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诗家争鸣 | 汤云明:为一些诗人感到脸红

诗家争鸣 | 汤云明:为一些诗人感到脸红

小编按:在网络诗歌发展的前期或者更早一些,民刊曾是广大诗歌写作者获得发表的重要平台;很多诗人是通过民刊的发掘和推荐才得以成名的。可以说,当今现在绝大多数的知名诗人都在民刊的舞台露过脸。但随着网络的迅速发展,民刊开始没落;能坚持下来的民刊屈指可数。那民刊消亡的真实原因有哪些呢?除了资金上的原因,还有没有其他原因?本号现推出诗人汤云明的一篇锐文,读读诗人的忧虑。

诗家争鸣65期 | 汤云明:为一些诗人感到脸红

汤云明,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男,汉族,云南昆明晋宁县人,1973年出生,大学本科学历,经济师、编辑。1993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现为内部刊物《园区报》副主编。作品多次在美国、日本、瑞典、新西兰、泰国、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发表。部分作品被收录入各类公开出版的文集、选本。至今已经发表作品1900篇(首、条),获省、市级文学及全国征文奖项几十个。

 为一些诗人感到脸红

汤云明

前几天读到贵州苗族诗人、《雷公山诗刊》主编南往耶的博文《〈雷公山诗刊〉停刊的真正原因》,文中写道:“我从来不因为我会写诗而感到自豪,相反,我恰恰感到耻辱。因为诗歌太容易写了,小学三年级语文水平的人就会写诗。为什么现在的“诗人”越来越多,就是这个道理。这也就是我不想再做《雷公山诗刊》了的原因。能写出个两行三行就是诗人了,多划算。写诗是一项编者与作者,特别是男编辑与女作者之间的床上活动。更是无知者拿来炫耀的东西。

我早就开始关注南往耶这位年轻人,他性格张扬,年轻气盛,才气十足,虽然话语粗俗直白,但不怕招惹是非,说的是真心话,大实话,是对当下诗歌乱象的真知灼见和无情抨击,写出了一个追求学问的诗人的无奈,体现了一个诗人的担当与觉醒。

《〈雷公山诗刊〉停刊的真正原因》中提到一个大白话的手机短信被人分行以后就成为一首诗的笑话,就是为什么现在的读者看不起诗人、当然“诗人”们也看不起诗歌的原因。当今的诗歌已经是一门不需要技术的技术,与艺术、文学、修养毫不沾边。甚至还有人了开发了所谓“写诗软件”,听说关键字一输入,诗歌就出来了,从此只有机器的麻木冰冷,再无诗人一腔热血的倾诉。这是多么可怕和悲哀的事情。

无独有偶,最近,陕西作家、《渭城文化》杂志编辑崖上人的《《延河》不如县级杂志》,又点燃了一把大火,诗歌的优劣再次在网络引起热议。他说:“看了《延河》2015年第9期刊登马萧萧、雷喑的几首诗,吃惊,愤怒,不得不发射言论。”文中写道:“马萧萧写的《安康》,没有意义。雷喑《高二(3)班家长会纪事》、《彼此彼此》,不是诗。这类诗砸《延河》的牌子。编辑混账,可耻。《延河》质量差,居然差到不如县办杂志的地步,使人吃惊,使人悲哀。建议陕西省委宣传部对《延河》整顿,清除严重失职的编辑。”

这几首诗我也认真读了,的确是不敢恭维的口水话,我甚至有些脸红和不吐不快的感觉。《延河》是陕西省作协刊物,在全国有一定名望。发这种诗,你说是编辑水平不行呢还是其它原因?现在诗歌界的媚俗、无聊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甚至出现了某个编辑的好恶就决定了这本杂志的风格,某个编辑的人缘就是这个刊物的作家群这种不正常的小圈子现象。人情稿、交换稿、金钱稿败坏了我们的文风。也有人说,是诗歌界太娇情了,怪事多多,就连撒抛尿、放个屁、问个好、调个情都可以当作诗来发。

现在,一些诗人故弄玄虚,一些名家假装高深莫测,有些诗读起来复杂拗口看似“道深”,却越读越没意思,不知在说什么。一些脑**残人员花里胡哨的胡言乱语受到火热吹捧,一些诗人用前言不搭后语的句子来掩饰内心的空虚和无聊。更让人看不下去的就是随便一句大白话,分了行就认为是诗歌了,照此推论,只要上过小学二三年级,少写错别字的人都是诗人。除了文盲之外,中国至少有10亿以上的诗人,甚至于会说话的人都是诗人。既然要求低档到人人都是诗人,诗歌也就可以更随意地写了。这样一来,写了20多年诗的我也就不敢自称还算个有良知的诗人了,怕被人当作笑料或怪物、神经病。当下诗人这样低廉的称号,有辱李白、杜甫、普希金、泰戈尔等先贤的大名。

一些诗人的功利心和创作观根本就不正确,因此扰乱了诗坛。一部分没有水平的所谓诗人,利用猎奇、脱衣、身体器官等一些表达来自我炒作、提高身价和知名度,实在恶心。挖空心思搞炒作,不如静下心来做做学问、写点真东西,还是用实力和文品说话最能服人,那些下作的所谓诗人可以休矣。诗与非诗、好诗坏诗、张写打油诗,李写卖菜诗,在诗歌界或是民间出现本来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我们的刊物、编辑、主编把一些无法入流或者说是上得了厅堂的东西当作好作品刊发出来就不正常了。不要说是省级刊物了,就是县乡级刊物也无法容忍一些打着诗歌旗号的文化垃圾。就像社会上有强盗、骗子、坏人本来不足为奇,但要是我们的法官、警察、舆论对这些人不是进行惩罚和谴责,而是奖励、崇拜和吹捧,这个社会也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现在,不少民刊以出钱上稿进行征稿,这种物欲横流的疾病也逐渐漫延到官刊,一些省市级公开出版刊物也公然以赞助为借口明确标价多少钱发一页稿子,或者巧立名目出刊中刊、号外号、增刊等来牟取金钱,文坛腐败现象可见一斑。也有的刊物要求作者要订多少刊物作为发稿的一个条件,还有的刊物不给作者发稿费或者稿费太低,也就征不来名家佳作、普通作家的上乘作品,也降低了刊物的品位和和质量。我还是那句老话,没钱不要做编辑,没钱不要像个主编的样子,没钱更不要哗众取宠。扰乱人们心中崇高神圣的诗歌就是千古罪人、文化败类。

的确,一些诗歌界的败类动摇了我写诗的信心,一些博眼球的标题或者肉体诗歌降低了诗歌的崇高和品位,一些不负责任的诗人或编辑制造了一堆文化垃圾。但好在,大多数刊物是严谨的,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历史是公正无私的。好诗坏诗、诗与非诗还是有个评判的公理,也稍微对我这颗怀疑诗歌前途的心有所安慰,让经常红着的脸可以平静下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4696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