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渡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谷未黄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谷未黄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谷未黄诗选插图

谷未黄的诗

纸的形状

谷未黄

在你之前,我渴望真实,用欺骗达到了目的
我的席位就在你的身边,纸是云的形状
因为云把天堂创造得如此辉煌,遮蔽了空虚
我们采撷到了那些欢快的光线,是它们
把自己引诱到自己这里,做天上的云
“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
我们有足够的影子伏在地上
喝了那么多冒险的水,我们拙于模仿诱饵
他们已经把我们作为诱饵
装扮得神一样轻盈
我们相互取悦,服从你,并且威胁到你的真实
我的危险不正是你所想的,它们正像
狼狈一般,哦危险,我们是兄弟
好好忍耐,如果云朵要排卵,大地会使它
一滴一滴地变软。波浪从来不会
表露自己高出来的荣誉,它知道我们太沉重了

2020年7月31日晨1时·汉口依云苑

注:引自尼采。

预感

岁月在我们身上准备了撤离的路径,而大自然
对此浑然不知。它的悲伤从不影响别人
它拒绝挪用,但还是被挪用
犹如那些还在抵抗的人。此时,时光不再给予的
缘由,是来自天堂的诱惑。山海经可能不是
神话传说,是人类丢失的时代
山水早已委身于宣纸,所有无常都被吸收——
尖峭者峰,平夷者崖,悬石者岩
有不熟悉的洪水靠近他们,这不是泄洪
是蓄洪,蓄洪就是把自己家的大门打开让洪水
流到自己的家里。他们的家园像浮云结合了
一半天堂,一半地狱
云在腐烂,颤抖的水——尚未经受教育——
再也找不到担忧,它就在那里,供我们仰视
巴特曼毕生致力于研究水的治疗作用——
大片的水馈赠给我们
水是最好的药。

2020年7月30日晨2时·汉口依云苑

暗物质

我的心,不受身体的统治,它诱使我构建
一个更有行动主体的内宇宙
告诉你,我的绝望,世界停止为你提供想象
这些你已领略,没有一种损失让他们住手
失败也很好,失败也是伟大的
带着劫难来渡我们
高于自己之上的那些事物,独自在
她的贫穷里,在她的深度里
完全而绝对地主持着自己。如果确实
存在神圣的东西,那就是经典的小蛮腰
对生命的辜负,因为最终要失去它
环境不能决定你是否快乐,你对事情的反应
才决定你的心情。如果一件事
有可能被做坏,墨菲
那就让我去做吧
新的火焰总可以扑灭旧的火焰
正是物质毁灭物质的时候
正是时候。

2020年8月2日晚7时·汉口依云苑

七夕致辞

为了猎取爱,仍有松开,起伏的夜晚
没有实体的低诉,表现如云所表现的那样遥远
拯救我,审判我,或者是废除我
即使成为自己的障碍,宽容我挨近薄暮
那些悲伤的渐进和演化
你的尝试在你已经达到的程度上,更危险了
这些被压缩的建筑物在我们的身体里勃起
今晚延续的人格,在阴影下移植
肉体依然像从前轻微和响亮,否定或肯定
有它迷人的期限。温柔和典雅污染了我
而此刻你要带走乳房做的
那些灵魂喷射器,到上帝的身上涂鸦
他的伤疤像存在主义的裂痕,不需要掩盖
毕竟他也是个凡人的坯子,伪装不了
他领悟的难度和羞怯
黑暗的腹部是善牧的圣山
我被接近,手上为什么要有兵器?

2020年8月25日·汉口依云苑

孤独练习

在阴影部分,漆着父亲,就像曙光漆着黎明前的
水井。先是手,因为他伸在头顶上摸着光
然后是他的脸和脚下的土地。这时候
月亮的腮,仍在水里呼吸,水也张开光泽的羽翼
重新出现在你的前面,水雷那样默哀
没雨,无疑是刚发生的一件事情
在我的周围,雨水忽然想起撤掉残损的围墙
东倒西歪的,全是雨水的断砖头
雨的本质很模糊,被我取消。耕稼的大地,雨水
呈现的贡品,是时刻的逼迫,如此滞重
仿佛下雨是证明有天空——纵使在可持续的云端
或者用后即弃的云端
在有待到来和一直没有到来的孤寂之间
纵使这种酬劳在失败或者跌倒的艺术
背后——雨水也不想出现
它的供奉,像石头饮下石头

