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渡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黑马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黑马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黑马诗选插图

黑马的村庄(组诗)

□黑马(江苏)

 

◎大屯镇

 

在大屯镇,在四月潮湿的麦尖上
吹灭铁道线上遥远的黄昏
以风的行走,一匹马的浅浅吟唱
在苏北,荒凉如漠的地层之下

以黑夜中燃烧的瞳孔,以烈日般的胸膛
呵,这如火如荼的青春
在煤尘飞扬的日子,忘却了影子的忧伤
像复活的斧子,这运斤成风的力量
煤炭,煤炭,我们共同照耀春天

这变轻的煤炭,蓄积了季节光芒的煤炭
饱含了工人阶级多少的爱憎与情操的煤炭
让我变得更黑的煤炭……
在感恩的清晨,在喧嚣的街头
我与煤炭工人们擦肩而过,我赞美这神秘的
闪电,一匹匹黑马鱼贯而出

哦,大屯镇,我的整日传诵的诗歌
抵不过他们肩头飘浮着的一颗小小的煤粒
蛰居在这苏北的煤矿

我将内心的乌金越发抱得更紧

 

◎黑马的村庄

 

黑马的村庄,深渊里涌动的鱼群

一根衰草的力量大过一张硬弓

在冬夜,十匹黑马复活

黑色的火,黑色的舌头,不安的闪电的力量

在煤一样的燃烧里,狂飙——

 

怀念风,吹过篱笆的轻响

一滴滴的声音滴入季节的草莽

我透过雾气,眺望村庄,冥想中的村庄

一场雪是一场风的密谋

风,剪下天堂里的鹅毛

无声的麦地里,潜伏下十万精兵

 

黑马的村庄——黑黑的村庄——空空如也

失去星辰的村庄,失去皈依的村庄

我在仰望中,泪流满面

 

◎居住在煤炭中间

我从城市一个人回到乡下
居住在煤炭中间,雪花盛开
严寒里,几乎一切都敛去了原色
惟有煤炭使我越发沉静

在乡村的周围,煤炭像黑奴的家族
和草芥的姓氏一样贫贱
我的黑哥们,守住黑夜的手掌和秘密

 

煤炭闪烁着日月星辰的光芒
一直是我内心仰望的部分

远离煤矿的人们自然不会理解
那一块块黝黑发亮的宝贝
常常使人激动得为之流泪

在煤尘中整整奔波了一年的父亲
穿灰棉袄的父亲

终于坐下来了,围炉夜话

炉火正旺,家园充满温馨的祥和

居住在煤炭中间
岁末的雪花还在窗外自由的舞蹈

在深夜,在矿区,一个名叫黑马的诗人
还迟迟不愿睡去
他在洁白的稿纸上深情地写下:
我是一块沉静的煤核
正从通往春天的梦巷里,悄悄醒来……

 

◎与一块煤相遇

 

以诗人的身份,与一块煤相遇

正如春天与桃花相遇

沉静的煤

还原一个高贵的灵魂

守着乌金,我想幸福的流泪

 

在与煤炭的对话中

到处都是采掘的声音,马达轰鸣

一日胜过一日

春天的桃花开了,煤比桃花更艳

 

灰烬掩盖了锋芒

煤炭,深刻着工人阶级的爱憎和情操

煤壁开出了幸福的花

比乌金更亮的是精神的闪电光环

 

月光,不能使煤睡去

桃花,却让煤醒来

一条毛巾搭在肩上,像一面航行的旗帜

带着我的黑哥们

驶向幸福的煤海

 

◎下到煤巷的深处

 

下到煤巷的深处

你才会懂得真正的生活

那些上升的、下降的风,那些破碎的时光

烫伤了多少黑夜和黎明

翻滚的力量,势如松涛

如闪光的星辰摇撼着颤抖的大地

 

一块煤在地下分娩

多少人在焦急的等待

月光的梯子,深入地层深处八百米以下

黑色的美人把眸子的火苗传递

长长的隧道里,矿工把心爱的宝贝捧出

把一种生活的暖流输送

 

“我把煤炭献祖国”

这是一代代煤矿工人一生的使命

——以猫头鹰的作息,以蚂蚁的负重

以耕牛的朴实,以蜜蜂的勤劳

把心跳交给一座煤矿,为了阳光

即使选择在黑夜中摸索与前行,也无怨无悔

中国矿工,勇者无惧!

 

◎矿工心灵的星座

 

到井巷中去,人类一定有扇灵魂之门

去与一块真正的煤相遇吧

在生与死之间

点亮心灵的就是煤的灯盏

把黑夜一次次提纯

沉默的矿工比黑铁还要硬朗

 

一块煤与另一块煤,紧紧挨着

在漆黑的井下,相互拥抱取暖

深渊中苏醒的煤

静静地将孤独一一尝尽

藏住红色的火焰,和民族不屈的骨骼

奉献出的永远是史诗和肝胆

 

八百米以下的巷道还弥散着烟尘

太阳张开追赶的双翼

迎着亿万年前的梦境

默默思考的矿工还要在黑暗中潜行

去寻找血性的诗篇

这火的精魂,人生的高度与力量

 

光明啊,这成吨的渴望

注定要踏遍煤海,释放生命的张力与厚重

我看见可敬的矿工:

黑色瞳孔饱含着太阳的光芒

如璀璨的灯盏,对应着银河与漫天星斗

唯有矿工,呼应着我们心灵的星座

 

◎诗 人

 

在洁白的稿纸上写下

在深夜,我把隐喻的思想和头颅打开

把无法言传的心痛和悲悯打开

 

