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小说 寂寂年未央 作者:離墨

寂寂年未央 作者:離墨

三万年前一场战争让她心力交瘁自我封闭,三万年后她得知她爱的那位并没有死。救他,拼尽一切,伤害了自己,从不放弃。终错天命,与他缔结连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未央,寂华 ┃ 配角:临渊 ┃ 其它:
==================

☆、一

上古事记:三重天碧落宫寂华天君触犯天规,罚至诛仙台承受八十一雷劫之苦,贬入凡尘,待功德圆满可自行回天。然第六十四雷劈下后,损失大半修为的寂华天君无力承受,神魂已然重创。虚渺宫未央上神未及救治,眼见其灰飞烟灭。上神倾半生修为冰封诛仙台,从此退居三重天。自此三重天再无人可行进一步。三万年弹指一瞬。时如逝水,永不回头。
桌上的油灯结了一朵漂亮的灯花。
未央悠悠转醒,东方已泛起鱼肚白,羲和神君到时尽职尽责。刚才在梦中好像有人在叫她“栾栾”,三万年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了。如今只有她一人,那个在她耳边温柔地叫着她“栾栾”的人,早已不在了。
“神上醒了。”进来的侍女小影小心翼翼的吹熄了灯,侍候完毕便站在床边一声不吭。
“平素不是挺能唧唧喳喳的嘛,怎么今日这般安静?”未央眼角含笑,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神上,”小影小心翼翼的开口,“今日是阮清山临渊神君的生辰,仙使送来了请帖。”说完,将那描金的大红色请帖呈了上来,却是战战兢兢。
未央的眼神瞬间寒的结冰。她仇人的请帖。三万年来他一心想让她也尝尝诛仙台上八十一雷劫的滋味,让他体会体会寂华当年受的痛苦,若非为了寂华,她早已与他你死我活了。临渊,临渊,她在心中默念着这个名字,澎湃的怒气将小影压得喘不过气。
小影也为她家神上难过。三万年前她家神上,寂华天君与临渊神君三人乃是多好的朋友,而临渊神君确闯下大祸,寂华天君为他补平漏洞消耗大半修为,他却将一切罪责推在寂华天君头上。天君替他顶罪触犯天规,惨遭雷劫灰飞烟灭,神上为此痛苦了三万年。如今罪魁祸首却送上请帖,神上早已隐世不出就是为了躲避他,不想与他有何牵连,他这又是何意?神上从前是那么爱笑的一位美人,天君死后她就再也没笑过。
“神上要去?”
“收拾,更衣。”
阮清山一如三万年前,青山依旧绿水长流,然而当年结伴在山中品茗奏琴的三人,却早已不在了。未央此行一袭白衣,衬得天上地下无人匹敌的容貌更加柔美。她没花多大力气就找到了此次宴会的举办地凌霄殿,毕竟对她而言,凌霄殿是他三人拥有美好回忆的地方。凌霄殿前道路两旁不知何故竟安上两排夜明珠,未央不禁想起她从前与寂华撒娇,说自己怕黑,寂华便在碧落宫所有地方都安上夜明珠,连不起眼的缝都没放过。当时临渊还笑话她,说她堂堂天界上神还怕黑,却不曾想她只是和寂华撒娇罢了。她当时对临渊做了个鬼脸,他俩都哈哈大笑。如今回想起来,物是人非,心中只觉悲伤。
山中黑暗,此刻却亮如白昼。殿前站着的几个仙人未央一个都不认识,便让小影去通报一下。三万年时间,如今天界认识她的仙人都不知去哪了。左等右等等不到小影,她身形一闪,偷偷进了凌霄殿。
殿内宴会已经开始了。主座上的临渊一身玄衣,风流的桃花眼中尽是笑意,他举杯正向各位仙友致敬。她缓步走入大殿,他回眸,唇边原本得体的微笑再看见未央的一霎僵在嘴角,手中的酒杯落在地上变成碎片。殿中霎时一片寂静。
“神君别来无恙。”未央开口,清浅的声音,毫无起伏的语调。她美眸在殿上流转一圈,忽然笑了笑,“怎么,看到本宫便如此震惊?”
看到临渊,她便想起寂华。想到这儿,她几乎都要克制不住自己,看上去很镇定,实际上,未央的手早已攥成拳在微微发抖。