2020年8月23日·黄陂云雾山

水煮重庆

在你的想象中拓展它,改造它,去换预言
以适应我们的心情,既然事物本身是完全掩盖着
被我们称为上帝的那一位,早有谋划
正如你在水中所认识,所看守的
这些山,我们一会儿祈祷,一会儿屠杀
肉体与灵魂互换了罪名,你会从神祗那里得到雨水
然后像他们一样处理雨水的衍生物——
从一种物质到另一种划分更细的物质
它的记忆入侵时,爱上野蛮的状态
人类对它发挥了太多的影响
我们控制中的山水,必须重获它们在被我们
驯服之前所执掌的权力
它们最能忍受的是对时间的安排
这些时间确实很珍贵,无法肢解,无法出售
仿佛它今天的思想有鳍,又有翅膀,适合空气和水
人类不喜欢从最近的历史中吸取教训
这样会触怒祖宗。老子曾经希望——
上善的人居住要像水那样安于卑下
但是水,也会反水

2020年8月20日夜9时·侏儒山

轮到我自首

我的隔壁,就是晋朝
司马炎的夜晚很热,他坐在羊车上
在妃子的门前徘徊,或在前往地狱的路上
他的愿望是好的,把我们分别安置在不同的体制上
如果我谈起自己,亦即谈起我们的时代
我一说到祖国,就羞愧得好像偷了它似的
有一种像时间阴影那样的东西
遮蔽了我们的空间
我们的敌人看上去就像炊烟,在模仿脊椎动物
他们正在把自己的影子拆开,到处是这样的盔甲
并且将我们受蹂躏的处境合理化
思想总是在肉体上寻找出路
就这样,我生活着,像一个嵌入物
属于一个家庭,属于一个国家可有可无的落日
尽管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末代的荒凉
现在,我必须倾我所有
去赎取它。

2020年8月17日夜11时·侏儒山

天堂在演戏

雨演的是真的,云演的是真的,它们的影子
也是真的在演思想者的子宫,像苏格拉底那样
回到我的故乡,我的童年,你看见我的手腕
好像正在碎裂的泥块,稻子仍在下方
叼着黄昏,死也不肯放弃。我被斜置在
这束光芒的一角,扮演小丑,这就是我的使命
我住在被人打开的水里,就像他们
住在宽敞的一团火里,燃烧在权力的自足里
在普遍的邪恶中,谦逊最终是一种仁慈
骄傲和仇恨被抢注成商品
新鲜的喜悦,看着都会发旧
我经常体验过分的喜悦带来的忧伤
那些买卖人命的人,不会在天堂认出自己
用云凿出的墓碑,但是,记忆看见了他
我扮演了那些斜视的羡慕者,那些因自己
不是凶手而蔑视自己的人
所有人等着月亮出场,膨胀着
一丝不挂

2020年8月15日夜10时·侏儒山

我睡的河床

河流已近,黄昏求我饮下
这条发酵的河流,时而空荒,时而拥挤
低处,波浪哺乳着波浪,河床在衰老
听不见天空那个弯着腰的人在水上跺脚
云上在晒一场大雪,车辙和蹄子,都是新的
你的火焰马车,在它们疲惫时出现
村庄错落在树线以下的山上
溪流可以穿过针眼
每一条水边都住着一群人,只是接受
一切降临于他们的权利,对于不幸的生活
不再忧虑。不再给刽子手的眼睛供水
我本该像米沃什那样,被指责
对这个时代的种种说辞鄙视得不够有力
鱼的脸追踪他们,超越他们,和他们结合
我们都在水做的甲板上,没人觉察到这条河流的甲板因此轻浮
河床突然被暴雨弄黑,做旧,被人拍卖,兑现
也许过了今晚,再也见不到这些朴素的河流
我的岸很低,我也是那个没被看见的人
我们完全和背景融化在一起

2020年8月12日夜11时·侏儒山

C位边的水

 

假设太阳出来的地方,是C位,求仁慈的大地
太阳落土的位置,别和我在一起。打苞的云朵让你
亲近它明澈的思想粒子
我依然待于这更野的夜,仿佛扶着水
你的影子缠在我身上。与卡明斯一样,我喜欢
你的身体,你的颤栗,如此全新的你。
爱情不但无法取消身体,反而要依赖身体
来感知,来探索,来表达
爱不表现则不存在。
如果一定要有喧嚣,那就告诉你的喧嚣
“道德中最大的秘密是爱”
那么多树抱着一个空巢站在水里,一动也不动
一动也不动,我感到耻辱,一阵轻痛
那些鸟呢?在那里睡过。若是水
每一刻都像这样子,在我面前堆积起来
不同于树林第一次尝到水的惊悚
它们这些老住户终于认出雨的真面目
这些剥了皮的水

2020年8月5日夜11时·侏儒山

注:引自雪莱。

【作者简介】谷未黄,本名胡盛瑞,曾供职于长江日报社,原湖北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武汉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青年文学》《青年作家》《诗歌月刊》《星星》《草堂》《中国诗歌》《诗选刊》等报刊。已在美国、西班牙、新加坡、菲律宾、委内瑞拉,大陆以及港澳台地区表发表作品2000余篇。已出版诗集6部,散文集2部。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谷未黄诗选插图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5592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