窘迫的日子

梦一样的日影,飞逝——

 

我何时才能

在一个诗人的胸口写下:

流水、大地、炊烟、煤炭、麦穗、太阳、爱情……

 

——关于这些命题

我坐在我的村庄里

一座煤矿的边缘,想了很久很久

同时,产生了从未有过的荒凉

 

◎我是一块煤

 

我是一块煤

我有煤的颜色,也有煤的质朴

我有煤的气息,也有煤的炽热

 

我是一块煤啊

我要挣脱这地狱的牢笼

打碎亿万年来的压抑

我渴望自由,我期待梦想重生

我努力奔跑,我早已热泪盈眶

 

在八百米的深处

我更像一颗微弱的星星

我彷徨过、无助过、忧伤过、哭泣过

但我也闪耀过,真实过

——那可是曾经璀璨的青春啊

 

走在悠长的漆黑的井巷里

穿过炮烟滚滚的迷雾

我是爆破者,也是拓荒者

我是探索者,也是掘进者

 

走过那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勇敢地打碎了一个陈旧的“小我”

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大我”

我成为了一块崭新的煤

我是煤啊,我要燃烧!

 

唯有负重前行,方懂无怨无悔

唯有只争朝夕,方能不负韶华

我坚定了推到重来的勇气

终于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火红的黎明

 

我是一名煤矿诗人

我也是一块煤啊

我要用执著而热烈的一生

为煤炭工人倾情歌唱——

 

◎我歌颂煤……

 

我歌唱煤

歌颂这闪光的乌金

更歌颂为祖国采掘乌金的井下英雄们

他们昼夜坚守在

风枪飞旋的轰鸣声中……

 

多少乌金涌现

千里煤海尤为壮观,红日冉冉升起

一块煤,掏尽了体内的光明

煤矿工人挥动铁镐

墨玉流泻,如锦笺丹笔挥写的诗篇

 

我是煤,我要歌唱

筋疲力竭,我也要歌唱

即使嗓子沙哑,都要着了火

即使旋律单调,只剩下劳动的号子

我也要放声歌唱——

 

我歌唱,不是因为寂寞

而是因为我爱

爱这朴素的、具体的、简单的祖国

爱一盏矿灯的光荣与梦想

爱春天里的恋曲,她的模样

 

 

矿灯永远亮着……

 

矿灯亮着,从胸中掏出桃花和明月

穿透多少黑夜与黎明

这草尖上的露水,扇动圣洁的翅膀

在煤的叙述中体悟乡愁

 

如果月亮从屋脊上滚落了下来

会成为揪心的矿难,埋下一座无辜的星群

矿灯,具有穿透力的雨

携带着祖国的心跳,大海的涛声

 

在时光深处,泣血的煤有着锋利的心

矿灯照亮这轻飘飘的一页

在陡峭的井巷中扇动着卑微的翅膀

在时光隧道中谨慎而缓慢

 

辉映着岁月的最底层的矿灯,永远亮着

像一双双深情的眼睛

矿灯开着,开出煤层最美的莲花

开通了一条时光隧道

永远醒着的眼睛

最终成为闪亮的鱼群

 

◎黑夜的眼睛

 

仿佛深山中的隐者

乌黑的煤,有一双洞察人世的眼睛

乌黑的煤,是最沉静的金子

煤,在时光深处沉睡

它们是被后羿射落的九个太阳

潜心修炼了持久的能源

煤,一旦被发掘

便成为了光的源头,电的化身

它的美,直逼黑暗——

从历史的梦靥中挣脱,煤开口说话

捧出一颗红红的心脏

还给你一双洞彻黑夜的眼睛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啊

它说着:热爱。

我知道那是最闪亮的语言,掷地有声!

那炯炯的目光必将黑夜洞穿

满含热泪,相互致敬,相互庆贺

 

煤的语言是璀璨的诗篇

煤的形象是光明的使者在传递温暖

我将歌唱,我将赞美

赞美那探索者的艰辛和不甘

赞美那开拓者的无畏和勇敢

 

◎井架下的乐章

 

井架下的乐章总与煤无法割舍

煤燃烧着灵魂,矿工燃烧火热的青春

外表冷寞,内心却充满了火焰

这凝固的阳光,燃烧的火焰从井下澎湃而出

从地层深处把矿工的灵魂感染

 

在矿工发亮的脊背上,真正的煤炭在滚动

浑身上下都是黑的,乐章却是摇滚的

它身体里的风在呼啸

孤独了多少年的内心的火焰

摇滚的煤——它要燃烧

 

照亮内心,照彻大地痉挛的道路
青春的火焰在黑暗中上升
生命的灯盏,指向黎明,辉煌的行程

这井架下的乐章,青春阳光
昂扬的节拍、跳跃的音符都是摇滚的歌唱

作者简介

黑马,本名马亭华,1977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签约作家。出版诗集《苏北记》《寻隐者》《黑马说》《祖国颂》《江山》,散文诗集《大风》、《乡土辞典》,诗学随笔《诗是一场艳遇》。曾获第六届、第七届全国煤矿文学乌金奖、第五届、第六届宝石文学奖、第二届中国•曹植诗歌奖、首届雁翼诗歌奖金雁奖、第五届万松浦文学奖、第十四届柔刚诗歌奖、第二十八届全国鲁藜诗歌奖、江苏省优秀版权作品奖、全国十佳诗人奖、第三届长河文学奖、新诗百年百位最具活力诗人奖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黑马诗选插图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559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