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渡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杨克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杨克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杨克诗选插图

杨克诗选



下一秒钟也许就猝不及防

一阵风,突然吹掉枝头上雀跃的花
石片在河面划起水漂,猛地下沉
晶莹剔透的灵魂,露珠在草尖小憩
片刻安然坠落
冠状病毒的子弹在飞
生命像毛玻璃一块接一块碎裂
下一秒钟也许就猝不及防

白云比一片口罩干净
天空和湖泊悠扬层层叠叠的蓝
世界还是依着它的秩序运转
太阳从夜莺欢快的弹舌音里跳起
响亮的光焰漫过市区的噪声

除了人,见面惴惴不安
奶牛,绵羊,蛇,它们反而大自在
动物园的狮子与老虎
还有自然界草叶藤蔓树木和溪流
享受难得的宁静,疫情与万类无关
鸟在天上飞,鱼在水里游
更能接近造化的磁场

天总会黑,天总会亮起来
而繁星满空是留给守夜人的

2020.08.20

东方情调

爱情总是在春天产生的
有月光的夜晚
河流像丝绸一样柔软

总是远远地守护一朵花
彬彬有礼的使者
总是不敢贸然掐去它的香气

总是远远地注视
织一张若有似无的网
总是像一只耐心等待的蜘蛛

最后那位饥寒难忍的美食家
总是猛地一扑
秀色可餐

科尔沁禁牧区

马嘶羊欢,膘肥体壮
黄牛是移动的金山,白羊是银垛
哪里还有哈萨尔领地
平地松林八百里的赤峰以北
而今濒临茫茫沙原

就像大海休渔期,蒙古长调
也有短暂的停顿
草原需要小憩、打盹
人怎能无休止地索取
我欢喜扎鲁特禁牧区的安逸

旷野疼爱小草每一根嫩芽
它们是大自然最亲的子女
沙芎、冰草、隐子草、金莲花
草叶柔软腰肢清晰的朝露
那是长生天星星眼睛的水滴

牛羊止蹄停趾,荒野依旧生命喧闹
草窠里狍子扑腾,一只苍狼蹿出
䴙䴘和红腰杓鹬从白音查干尔水泊惊起

不忍心惊扰了生命原生态
还有什么比把青草还给草原
把蔚蓝还给天际,更重要

奈曼怪柳林

别说这是病树
西胡东柳,虬枝叱咤风云
饿其体肤,筋骨曲似苍龙
腾云游沙,于空阔的大漠之上然孤立

奈曼怪柳林,像绿毛怪从地下
伸出青筋毕露大手,紧攥
繁星满空的宁静

纵然狂风将树干拧成麻花
枝桠的灯油被旱魔熬干
病虫摧残,雨雪侵蚀
牛羊啃食,飞沙走石击打
那遍身的树瘤疤痕累累
扭曲、倒伏、枯萎、苍老
畸形丑陋却气象万千

新枝簇簇,磨难到极致
方显倔强的生命本色
极丑的一面总是伴随极美

2020.09.07

沙坡头时空之门

当黄河与大漠拥抱在这远天
满目沙涛连浪涛,黄金三千里
沙与水两种对峙的物质,止步于温柔的守望
羊皮筏子满载驼铃声声

不到这儿,黄河心不死
黄沙脚不歇
那沙之纵道与水之横路
争个你死我活
黄昏尾随黄河单刀直入
刺破青天的雁阵一再拉直了孤烟
黄河舞动丝绸
像个羞涩的大姑娘
沙子细腻如少女的皮肤

黄沙是缓慢移动的大地
风是肋骨,白云纷纷忽聚忽散

隔了千年,我没拾到王维的麻鞋
同在一记咳嗽里穿越长河旷漠
黄沙没脚,神思见证
诗佛跌坐在烟之外,斜照犹暖

回来吧,灰鹤、蓑羽鹤和白琵鹭
犹如日月经天,水漫沙海
落日很圆,挂在天边的一口铜钟
坠落重重的一声钟鸣

2020.09.28

闻声识女人

进入我日常生活最深的
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她千里相随,指点迷津
绝色超模,一棵台湾槟榔
曼妙的身姿
摇曳在大陆荧屏
何等的颜值,才可扮演小乔
可惜初嫁了,去了更远的日本
每次开车
都是她娇滴滴的声音
娓娓动听地导航
志玲姐!简直是天上的女神
她说还有六米右转进入无名路
马上左拐,一百米后三岔口走中间道
不要上坡
前面三百米有监控,限速八十公里
我家的楼梯我都搞不清有几级台阶
每天上班的路,她沿途说出每段地名
天下的道路她无所不晓
超速一公里她立马提醒
要是生活中有一个女人像她絮絮叨叨
一刻不停对人指指点点
男人们早就被激怒
可全都对她无可奈何
她吃的盐比人吃的米多
过的桥比人走的路多
十年间她成了我最亲的人
伴我翻山过岭,拐弯抹角
我听她说过成千上万句话
风中的答案,全在路上
而陪我们回家的只有母亲与妻子

