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历史人物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西北军阀马步芳,打仗很少去前线指挥。

解放战争之前,领兵打仗都是让别人去,之后,就交给了儿子马继援。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青马家族从马海晏开始发迹,靠的就是宗亲势力枝繁叶茂。早期的去青海马家军里,带兵的都是亲族里的兄、叔、子、侄。马步芳只有一个独苗马继援,更是宠爱有加,加意培养。马继援生于1920年,到了该上学的年龄,别的权贵人家是给儿子选学校,马步芳是给儿子建学校。

马步芳在自家公馆的后院办了一座小学,请的是青海最有名望的老师,用的也是民国通用教材。民国实行北洋政府1922年颁行的壬戌学制,初等教育六年,包括初小四年,高小2年;中等教育六年,其中初中和高中各三年。马继援上学,马步芳打仗,这十二年也是青海马家军迅速扩张阶段。有人说马继援曾经带兵抗日,没有这回事。

马继援1930年初小毕业,马步芳又接着办高小。后花园不够用了,因为还有伴读的亲族子弟和其他学生,就在城里选址,又新建了一座小学。这一年,马步芳的番号本来是国民军独立混成第9旅,国民军一走,他自己编了个番号青海暂编第1师,兵力扩到近1万。转年,因为投蒋有功,第一次弄了个中央给的番号新编第9师。同期马步芳亲自带兵,把堂弟马仲英从河西赶跑了,所以马仲英的兵才唱那首:“马步芳,操他娘,撵的老子上新疆……”

占据河西是马步芳早就盯住的目标,河西走廊是产粮区,有税有兵。1929年宁夏、青海建省,河西一直不是青马的地盘。也就在这时,马步芳的部队才进驻了河西,所以后来红西路军一进来,青马就玩儿命地打。军阀的特点向来是舍命不舍地盘,马家军尤其如此。

在这期间,因为青藏关系紧张,又成立了一个青海南部边区警备司令部,名义虽是地方部队,但放的都是最精锐的骑兵,比如在此后几乎无役不与的马彪骑兵旅。蒋介石此时只给番号,不管军饷,马步芳怎么折腾都由着自己。

1932年,马继援高小又毕业了,马步芳接着办初中。从马继援同学的回忆来看,马继援上学认真,喜欢习武,没有纨绔子弟的恶习,和同学的关系处得也很融洽。当然,特权是不用说的,每天上下学,专门有一个伴读拉着一头大骡子接送,刮风下雨误了时间,几点到,老师几点上课。

马继援初中期间,马步芳打了两场很重要的仗。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马家军炮兵部队

一场是和藏军打的,在青藏交界的玉树。英国一直在撺掇西藏分裂势力向康、青扩张,1933年,马家军派主力增援青南驻军,把藏军打的大败,史称青藏战争。马步芳打仗必扩兵,此战过后,青南警备司令部下辖3个骑兵旅,加上新编第9师,兵力到了1万4千人。这一仗后,青马声誉鹊起。

另一场是历史上有名的“四马驱孙”。1934年,东陵大盗、41军军长孙殿英,手执蒋介石“青海西部屯垦使”的委任状,带着六万人马途径宁夏,马步芳、马步青、马鸿逵、马鸿宾集中4万兵力与孙军激战,中央军的飞机频频助阵,不过帮的是马家军。结果孙殿英兵败东去。蒋介石一高兴,给了马步芳一个新2军的番号,新编第9师也改为中央陆军100师,青马番号前暂编、新编的字样终于摘掉了,兵力也达到2万多人。其兄马步青的骑5师也改成了骑5军,此时马步芳、马步青虽都称青马,但互不统属。

