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诗江湖 | 群雄争鸣之《贾浅浅列传》专刊

诗江湖 | 群雄争鸣之《贾浅浅列传》专刊

小编按:最近,贾浅浅事件经唐小林文章发酵后袭卷各大网络媒体。各路文坛知名写手纷纷下笔为浅浅书记小传,小编现网罗几篇《浅浅小(列)传》供诗友们一阅。

诗江湖32期 | 群雄争鸣之《贾浅浅列传》专刊

贾浅浅,女,汉族,1979年11月出生,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现当代文学在读博士,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作家》《十月》《钟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诗集《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出席第八次全国青创会,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奖,作家贾平凹之女。

史记 贾浅浅小传

刘备我祖

浅浅,秦郡人,其父贾学士也。

贾平凹者,秦郡商洛人,文学士也。好为文,少年为编辑,多以文稿投四方,不得志久,然亦无馁,为文迤逦,投稿不止,终为识者所赏,渐而为天下所知,乃至于大成。

秦郡多文才,近世以来,若路遥、陈忠实、贾平凹,皆天下翘楚。

路遥笔下多落魄志士,孤直而沉抑,薄命而有志,读之泣下。

陈公好为旧时风云,关中沧桑,白鹿在原,天下皆逐。

秦郡文学,望之蔚然而深秀者,贾生也。

笔力之清丽,胜于路遥;内蕴之深厚,等于陈公。其为小说,曰浮躁,曰废都,曰老生,曰秦腔,皆道苍生百态,秦郡山河风俗,皆能洛阳纸贵;其为小文,曰丑石,曰静虚村,浑璞内美,能道当代所不能道者。

贾生,亦太史刘所膜拜,少年时读浮躁,遂有志小说;壮年时读废都,乃恨我不如贾生;中年时见贾生于广州,不得交言语。

庚子岁,忽然有诗人曰浅浅,闻于天下。

观其诗,以太史之愚,不能悟其妙,如下:

同事鼻屎,或曰其香;劣女遗尿,我的个娘;劣女遗屎,归来的王。

庄子曰:屎尿皆为道。

今人曰:屎尿皆为诗。

浅浅者,贾生女也。好为诗,且勤勉,戊戌岁(2018)始有诗集发于京师,当时有文坛衮衮诸公,多有指点。

庚子岁,又有诗集行世,编者赞叹曰:“其事也实,其心也虔,介乎古今,为文多讽。”

好事者观之,曰:唯见屎尿。

或曰:吾今日方知诗之易为,以回车键为笔,粗能断句,则太白子美不足惧也。

或曰:人皆以春花秋月入诗,独不能以屎尿入诗乎?

或曰:可以此见童趣。

或曰:以诗人之语,写俗世之事,本为妙事,然浅浅不能。

近岁女诗人有梨花者,截句成诗,天下噱笑。

又有余秀华者,以“跨山过海,欲与君眠”惊骇众生,至今不忘。然余氏之诗,深情多蕴,以病躯之日苦,望儿女之情长,字句清丽,足可观也。

至于浅浅,一时骇动,他日如何,岂敢妄言。

然天下沸喧者,多为浅浅门第,设若其不为学士之子,则何以诗能行世?

父为文学,女亦可为文学乎?文学亦世传乎?

太史刘曰:

文学可世传,君不见法兰西之大仲马小仲马乎?科学亦可世传,君不见波兰之居里夫人乎?

然以何世传?

答曰:当以才。

且诗人者,穷人之事也,浅浅今欲以诗人自居,无非欲以穷人自居也,众人见其荒唐,太史刘独见其心酸而已。

史记——贾平凹贾浅浅列传

秦岭夜谭

贾平凹者,商州人氏,字平娃。父为塾师,举家仅得温饱。平凹少时,尝读书,然时事不予,竟失学,与邻家诸少年共耕于生产队,运粮挑粪,苦楚不堪。平凹素有大志,虽困顿于阡陌,尝语诸人曰:苟富贵,莫相忘。众皆笑:吾与汝务农以终老,富贵何敢期?平凹太息曰: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未几,乡里以平凹通文墨故,荐之,遂入指挥部,代写文书,不复耕耘,苦劳骤减。平凹益奋起读书,不舍昼夜,其才名愈显,被举入长安西北学堂。

越数年,平凹学成,长居长安,著书为业。后作《废都》一书,内多风月之词,名噪文坛,一时世人争相传颂,欲一睹为快,致使长安纸贵。然该书文字粗鄙,污耳目,伤风化,士林皆侧目。

有一东邻女韩氏,闺名小芳,美而慧,虽荆钗布裙,风姿嫣然。平凹少时即慕其色,尝语人曰:若得小芳作妇,当筑金屋以贮之。及平凹富贵,虽居繁华之地,锦绣之乡,未能忘情于韩氏,遂娶之。越一年,得一女,取名浅浅。

贾浅浅者,名士贾平凹长女,貌妍神逸。以父故,少喜读书,能文,士林皆刮目相待。年三十,已入太学,执教。浅浅喜赋诗,每有诗成,文人争相媚之,谓:浅浅之才,犹肖其父,纵使李杜再生,亦未可及。

然其诗流传日久,天下尽睹,皆谓诗内多村言俚语,艳词频出,污人耳目,不忍卒读。

更有人语之曰:此若为诗,吾辈人人皆李杜耳!

