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浙江黄岩诗人天界,在中原 我想回到宋朝大爱一场

诗歌选读 | 浙江黄岩诗人天界,在中原 我想回到宋朝大爱一场

诗歌选读 | 浙江黄岩诗人天界,在中原 我想回到宋朝大爱一场-爱读书

天界,1969年出生,浙江黄岩人。中国作协会员,以诗歌和评论为主。2008年参加诗刊社第二十四届青春诗会。

在中原,我想回到宋朝大爱一场

我爱李师师的才华和美貌

犹如爱一朵复杂凶险的死亡之花

奇异而淫媚

一座假牌坊,官宦的耻辱

我更爱潘金莲的专一和刚烈

这爱欲女神

不可救药的比翼鸟化身

被可恶愚蠢的民间伪君子欺凌

李师师玩弄风月

名妓无情,死无记载

而潘金莲留在了抗争和叛逆的史册

我爱她,远不如爱我的女人——

比她美妙、智慧

比李师师纯洁高贵

我们生死相随,笑傲江湖

所有恨都不是理由

千里不是距离

我爱的女人一夜间长出翅膀

蓝色的,带着香水百合的嫩黄

只要天地在,就没有风雨

穿过星空,身影如闪电——

那一瞬间的靠近,抵得一万年相守

阳春

是暖色的光骚劲的光,

在山坡滚动。是露珠骑着三叶草,

向初恋的蝴蝶问好。

是我连夜赶写的一封情书,

藏进风信子小乳房。

那些花都开了。春天那么神奇。

越不想你时,你越美。

你肥沃深邃的瓜田,

我愿意不辞辛劳,弯腰耕种。

我的李树下,

你是否愿意松开长发,

做一辈子贪吃,解风情的懒婆娘。

春天,时光的空手指

诡异又邪恶的脸,在天空飞翔、穿越、折返。

而花朵仍然立于时间枝头。

颤动。默不作声。

有时抬起裙摆一样的花瓣。

两个有趣人中间,春风漫不经心。

春风两手空空。

如握住空空影子。一盏灯在床上翻阅经书,

墙壁挂着的指针,就是上帝。

有美人就有春天。有暮色,

就有破涕为笑的旧梦。早年惦记的悲喜,

如今空空。它的手指,

指向一个隐蔽所在。它不在虚无高处,

也不在喧闹、囤积黄金的风暴中心。

它从不出示证件。也不提供证词。

它模棱两可。一旦被它的空手指认定,

那些事物,那些人,便变得模糊。

甚至,已不存在。

春天,春风可度——

过于熟悉的,比如蚂蚁、杨柳以及罂粟

夜里起伏的渡船——

我只能选择一样来比喻

春草青青,便有人观赏、靠近

地荒了,谁来?

举起酒杯自杀的人,先从空中摘下星星

摘下久年失踪的自己

而一张床能装下什么

那些美酒从来听从命运

可我始终拒绝浅尝辄止

春风如天空之神赶赴一场盛宴

大地裸露着乳房

我的女人春色,艳美,桃红。正在整理衣衫

凌霄花

美人解开衣裳,犹如春风吹开花苞

一夜无语。鸟从山顶飞落鱼池

鸟不鸣。寺庙的香火

一半捎给前人,一半用来杀生

溪水是星星昨夜的镜子

凌霄花已经开败。皱缩在无人之处

它的果子,藏有魔鬼契约

它的别名叫堕胎花

破瘀散寒、凉血去风

一辈子苦寒。它的爱情只活在别人梦中

低处

我惊讶地发现,大片盛开的油菜花根部

许多白色、粉红色的不知名小花

星星般覆盖泥土上

有些挺直小小腰杆

有些往旁边延伸。肆意的黄里

巨大的光环和阴影下

它们渺小,谨慎

又那么独立。没有一棵

是攀着油菜花高大的杆

往上爬的。它们卑微低矮的影子

构成一幅奇特景象

英雄之死

英雄离开辉煌战场。刀搁在书房。

英雄伤痕累累。英雄长啸。

英雄仍然气吞山河。

英雄既不空虚也不堕落。

英雄拒绝诱惑。拒绝来自天国和地狱的光芒。

世俗的血腥太重。英雄越来越清醒。

邪恶破穴。英雄再也不愿挺身。

他关闭五音之门。生与死被降到同一案台。

荣辱烟消云散。英雄渐渐老去。

平静的脸,像一本没打开的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858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