接着,马步芳对兵役大动手术,改募兵为征兵,开始“拔门兵”,就是按照户籍的壮丁比例上门征兵,农业区抽丁,牧业区以马代丁。马家军的士兵不退伍,老了就到牧场等处去干杂役,在营的老兵数量稳定,所以骑术、劈刀、射击训练一直能保持很高水平。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1935年,马继援初中又毕业了,马步芳接着办高中。独出心裁的是,马继援一个高中在校生,挂上了“青南警备司令部上校参谋长”的军职,以此积累军中资历。1936年,红西路军进入河西,青马主力和大量民团倾巢出动,历时七个月恶战, 2万1千人的红西路军饮恨祁连。青马的损失也极为惨重,马步青和马步芳两部加起来,包括大量驱前冲锋的民团,伤亡亦近两万,红四方面军的部队不是那么好吃掉的。

河西收兵后南京祝捷,马步芳以“运筹参赞,屡建奇勋”为由,给儿子也弄了一块勋章,实际马继援都没出课堂。对这些,蒋介石心知肚明,只要青马剿共坚决,其他都无所谓。1937年,新番号又下来了,新2军改为82军,马步芳把数量庞大的保安团,成团成团地编入82军。青马的保安团与其他省不一样,步骑俱全,训练充分,如后来的青保1团,是青马集团的骑兵主力,进攻打头阵,防御守要点,作战野蛮凶悍,在陇东和兰州给解放军造成了相当大的麻烦。

全面抗战爆发后,青海奉命组建一个暂编第1师东下抗日,马步芳以青南警备司令部的马彪旅为第1旅,马彪任师长,又从马步青骑5军抽调马禄旅为第2旅,再以几个民团编成第3旅,开赴河南、安徽一带,番号后来改为骑8师。此时马继援正在读高二,即使他想去,马步芳也不会同意。

因为,马步芳对马继援的期望,是继承整个青马军队,师旅长的职务哪能放在眼里。马继援的学校后来改名昆仑中学,从马继援上高中起,这座学校就办成了军校,所有高中生统一制服,人人发枪,装具配齐,进行军事编组,完全实行军事化管理。操场上练射击、劈刀、步骑战术,课堂上学《步兵操典》、《阵中勤务》等军事课程。马步芳对马继援督责甚严,要求他在操课中处处领先,以树立威望。

1938年高中毕业,马继援正式步入军营,任“骑5军、82军军官训练团”第二大队大队长。别的大队长是管理、训练学员的,学员都是青马的各级军官,马继援是来学习的,同时熟悉部队。未几,又任82军骑兵第2旅旅长。青马的骑兵旅,一般编有1500-1700人,这个第2旅只有50来个人,是个空架子,也是让马继援来蹲台阶的,打磨军中阅历。1941年,青马派出抗战的骑8师在豫皖苏边区和彭雪枫新四军4师搞摩擦的时候,马继援当上了青马82军的副军长,军长是其父马步芳,就近接受耳提面命。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蒋介石、宋美龄、张学良与马家军诸将合影

1943年蒋介石偕宋美龄亲来青海视察,马步芳带着儿子殷勤接待,蒋介石很看重马继援,数次单独召见。马步芳是个老油条,当年能哄得高树勋、孙连仲信任,对蒋也是照方抓药。宋美龄临行,送给马家眷属们一批名贵首饰,马步芳用当地土产和500匹青海良马回赠,手下人提醒他,礼是不是薄了,马步芳大骂笨蛋:“他们什么没见过,我们要是送更贵重的,一定引起嫉妒和无端猜测,都知道青海穷,送土货才显得咱们厚道实在。”至于良马,确实漂亮,却带不走,蒋介石就让马步芳暂存军牧场代养。蒋宋两人前脚登机,马步芳后脚就把好马换成劣马,轰到隶属军政部马政司的牧场去了。

接着,好事又来了,蒋任命马步芳为40集团军总司令,马步青为副,马继援升任82军军长。马步青被编进来,给马步芳吞并骑5军创造了机会,马步青经常犯糊涂,马步芳对他说:阿哥再兼着骑5军军长,和小辈平起平坐有点不合适,反正我们大事都听阿哥的,不如让马呈祥当这个军长算了。马呈祥是马步青的女婿,马步青就同意了。他可能忘了,马呈祥还是马步芳的外甥。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蝴蝶楼

不久骑5军就大换血,被马步芳牢牢控制,马步青只能回到临夏老家当了寓公。马步青在临夏的蝴蝶楼极尽奢华,和西宁马步芳的馨庐相比不遑多让,后来王震在楼前感慨:“不革命怎么得了!”

