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诗渡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宋彩霞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宋彩霞诗选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宋彩霞诗选插图

宋彩霞,别署晓雨,山东威海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中华诗词》杂志副主编。山东诗词学会副会长。已出版《秋水里的火焰》《白雨庐词》《黑咖啡》《宋彩霞作品选·诗词卷·评论卷》《诗潮蔚蓝》《诗文纪程》等专著十馀部。合著有《红蓼集》《清芷集》《烟萝集》(女子十二词坊)。2015年获“诗词中国·最具公众影响力”诗人荣誉称号。

 

宋彩霞诗选

 

礁   石

不属于陆地,也不属于海
这不能分类的石头
每天重复着
被拥抱被抛弃的命运
一直沉默

呼啸的不是它,是海
撞得粉碎的也不是它
是海浪,是岁月
是旋转的星光和月光

潮起。潮落。
它的里面全都是黑暗——
许多耗尽一生的愿望
在那儿超出了时间的刻度

一切还未结束
起伏无常的浪尖上
一只海鸥或许就是它的梦幻:
荒芜的礁石上一朵短暂
白色的花,在生和死之间开放

路  上

 

正午时分

路口这边三个那边两个

瑟缩 紧靠

象悬浮的泡沫

脸上无数饥谨的表情跌跌撞撞

 

一个馅饼 一碗水

吞下的岂止是一个江湖!

 

有一万朵怒放的梅花

就有一朵寂寞的菊花

后来 我懂得:

流云必经哭泣 方成流水

活着并非轻松

偶尔的风背过身去就是梦境

 

六月之遇

 

给天空打上封条
别让那些雨
将通向你的道路
变成泥泞

此刻  你站在六月
往来的红尘经过你目光的过滤
降低到零分贝

我从五月奔向你
穿越那些数不尽的尘埃
为了能在彩虹的各种色彩中
在你面前出现
我这时开始允许下雨

 

 

 

咖  啡

黑的咖啡,白的伴侣。这组合
意味着世间
许多事物的融合?

我找不出
咖啡豆还长在树上
最先摇落的那抹青痕

去年的花,凋谢在热带
这苦味的咖啡
是它的果实,但已被粉碎

这粉末,是否真的需要
滋味相反的伴侣?
同处于一个杯中?

——是我们一直都需要
将这白色晶体溶入咖啡
搅拌,施加的一种温柔的暴力

造物主仅提供了这样一个杯子
但品尝者澎湃的心事
不在这容器里

非白非黑,非苦非甜
就像子夜,就像处于
白欧洲和黑非洲之间的我们

在时光的传送带上
走进又走出咖啡厅
溶进不知谁是伴侣的人群

 

蝉  鸣

 

蝉鸣,在我接近的一棵树上

欢快而继续,走过七月。

即使在黎明时分,蝉睡了

陌生的地点也有了逻辑

寂静,和记忆

 

我曾想和其中一只对话
邀它进入室内,互相做伴
但它愿意留下来么
会不会在碰撞之后,突然消失?

在六月,然后是七月,我过多地
享受的梦境里
我将在树的底部收集蝉鸣
让它在沙滩和柏油路上
继续行进
注入更多荡漾的微波
给它太多不知道的一切

露珠致太阳

你  一直是我遥远的凝视

在我们热切的渴求里

在我剔透的内心深处

 

雾  轻盈而迷蒙

你看不到我疯狂的炽热

而我分明感到

音符一齐滚落下来

抓住我的心  要它飞舞

 

是前生注定擦肩而过?

痛苦仍在追溯

孤独  是必须承受的事情

 

一生到底得放弃多少东西?

那未享受  未说过的

都是谎言

 

秋天,比爱情更深的秋天

当你看到我的刹那

我会瞬间融化  成为

你可以感受

但会忘记的一部分

 

所有轨迹消失   留下和离去的一切

那内心不是由本能构筑而成的巢穴

里面有一颗露珠

或者泪水

永远也不能还原。

 

 

寻  找

生活 唯一不变的是
一直在变——
云朵上升 光与影的戏剧
雨变成大海 人
变成回忆

这世界唯一不会消失的
是一直在消失 就在此刻
这些诗句一被写出
就离我越来越远
被他人诵读  音节铿锵
但我不可能听见

痛苦仍在我的笔下追溯
每个人  都在自己的轨迹里寻觅
但当一个人
在梦中走得如此之深
他 还能抓住什么?

那些弄丢了的插曲
会不会回来 ?
那些弄丢了的事物
是否被失踪的时间带到
渺无人烟的荒原?

我更不知道
那些弄丢了的风车
到底是过上了甜蜜生活
还是在精神世界里继续流浪
拥有了我不曾见过的
另一种风、大海和月光?

 

悲欣交集

再相遇时  天空已成为你的背景
我不能凌波抵达
就请你随潮而来
并且为我带来星星

越来越近   越来越明亮的光
溢满心宇   继续疯长
灼痛习惯了生活的眸子
那既是又不是我的生活

没有什么再能界定天空
星光缤纷  接近我的脸
荡漾的
却是令我窒息又再生的火

……又一次告别。行色匆匆的你
能否告诉我
风本无色   尘世中的你
为何凝眉低首?

天空还在那儿  星星
也还在那儿  一颗不少
这个变幻莫测
又瞬间还原的世界  永远令我们
悲欣交集

致向日葵

平凡的生命,高贵的额头。
绽开的花朵,是我
从未到达
永远也不可能到达的地方

是草本,却成为树
不因风暴而颤抖,也不
怜悯脚下的潮湿
——把大地与天空轻轻拉近
是无奈也是使命

伤痕累累,花瓣在枯萎
但你在你的手无法抵达之处
收获着由阳光、风雨和投影等等
不断重新组合
一再出现的复杂事物

任何希望依赖太阳的生物
都是愚蠢的,那些小草
它们要是能聆听多好——

我会告诉它一些人类的事情
以及许多事物从来都是
被光芒隐藏着

黄昏的飞鸟

所有的故事都发生于黄昏
波浪,不断在群山下撞碎
树林抓不住它的落叶
更抓不住那只鸟——
天地之间
黄昏时疯狂舞蹈的精灵

落日是最后的灯盏
渐渐暗淡的光中, 我们仰视:
它们就在那里,幸福地集合
痛苦地寻觅
在声嘶力竭的飞翔和叫喊中
寻找着回忆

一场突然的雨
在几乎同样的时空
打湿了谁的巢穴
肢解了你和这个秋天的骨肉联系?
——你像一只没落的秋蝉
于枝杈一侧,向隅而泣

所有的日子
都随你的抽搐而颤抖
顿悟与痴迷只在一瞬
在你不情愿的飞翔中
有个自由的灵魂, 注定
不为谁停留

晨露滴翠的小径,暮蔼苍茫的群山
山长水阔中,唯有
疲惫是你的生存方式——
为了能在生活的真空里居住片刻
你一直飞进黑暗,穿越
不惜遍体鳞伤

《诗渡》杂志第2期||名家开卷•宋彩霞诗选插图1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https://www.dushu263.com/355920.html

《诗渡》杂志第2期入选作品(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