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百年红楼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红楼梦》不止宝黛爱情悲剧,更是宝黛钗三人的姻缘悲剧。曹雪芹将之称为[终身误],概括宝玉、黛玉、宝钗三个人情缘纠缠的一生,非常贴切。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很多读书人认为薛宝钗“功利”并不错。他们薛家来贾家,本就是为了图谋金玉良姻。说句不好听的,薛姨妈就是要牺牲薛宝钗,找一个好的婆家助力日渐衰落的贾家。本质上与袭人父母“卖女儿”并无区别。

薛宝钗早有觉悟,对薛姨妈推动金玉良姻觉得尴尬却也认命。她知道贾宝玉被林黛玉“绊住”,认定自己不参与就没事。

然而,少女情怀总是诗。薛宝钗豆蔻年华常被外人说她与贾宝玉的姻缘,很难不在意。时间久了“心动”难免。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红楼梦》那个年代,男女大防严重,薛宝钗能见到的青年男子很有限,贾宝玉常在身边晃悠,加之金玉良姻鼓吹,少女的心扉被打开也是在所难免。

当然,薛宝钗的情愫隐藏比较深,但林黛玉还是能够敏锐地捕捉到,她常常拿“金玉良姻”取笑,耍小性子不是无的放矢。尤其当她亲眼看见薛宝钗的情不自禁之后……

(第三十六回)林黛玉却来至窗外,隔着纱窗往里一看,只见宝玉穿着银红纱衫子,随便睡着在床上,宝钗坐在身旁做针线,旁边放着蝇帚子,林黛玉见了这个景儿,连忙把身子一藏,手握着嘴不敢笑出来,招手儿叫湘云。湘云一见他这般景况,只当有什么新闻,忙也来一看,也要笑时,忽然想起宝钗素日待他厚道,便忙掩住口。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绣鸳鸯梦兆绛云轩”,薛宝钗由于要给袭人道喜,大中午跑去怡红院,正赶上贾宝玉睡午觉。袭人不知道真要去方便,还是主动替薛宝钗创造机会,就让她稍坐。

薛宝钗见袭人给贾宝玉绣的鸳鸯肚兜可爱,下意识坐在袭人的位置上代绣起来,不想这一幕被林黛玉和史湘云看了个满眼。

贾宝玉随便睡在床上,“随便”二字凸显出不合规矩,也没有盖好被子。此种情景按说袭人在旁边没什么,薛宝钗是无论如何不应该留下的。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袭人要出去方便,薛宝钗马上告辞才合乎礼仪。她继续留下与贾宝玉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贾宝玉还在“随便”睡觉,如此私密,绝不方便薛宝钗一个黄花大姑娘陪在身侧。

其实那一天中午薛宝钗说要去藕香榭,就不应该拐到怡红院。人家丫头们都在鸦没雀声的睡午觉,她也不好直闯贾宝玉的睡房。

从薛宝钗约着林黛玉去给袭人道喜,到薛宝钗自己来到怡红院,透露出宝钗心中不自觉的感情倾向。尤其当袭人离开她还不走,享受与贾宝玉难得的私密独处时间,情满则溢的体现是毋庸置疑的。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对此,“绣鸳鸯”三个字也体现出薛宝钗的心理。鸳鸯本是夫妻鸟,肚兜又是贴身的私密内衣。袭为钗副,又代指薛宝钗。薛宝钗绣鸳鸯,曹雪芹将她心中的情意绵绵透过肚兜,表现得淋漓尽致。

薛宝钗下意识接近怡红院,有意不走,绣鸳鸯,都代表她在没有林黛玉的环境里,在贾宝玉睡着浑然不觉的情况下,为自己争取到难得放松的情难自禁。此处,曹雪芹对细节和细腻情感的把握堪称妙笔。

然而,让人扎心的是薛宝钗的一腔柔情马上被现实击碎。

薛宝钗的少女春情:贾宝玉随便地睡在床上,她却做了件丢脸的事

(第三十六回)这里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薛宝钗听了这话,不觉怔了。忽见袭人走过来,笑道:“还没有醒呢。”宝钗摇头。袭人又笑道:“我才碰见林姑娘史大姑娘,他们可曾进来?”宝钗道:“没见他们进来。”

贾宝玉梦中言语,让薛宝钗“怔了”。宝玉是真睡还是假睡,薛宝钗不知道。可这梦中说的话,对正是满腔柔情的宝钗来说也太无情。

更讽刺的是宝钗自以为无人知晓的一次情感释放,却被最不该看到的人都看见了。你说尴尬不尴尬!细想想不免心疼宝钗。

人生如戏如梦,不过如此而已!

文|君笺雅侃红楼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293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