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读书 百年红楼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大观园是贾府为筹备元妃省亲建造的省亲别墅,最重要的四个地方分别是怡红院、潇湘馆、蘅芜苑和稻香村。贾元春在游览大观园后表示,这四处她最为喜欢。

贾元春所浏览者,不过是走马观花,这四处在房舍建造和花木装饰方面各具特点,比如她取名“怡红院”,是因为这院子里有红的海棠、绿的芭蕉。当然,这四处的名字、设计、装饰、映像,与它们主人的性情、价值取向、个人命运有着更为紧密的联系和深远的意涵。

“怡红”直抒胸臆,是说贾宝玉全部的价值取向,而怡红院奢华至极的顶级闺房设计,弥补了贾宝玉此生恨不能成为女孩愿望的心理补偿。而“潇湘”暗指娥皇女英与舜帝的感情典故,有凤来仪,明讲元春的衣锦省亲,暗喻林黛玉才是飞入贾府的一只金凤凰。“稻香村”的田园风光最大的特点是人工穿凿而成,不伦不类。是在说李纨本有着一颗满怀诗性火热的心,可封建礼教对孀妇的严苛要求使她真实的性情和表现割裂扭曲了。蘅芜苑也一样,与前三处唯一的不同,是曹雪芹对于蘅芜苑所寓埋藏得更深,本文重点说一说薛宝钗和她的蘅芜苑。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红楼梦》第十七回“试才题对额”,众人到“蘅芜苑”时,对院内所植草木介绍的很详细。

(众人)因步入门时,忽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来……一株花木也无。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巅,或穿石隙,甚至垂檐绕柱,萦彻盘阶,或如翠带飘飘,或如金绳盘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芬气馥,非花香可比。

这些异草仙藤列出来的有:杜若、杜衡、茝兰、清葛、金簦草、玉蕗藤、紫芸、青芷、白芷,藿蒳姜荨,纶组紫绛、石帆、水松、扶留、绿荑、丹椒、蘼芜、风连。

这个内容曹雪芹几乎是照搬《楚辞》九歌的《山鬼》篇,这些个药草的名称差不多是照抄过来的。这一点,脂砚斋在这里就有批语,点出这些内容是借《楚辞》。

《山鬼》原文是这么说的:……被薜荔兮带女萝……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衡……山中人兮芳杜若。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经郭沫若先生考证,《楚辞》的山鬼其实就是女鬼,或者说是女神,本篇哀婉悲叹的基调,是山鬼的自诉,她无比自信无所不能,唯独对于心仪的那个男子,充满着哀怨和无可奈何之感。

细思极恐,曹雪芹这是拿薛宝钗比作“山鬼”,蘅芜苑里的仙草仙藤成了她心声的载体,到了小说四十回,贾母带着众人来到蘅芜苑,这里描述说:

……进了蘅芜苑,只觉异香扑鼻。那些奇草仙藤愈冷逾苍翠,都结了实,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爱。进了房屋,雪洞一般……

蘅芜苑所有当然都是为其主人个人特质和性情对照的辅助手段,无一不是在强调薛宝钗本性之冷。此冷作者偏偏用“山鬼”来说事,还唯恐读者看不出来,后文补缀解释说:“想来《离骚》、《文选》等书上所有的那些异草……”引导着读者将薛宝钗和“山鬼”联系起来。难道曹雪芹说薛宝钗是女鬼?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还是四十回,贾母和众人往蘅芜苑这一带来时,是坐船的,到了近蘅芜苑的花溆萝港,原文这里写道:只觉阴森透骨,两滩上衰草残菱,更助秋情。

阴森透骨,四个字预先预告蘅芜苑的气氛基调,一个建筑是没有生命的,赋予其生命的只有它的主人,其实这是在变相地说薛宝钗的可怕。在《红楼梦》那个敬畏鬼神的时代,若说作者这么描写对薛宝钗没有暗中所指,任谁也不能相信。

《红楼梦》里那么多的人物,反面的人物不少,甚至是有好几个大坏蛋,但他们也都是有血有肉、有温度,某些方面也不乏可爱之处。只有薛宝钗,冷、阴森、雪洞……成为她身上最基本的标签,联系到《山鬼》,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红楼梦:曹雪芹照搬《山鬼》写蘅芜苑,四字定位薛宝钗,阴森吓人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研读《红楼梦》里的真故事。

参考原著:甲戌、庚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20回《红楼梦》

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爱读书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尊重版权,如果侵犯您的权益,请通知管理员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371-683421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0076899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