就这样,马步芳一手征杀,一手权谋,铺就了一份拥兵10余万的家底,交到了23岁的马继援手中。

抗战胜利后,40集团军撤销,马继援任整82师中将师长。1947年4月率部进入陇东,开始和西北野战军作战。

这时,马步芳在后方遥控,前方的指挥权完全交给了马继援。青马的各级部队长,大量换成了马继援的中学同学及校友,少数族中长辈如马全义、马步銮等人,马继援指挥起来也就不感觉困难,能拿的住局面。青马部队的表现远强于西北其他国民党军,出师后占陇东,守合水,出击子午岭,奔袭西府,让西北野战军吃亏不小。特别是西府战役,西野差一点就被合围,马继援可谓出尽了风头。当时国内外大批记者来到陇东,对马继援的吹捧不吝溢美之词,马继援难免有些膨胀,对西野很轻视。

但胡宗南、马鸿逵与青马各有打算,难以协同。兵力最多的胡宗南被彭德怀打怕了,已无进攻锐气。宁马作战瞻前顾后,生怕再吃马步芳的亏。四马驱孙的时候,青宁联手,战后马步芳却把战利品一口独吞,只给了马鸿逵一门高射炮。孙殿英本来是冲着青海去的,却把宁夏的地盘打烂了,宁马什么也没捞着,让马鸿逵大为不忿,时时都在防着再被马步芳下套。西安解放后,马继援孤军冒进,率82军越过宁马猛扑咸阳,不料没能攻动解放军181师的阵地,眼看华北18、19兵团的部队源源到达,马继援只得撤兵。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战前,他的中学同学、82军参谋长马文鼎,曾经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咸阳让宁马去攻,攻下与否无所谓,围住城垣,调动解放军来援就行。青马则以骑兵主力绕过泾阳,择机对正在渡河开进的华北18、19兵团突施突袭,发挥己方的骑兵机动优势,在运动中取胜。但这个方案未被采纳,马继援要听马步芳的,马步芳这时很谨慎。

等撤到了陇西,解放军三个兵团压下来,目标指向青马。这次,马继援坚持自己的主见,力主在陇西一带进行运动防御,马步芳则决意退守兰州,父子争执不下。蒋介石一个西北军政长官的任命,把马步芳套死了,这个官位诱惑如此之大,以至马步芳必须考虑兰州的地位。他强调兰州依山背水,工事坚固粮弹充足,只要让一野顿兵城下,胡宗南、宁马和陇南兵团及驻新疆的骑5军,四路齐攻,内外配合,定可围歼解放军于城下。马继援拗不过,只好从命。

而军参谋长马文鼎,又提出了一个“河川防御计划”:如果在兰州守南山,胜不能扩大战果,败则撤退困难。不如先把城内的物资粮食全部转移到青海,只留少量兵力阻击,全部人马都撤过黄河,给解放军让出一座空城。然后沿河密布监视点,解放军从哪里渡河,就机动到哪里,打解放军的“半渡击”。用不了多久,解放军十几万攻城部队和兰州20万居民,就要闹粮荒,青马则可依托青、宁与河西的补给,先立于不败,再相机出击。

