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新疆乌市女诗人王林燕,西行的路越走越远

新疆乌市女诗人王林燕,西行的路越走越远

新疆乌市女诗人王林燕,西行的路越走越远-爱读书

王林燕,80后女诗人,祖籍巴蜀,生长于新疆乌鲁木齐。诗歌爱好者。有作品散见于《诗歌月刊》、《2015中国微信诗歌年鉴》、《新诗典》等书刊。

面馆

老板,来碗清汤牛肉面

不要葱不要姜

他坐定 打开一本书

点燃一支烟

第一页是日子结束又开始

第二页是葬礼上下起大雨

第三页是她没有死,但消失得很彻底

第四页是鱼儿跳出大海,逃往天空

第五页是信仰与背叛

第六页是欢爱欢爱欢爱

第七页,不知道是什么

他死在餐桌上,静静趴着

仿佛等面与吃面之间的小憩

未弹落的烟灰

如欢爱之后漫长的虚空

老大夫手持听诊器

听出我呼吸道的异响

遵从她的指令

我解开胸罩

撩起上衣

她双手轻轻按压我的乳房

“你还这么年轻……”

她脸上的惋惜和悲悯

如同上帝

如同佛祖

如同一切高悬的神明

唯独不同于我的父母

那汗涔涔

布满老茧和皴口

笨嘴拙舌的爱

长发及腰

多么美啊

可我没有耐心

将头发留那么长

我能忍受的最大限度

是肩胛骨下端

它有时候疼

疼得不被察觉

就像我忍着不去爱一个人

偶尔也需要忍着

不去恨一个人

这样忍着忍着

也就地老天荒了

莲花

曾经我有一个师兄

现在也称之为师兄

从繁花世界

皈依了佛门

他要去的地方

是西方净土

“那里无欲,因此无痛”

他放弃了诗歌

也不再弹奏吉他

我问师兄你想我吗

他说阿弥陀佛

我问如果我去看你

我们睡一起吗

他说阿弥陀佛

西行的路越走越远

远到如今

他坐在我心中高高的莲花座上

下不来触不到

信物

枪毙犯人的消息

让小镇再次复活

人们奔涌如潮水

呼啸着跟在押解车后面

卡车中巴摩托车自行车

一张张亢奋变形的脸

绕过几个坡

穿过一座山

驶向另一山脚下

我没有哥哥也没有男朋友

我的爸爸不朋克也不嬉皮

作为小镇的女儿

只能闻听人们带回传说

说他笑对众生

“20年后又是好汉一条”

好汉,我等着你

20年后做你的妻子

或情人

记得留下枪眼当信物啊

生与死的临界点

你留的题目,她回应得不偏不倚

时空交织

念想养在盛满营养液的玻璃容器里

生者得以挽着你的手

或保持一点距离

看你在橘色灯光下行走

步伐不紧不慢,影子如绿色植物的新叶

我们搬回老屋

儿时和青春泛黄

行李袋贴满破碎的透明胶带

带不走的过往和尘土暂且留在那儿

那儿是何处

何时回来取

老电影和老唱片里流淌歌声

唱的人和听的人都泛着泪光

落叶,翻飞在旧街巷的风

做给活人看

踏着星辰上学

几处坟场是必经之路

大理石的

钢筋水泥的

木制的

字迹清晰的

字迹模糊的

各色墓碑

给孩子们提供了辨别的依据

这家富有

那家贫穷

这家孝顺

那家不孝

这家人丁兴旺

那家人丁稀落

体面

老人去世一周

被邻居发现时

已蛆虫满身

殡仪馆化妆师整理遗容

呕吐数次

终于呈现完整端庄的长者形象

告别厅里

孝子贤孙哭得瘫趴在地

死去活来

场面达到了儿女想要的效果:

让老人体面地走

小镇往事

护城渠里死过一个孩子

清早死孩子的母亲站在渠边

她生过很多孩子

她给孩子们炒白面粉 加点白砂糖

她在渠边那间小屋安抚孩子

洗衣做饭 等男人拿钱回家

有时小屋会有客人

人们就说,她又要生啦

起得早的人常常看见她站在渠边

微微低着头

风吹乱她的头发 她那么静

静得不像一个只会生孩子的女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577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