太史公曰:贾浅浅者,不过中人之智,才不足以为诗,言不足以成词,却籍其父之名,擅风月之笔,纵横以诗坛,冀名利双收,终为天下笑!岂不悲哉!

屎记·贾浅浅列传

石尚花开

贾浅浅,秦州丹凤人士,名门之女,诗书之家。其父平凹君为文坛宿老,曾以一部《废都》洛阳纸贵声名远播。浅幼承家学,久成依贾傍爹之势。修鲁迅文学院,贵为在读博士,大学副教授。精研其父文学,有论文若干。知女莫如父,知父莫若女。文章千古事,父女惺惺惜。疾风知劲草,浅浅没马蹄。出口皆成颂,口味重几许。

庚子岁末,有好事者集浅浅诗数首,浅屎尿体诗作爆红网络,民皆哗然,有几分失落,有几分不解,有几分辣眼睛,有几分冲鼻子。洒一滩尿即是一篇佳构,捏一块屎遂成一首妙诗。文人真骚客,漫卷腥臭狂。可怜文二代,青联副主席。

又有不平者,替浅浅诗作以证:浅非只有屎尿,亦有雅思。况生活不只有眼前的苟且,亦有诗歌和远方的苟且。写点儿屎尿,写点多巴胺,不亦乐乎?国家不幸诗家幸,盛世年华无悲歌。相比歌德派,亦为逍遥游。无奈民疾苦,我何管他娘?人生真高地,有父贾平凹。小城盼热搜,怒骂缺你妈。慧眼识汉奸,禁食中国菜。一脸贞烈女,满嘴跑火车。浅浅啊浅浅。大先生曾嘱海婴言: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诚哉斯言,信可乐也。

有贾联一副:浅程似锦诗铺路,切莫问他是平凹?春满乾坤爹遍地,此处省略一万言。悲夫,浅浅。壮哉,她爸。

《史记》贾浅浅列传

国哥书法

太史公曰:诗,肇始弥久。诗言志,亦不离信、达、雅之畴。春秋,孔丘,弟子三千,七十二贤,尝问诗于丘,丘言:“《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唐贾岛妇孺皆知,尝为“推”、“敲”二字苦思良久,终“僧推月下门”改“僧敲月下门”,而为千古佳传。此言,凡诗,字少而句精,不可不究诗心、诗眼、诗情、诗才乎?

迩日,网际闹哄,传三秦文匠贾君平凹之女浅浅,为诗,招唾,吾观之,不禁为之惋惜!

单表贾君平凹,一名平娃,祖居三秦商州丹凤,父职园丁并一校之长,逢“文革”,平凹以秀才辍学,躬耕于垄亩,时丹凤大兴水利,平凹粉壁板书,洋洋洒洒,颇具文采,得丹凤令周述武力荐,得修于长安西北高府,后遂发奋笔耕,出《秦腔》、《废都》…….得奖矛盾,声名日振。尤庚子岁末,年届古稀,出《暂坐》,引嘉评。

贾君平凹生一女,名浅浅,贾音近“假”,取名,颇难!先生为千金取名“浅浅”者,寄寓“假浅,宜深”也。

吾尝读:

白乐天:“乱花渐欲迷人眼,草才能没马蹄。”

陆放翁:“纸上得来终觉,绝知此事要躬行。”

清照君:“疏影横斜清水,暗香浮动月黄昏,何须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贾君平凹之千金,取其名“浅浅”者,岂非寄清照句之托否?姑信其当为“花中一流”者耶 ?

又言,浅浅未负父望,跻身长安名庠,姿色并著述齐身,扬名于杏坛。浅浅暇余尝撰诗与父,父婉言告之,可以逸兴,不宜为业,慎对待,勿公诸。

迩日,数行诗作,低极浅俗,非但未赢美誉,又毁及家父,民论纷纷,有辱平凹君之盛名矣!

《易》曰:“言语乃君子之机枢,出其言,可不慎乎?”

况张载夫子亦有“立德、立言、立功”之论。浅浅诗作俗媚不忍读,当其自辱者也!

太史公叹曰:贾君平凹必爱其女,当光大门楣,又其女浅浅出入于杏坛,更宜谨言慎行,当以“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为铭者也!浅浅拙劣诗作,当为吾辈之鉴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56865.html

诗特刊|马嘶,李阿龙,武兆强,大解,王家新,石英杰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