这个方案也没有被马家父子接受,结果证明,打山地攻防战,青马在兰州最多也就撑六天。而且是单打独斗,周围友军,无一路来援。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守兰州的青马82、129两军共5个师,每师下辖两个步兵团,一个骑兵团。以主力82军防守城外三大主阵地,129军两个师作为预备队,黄河以南投入了全部步兵。骑8旅、在固关被歼灭后重建的骑14旅及数个骑兵团放在黄河北岸,却没用上力。激烈的山地攻防战打到25日,马继援手里已无预备队,只能下令撤退。青马能打不能撤,规定好的撤退顺序被190师破坏,各部顿时陷入混乱。入夜,解放军逼近黄河铁桥,桥上一辆汽车被打燃,撤退的青马官兵从车两侧拥挤抢道,城关上有一挺解放军的轻机枪,一个劲对着桥头打,枪口焰把射手照得清清楚楚。活下来的马家军军官回忆:当时只要有人打一枪就行了,可是每个人都只顾逃命。任凭这挺机枪扫射。兵败如山倒,青马也不例外。

兰州战役解放军付出了重大伤亡,但青马更惨,其步兵大部被歼,北岸的骑兵在慌乱撤退中大多解体,赵遂等人退到青海收拢残部时,枪比人多,官比兵多。商议是战是降,明显分成了两派,赵遂、马振武、马文鼎等人主张投诚,这些人都是马继援的同学或学友。而马英、谭呈祥、马忠义等年长军官,手上有西路军的血债,深恐被清算,要去青南草原打游击,甚至退入西藏。最后,经王震司令员派来的马丕烈等青马宿将的劝降,副军长赵遂以下、少校级以上的青马军官,集中向解放军缴械投降,全体进入西宁解放军官训练处学习改造,下级官兵资遣回家,一些人后来降而复叛被镇压。网上流传的所谓不允许马家军投降、起义的编造,以前已经批驳过多次,这里不再多说。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彭德怀和甘泗淇

马继援既无行伍经历,也无正规军校背景,以一个初出校门的高中生,执掌一支国民党军的战略兵团,际遇和个人能力确属另类。彭德怀曾电示一野全军,称“青马匪军为今日敌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在全国也是有数的顽敌”,提醒部队千万不能轻敌。四十多年后,对于当年作战上的得失,马继援有过一段亲口讲述。

马继援的中学同学、青海民院的李文实教授,1992年去香港见到了马继援,两人感慨之余,谈起兰州往事。马继援说,当时解放军对他的骑兵是有顾忌的,原准备先用步兵消耗解放军,待彭德怀久攻不克后撤时,再使用北岸的8个骑兵团,搭浮桥过河发起追击。但自己指挥上有个失误,在王震兵团占领临夏后,其父命他调兵去堵黄河渡口,他先派去了骑8旅,又把城中的预备队马璋师也抽走,结果沈家岭顶不住了,整个计划被打乱,导致全盘失利。

马继援的判断是准确的。面对以骑兵见长的青马,彭德怀说过,不怕马继援守兰州,就怕他不守。在初攻受挫、发起第二次进攻前,彭德怀确曾决定,如果再打不下来,则缓攻兰州,转打宁马这个弱敌,并上报军委。

此次会面,李文实受统战部门的委托,曾邀请马继援回国观光,马继援突然情绪激动,最后还是难下决心,坦言兰州战败丢下部属走掉,无脸再见家乡人了。青海南部受灾和汶川地震,马继援都捐了款,与大陆的旧友也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

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让彭老总电告全军:此人劲敌,诸将不可大意

如果按马文鼎的方案,青马能不能打胜呢,只能说,也许能发挥出青马的优势,增加一野的作战难度。此时国民党军大势已去,连关中的杂牌军都看清楚了,再跟着胡宗南折腾下去,不死在彭德怀手里,也得死在刘伯承手里。重要的是,青马虽如王震所说“唯青马惯打,英勇善射能战,行动迅速胆大”,但从全局来看,一两场战斗的胜负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1949年,青海农业区不过百万人口,平均六个人里就有一个给马家当兵,已经到了竭泽而渔的地步。还是毛主席老人家的话最有深度:不懂政治的人就不会打仗。

本文作者:徐渡泸,“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

公众号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155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