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福建南安诗人王家铭,我当醒来 在你寒噤的肩头

诗歌选读|福建南安诗人王家铭,我当醒来 在你寒噤的肩头

诗歌选读|福建南安诗人王家铭,我当醒来 在你寒噤的肩头

王家铭,青年诗人。1989年生于福建南安。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现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博士研究生。曾获十月诗歌奖、三月三诗会新人奖、东荡子诗歌高校奖等。作品发表于《人民文学》《十月》《诗刊》等。参加第36届青春诗会。

偶感

我看见,榆树林

在激动的车流面前,

形如渊薮。

我不知道,

是何物曾如幽灵垂悬,

在漫长的努力中,

被吸入叶片深处。

Sonata

更安静了。像一个人从山谷中来,

单色气球贴着峭岩升起。

那为你拂走黑暗的,

不是音乐,

是果实轻坠,

蔓藤花缠在湿头发。

良宵引

我自会珍重,闻落木愀然。

我当醒来,在你寒噤的肩头。

这花园从清晓里

向我涌来一种悲切,

大欲望

使厄洛斯束起了长发。

对于自己

我已经获得了评判的权利。

不是现在,

而是某个遥远的逝去的未眠夜。

是青山对抗严寒,镜中浮现霜雪。

是孤独像情欲绽裂,

是自我空无,如头顶上的小云,

那时刻。

那无数个。

雾中风景

篱笆上结起了柿子,红色的,

在晚风中获得她的形状:

一种内向的纯粹

和绝望的本能。因为目光

是从高处凝聚,像辨认异性面容。

多少理解了,这窗外的灰霾,

这风暴的翻越!

初春

穿过梅园开了一季的浅色,

我们踏进草地眩晕的深里,轻盈

并且溢满了。所有多余的事物

也不能使我们分心,所有遗落的念头

将被重新记起。而谈话的盐粒

要在颤悠的声带上走,在你发梢的

海洋里结成冰晶。无预兆的

这法国梧桐张扬着,像是透过了

器皿的裂缝,让夜色从尖顶泼下墨来,

我们却知道,一阵风可以刮跑它,

正如一次呵气可以让脸颊更凉。

最后初春的味蕾,草木露珠

抱紧了膝盖,低头,呼喊而飞转,

我们却消失在时光的阅读中。

在海淀教堂

四月底,临近离职的一天,我在公司对面

白色、高大的教堂里,消磨了一整个下午。

二层礼堂明亮、宽阔,窗外白杨随风喧动,

北方干燥的天气遮蔽了我敏感的私心。

——我不确定自己是否用对了这些形容,

正如墙上摹画的圣经故事,不知用多少词语

才能让人理解混沌的意义。教会的公事人员,

一位阿姨,操着南方口音试图让我

成为他们的一员。是啊,我有多久没有

参加过团契了。然而此刻我更关心这座

教堂的历史,它是如何耸立在这繁华的商区,

建造它的人,是否已经死去,

谁在此经历了悲哀的青年时代,最后游进

老年的深海中。宁静与平安,这午后的阳光

均匀布满,洗净了空气的尘埃,仿佛

声音的静电在神秘的语言里冲到了浪尖。

这也是一次散步,喝水的间隙我已经

坐到了教堂一楼。像是下了一个缓坡,

离春天与平原更近。枣红色的长桌里

也许是玫瑰经,我再一次不能确定文字并

无法把握内心。我知道的是,

生活的余音多珍贵,至少我无法独享

孤独和犹豫。至少我所经历的,

都不是层层叠叠的幻影,而是命运的羽迹

轻柔地把我载浮。此刻,在海淀教堂,

我竟然感受到泪水,如同被古老的愿望

带回到孩童时。或归结了

从前恋爱的甜蜜,无修辞的秘密的痛苦。

夜雪

应该预感到,车辆和行人稀少,

归程被阻隔成一个秘密。

公园外,湿漉的地面漂浮着犹豫。

只剩下杉树,自身的寒气被针对,

像野兔子钻进了公寓。

应该分辨不同颜色的时期。

今天是灰白,如腹部的思想

凝视我,把我引入男学生

女学生的旧途。说话时,

枝上落下来我们敌意的世界。

水滴周旋在银杏果,又加强了

身处此地的徬惑。应该不应该,

都是深情的面孔作祟。我让自己

坠入内衣绷紧的虚空。那秘密的

白点,涣散着我们肉体的初衷。

归来

起重机在窗外掘出种子,

地上有缺口像是火苗投进去。

我转身,

听她们用低语

漫过餐桌上的荒野,

把银针

刺在奔涌的提琴。

那些瓷器,灰色家具,

长途旅行的期望,深秋的颜色,

在舞会中相互交换

催熟我们成长的原料。

我问情人啊,

谁将学会这苦涩的魔法?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41922.html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