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现代诗歌 诗歌选读|山西原平诗人周所同,曾有的一点野心 也变得安静

诗歌选读|山西原平诗人周所同,曾有的一点野心 也变得安静

诗歌选读|山西原平诗人周所同,曾有的一点野心 也变得安静

周所同,1950年生于山西原平。原《诗刊》社编审。著有诗集《北方的河流》《拾穗人》《人在旅途》《我的民谣:小曲一唱解心宽》。

钉鞋匠

总是俯身总是低于一双鞋子

在原地在尘土里总是一直行走

停下营生夜才会黑,才敢疲惫、麻木

和疼痛。总是听见女儿喊爸爸

大檐帽总是冷冷追过来;想逃想跑

总是忘记一条腿已丢在工地了

鞋子。总是女儿一样围着他

欲言又止。一忍再忍的泪流下来

总是像一条地下秘密的河流

物语

沙粒与石头;大海与露水

世间物语暗示:时间即为距离

悬空或高蹈失重,比下坠更加危险

草木不死!牛羊有命!

贫寒、卑贱的事物离心最近

索取的手指伸向果实

风一吹,摘到的只是一片落叶

我只要二两闲情三寸自由

够不着的东西太多太诱人太奢侈

除了少,其余一概不值一瞥

相惜之人

像仇敌须臾不忘,像危崖

随时敢为舍身抵命;世间的

深渊浅于生死,堆满块垒的心

一泻而下,多么柔软而忘我的流水

活着的行李亦轻亦重,两袖风

翻开一本书卷,闪光的银子

就集体暗淡;不要更多只要更少

守着一盏灯、两扇窗、三生缘

相视一笑,我又聋又哑又瞎认出你们

自画像

执念渐无。事少可闲

一堵墙给我依靠

追忆太多也就太少

眼一睁一闭,天亮了又黑了

唱过的嗓子哑了,塞满是非的耳朵

聋了,看过人世的眼睛也快瞎了

一池死水梦见大海,泪是咸的

幸好!还有一杯茶两片叶子

浅而淡,像我依然爱着无用的诗

自语

曾有过欲望,未超越自律

有过私念,未伤及他人

尚有羞愧之心,知道对错或脸红

现在,智障和失忆接踵而至

是替我忘记自己无足轻重

人世啊!一列载重的列车

谁都是你的废气和扬起的灰尘

带走的就是留下的!

我在安慰中一天天老去

曾有的一点野心也变得安静

与自己为敌

心中有块垒,血液里有冰川

想清扫耳廓噪音,眼前又涌来

障目的雾霾;想喜欢想热爱

却绕不过拒绝的东西

我是左手矛右手盾,是自己的敌人

和危岩,被平静的日子打败

一直住在看不见的伤口里

不流血不喊疼,像一只黑山羊

有对峙的角,恍若哲学中的悖论

养一只老虎

喂它青草。饮它泉水。

最好与一只胆小的兔子为邻

身上花纹及长啸低吼慢慢退淡

头上那个字暗含危险倾向

应立即剪除;仿学猫步走路狗眼看人

黄牛毛驴一样拉车、推磨、耕耘

更是华丽转身;失去野性是进化还是

退化?已超出达尔文学说

莫笑这只老虎。笑它等于笑一个人的

悲哀、弯曲、无奈、伤感和麻木

我喜欢

我喜欢米粒,是爱最小的

蚂蚁;喜欢白菜萝卜

是爱简单的叶子和露水

喜欢一个人,是爱上他的

缺点和失败;喜欢虚幻的美

是爱尘世中深陷的足迹

偶尔,也会自己喜欢自己

是平庸的人爱着平庸

是记住我和忘记我一样容易

闲云辞

最渴的是水,最饿的是

米粒;最贴心的还是老伴

和女儿;一本闲书打发闲散日子

最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少

最紧要的事反而无足挂齿

风吹人世,万物掌握在时间手里

我只是它的一片落叶……

红门书院赋

我相信乌云里藏着洁白的鸽子

一杯水与掘井者隔着渴死的距离

相信沙粒就是金子,是相互淘洗的

河水,最终闪光的最先被遮蔽

我相信蜗牛能走最远的路

蚂蚁与米粒互为生死才互为仇敌

相信舍弃则是选择,不同才暗中生长

守住慢就是相信一把寂寞的椅子

喧哗、诱惑、闪烁的银子无处不在

我相信只有翻书的声音能使世界安静

与百丈漈说

喧哗而孤独。散尽银两

只为一条普通河流买个名字

我知道,这是自然的秘密

平庸的人或事还是太多

我也是。惯于克制、隐忍

不敢越位、决绝、溃败和舍身

在远离悬崖的地方奢谈自由

惭愧!我还是那个俗人

一次又一次在美好事物中消失

献 辞

把米粒给蚂蚁。露水

给玫瑰;把向阳的巢窠

给投林的鸟雀,苜蓿与青草

给反刍的牛和咩咩低唤的羊群

把宽恕给仇隙,仁爱给邪恶

淡泊与宁静给欲望和虚荣

把从容一笑给灾难给胸中块垒

把一封旧信给白发老人

他会读到青丝依旧的爱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359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