表。

我画一次,她就亲我一口。

那时女儿两岁,

总是夸我:画得真好。

我画的手表不计其数,

女儿总是戴新的,仿佛一个富豪。

后来,我画的表针,

咔咔地走动起来,假时间

变成了真的,从我们身上

悄悄地溜走。

一晃多年过去了,

想起那些时光,我忽然

泪流满面,又偷偷擦掉。

今天,我在自己的手腕上,

画了一块手表。女儿啊,

你看看老爸画得怎样?

我画的手表,有四个指针,

那多出的一个,并非指向虚无。

告别

王家新

昨晚,给在山上合葬的父母

最后一次上了坟

(他们最终又在一起了)

今晨走之前,又去看望了二姨

现在,飞机轰鸣着起飞,从鄂西北山区

一个新建的航母般大小的机场

飞向上海

好像是如释重负

好像真的一下子卸下了很多

机翼下,是故乡贫寒的重重山岭

是沟壑里、背阴处残留的点点积雪

(向阳的一面雪都化了)

是山体上裸露的采石场(犹如剜出的伤口)

是青色的水库,好像还带着泪光……

是我熟悉的山川和炊烟——

父亲披雪的额头,母亲密密的皱纹……

是一个少年上学时的盘山路,

是埋葬了我的童年和一个个亲人的土地……

但此刻,我是第一次从空中看到它

我的飞机在升高,而我还在

努力向下一一辨认

但愿我像那个骑鹅旅行记中的少年

最后一次揉揉带泪的眼睛

并开始他新的生命

荆轲塔是件冷兵器

石英杰

微光渐渐退去。这件冷兵器

遗留在空旷的大地上,只剩一个剪影

像小小的刺

扎进尘埃,扎在诡秘的历史中

将枯的易水越来越慢

像浅浅的泪痕

传奇泛黄,金属生锈

那名刺客安睡在插图里

天空下,那个驼背人

怀抱巨石一动不动

他的头顶

风搬运浮云,星辰正从时间深处缓缓隐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568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