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红楼 《红楼梦》里最富诗情画意的三个场景

《红楼梦》里最富诗情画意的三个场景

《红楼梦》里最富诗情画意的三个场景-爱读书

《红楼梦》无疑是中国古典小说里最具有诗情画意的作品了。可以说,曹雪芹用自己的生花妙笔将浓郁的诗意注入了《红楼梦》。这体现出中国人生活的雅趣,也体现出曹雪芹虽然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悲剧,却依旧热爱生活。

我觉得《红楼梦》里最具有诗情画意的场景分别是黛玉葬花、宝琴立雪、湘云醉卧

《红楼梦》里第一次写到黛玉葬花是在第二十三回。曹雪芹写得也十分巧妙。曹雪芹不是平铺直叙,而是借助了另一个本身就很唯美的场景:贾宝玉正在看《会真记》,正看到“落红成阵”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落得贾宝玉满身都是,贾宝玉于是就把落花抖在沁芳溪里。这个场景本身就很有画面感。

可是,林黛玉看到贾宝玉这样做,却说:“撂在水里不好。你看这里的水干净,只一流出去,有人家的地方脏的臭的混倒,仍旧把花糟蹋了。那畸角上我有一个花冢,如今把他扫了,装在这绢袋里,拿土埋上,日久不过随土化了,岂不干净。”可见,林黛玉多么悲天悯人,多么洁身自好,多么希望给落花一个干净的归宿。林黛玉的这个说法让人想起杜甫在《佳人》里写下的“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再结合《葬花吟》里的“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我们可以看出,林黛玉的内心是多么高洁。

更加打动人的还是第二十七回里的《葬花吟》。其实,曹雪芹从来都没有具体写黛玉葬花的过程。他是通过林黛玉肩扛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拿花帚的行为和《葬花吟》里的诗句让我们想象林黛玉葬花的过程。这样写,更巧妙,更体现出林黛玉婉转空灵的美。

《红楼梦》里最富诗情画意的三个场景-爱读书

《葬花吟》是林黛玉的代表作。这首诗体现出的是林黛玉坚贞不屈的精神,对红颜薄命的感叹,对污浊环境的抗拒,体现出深沉的生命情怀和女性意识。这首诗和刘辰翁的《代悲白头翁》以及唐寅的《花下酌酒歌》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代悲白头翁》里有“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洛阳女儿好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这样的诗句。而《花下酌酒歌》里有“今日花开又一枝,明日看来知是谁?明年今日花开否?今日明年谁得知?”这样的诗句。不过,无论是刘辰翁的诗还是唐寅的诗,都不像《葬花吟》那样缠绵悱恻,凄婉感人。因为,林黛玉的遭遇更加让人同情。落花触动的是林黛玉自己的愁肠。

宝琴立雪出现在《红楼梦》第五十回。故事十分简单,贾宝玉和薛宝琴一起去找妙玉讨要红梅花。《红楼梦》里是这样描写的:“一看四面粉妆银砌,忽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遥等,深厚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这样的场景让大家想到了仇十洲的《艳雪图》。其实,《艳雪图》这幅画的名字是曹雪芹杜撰的,仇十洲没有这样一幅传世名画。可是,光是这个名字就已经让我们觉得这个画面极有美感了。可是贾母却说:“那画的那里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这样好!”可见,在贾母眼中,宝琴立雪的画面更美。

其实,这也很正常。画家画得再栩栩如生,也不可能比得上现实中血肉丰满,真实可感的画面来得真切动人。而且,贾母本来就十分欣赏薛宝琴。因此,看到白雪红梅配上亭亭玉立的美人,自然会心生赞叹。可以说,这个场景充分体现出了薛宝琴的落落大方和美艳动人。幸亏她已经许配给了梅翰林家,幸亏贾母让王夫人认了她做干女儿,幸亏林黛玉和贾宝玉之间的感情已经稳定下来了,否则,林黛玉不知道又要因为薛宝琴的出现而怄多少气了。

《红楼梦》里最富诗情画意的三个场景-爱读书

湘云醉卧是《红楼梦》第六十二回里出现的一个场景。这个场景被曹雪芹描绘得十分美好:“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满脸衣襟上皆是红香乱散,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鮫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这个场景十分充分地体现出史湘云不拘小节,天真烂漫的性格。这个场景可以说是曹雪芹为史湘云量身定做的。林黛玉和薛宝钗都不可能这样,唯有活泼开朗的史湘云会这样做。史湘云虽然醉了,却醉得十分优雅,十分惬意。湘云醉卧带有几分慵懒,却显得十分舒朗。史湘云在醉梦里也念念有词,说的都是酒令。而她说出来的酒令,也体现出她旷达的心胸。

湘云醉卧让人想到一首唐诗,那就是卢纶的《春词》:“北苑罗裙带,尘衢锦绣鞋。醉眠芳树下,半被落花埋。”这首诗的意境和湘云醉卧相得益彰,不过,曹雪芹并没有简单地因袭这首诗里的意境,而是有所超越。毕竟,湘云醉卧所展现出的灵动之美是卢纶的这首诗里所缺少的。

有人说,湘云醉卧也是取材于《海棠春睡图》,毕竟史湘云的代表花是海棠花。“海棠春睡”这个典故是来源于惠洪的《冷斋夜话》,讲的是唐玄宗和杨贵妃之间的故事。而唐伯虎也画过一幅画《海棠春睡图》。这一点,《红楼梦》第五回里有所提及。而史湘云抽到的花签上写的是苏轼的诗《海棠》“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里的“只恐夜深花睡去”。林黛玉还打趣说应该把“夜深”改为“石凉”。可见,湘云醉卧的美和贵妃醉酒的美也是类似的。杨贵妃虽然被一些人看成是红颜祸水,不过曹雪芹却并没有这种偏见。薛宝琴的《马嵬怀古》就是证明。

黛玉葬花体现出的是林黛玉的悲悯情怀,宝琴立雪体现出的是薛宝琴的自然大方,湘云醉卧体现出的是史湘云的名士风流。三个具有浓郁诗意的场景体现出三种不同类型的美,和人物性格也十分契合。这就是曹雪芹高明的地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6891.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