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影视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作者|电影夫人(头条号签约作者)

电影圈的跟风现象,由来已久。

这在第五代导演身上,很明显。

上世纪90年代,黄建新的作品和那个火热激情的时代一样,处处散发着新潮。

他被誉为“城市”导演。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和其他同行钟情于对旧中国的书写不同,黄建新专注于对当下现实生活的“批判”。

著名的“都市三部曲”,《站直了,别趴下》、《背靠背,脸对脸》、《红灯停,绿灯行》充满了对官场和社会风气的尖锐讽刺,颇具力道。

但在1993年,他接拍了一部台湾人投资的电影《五魁》。

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黄土高原的传奇故事。

这在他的作品序列中,显得很“另类”。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今天,夫人就为大家说说:

这部由贾平凹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

某日,柳家儿子结亲。

短工五魁奉老太太之命,去背新娘。

迎亲队伍行进在戈壁荒丘上,歇息时,只见尘沙飞扬,似有凶险。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果然,白风寨的土匪们来劫亲了。

识相的管家麻嫂当即上前,献上自己的金戒指。

谁知二当家的劫了财,瞅见新娘的美貌,又想劫个色。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五魁带着新娘逃命,可他的飞毛腿抵不过马儿的四条腿,终究还是被围住了。

刀架在五魁脖子上,新娘倒是很勇敢,称自己愿意跟他们走。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管家赶紧跑去报信,五魁则失魂落魄。

他觉得少奶奶救了他的命,而他授人之托,没完成任务,愧对新娘和柳家,因此决定去救她。

入夜,五魁闯进白风寨。

见大当家的是个没胡子,爱唱戏的斯文之人。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耿直的五魁当即表明来意,还获准大吃一顿。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他谎称少奶奶是个下身没毛的白虎星,克夫。

第二天,寨主拿了两碗放过毒的酒。

先让狗喝,结果没走几步就死翘翘。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五魁稍作犹豫便大口喝下,却安然无恙。

原来,寨主只是考验他。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念他是条有情有义,有胆有识的汉子,寨主放走了两人,且声称白风寨的大门随时为他敞开。

五魁欣喜万分,总算不辱使命,接回了少奶奶。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可到柳家,才知事情不对劲。

原来,得知少奶奶遭绑架后,少爷去拿家里的土枪欲拼命,不小心擦枪走火点燃了弹药,一命呜呼。

老太太见儿媳完好归来,就用一种奇特方法为她验身。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确定她身子尚干净,心生欢喜。

作为柳家的最高掌权者,她要给儿子办冥婚。

于是,五魁抱着木头人,与少奶奶拜堂行礼。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接着,红灯笼换作白的,办葬礼让儿子入土。

从此,少奶奶过上了刚嫁人就守寡的苦日子。

白天,把木头人摆在椅子上晒太阳。

夜晚,伴着它入眠。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穷小子五魁因对柳家有功,从短工变成了长工,在磨坊做活。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一次,少奶奶洗衣服,五魁帮忙倒水。

无意中瞅见因她未系好衣领而露出的脖颈,有些神情迷乱。

少奶奶瞬间意会,脸蛋变红,为转移话题,想给五魁洗衣。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得知他无衣可换,竟拿少爷的衣裤给他穿。

老太太见之没有责备,却在儿媳面前称要扣他两斗米。

少奶奶不但要守活寡,天天和木头人过日,老太太还常敲边鼓,委婉提醒她别犯了规矩。

不甘忍受命运摆布,就只能逃跑。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却被欠了柳家钱的父亲立马送来。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眼见少奶奶愁眉苦脸,抑郁成疾,五魁前去宽慰。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昏暗的灯烛下,少奶奶哭得梨花带雨,她紧紧抱住五魁……

之后,少奶奶一心做着五魁带她走的美梦,五魁则萎靡不振。

管家看出了两人的私情善意警告他,算命先生称,沾不得她。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自知不该逾越规矩的他意欲逃走。

正在门口和少奶奶拥抱准备分别时,柳家人赶来。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一群人抓了这对“狗男女”的现行。

少奶奶进祠堂接受惩罚,五魁被赶出了鸡公寨。

未来的人生,他们将怎样度过呢?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朱熹在800多年前说了句名言:

存天理,灭人欲。

由之,天朝的女子,即便吃尽苦头,也要守身如玉。

为的就是落个好名声,如果运气好,最好能立个贞洁牌坊。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对女人贞洁的执念,像是流淌进了中国男人的血液,他们从骨子里便极度在意。

女人的“贞操”观,属于传统父权、男权社会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共同构筑了华夏文明的宗法伦理秩序。

可是,无视人的欲望,掩耳盗铃式地遮住人性,岂不是自欺欺人的勾当?

再说,无论发生何种情况,都简单粗暴地要求女人守寡,岂不是惨无人道的做法?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鲁迅在《狂人日记》里,就曾犀利地问过:

从来如此,便对么?