在仙游寺遭遇白居易伏案疾书长恨歌

像一只激情难抑的蝉,彻夜不停抖动
仙游寺,子夜伏案的县尉
在诗的鸣叫中,脱去躯壳
蜕变为语言王国的皇帝
心旌摇曳的恍惚中
眼前的楼观渐渐灰暗起来
两个赤裸的灵魂急疾扑进华清池
唐朝的皇帝老儿和贵妃
如同臣民,听从他文字的调遣
坠落的欢愉和生命欲望
沿着一行行诗的路径
将一场蹙眉尴尬的离合悲欢演绎为良善的至爱

神游八极的想象是有边界的
生活才是文学的最高主宰
欲仙欲死的是人,不是词
在神启的精神漫游中
皇帝和妃子的轨迹牵引着他的思绪
他依旧是臣子,如同敬事房的小吏
记下玄宗对爱妃的宠幸
他的命重合了他们的命,雌雄同体
他幻化为明皇和妃子,身体与
心境,忽而抛上云端,忽而跌入谷底
长歌当哭乃至撕心裂肺
在秦穆公之女弄玉与萧史相爱之地
他的想象也许还惨杂了更遥远的男欢女爱
好友王质夫说:可歌可泣啊!

何以不早朝,御印是天,天子盖哪都行
就是盖到似水柔情时不行
长恨短爱,不过是七律与五言
乐天深于诗多于情,唯有大手笔润色
爱的灰烬复燃,先帝和娘娘的肉身
方能永生为两座丰碑

天长长不过情长,莺鸣草长
仙游寺是原点,手机正涌动一首诗的流量
是乐天创造了皇帝和妃子的传奇
还是他们的情爱成就了他诗的巅峰
敞亮的唐代,才有此大胸襟
包容芝麻小官铺排天朝皇帝的糗事
诗不朽,霓裳羽衣包裹的凝脂不腐
天空的铜镜里,唐明皇杨贵妃正飞升而过
寺院竖立毛体狂草《长恨歌》诗碑
一代天骄手书至半掷笔于地
此恨绵绵无绝期,绷断的弦,戛然而止

2020.10.09

气 息

从布的纤维散发你的气息
从枕芯里    衣橱里
床单细微的看不见的缝隙里
从空气的浮尘中
头屑    剪掉后遗弃在某个角落的指甲
从夜的四面八方
你的气息
就像那件被水洗旧了的黑汗衫
把我的身体紧紧裹住

我甚至不敢开灯
我害怕骤然明亮的灯光像一声咳嗽
把它们惊散

从微微启开倒吸着凉气的牙齿间
唾液的分子和粒子    柔软的洞穴
从身体内部隐秘的分泌物
腋下    毛发   以及脚趾头
轻若柔丝的呻吟    阳台上的猫叫
电话的断断续续
镇在哭红眼睛上的冰块吸收的热气

飘散开来    皮肤薄荷般的清凉
微酸的汗味
该死的    该诅咒的    摆不脱的气息
像躁动不安的春药    窜来窜去
传递着你生命的密码
细微的    铺天盖地
进入我的呼吸    我的鼻腔
我的毛孔   在我的肺里纠缠
跟着血液流遍我全身

你柠檬的    樱桃的酸甜
菠菜和青草的清新
你那千丝万缕的烟雨江南的滋味
比弥漫的大雾更浓   比阴天纯粹
比叫人死去活来的毒品更让我沉迷
我每一个细胞都是嗅觉的感官
捕捉    吸纳
你皮肤细碎的鳞片    泛起
气息的月光    一片明亮

就这样    这一个人的
孤零零的夜晚
我裹着淡淡的   乳汁一般让人舒服的
清凉的镇静剂
在你气息的襁褓里
像婴儿一样安睡

【作者简介】杨克,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台湾华品文创有限公司等出版《杨克的诗》《有关与无关》《我说出了风的形状》等11部中文诗集、4部散文随笔集和1本文集,日本思潮社、美国俄克拉赫马大学出版社、西班牙萨拉戈萨大学出版社等出版多种外语诗集,诗文收入《中国新文学大系》《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等400种选本。主编《中国新诗年鉴(1998-2017每个年度)》《﹤他们>10年诗歌选》《给孩子的100首新诗》等。获英国“剑桥徐志摩诗歌奖“、罗马尼亚出版版权总公司“杰出诗人奖“,广东鲁迅文艺奖、首届双年十佳诗人奖等外国、中国大陆和台湾文学奖十多种。在深圳市美术馆等举办过诗书个展。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云山讲座教授,创意写作中心主任。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杨克诗选插图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559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