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诗歌选读 | 上海摄影师诗人王寅,和悲伤的时间作最后的吻别

诗歌选读 | 上海摄影师诗人王寅,和悲伤的时间作最后的吻别

诗歌选读 | 上海摄影师诗人王寅,和悲伤的时间作最后的吻别-爱读书

王寅,诗人、作家。著有《王寅诗选》、随笔集《刺破梦境》、访谈录《艺术不是唯一的方式》、《异想天开》、《摄手记》、诗集《灰光灯》,法文版诗集《无声的城市》、《说多了就是威胁》等,作品被翻译成英、法、日、德、西、波兰语等多种文字。曾多次应邀参加国际诗歌节,参加国内外各种摄影联展。策划“诗歌来到美术馆”系列活动,历时三年,至今已举办28期。现居上海。

直呼其名吧,泪水

直呼其名吧,泪水

直截了当的呼唤,不会使泪水

夺眶而出

别害怕说出,这生活早已让我

无动于衷,痛苦早已习以为常

害怕不会消除积存已久的心事

害怕不会使青春在穷街陋巷疲于奔命

害怕如同生活不是职责

但却时时存在

直呼我隐藏已久的一面吧

阳台面对无树的街道

书上满是露水

让我在辞世之前

继续在穷街陋巷疲于奔命

直呼其名吧,春天,为了这不死的季节

流亡,直呼其名吧,流亡已成命运

内心的放逐和躯体的流亡融为一体

和悲伤的时间作最后的吻别

音 乐

从一首诗到另一首诗不是终点

从这一颗星球到那一颗微尘并不常见

阳光和石头流下山坡,眼睛

斜视也在所难免

拍手击掌,我的每一个愉快动作

每剥一只桔子

每一条在我们的轮波背后出现的

流畅航迹

都像流水歌唱,都像你的微笑

从树叶上从沙子里

生长出来

昨夜下着今天的大雨

昨夜下着今天的大雨

冰冷的天赋一样美丽

城市此刻隐含着悲伤

琴匣里留下了玻璃的灰烬

飞艇的命名一再延迟

我依然不知道声音的颜色

一定要走到世界的尽头

天使的泪水才会模糊了大海

嘴唇下的秘密贴紧狂风

不是钥匙,也不是火焰

不是星光里的羞怯,更不是

今夜下到明天的大雨

我们没有谈论抑郁症

我们不再谈论抑郁症

不再谈论与我们无关的天气

天空中那些水泥般的灰色

那些纷纷坠落的死亡

你合上手提箱里的文件夹

无心点亮逐渐暗淡的日光

也没有折叠起角落里的床

无意回暖心里那条冰僵的狼

掉落的牙齿是无法修正的疾病

更是已经湿透了的幽灵

我们听之任之,让寒冷

弥漫,让透明的海水蔓延

我睡去,你醒来。你的睫毛

听见海边树叶飘落的声音

那是另一个无法辨认的自己

还未出生就已离去

黑暗中的花瓣上升得如此之快

黑暗中的花瓣上升得如此之快

越过我们的肩膀

越过我们的瞳仁

超过我们的预期

也超过我们的惊慌和忧虑

黑暗中的花瓣上升得如此之快

是因为无休无止的迷雾

还是因为此刻你握着我的手

是因为音乐中蕴藏着无法知晓的秘密

还是因为幸福的泪水无处不在

晚年来得太晚了

晚年来得太晚了

在不缺少酒的时候

已经找不到杯子,夜晚

再也没有了葡萄的颜色

十月的向日葵是昏迷的雨滴

也是燃烧的绸缎

放大了颗粒的时间

装满黑夜的相册

漂浮的草帽遮盖着

隐名埋姓的风景

生命里的怕、毛衣下的痛

风暴聚集了残余的灵魂

晚年来得太晚了

我继续遵循爱与死的预言

一如我的心早就

习惯了可耻的忧伤

雨滴中的一滴雨

那一年冬天之后,再无大雪

只有连绵的阴雨

雨正在吃掉潮湿的报纸

正在吃掉我的嘴唇

一把雨伞、几滴昏迷的雨

雨点打在装花生的塑料袋上

就像我的另一个心脏正在跳动

我体内那个陌生的姐妹正在复活

那不是哀愁,那只是夜色中

一绺一闪而过的马鬃

只是不合时宜的停顿

只是雨滴中的一滴雨

光阴

死亡就是这样

最后的冲突总是这样渺茫

在最不怕风的季节

还有什么最大的可能

我已无法不跟上赴死的鼓点

我已遗忘的声音

为什么此时重又在河的对岸响起

这是爱的痛楚,芬芳的痛楚

死亡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

我已无法停止忧虑重重的漂泊

我已无法不跟上赴死的鼓点

这多么像痛楚的鼓点,爱的鼓点

崩溃停止了

局部的疾病废弃的雨丝

炽热的远景阴影绚丽

枕在双手上的头脑无声无息

被迫的孤寂加倍的安宁

仅有的幸福有别于

全部的自由

阴郁的岁月分崩离析

脆弱的力量依然是勇气

牺牲已使悲痛失去了浮华

阳光来自一片长眠的树叶

我的眼睛正在适应光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354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