少奶奶的“越轨”,和九儿、菊豆们一样,是对祖宗规矩的有力反抗。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影片结尾,走投无路的五魁摇身变为土匪头目。

柳老太太(王玉梅 饰)被五魁“赐”了个全尸。

她非常镇定,掷地有声地说了两字,然后从容上吊。她说:

下贱!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这样理直气壮地咒骂儿媳,无非是因她没能守住寡。

试想一下,老太太守寡二十余年,至少她有儿子,儿子可以娶媳妇,将来能抱孙子,虽然日子难熬,但总归有盼头。

可儿媳不一样,从嫁到柳家的第一天起,她就守寡。

白天黑夜守着一个木头人生活,生理、情感、精神,全无寄托,丝毫看不到活着的曙光,怎么能够守得住呢?

可老太太无法理解和认同儿媳离经叛道的荒唐之举。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显然,柳老太太深受封建礼教的毒害,她早已成为了所谓父权、妇德这些宗法秩序的坚定维护者,象征封建保守势力。

好在老太太没白死,鸡公寨的村民为她立了牌坊,且按时祭拜。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只是,在荒芜寂寥的荒原上,这块贞洁石碑显得格外清冷。

谁知道它还能立多久?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这个镜头充满了悲天悯人的生命关怀。

说白了,老太太到死也不明白,她也是可怜人。

一辈子被传统礼教所囚禁,不但自己没有一点反抗,还顽固地想要将悲剧延续下去。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可以说,整个柳家大院,便是封建礼教的缩影,人人身在其中而不自知。

管家麻嫂(王馥荔 饰)、佣人六爷等,无不在竭力维护祖宗规矩。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电影最后,五魁背着少奶奶离开了柳家大院。

亦如他一年前背着他到柳家成亲时一样,但这样的“救赎”并未削弱影片的悲剧意味。

少奶奶在祠堂中,当着众人和祖宗的面,她因不守妇德被罚,挑断脚筋以致终生残疾。

渴求欲望满足,想要重获自由的代价不可谓不高。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虽然代表既定威权的老太太虽然死了,但她得到了贞洁牌坊。

鸡公寨的村民们仍会祭拜她。

压迫少奶奶的传统势力倒下了吗?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再说五魁,同样是背着少奶奶进出柳家,可一前一后,他已不再是先前的五魁了。

从憨厚老实重情重义的庄稼汉,成了在刀尖上过日子的土匪头目。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终于蜕变为他讨厌憎恨的人了。

土匪意指原始、荒蛮,边缘于主流人群,而人是社会性的,脱离不了社会。

所以,他又能将少奶奶背往哪里去呢?

这些才是细思极恐的地方。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有人说,黄建新拍了一部赶第五代趟儿的片子。

确实是,这部电影从内容到形式,都很“张艺谋”。

简直就是国师“红色三部曲”的集合:

《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白风寨的土匪劫了迎亲的队伍,和九二的遭遇有些雷同;

少奶奶不愿遵守老规矩而叛逆,与菊豆的“出轨”神似;

片中红白事等仪式性场景展现,无不突出红灯笼的意象。

本来黄建新擅长的都市小人物喜剧,不知怎么就“跟风”了一部张艺谋式的西部片?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或许因为用的是台湾投资人的钱,就当是换换口味吧!

也或者是想借此在国际电影节上得个大奖,提升下知名度。

相较于他之前的新锐先锋,《五魁》缺少个人创意,带着第五代共有的浓郁风味。

值得指出的是,第五代导演似乎很难绕开对女性命运,和传统的反思。

正是艺术表现上披了太多别人的影子,使这部旧中国乡土传奇色彩浓厚的影片,本有的一些光彩大受影响。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尽管有贾平凹的原著同名小说作底子,黄建新执导这样的“出身”不凡,但上映后未得到应有的关注。

同样是西安电影制片厂的作品,这片和何平的《双旗镇刀客》取景地很像,编剧也都是杨争光。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实际是在宁夏银川镇的北堡古城拍的。

此处也是《大话西游》、《东邪西毒》等一批西部片的外景拍摄地。

生于南京的作家张贤亮,曾在这里经营20年,只为兜售一片荒凉。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影片的构图很美,红色的主色配上大面积土黄色,每一帧都像是一幅画,大气、凝重而深沉。

茫茫戈壁,黄土飞扬,加上苍凉的秦腔配乐,土匪们一袭羊皮褂子,骑着战马上演快意恩仇。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要说缺点,有一点很突出。

作为一部台湾投资的影片,张世、顾宝明等人的台湾腔很重,与西北高原的民俗风情实在违和。

另外,最终当了土匪的五魁,饰演者张世的块头勉强说得过去,可到底没有硬汉枭雄的那股霸气劲儿。

他从开始时的老实本分,到后来突然变得强悍凶狠,转变有些唐突。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他和王澜的碰撞更多的是苦情戏的质感,和姜文、巩俐在《红高粱》中的表现相差甚远。

黄建新导演坦言:

拍这种片子我发现自己没有灵气,就是没有感觉……

我一个最大的教训就是:任何一个创作者,都是有很大局限的。

1993年,黄建新拍了部张艺谋式电影,特“西部”,原著贾平凹

但总体而言,《五魁》是一部合格的第五代“行货”之作:

全片在控诉吃人的封建礼教秩序!倡导婚姻自由,追求人性解放。

黄建新借助五魁点燃的一把大火,给世人敲响警钟:

从来如此,便对么?

(图片源于网络,侵删)


作者简介:@电影夫人,头条号签约作者。希望在电影的世界里遇到美好和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1298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