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词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

赏读古诗十九首: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

愁多知夜长,仰观众星列。

三五明月满,四五蟾兔缺。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

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

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汉朝无名氏《古诗十九首》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爱读书

古诗十九首据说是传世的汉末的文人的作品,因为在演变过程中已经失去了作者的姓名。或者作者是谁已经不重要,那起自民歌的诗词与意境,被有感于心的文人一代代加以润色,最终形成古诗十九首凝练却朴素的风格。

我仍旧相信里面的主体来自民间女子的歌声与生活场景。之所以动人,因为有着大的时代背景。汉朝鼎盛的时期有人口约为六千万,但是在汉末的时候已经锐减到2000多万,汉朝的国土面积达到609万平方公里。如此广袤的国土,比之于现在,的确是地广人稀。而生产力相对于其他国家是先进繁荣的,但在历史上相对还是低的。

普通的人家,院落不奢华,低矮,所以汉诗有两种极端,一种就是京城无数的高楼,怎么歌颂辉煌壮丽都不错,另一种就是无限的平原,仿佛看不到什么房子。

而汉朝全民皆兵,每一个男子成年之后,都要服兵役和徭役。基本是在二十三岁开始。这在中国古代是一个已经成家安稳的年龄。如果没有事,一年兵役,极其远的路上算一年,前后不过三年。但是若遇到真正的战争,尤其汉朝末年战争频繁,就意味着出去的人,可能永远回不了故乡。

另外还有一些为生计远离家乡的学子,商人。

在了解了这样一个大背景后,我们再来看这首诗,分外凄凉感人。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爱读书

“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

这是又一年冬天的开始,十月称为孟冬,乃是一年冬天的开始。这应该是北方或者中部地区的人家,最先感受风自北方来,而低矮的房屋在平原上头,小院落围着。由于视线广阔,风来得也无高楼遮挡,村落或有,但仿佛不够鳞次栉比的密集。地广人稀固然可以从土地上获得较为充足的粮食,但是也同样有居住的荒凉,人烟稀少。

“愁多知夜长,仰观众星列。”

能够在家园的附近就能看到天上的星星,四周连大树都会少。看见星空垂宇四方,这是怎样一个地方?汉朝虽有官方的日历,但民间尤其是农民仍旧会以日月星辰做自己的参照物,面对浩渺干净的夜空,做月亮星辰的崇拜和祈福。甚至月亮圆缺是对应日历的最实在景观。

在爱惜灯火的年代,皎洁的月色和星光同样代替了灯火的作用,一些家务比如浣衣也常在月光下进行,乃至唐朝也还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但显然,这个女子今夜无多事,或者丈夫不在的家里,秋冬纺织会少些。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爱读书

“三五月团圆,四五蟾兔缺。”

表面看起来是说十五号是月亮圆的日子,二十号是月亮缺的日子。但是古代诗词但凡经典流传的都不会有闲笔。

这是这个女子已经等到了月亮满的时候,对方没有归来,数着日子看月亮,月亮缺了,丈夫还没有归来。

那么家里有人出门,总会有个大致的估算,什么时候会走,什么时候回来。固然夫妻之间总会有离别,比如兵役徭役,但每天数着日子的过,固然能够表示分别之苦,但实际每天看月亮并不是主妇们的常态。但为什么,在这个女子身上,就成了常态呢?难道相思可以当饭吃?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

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

这里我穿插一个小故事。1975年在湖北省云梦县出土了战国的竹简,坟墓中埋着秦国的两个兄弟,他们用文字在竹简上写了家信,一个写,我们正在攻打淮阳,希望母亲将夏天的衣裳寄过来,另一个写我和哥哥在一起,问候自己的母亲还有新婚的妻子。这些竹简历经2000多年的泥土沉埋,还能清楚看到上面的文字。

只是这两封竹简信再也没有机会寄给他们的亲人。或者战争使他们埋身在此,或者因为安葬他们的人无力将这些信托付驿站,又或者战争和死亡本来就是巨大黑暗的漩涡,被遗忘的被失落的,总总都有可能。

那么汉朝的确发明了纸张。这种纸张是否为普通人所用?

客人从远方过来,送给我丈夫写的书札。

这个札字很有意思,之前在汉朝之前,它代表的是人工削成的木片,用来书写公文和信件。

那么这个女子接到的是纸上写的信,还是竹简木片上写的信呢?

而客人,可以是和丈夫熟悉的回乡的朋友,也可能是驿站的邮差。

信上很简短,但未必有诗里这么短。但意思总是一个,我现在在外面,很思念你,但是要有一段时间的分别了。重要的总是最短的,但我相信,那封信里不止十个字。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爱读书

“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将书信放在怀中,袖子里,三年字迹都没有磨灭。这是夸张吗?

放在书信发达的时代,一封信珍藏几十年没有问题,问题是不能见水。我们贴身放着的可能有装饰品,有信物,有钱(因为当代的纸币还是有一定耐水功能的),但是一般纸写的信是不能贴身放的,当然可以夹在钱包里。如果将信贴身放,那是狂热的爱情中的男女,但是只怕一封信到不了三年,都已经损毁了。

这个女子如果生在富贵家庭,这信可能是写在丝织品上的,大约可以放在贴身的地方,管三年之久,但明显这个女子是普通的人家,要做各种杂事,或冬天要洗衣裳,夏天要出汗。一封信除非是记在心上,哪里有怀中袖里三年字不灭的小心。

如果大胆地想,她拿到的是竹简或者木简。所以放在身上,也不怕汗水和岁月,唯一就是不要遗落了。我认为那书札不是信纸,是竹简或木札。

那么这里也就明白女子的忧患了。

丈夫当初走了不久,就托人带了亲笔信回家。说了自己的相思,也说了归期。三年。

但是三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丈夫的书信和消息,她随时等待他的归来,在古代邮政不发达的阶段或者乱世,最让人安心和开怀的是,远人如期归来。

但是等了一个又一个月圆之夜,他没有归来,等到月亮缺了,他还是没有回来。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爱读书

这个女子彻底忧患和迷惘了,冬天已经到了,会发生些什么呢?已经不再是她能控制的范畴,甚至连希望也渺茫了。

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区区是小的意思,又是执着的意思,她抱着小小竹简书札,也是抱着她的思念和忧患。

我害怕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呀。她担心丈夫变心,忘了苦守在家中的她?但是还有另外的忧患,他的丈夫已经不在了,辜负了她为他日夜的心灯与守候。

从这首诗的结尾,我相信是文人润色过的作品,抱着一心一意的想法,却担心被抛弃冷落。

但是整首诗那种凄凉坚贞和忧患的守候,却应该是所有汉末女子的。那在通信艰难,音讯渺茫的岁月,她们承担了多少忧患和担心。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古诗十九首里,那个女子怀中放了三年的信,是纸张写的吗?-爱读书

初衣胜雪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69656.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