“未央,你终于出来了。”临渊苦笑两声,转身取酒,“今日是我生辰,你能来就很好了。”
未央名号一出,殿上诸神窃窃私语,小声议论,此名不啻一个惊雷。诛仙台至今无法启用,便是拜此位上神之手。究竟有多大神通,能封住诛仙台!不曾想她是一位如此美的女子,原先只以为是一个传说罢了。
“本宫今日来,你可知,是想取你性命,为寂华报仇的。”说着,她那把名列上古十大神兵的洗梧剑便已出鞘,诸神还未缓过神来剑尖已距临渊咽喉不过毫发,只需在向前推一点便可让他血溅当场。临渊仍是拿着这杯酒,眼中的寂寥迅速被原来的平静取代,快的让未央以为那是她的幻觉。殿上诸神心肝俱是跳了两跳,纷纷祭出武器,未央全不理会。
“你便是这般想杀我?那好。”说着,阖上双眸。未央看着他,眼中的杀意却渐渐消失。这是他们游山玩水,最爱的地方,昔日一切历历在目,她根本下不了手。僵持一会儿,未央像是下定了决心,头一偏,剑锋一转,洗梧剑生生穿透他的肩胛骨。鲜红的血顺着剑上的流云花纹一点一点滴了下来。她终是心软。
临渊脸色惨白,满脸震惊。他以为,未央下不去手的。“本宫以后不会在想着杀你,你我从此再不相干。”未央说完,用力将剑拔出,血已将剑身大半染红,一滴一滴落在大殿的地砖上,在寂静的殿中,声音显得尤为突兀。满殿诸神都被吓呆了,法器祭在空中,收也不是,攻也不是。临渊捂住流血的伤口,失血过多的他声音开始虚浮,“这些年我确实对你不住,我从未想过寂华的死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他冲上前去,用尽力气抓住她的肩膀,“但是未央,难道你真没看出来,我对你,不比寂华对你的爱少啊!”
“放开!”未央抖落他的手,皱着眉盯着衣上鲜红的手印,血在她衣上晕开,慢慢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从今以后,本宫放过你,也放过自己。”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下殿去。
“且慢!”临渊神志已经模糊,被洗梧剑剑气所伤,没个十天八天不可能开始恢复的。肩胛骨碧灵穴被刺伤,那是他的弱处,他几乎已将站立不稳。
“临渊神君还有何贵干?”她神色冷漠,一点也不像当年。
“你可知,寂华君并未灰飞烟灭?”他似是下了好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未央身子一震,闪身来到他面前,“你说什么?”那神色却是他从未见过的惶恐和喜悦。
“他没死。”临渊内心苦笑。临渊啊临渊,如今,你可死心了?未央满脸的难以置信。她无意识地后退两步,在后退两步。
“咳,咳。”临渊终是支撑不住,一头栽在了地上。
未央忘了自己是怎么离开凌霄殿的,也忘了小影是怎么找到她的,只记得在阮清山寒潭边她灌了自己很多酒,醒来时便已身处虚渺宫。
“神上,”小影兴奋地凑过来,“神上昏睡三天了,吓死小影了。”她起身,头还有些疼,却仍记得临渊说过的话,记得那样清晰。他说,寂华没死。寂华没死。

Page 1 of 69
First | Prev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33 | 34 | 35 | 36 | 37 | 38 | 39 | 40 | 41 | 42 | 43 | 44 | 45 | 46 | 47 | 48 | 49 | 50 | 51 | 52 | 53 | 54 | 55 | 56 | 57 | 58 | 59 | 60 | 61 | 62 | 63 | 64 | 65 | 66 | 67 | 68 | 69 | Next | Last
View All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