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歌 吉林松原女诗人南在南方,我的每一首诗都像遗嘱

吉林松原女诗人南在南方,我的每一首诗都像遗嘱

吉林松原女诗人南在南方,我的每一首诗都像遗嘱-爱读书

南在南方,李南,公务员。吉林松原人。擅于诗歌和散文随笔,诗光、生命、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作品散见纸媒和平台。

你说,我是咬破手指在写诗

那些词,冰冷凌厉

暗箭齐发,枚枚入肋

你说,你用一个夜晚读我

后来的一千个日夜,皆用来想念

而风,那么低

我点起篝火,再次用颤栗结构美

再次将自己置入重现的光芒

满怀忧伤已显然不够,这次

我要掀起更大的波澜

比如,躲在火焰里的每一双手

都出来拥抱你

一匹系着红色缰绳的马

你走来时

多像一匹系着红色缰绳的马

俊朗,不羁

此时,我就坐在黑夜里写你

星辰发芽,茫茫草原有太多的秘密

你脚踏着风,以露珠为食

眼神清凉,横亘着莫逆的雨

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比喻

我只是一个为爱而生的人

白天,是生活的女仆

夜里,是你的公主

我忧郁,书写,只为寻找

一种喂养你的草

你说,想念就要说出来

你也说,自己知道,不要告诉别人

梦 境

醒来,从雨中拖回睡眠

抓住他,这个神经质

惯坏了满城烧烤,弹吉他的人

令满天的星辰都躲藏起来

他在麦芒上跳舞

在泡沫与碎片上跳舞

他又把做梦的我抱在怀里直至天明

也许,我不该指责他的过错与脆弱

睡与醒本来没有边缘

有人听雨敲打旧时光

有人造梦

坟 墓

翻他的朋友圈,看到一条直线

像一个人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多时

我一下跌回我的世界里

那扇窗熄灭了,阴阳两隔

摇摇欲坠的心事和话语要退回来

哪怕从此鲠在心,鲠在喉

鲠一辈子

这个世界充满太多的变故

一不留神就会走进坟墓

你要活着,佯装微笑走出来

当下一个爱情来临时

你要想到这是一座有呼吸的墓园

一个场景

我们站在同一屋檐下,等雨停下

路边有火一样的美人蕉,雨浇不灭它

你有些局促,发丝滴着水

你面前水样的女子,半老的年华

邻家有好听的打击乐,那么多的

小孩子在雨里跳舞,融化

你终于说话了,这个秋天,雨水太多了

不得不爱上雨水,我们太寂寞了。我说

我说不好我的男人

我说不好我的男人

我和他,如同我的左手和右手

捆住哪一只,身体都会失去平衡

曾经,他从四面八方抱住我

我却以飞翔的姿势走失

像一封没有地址的信

又被一次次退回到他的手里

我说不好,这个男人

这个父亲般的电工

为我的生活添了多少光亮

我说不好,这个男人

在我出发前叮嘱途中睡会儿

又怕我错过约会的地点

我说不好,这个男人

可以对着我跺脚,咬牙切齿

却对着秧苗说着悄悄话

他的心中究竟有多少矛盾和爱恨

我甚至说不好,这个男人

是我前世的冤家,还是今生的仇敌

多少年了,这个男人

让我透支了青春,美貌和爱

又让我相约来世

允许

允许相约归隐,允许相见言欢

允许心生眷恋,允许一个世纪的各自为安

允许水草丰美,允许颓败沧桑

允许谈国事家事天下事,允许说柴米油盐

允许我以一粒尘埃的方式遇见你

允许风一吹,我们就拥抱着翻滚和震颤

允许时间停下来,停在奔波的今夜

允许长短曲直,都不纠缠

允许一场大寂静袭来,不必躲闪

允许我像一只果子,献出藏在命里的甜

允许牛羊的嘴唇低低地埋下来,你的也是

允许长河落日,火烧连营

允许我写出爱你,雨水钉子一样砸下来

允许从此阴差阳错,允许错出我们来世今生的千万里江山

迟到

我来晚了,亲爱的

月亮被围得水泄不通

没有一颗星星掉下来

我只好等

这一生,我错过了太多的好事

比如,给自己一个诗意的名字

比如,在你的城池边缘

听乔木和灌木的声响

比如,在你的白衬衣和天空之间

做片刻停留

多么遗憾

所有词语都是众人用过的

害得我

只能拾拣树上的果子

喂喂松鼠,看着云飘来飘去

爱上一个人,只能看着他

被星星们捧起来,又摔下去

雪花

数一数雪花吧

就像失眠时数星星一样

数一数棉絮松开天空

又抱紧大地的行程

多么纯粹的爱,我是其中一员

被自己放大,又归于纤小寂静

数一数雪花吧

风吹雪花,多像拆开了妈妈的鹅毛褥子

记忆里,妈妈总是拔鹅毛给我做棉衣

每拔一根

我的身上就疼一下

数一数雪花吧,直到

雪花从眼中夺眶而出

直到雪花哽在胸脯,像要哽一辈子

 看 海

并非为甩开天空的惊心动魄

并非为列车一样呼啸而来,那种沦陷和颠覆

并非生活的狭缝里摇晃,才渴望辽阔

并非有爱人的召唤

而是我自己,有和海共同的深渊

才通过浪花与岛屿的相撞

与我相见

我写什么呢

我有许多来不及命名的句子

许多放回山林的情绪

像菌和苔藓,需要潮湿的泥土

我有越来越苍老的内心,沉实的骨头

我的鞋子一只沾满泥泞,一只提在手中

当天空如大幕渐渐降落

一场大雪隐藏起前生后世

我愿我的每一首诗,都像遗嘱

在旅途

他说观芍药,我要看荷

争执不休时,天空像被人夺了玩具的孩子

突然哗哗地大哭起来

白花花的人间

四周连一个废址都没有

同行的人有的披起雨具,有的仓皇逃离

只有我们面面相觑

迎接着尘世的闲言碎语

我膝盖痛,肩周痛,双唇颤抖

我也大哭,被吞噬的哭声相对于天空

我的悲伤那么微不足道

我们的旅途上

要对抗婚姻里的痛痒

突如其来的意外

很多必经的种种炼狱,甚至死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40155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